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鲁迅批判 2017-01-05 20:19:08  [点击:267]
鲁迅批判

---《中华历史精神》第四篇《还我民族魂》第一章
余东海著
讲到民族魂,就不能不先批判鲁迅。

有人称伟人,其实是最大的伪人;有人自诩是中国鹰,其实是祸害中国的鹰犬;有人称中国脊梁,其实是打断中国脊梁的棍;有人被举为民族魂,其实是毁灭民族的邪魂。

国人错认伟人久矣。《礼运》说:“圣人耐以天下为一家,以中国为一人者,非意之也,必知其情,辟于其义,明于其利,达于其患,然后能为之。”这才是值得我们崇拜的中华圣人,真正的伟人。那些不能通达人情、洞晓义理、明白利害所在、不具备天下一家、中国一人的思想情怀者,何足言圣人伟人哉。

鲁迅作为小说家,或有可观,作为杂文家则不入流,文品人品皆不入流。它的杂文确实揭露了一些社会丑恶现象和国民精神疾病,但指出的病因和开出的药方完全错误,无异于火上浇油,只能让丑恶和疾病变本加厉。因此,它虽然也批判某些政治社会问题,但自己却成了中国更大的问题。

鲁迅式的批判恶意洋溢,只有破坏性而毫无建设性,比批判的对象更坏更有害。这不是治病救民救国救社会,而是利用小说杂文反孔反儒反中华。我称之为反华的思想急先锋。

很久很久以前,东海也曾喜欢毛鲁文章,觉得毛氏磅礴有气势,鲁迅尖锐有深度。后来读多了佛经道藏儒典,再翻看毛鲁,才发现错误多多不堪卒读,邪气滔滔难以忍受;才发现自己曾经多么愚顽,庆幸自己回头有岸。对圣佛的感激有多大,对毛鲁的憎恶就有多深,而自己的责任就有多重。

越是邪说,越会在局部枝节问题上说些真话真理。马列理论和鲁迅文章能够具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迷惑性,要因就在于此。但是,它们的世界观、生命观和价值观存在着原则性错误,越是原教旨的马国,人祸越深重;鲁迅地位越高的时代,愚民和奴才越多,甚至全民拜倒在全能神的脚下!

现代学人群体,以鲁迅名声影响最大,也最富有欺骗性破坏性。当年浪迹海南,向人问路,被一本正经地误导以歧途。那只是耽搁一时半会而已,算不了什么。但我还是返回找到指路人,以一顿拳脚一本正经地郑重酬谢了他一顿。鲁迅柏杨们反方向的误导,让人背道而驰,甚至万劫不复,让东海差点回不了家。回想起来依然后怕,对这两个一本正经的指路人无比厌憎,不打不快。

柏杨歪嘴解经,薄舌说史,轻言浮语,指鹿为马。鲁迅更加刻薄险恶,更富有欺骗性。它大义凛然地颠倒黑白,无知无畏地抹黑中华文化、道德、圣贤和历史,最容易让没有建立基本人格和人生正见者误会儒家、误入邪路。

比忘恩负义更可耻的是恩将仇报,欺师灭祖、弑父杀母又是恩将仇报的极端表现。倒孔反儒就是文化灭祖和道德弑父。“以怨报德,刑戮之民也。”社会性的倒孔和政治性的反儒,比一般以怨报德更加可耻,恶果更严重。

鲁迅将中国人的国民性与日本人的国民性加以对比,认为中国人充满“民族劣根性”。殊不知这种“劣根性”,并非民族性而是政治性的,是清朝偏离儒家、五四倒孔反儒所致;“日本人有着质朴、认真的良好的国民性”,根本原因在于,日本在汉唐宋以来始终尊崇中华文化,其“国民性”根基在儒佛。

鲁迅批判的民众的劣迹劣根多发生在倒孔反儒的民国,与儒家没有关系,儒家毫无责任。清朝纵有一定责任,也是次要的,主要责任要由五四伪启蒙派和民国各政府来负。

没有民族劣根性,但有文化劣根性。古今歪理邪说,文化品质恶劣,所以信奉邪说的群体,流行歪理的社会,品质都很恶劣,这就是文化劣根性。如果说“民族劣根性”是鲁迅的诬蔑,文化劣根性就是东海的发明,与鲁论针锋相对。

低劣的主体文化,会摧残人民的德智,导致族群的恶劣。概乎言之,仁本主义族群最优,人本主义一般,神本主义较劣,其中伊教又劣于耶教。物本主义最劣。当今世界上马邦人素质最差,根本因在此。物本主义族群,拜物教也。没有外敌的时候,它们就千方百计寻敌树敌,或者采取各种方式自相残杀自我毁灭。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和后三十年的计划生育,就是马族自毁的两大方式和工具。

若非愚极恶极,绝不会制造出这两种工具来。比较而言,后者的自毁性更加强大。如果说饿死几千万是计划经济的功绩,计划生育消灭的胎婴和减少的人口,远远不止几千万,罪孽更加深重,后果更加严重。

信仰邪知邪见,崇拜暴力暴君,反对正理正义,排斥正人君子,这些不仅是道德问题,也是福报问题,是命贱福薄的特征。这样的人,即使“有陨自天之福”,也承受不起,很容易转福为祸;这样的势力,即使一时兴盛,也持而不坚,很容易衰败灭亡。

反儒必恶,反儒必劣。五四开始大量国人迅速去儒家化、去中国化,堕为劣质人;由劣人组成的社会便是下流社会,由劣人组成的民族便是劣等民族。这就是反儒崇马造成的文化劣根性。五四之前,劣化之门已由慈禧悄悄打开。这只老牝鸡利用义和团杀西人,又杀害戊戌六君子,已自绝于中华,自绝于儒家。

言归正传。鲁迅的“民族劣根性”论从根本上摧残了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和文化自信,为马列主义鸠占鹊巢提供了方便,为马帮革命、专政和暴力改造等等政治暴行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支持。经过各种中华自伐、民族自侮、文化自毁和自相残杀等运动,中国人确实空前恶劣化了。

鲁迅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吁之后,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前仆后继地被深度摧毁,成了文化劣品和道德废品。鲁迅自己就是个充满邪见的妄人和毁人不倦的狂人。所倡导的赤化是草菅人命、摧残人性的赤祸,所指引的道路是毁族灭国的绝路。要真正救国救民救孩子,必须批倒批臭鲁迅,重新回到中华文化正道上来。

鲁迅错误很多,大错有四:

其一、“民族劣根性”说是对我们民族的诬蔑;其二、“仁义道德吃人”说是对中华道德的诋毁;其三、嘲孔斥儒是对中华圣贤和文化的攻击;其四、“吃人”说和“奴隶”说是对中华历史的无知抹黑。

鲁迅有很多言论受到广泛赞赏,其实似是而非,根本经不起思考。这里挑选几句予以驳斥或揭发。

鲁迅说:“我总觉得洋鬼子比中国人文明,货只管排,而那品性却很有可学的地方,这种敢于指摘自己国度的错误的,中国人就很少。”睁眼说瞎话。五四之前,敢于指摘自己国度错误的中国人很多;五四之后,敢于抹黑自己的文化、圣贤和历史的中国人特多,鲁迅就是其中最猖狂的一个。

鲁迅说:“不满是向上的车轮,能够载着不自满的人类,向人道前进。多有不自满的人的种族,永远前进,永远有希望。”东海曰:自侮是向下的车轮,载着毫无自尊自信的人类,向兽道前进。多有自侮圣贤、自毁文化、自伐道德的人的种族,永远倒退,永远没有希望。
鲁迅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东海曰:其实中国本来有路,赤化之后,便没有了路;其实中国人本来是人,倒孔反儒以后,渐渐就非人化了。
鲁迅说:“从生活窘迫过来的人,一到了有钱,容易变成两种情形:一种是理想世界,替处同一境遇的人着想,便成为人道主义;一种是甚么都是自己挣起来,从前的遭遇,使他觉得甚么都是冷酷,便流为个人主义。”分不清楚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浑人也。
鲁迅说:文人作文,农人掘锄,本是平平常常的,若文人偏要装做粗人玩什么“荷锄带笠图”;农夫则在柳下捧一本书装作“深柳读书图”之类,就要令人肉麻。东海曰:文人尊重圣贤,工农尊重文化,本是正正当当的。若文人偏要野蛮化,反孔反儒,鼓吹仁义吃人;工农偏要从事政治和教育,就不仅肉麻而已。
鲁迅说:“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东海曰:凡是反儒的知识分子,即使知识如何丰富,如何渊博,也只能做助纣为虐的奴才和颠倒是非的蠢材,厄于暴政或死于非命是不必以为冤枉的。

鲁迅说:“孔丘先生确是伟大,生在巫鬼势力如此旺盛的时代,偏不肯随俗谈鬼神;但可惜太聪明了,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只用他修春秋的照例手段以两个如字略寓俏皮刻薄之意,使人一时莫名其妙,看不出他肚皮里的反对来”云。无知。孔子主张敬鬼神而远之,何尝反对鬼神?五经和论语中论及鬼神处甚多。

鲁迅说:“尊孔,崇儒,读经,复古,可以救中国,这种调子,近来越唱越高了。其实呢,过去凡是主张读经的人,多是别有用心的。他们要人们读经,成为孝子顺民,成为烈女节妇,而自己则可以得意恣志,高高骑在人民头上。”

这是恶意栽赃。古之学者为己,儒家在道德上“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在政治上“春秋责备贤者”,不会苛责民众。民国时反儒派占尽上风出尽风头,虽有过崇儒读经的呼吁,可惜呼者应者皆寥寥无几。

鲁迅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中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生求法的人”云。这四种人古来以儒门为多。反掉儒家,四种人越来越罕见,越来越多的是另外四种人:没有脑袋的人,断了脊梁的人,拜权拜金的人,以民为敌的人。

鲁迅有句名言:“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其实鲁迅自己和那些追随在全能神后拍鲁迅马吃鲁迅饭的马知才是苍蝇,在中华文化和圣贤的身上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发见了文化的缺点和圣贤的伤痕。

钱理群在《鲁迅眼中的真实毛泽东》中说:“鲁迅常能从事件中提炼概念:称这些共产党领袖是奴隶总管、革命工头。鲁迅认为,这些人一旦掌权,他就可能反过来奴隶别人。这个就形成他对共产党的基本看法,今天你反抗奴役、明天你掌权了就要奴役别人。”这不是明知其恶、明知是纣而相助吗?

钱理群提到,鲁迅曾和冯雪峰说:“将来革命胜利后,我要第一个逃跑。因为你们第一个要杀我。”(摘自钱理群讲演录)如果鲁迅对“将来革命胜利后”的可怕早有预感,却依然公开支持,只说明此人是多么缺乏正义感、责任感和仁爱心。“胜利后”鲁迅自己或许逃得掉,那些逃不掉的人怎么办?广大国民怎么办?

钱理群有句名言:“现在大学培养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包括北大。”他认为这种现象产生的根本原因是缺少信仰。没错,可是他推崇的鲁迅,自己终身丧魂失魄没有信仰,而且是儒佛道信仰的破坏者。中鲁迅思想之毒者,重则沦为恶性利己主义者,轻则成为精神丧家犬,终身彷徨歧路。

丧心病狂这个成语值得深长思。病狂因为丧心,丧心必然病狂,病狂者与人为敌也与己为敌,不是害人杀人,就是自弃自杀,个体如此群体如此,一个社会、民族和国家也是如此。倒孔灭儒就是民族性的丧心失魂。一个没有民族魂的民族和社会,什么恶间奇迹创造不出来!

鲁迅思想流毒深远贻害无穷,不批倒它,中华就挺不起脊梁骨、召不回民族魂!我早就指出,要重新中国化,重建中华,必须推开三座邪神,包括文化神、道德神和全能神,文化神就是鲁迅。当然,这里的文化道德政治都要加上引号。鲁迅是反中华文化的急先锋,全能神更是反华思想的集大成和反华势力的总头目。

鲁迅的反儒思想,为马列主义和唯物信仰的普及清除了主要路障,为“大革文化命”运动奠定了思想基础;其“民族劣根性”说,成功转移了国人对政治和制度问题的拷问,并为大规模的社会改造提供了理论依据。鲁迅的歪理邪说及其硬骨头的伪姿态,最适合被毛帮利用来给现代奴隶制涂脂抹粉。

或认为鲁迅是会被利用了。没错,孔子和鲁迅都会被利用,但两种利用,性质大不同。利用孔子,是假仁假义,假借久了,可能弄假成真;利用鲁迅,是反仁反义,反对久了,必然越来越邪,越来越恶,穷凶极恶,不可救药。因此,利用孔子的势力,多少有些底线;利用鲁迅的人物,肯定不是东西。

或说鲁迅的“自我反思和批判性正是儒家所缺乏”,大谬。儒家充满“内自省”“吾日三省”的自省反思精神,充满恶恶贱不肖贬退讨及“责备贤者”的批判精神。鲁迅的“反思”和“批判”具有毁灭性:先毁己后毁族。反思自己只停留于恶习,批判现实却妄言“民族劣根性”,从根本上摧残人性和民族魂!

崇鲁绝无真君子,鲁门最多软骨头。说鲁迅为硬骨头,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误会。硬骨头源于真信仰,鲁迅连伪信仰、邪教信仰都没有,只是个学问无头、文化无根、丧魂失魄、歧路彷徨的浪人和文痞,奢谈什么硬骨头。注意,信仰特指生命信仰。即使是邪教,只要是真信仰,也不乏硬骨头。

我说过,孙中山弃医从政,鲁迅弃医从文,是中国的大不幸。它们自己就是问题和麻烦的制造者,恶疾制造者,将中国病从轻变重,从小变大,直到演变成不可救药的绝症。当然,孙鲁有别,孙只是庸医,德智低弱而已;鲁则是恶医,开的是邪方,用的是毒药。

对孙中山思想和鲁迅文学,不妨有所肯定,不能过度抬举。孙中山为国父,此国必无君无父;鲁迅为民族魂,此族必丧魂失魄。民国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后来变本加厉,君为暴君,臣为盗臣,父多兽父,子多逆子,君臣相骗,父子相残,夫妻相卖,兄弟相杀。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