[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王岐山会出任最高监察长吗? 2016-12-31 02:45:16  [点击:931]
王岐山调研监察委严词警告:该撤职就撤职常委不例外》告诉:外媒普遍推测
,中常委、中纪委书记和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后兼任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
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反腐功臣王岐山将在中共十九大后继续留任中常委,
并任国家监察委主任。《港媒曝“会情秘笈”:六中全会现“挽留王岐山”狂潮
》告诉:外界解读,在中共十九大后,王岐山极有可能继续留任常委,同时把中
纪委书记和国家监察委主任“一肩挑”。简言之,王岐山将在中共十九大后留任
中常委并兼任国家监察委主任。

然而,真相却是:一,在现行的中共权力架构下,王岐山即使被留任中常委,也
不可能兼任国家监察委主任,二,王岐山已经丧失留任下届中常委的资格;三,
王岐山已经丧失了以普通党员担任国家监察委主任的年龄资格。理由是:

◆在现行的中共权力架构下,王岐山即使被留任中常委,监察委的产生机制、性
质、职权决定了国家监察委主任不可能由中常委担任或兼任。

因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
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
》(下称《决定》)告诉:一,试点地区的监察委和
监察委主任由本级人代会选举产生,监察委对本级人代会及其常委会和上一级监
察委负责,并接受监督;二,试点地区的监察委职权由监察机关、预防腐败机关
和检察机关直接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相关职权构
成,三,试点地区的监察委对本地区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依法实施监察,
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监督检查公职人员依法履职、秉公用权、廉洁从政
以及道德操守情况,调查原由检察机关直接受理的涉嫌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
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以及浪费国家资财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
罪行为并作出处置决定,对涉嫌职务犯罪的,移送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这就
表示:

一,在京晋浙试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机构——监察委是“民意”产生的法律监
察机关,是为同级检察机关的公诉机关做饭——提供被公诉人犯和公诉材料的机
关,职级只能和同级检察机关平级。如果《决定》的基本原则和在京晋浙试行国
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试点经验能被中共十九大后召开的第十三届全国人代会采纳立
法,在刑事诉讼程序要求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监察机关或公安机关实行“分工
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则规范下
,届时成立的国家监察委就必然和最高检察院平级。为表示国家监察委与最高检
察院平级,国家监察委也许就叫最高监察院,现拟称的国家监察委主任也许就是
届时的最高监察院院长和最高监察长。

二,《党政领导干部退休年龄2014最新规定》告诉:中共中央常委——中常
委属正国级,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属副国级;《为什么最高法院院
长进不了政治局?》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怎么不是中
央政治局委员》的答案告诉:除了由中常委的董必武担任最高法院院长外,中共
史上的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都不是政治局委员。这就表示,将在第
十三届全国人代会产生的最高监察长也不可能由副国级的政治局委员担任或兼任
,更不可能由正国级的中常委担任或兼任,表示王岐山即使被留任中常委,也不
可能担任或兼任首任的最高监察长。

三,如果首任最高监察长专门为留任中常委的王岐山设置,而让留任中常委的王
岐山担任或兼任最高监察长又是为了体现现任中共中央高度重视“民意”监督,
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察院院长就必然根据宪法定给审判机关独立行使审判权和
检察机关独立行使检察权的独立需要和刑事诉讼程序要求审判机关、检察机关、
监察机关“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配合和制约需要而要求与最高监
察长平级——升格为中常委,与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察院院长平级而担任国务
委员的公安部部长(现任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是国务委员)也必然要求升格为中常
委。兼国务委员的公安部部长是中常委,其他四个国务委员也得要求升格为中常
委。比国务委员高一级的国务院副总理更应升格为中常委——现任国务院副总理
除张高丽是中常委外,还有三个副总理——刘延东、汪洋、马凯只是政治局委员
;国务院副总理升格为中常委,与国务院副总理平级的由中共党员担任的全国人
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中共党员担任的全国政协副主席都得升格为中常委,因为《
中国官员级别的政治逻辑》告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都
是副国级;而《维基百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告诉:第十
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3个,中共党员占8个;《俞正声当选全国政协
主席》告诉: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23名,副主席中11名为中共党员。中
央政法委是中共中央领导和管理政法工作的职能部门,是领导公安、安全、检察
、法院、司法、狱政的职能部门,在公安部部长、最高监察长、最高检察长、最
高法院院长升格为中常委的情况下,中央政法委更需要升格为中常委。这样就会
使中常委增加到37个,形成庞大、慵肿、决策效率低下的中共中央常委会,而
在中共十九大形成庞大、慵肿、决策效率低下的中共中央常委会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中国官员级别的政治逻辑》告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
央书记处书记都是副国级官员,表示最高监察长若由中常委担任,中共中央政治
局委员、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也得升格为正国级,中共现行的权力架构就
会大乱,但现行的中共权力架构不可能如此大乱。这就表示,王岐山即使被留任
中常委,也不可能担任或兼任最高监察长。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下称《公报》)告诉,习近平丧失了挽留王岐
山留任中常委的资格,王岐山丧失了被挽留留任中常委的资格:

◇《公报》第12段对中共中央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党,领导核心至关重要
”的核心的论述,既是对习近平登基以来为成为中共领导核心而大肆集权、纵容
亲信和向他效忠的官员制造“习核心”舆论、纵容十八个封疆大吏在羊年除夕前
后掀起的拥戴“习核心”的拥戴潮、今年3月8日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
议湖南代表团的审议会场上喜滋滋倾听身边的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介绍习近平情
系十八洞村的精准扶贫歌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已在春节前迅速唱响三湘大地
的阿谀奉承话行为的批判(详见《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遭严重篡改》),又
是对习近平谋求“核心梦”的否定,还是防范习近平谋取“习核心”的规定,表
示习近平的核心梦被彻底摧毁,习近平的核心路被彻底阻断,习近平觊觎的最高
权力——领导核心被深深活埋,表示习近平丧失了他挽留打虎棒王岐山留任中共
十九大中常委的资格。

◇《公报》第15段“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
,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
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是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明确否定习近平核
心梦的决议,表示习近平从此丧失了挽留打虎棒王岐山留任中共十九大中常委的
资格。

◇《公报》第20段“必须加强对领导干部的监督,党内不允许有不受制约的权
力,也不允许有不受监督的特殊党员”,也是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明确否定习近
平核心梦的决议,表示习近平从此丧失了挽留打虎棒王岐山留任中共十九大中常
委的资格。

◇《公报》在报告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关于权力制约和监督的大篇幅文字中,只
字未提中纪委监督、王岐山推出的纪委系统垂直管理监督模式、中纪委派出钦差
臣式的中央巡视组监督模式的情况,以及中共中央办公厅于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
结束后一周多即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
点方案
》和12月25日公布的《决定》共同告诉:王岐山担任中纪委书记四年
来推出的纪委系统垂直管理监督模式、中纪委派出钦差臣式的中央巡视组监督模
式和他主持的打虎拍蝇运动模式遭到了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全盘否定,原由中
常委担任的中纪委书记已被转移到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主管的与监察委合署办公的
地位上,而王岐山担任中纪委书记四年来的工作成果被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全盘
否定的情况只能表示,王岐山在中共高层已丧失利用价值,不再有被中共中央高
层留任中共十九大中常委的资格。

——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
改革试点方案》只能是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决议的文件。

因此,习近平丧失了挽留王岐山留任中常委的资格,王岐山丧失了被挽留留任中
常委的资格。

◆习近平死党篡改《公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为“以习近平同
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篡夺中共最高权力的篡夺罪行,已令习近平死党成了《关于
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规定的“坚决防止野心家、阴谋家窃取党和
国家权力”的“野心家和阴谋家”集团,成了中共高层从严治党的治理对象,更
令习近平死党的党首习近平成了“坚决防止野心家、阴谋家窃取党和国家权力”
的最大“野心家和阴谋家”,成了中共高层从严治党的首要治理对象,这不仅彻
底丧失了习近平挽留打虎棒王岐山留任中共十九大中常委的资格,还可能导致习
近平成为“泥菩萨过河”的泥菩萨——彻底丧失在中共十九大上继任中共总书记
甚至中共中常委的资格,还可能被中共中央按《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
干准则》的规定当作阴谋窃取党国最高权力的“野心家和阴谋家”开除出党。证
明习近平死党篡改了《公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为“以习近平
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文章是《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遭严重篡改》。

◆在习近平死党篡改《公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为“以习近平
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篡夺中共最高权力的篡夺过程中,王岐山起了关键作用,
立了头功。因为,篡改过的《公报》若无人送往新华社并令新华社发表,篡改过
的《公报》就会胎死腹中——就不能见报问世。而把篡改过的《公报》送往新华
社并令新华社发表的只能是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前夕——10月26日进
驻新华社的中央巡视组(见《新华社:第三轮巡视首批进驻参考消息报社等4家
单位》和《从严治党媒?新华社再受巡视》),因为中央巡视组犹如钦差大臣,
具有胁迫新华社照发《公报》的淫威,而中央巡视组进驻新华社的日子选在中共
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前夕,完全可以说是习近平和王岐山密谋选择的吉日,是他
俩为强行在新华社发表其准备通过篡改“总书记”为“核心”的《公报》而选择
的吉日,而向新华社派出中央巡视组的决定只能由王岐山作出,向新华社派出中
央巡视组的人马和时间也只能由王岐山作出。这就表示,王岐山在习近平死党通
过篡改《公报》帮助习近平篡夺中共最高权力的篡夺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是习
近平死党通过篡改《公报》帮助习近平篡夺中共最高权力的主要成员,是“坚决
防止野心家、阴谋家窃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野心家和阴谋家,是中共高层从严治
党的第二号治理对象,这就表示,王岐山不仅彻底丧失了被留任中共十九大中常
委的资格,还可能被中共中央按《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当作
阴谋窃取党国最高权力的“野心家和阴谋家”开除出党。

由于准备在第十三届全国人代会推出监察委机构的主要筹备工作是以现行的监察
机关、预防腐败机关、预防职务犯罪机关执行的法律法规规章和检察机关查处贪
污贿赂、失职渎职的法律为基础制定一部《监察法》,制定《监察法》的工作只
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牵头组织的法律专家组完成,故中共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
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几乎无事可做,是个闲职,故可以说,王岐山兼任的
中共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只能是中共中央为维护团
结形象和安慰即将船到码头车到站的王岐山情绪而安排的闲职、虚职。

王岐山四年来的工作既遭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否定,怎么可能会有《港媒曝“
会情秘笈”:六中全会现“挽留王岐山”狂潮》的报道呢?——这篇报道应是习
近平和王岐山的死党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的狂潮,因为,中共早已是“全党都腐
,无官不贪”(《罗瑞卿之子罗宇发文:与习近平老弟商榷》)的共贪党,是以
官职为商品、按官阶大小和官权大小论价买卖的共贪党,是官阶越高、官权越大
、贪腐金额就越大的共贪党,是大官大贪、小官也有大贪、无官不贪、不贪就不
保官的共贪党,是在中共十八大后集体拒绝《要求中国最有权力的205名部级
以上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建议书
》并残酷镇压《要求中国最有权力的205名部
级以上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建议书》及其签名人和残酷镇压举牌举横幅要求“官
员财产公开”的举牌举横幅公民的共贪党,是无官不怕王岐山、无官不恨王岐山
的共贪党,而王岐山及其主管的纪检人员则是贪官们“宁见阎王,不见老王”的
超级阎王——宁愿以上吊、跳楼、投河、割腕、卧轨、开煤气等自杀形式见阎王
,也不愿见老王代表的纪检人员——超级阎王,王岐山主持的打虎拍蝇运动又是
帮助习近平清除异己、安插亲信的选择性打虎拍蝇运动,是拒绝打击上了巴拿马
文件名单的群虎且不让巴拿马文件在新旧媒体露头的选择性打虎拍蝇运动,是被
他打入秦城监狱之虎的母老虎们和担心被他打入秦城监狱之虎的老虎们千方百计
暗杀的对象而让他经历了险遭27次谋杀的危险(见《惊爆王岐山险遭第27次
谋杀,越野车全毁焚烧》)的谋杀对象,因而必是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的绝大多
数与会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们的公敌、除之而后快的对象。这就表示,中共
十八届六中全会根本不可能出现“挽留王岐山”的狂潮,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出
现的“挽留王岐山”狂潮只能是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死党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的狂
潮。

如果王岐山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后兼任的中共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
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是中共中央为维护团结形象和安慰即将船到码头车到站的王岐
山情绪而安排的闲职、虚职,他就应该垂头丧气、得过且过,讲话就应该讲些应
付场面的话,怎会在京晋浙开展国家监察改革试点工作的调研期间,对京晋浙的
党政纪委官员以及社会民主党派人士讨论时放出“搞派别拉帮结私活动的,一经
核实就从领导岗位上撤下来,该开除出党就必须开除出党,该开除公职就必须开
除公职,如涉及违法犯罪就应当送交司法部门侦办”(《王岐山调研监察委严词
警告:该撤职就撤职常委不例外》)的狠话和“不论是在党纪面前还是在法律面
前,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和普通党员以及平民百姓是‘一视同仁’、‘
一律平等’,如果要论要求和准则,那么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理应更高
,更应该自律”(《王岐山调研监察委严词警告:该撤职就撤职常委不例外》)
的狠话呢?理由应该是:一,上述的话不过是王岐山以他的口气表述“坚持纪律
面前一律平等,遵守纪律没有特权,执行纪律没有例外,党内决不允许存在不受
纪律约束的特殊组织和特殊党员”(《公报》第13段)而已;二,明面上王岐
山仍是中常委,不能不按中共中央的要求“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念一天
与其身分相符的念,他也需要把闲职当实职、把虚职当实职,说出与中共中央深
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身分相吻合的话,以掩盖他被中共十
八届六中全会批判、否定、赋闲的真相和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后被中共中央视
为阴谋窃取党国最高权力的“野心家和阴谋家”的真相。

那么,王岐山有无可能在中共十九大后以“能上也能下”的心态、以普通党员的
身分担任最高监察长呢?——不可能,因为,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
不是云”(元稹《离思五首·其四》)是人的本性,曾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
官的王岐山,即使不被中共中央当作阴谋窃取党国最高权力的“野心家和阴谋家
”开除出党,也不可能放弃有权对在任中常委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中共大佬资
格——退休中常委资格,而去担任必被他领导过的官员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最
高监察长职务;二,即使王岐山不被中共中央当作阴谋窃取党国最高权力的“野
心家和阴谋家”开除出党,也愿意放弃当中共大佬的权力,而以普通党员身分就
任最高监察长,也没有担任最高监察长要求的年龄,因为,虽然《党政领导干部
退休年龄2014最新规定》没有告诉副国级官员的任职年龄,但一定小于正国
级官员的任职年龄,而正国级官员的最高任职年龄是67周岁,即超过67周岁
的人不能任职正国级职务,但生于1948年7月的王岐山到召开中共十九大的
2017年11月时已超过69周岁,是没有担任中共十九大中常委的年龄资格
而必须退休的人,他到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会召开时2018年3月时,是差四个
月就满70周岁的古稀老人,根本没有担任副国级监察总长的年龄。

可见,王岐山既不可能以中常委身分担任或兼任首任最高监察长,也不可能以普
通党员身分担任首任最高监察长,还可能被中共中央当作阴谋窃取党国最高权力
的“野心家和阴谋家”开除出党,还可能在不被中共中央当作阴谋窃取党国最高
权力的“野心家和阴谋家”开除出党而“软着陆”退休后,遭到被他打成秦城监
狱之虎的母老虎们的暗杀。

可见,王岐山若想避免被中共中央当作阴谋窃取党国最高权力的“野心家和阴谋
家”开除出党和被暗杀,唯一的选择是立即以中常委兼中纪委书记的身分宣布解
散中共、实行宪政——立即公开他担任中纪委书记四年来掌握的“全党都腐,无
官不贪”的资料,宣布解散已经丧失执政资格的中共,立即实行人人同大的特殊
宪政,彻底实现“无论腐败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的反腐肃贪梦(
特殊宪政详见《谁给了千龙网剑指王岐山和习近平的底气?》)。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6年12月31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16-12-31 13:13:2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