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丁子   重读岳飞《满江红》一词有感 2017-02-13 08:28:48  [点击:499]
重读岳飞《满江红》一词有感
庄晓斌
记得初中时节,酷爱读岳飞的《满江红》一词。每每常在临窗远眺之际抒发豪情。每当读到:“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这一句时,一种慷慨豪壮之情油然而生。刹那间,真有一种“铁肩担道义”的使命感。仿佛“天下之大,舍我其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我辈义不容辞的责任!
那时节,岳飞在我的心目中,绝对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而秦桧绝对是个残害忠良的刽子手。这样的情结一直伴随我走过了懵懂少年的快乐时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懵懂少年如今已经年过花甲,成了一个满头白发的世故老人,而当年敬仰英雄的情结却荡然无存了……
“历经沧海难为水”,老于世故的我劫后余生,现在回过头来审看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竟全然没有了当年的那种虔诚。
这是为什么呢?我还是录下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词句来做个注脚吧!“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读到这几句词时,我的心战栗了,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原来却是个嗜杀无度的大魔头。饿了要吃人肉。而渴了喝人血还“笑谈”。真是不可思议啊!我从这几句词里,读到了残忍和暴戾,而这样残忍和暴戾的大魔头,却一直被自诩为勤劳善良的民族崇尚为大英雄。我不仅扪心自问,倘若这样的人是英雄,那么大和民族的井敏明和野田毅又何尝不是英雄呢?
我弱弱地在心底里问一句,现在中华民族大家庭里不也包括胡虏和匈奴么?这吃胡虏肉和饮匈奴血和大和民族的井敏明与野田毅这两个武夫搞杀人竞赛有何异同?
岳飞作为中国人心目中的大英雄,回溯起来大约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这一千年多年来,懵懂的中国人啊!你们是活在一种什么愚蒙的宗教里啊!可悲的是,时至今日,中国人还把那个吃胡虏肉和饮匈奴血的大魔头崇尚为大英雄。岳武穆依然是中国人心目中的牌位,依然在西子湖畔享受着绵延不绝的香火……
其实,岳飞本来就不应该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大英雄,而且他本来就是封建帝王刻意塑造出来的一个牌位,历史上真实的岳飞和秦桧都不是今天人们心目中的这样子的。
母随子贵,“岳母刺字”这个典故也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精忠报国”这四个字才是封建帝王刻意塑造出岳飞这个牌位的要旨。说穿了,封建帝王刻意塑造出岳飞这个大英雄,就是要属下和臣民们要“精忠报国”,而“精忠”和“报国”现在看来都是愚不可及的蠢事!
其实岳飞本来就只汉民族的大英雄,而且他的《满江红》一词的主题要旨也就是“精忠报国”。他这首词的最后一句不是这样写的么,“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岳飞他毫不掩饰地写到得胜回朝后就是想见天子邀功。
恍然四十多年过去了,老朽今日重读岳飞《满江红》一词,竟然读出了异味,深知我们这个民族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
腐朽的文化麻木着世世代代的中国人,时至今日,中国的传统理念不还是奉行那种血债血偿的千古不变的天道么?样板戏《红灯记》中的铁梅不是这样唱的么“仇恨入心要发芽”。
说到根子上,中国离世界文明渐行渐远,就是腐朽的东方文化在作祟,现在地球人都知道,中国人素质低下,什么缘故,难道不值得反省么?
再说点现实的,在现实的中国社会里,人们还有普世价值观和是非道义观念么?中华民族还有信仰么?起码在现实中看不到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执政当局满嘴谎言,信口雌黄,他们不说谎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譬如他们嘴里还高唱着共产主义,他们还叫共产党,在鲜红的党旗下宣誓的时候,还在说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但现实中国现在还有那个人在为共产主义奋斗呢? 共产党的章程开宗明义: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现在在中南海里发号施令的又有那个是无产阶级呢?再往下说,共产党的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县委书记乃至到村支书,又有哪个不是腰囊万贯,贫困山区的不算,毗邻繁华都市的,那个不都是富甲一方的土豪,工人和农民到哪里去了,农民进城在打工,工人下岗了。
一个靠谎言来支撑的政权还能维持多久?请人们拭目以待!
以上是老朽重读岳飞《满江红》一词的感受,信手写出来与网友共飨,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