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唐夫   旅途柬埔寨之食色性也 2017-02-06 20:00:11  [点击:813]
中国男人与柬埔寨女人

唐夫

男人光棍久了需要女人,这很正常,人嘛,食色性也。女人呢,也需要男人,在正常情况下,女人的需要还存在依附和索取的心态。特别对于像柬埔寨这样贫穷的国家,女人更有望于男人。当然,东南亚国家里,据说越南姑娘很畅销中国,而泰国女人呢,征服欧洲男人,那是有独到的绝活。常见一个个泰国丑女把欧洲俊小伙子摆弄得服服帖帖,听从使唤,那已经是见惯不惊的常态了。没有这些男女之欲,这世界上多少故事就没有出场戏啦。

前不久我在金边至暹粒的旅游、遇到一件咄咄怪事,今晚一点空闲、想想就简单写来给你看看:

之前我提到过的在金边碰到的那个芜湖人,以后我简称为他朝湖算了。认识之后还有点缘分。这家伙个子中等偏瘦,烟瘾极大,面容扁平,肤色被旅途染成酱黑,他的模样带有典型的肺痨一样。据说他是国家测绘局的员工,炒股成习,就下岗缴费买到退休年代才一劳永逸。他独生多年,冬天住广西,夏天去威海,日子好像还很清闲。

在我离开金边到吴哥窟暹粒之前两天,他独自去了柬埔寨南部的一个叫西哈努克岛的旅游地。后来听他说住处都是西方年轻人,男男女女的混住让他大开眼界,几尺之隔的床上睡着一个法国姑娘,半裸的辣样让他心荡神移,苦于不通语言,成天只有闷闷发傻独思独想,何时来个妙龄女郎。那是他的心态。

从认识他开始那几天我生病头昏脑胀、哪里都不想去。因他的介绍我去他所在的旅馆看看,觉得比我的青年旅舍居住宽敞,而且价格贵不了多少,就搬迁他处。我们同住一楼的不同房间。他看约我去南方岛屿没有希望,我最严重的时候上下楼都困难,那瓶柬埔寨超市的过期豆奶(我粗心不看日期)摧毁了我的意志和身体,足足养了一周时间才开始恢复。

待他走后的三天我不想困守金边,也决定到暹粒,为下一步去曼谷省事。就在我到达的两天后朝湖来短信说他也要来我的所在城市。我还在纳闷中,已经天黑,短信不久便说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带来我给的住处地址,想不到我再见到他的时候,来还引了个柬埔寨姑娘一块儿,看样子亲密如情侣般自然而然。我惊异,家伙走桃花运竟然如此便捷。听他的介绍是在同车时和这个会点中文口语的姑娘聊聊,就想入非非,要人家跟他一起旅游,言下之意包吃包住不在话下。中国人在国外挥金如土早有所闻,这给柬埔寨姑娘也认为自己得到乐透大奖一样,立即和他双双比肩接踵,从此以后洞天福地,做一个令人羡慕的中国人的太太富婆,指日可待。

我看这姑娘皮肤不黑,胖胖的脸庞有点像黑猩猩似的下颚,当然比猩猩美多,矮矮的个子,衣裤紧身像有弹力一样,青春性感洋溢,那关公见了也不会做圣人的角色。最是那对胸乳挺出来,紧绷绷像随时下掉的连体大白菜,大得超出的限度是一般女人的两倍还多。一看那样子就令人触景生情,如果将来做母亲,一次生十个孩子不成问题,奶汁可灌满一群孩子的胃口轻松愉快。据后来朝湖流露的口吻,想要她做老婆,要带她去中国给她找工作,呆满五年就可以获得中国的永久居留。最初嘛,半年一次去移民局办理手续。他说得眉飞色舞,津津乐道,获取柬埔寨老婆全不费工夫。那是他在路上同坐车里并排,和姑娘聊聊就越来越投机的联想和渐渐的移动吧。中国人都富了,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看法,世界名牌产品被中国人买了大半也是尽人皆知,朝湖会养活她一辈子不成问题。这姑娘有多乐,自不待言。

为什么到了暹粒才和我联系,后来朝湖才说了实话,那是因为他要带姑娘为去开房,就在他认为十五美金一晚的旅馆就可以啦,谁知姑娘看上旁边一家有卡拉沃克的二十美金之房,就为五美金的差价,他觉得不合算,拒绝了姑娘的厚望,只把人家带到我住的青年旅舍来投宿。

那一刻我见他们这么晚来了,不知道旅社是不是可有床位,就帮忙联系,还算运气,那个夜晚旅馆来人未满,老板给了他们去合住房床位,每人收费六欧元一共十二美金。

倒霉的旅社那两天被突然停水(后来知道是被当地政府控管水量分段拉闸),大热天没有水那可是要命的活儿,我看到第二天早上仍然没有水,早起给朝湖发短信,他也起来下楼,一会那姑娘也出来了,我们一块出去找早点,在一家宾馆的餐厅的花园座椅坐下,此时见有冲水浇花的自来水工在用自来水管,我们三人像流浪者一样用这样的水解决了洗漱。真有点狼狈,出门人,江湖风波嘛。

早点后九点左右,我决定独自骑车去吴哥窟,他们叫的蹦蹦哒哒车去。等我游了半天回来,见旅社仍然没有来水,我另外找了一个旅社在附近街道。我又发信给唐朝,他也愿意与我合住,我还帮他们去解除订约住宿,缴纳费用出来,他们也来看了住处行李放好出去旅游。

就在那个下午四五点时,我在卧室午休中,开门进来的是柬埔寨姑娘单独回来。她告诉我她被朝湖扔掉了。我纳闷不解,问她为什么,好像有没有说个所以然。不一会朝湖也进来,却是一脸阴沉,不理睬柬埔寨姑娘,他随即独自出去,久久不见回来,我越来越纳闷,就询问姑娘他们的旅途情况。谁知柬埔寨姑娘有点哭诉似的说她要回金边去,那里还有她的工作。我知道柬埔寨人的工资很低,朝湖想要人家做老婆,应该开销这点钱才对。不然人家白跟你做奴隶,哪有这么便宜的女人。时间在推移,那个女人唠唠叨叨的抱怨,朝湖去了不回来。我感觉很麻烦,又问起姑娘的生活经历,她说她在距离金边几百公里的农村出生,二十九岁了。十八岁就出来打工挣钱,家里有生病的父亲,被汽车撞坏了头的弟弟,两个姐妹妹已经嫁人,一个有孩子给父母抚养,她这么多年的收入都给了父母和弟弟治病,状况叙述,怪可怜的。

现在朝湖不理睬她了,让她进退两难,她说本来已经联系到一份工作,现在只有回去,可车票怎么办呢? 这状况倒让我感觉很尴尬,时间在推移,朝湖不回来,她又走不了。我也为难起来,就问她末班车回金边多少时间?她说七点半。楼下路边就是旅游大巴的接客站。我看还有一小时了,她不走更麻烦,朝湖这样对一个柬埔寨姑娘,真是毫无道理。我不得不为自己也是中国人,有这样的同胞羞愧。于是我问这女人票价多少?她说她都问了,回金边的长途车是8美金。我想算了吧,打发她离开才是上策,不要耽误人家工作。

我立即带她下楼帮她购买车票。我想让她就在那里等侯,她说还有一个小时,就随我一起上楼到卧室里等,我知道因为里面有空调,要舒服些。余下的时间我还是继续问她的过去,她说她去马来西亚干活在华人商店,每月有三百美金。为什么不继续干呢?因为签证只有半年。柬埔寨的工作才一百美金,老板只包住不管吃,我无法想象她们怎么活。以我旅游每天怎么省也得花费十美金来看,她那三美金多点的工资,吃用开销怎么可能。聊聊之间,一小时不见的朝湖这时候又回来了,他仍然闷闷的不做声,挥手把柬埔寨姑娘带去楼下等。后来他说是去为她购票,我明明告诉了他,姑娘的票我已经买了。他仍然那么说。我觉得他强词夺理吧。

当他再回来之后,姑娘已经走了。我问他为什么刚才几小时不理睬人家,他说那个姑娘早上没有帮他压价,那是让突突车夫去旅游时候,害得他付出了十几美金的旅游吴哥窟费,这已经够气人了,姑娘还向他要钱买洗发露(人家要洗澡洗头嘛)。他觉得不可理喻,老婆都没有做成,开房也受阻碍,还这要钱,那要费的,心里越想越气。我惊异朝湖想找女人,又是一毛不拔,怎么行呢?

听他的自述做光棍几十年,从三十多岁离婚到现在五十多岁,从来没有过女人,以为柬埔寨女人省钱省事,带回国更可荣宗耀祖,谁知才一天就受不了啦。我看看这么个男人,灵魂里面是些什么东西呢?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最后他居然说他给那个姑娘买了车票,还送了些钱给她。我不信,但我信的是他这辈子大概没有女人缘。他说他二十几岁的时候结过婚,离了,有个女儿,也把养育费一次性付清了。从此以后再没有成家,也不知道女儿像什么样了。因为离婚的妻子已经再嫁人。

现在不时见报,中国人哪怕是农村小子都来东南亚买女人,觉得这里“价廉物美”,像朝湖这样找女人倒是咄咄怪事。让我忍不住为之一笔,当为旅途中的一点奇遇趣事吧!

2017/2/7草作于柬埔寨暹粒市青年旅舍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2-06 20:22:5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