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2017-02-15 17:13:05  [点击:321]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有儒学名家说:

“儒学不怕被剿杀、被打倒、被批判,因为杀不死、打不倒、批不臭;儒学怕被利用,因为一旦被利用,曲学阿世者多、鱼目混珠者多、暗度陈仓者多,于是有天下沦丧之险境。史上儒学被利用者不少,汉初利用儒学推演儒术者为一险境;魏晋利用儒学奉为儒教者为一险境;满清利用儒学强化君权者为一险境;洪宪利用儒学为帝制招魂者为一险境。利用儒学,哲学一点的说法就是:面对传统儒学,在政治取舍中,放弃价值理性,诉诸工具理性,将其视同为维系权力合理性之战略资源。这类利用,是儒学命运的‘严重时刻’。”

这段话似是而非,非常混乱。长远而言,儒学杀不死、打不倒、批不臭;在一定时期,又是可以被打倒杀死的,文革殷鉴不远。儒学怕不怕被剿杀被打倒被批判?一方面确实不怕,一方面又很怕。儒学被剿杀被打倒被批判,导致天下沦亡,人民苦难深重。这才是儒家之怕。曲学阿世者、鱼目混珠者、暗度陈仓者,任何社会都有,但反儒社会和时代特别多。

汉初初级尊孔尊儒,为汉武帝独尊儒术奠定了基础,值得肯定;魏晋南北朝,玄学成为显学,儒家越来越边缘化,政治社会越来越黑暗;清朝以儒立国,变夷为夏;“洪宪利用儒学”不是“为帝制招魂”,而是试图走君主立宪制的道路,可惜当时反孔反儒气候已成,而袁世凯德智不足,不学无术。

儒家之德性是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的统一。利用儒学者主观上或许“放弃价值理性,诉诸工具理性”,但实质上不可能。利用儒学很容易被儒学熏陶利用。对于不良政权来说,从反儒转而“将其视同为维系权力合理性之战略资源”,不失为文明化的努力和历史性的进步。孔子说:“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

儒学阐述的是道德真理和普适价值,自有大利大用,故不怕利用,就像光明和照妖镜不怕利用一样。而妖魔鬼怪是不敢利用光明和照妖镜的。利用儒学者可以称为利儒派,比起儒家固然差得远,但比起反儒派无异好得多。管仲“以力假仁”,就曾受到孔子高度赞扬。利儒派最不好也是友,反儒派才是儒家之敌,中华之敌。分清人妖和敌友是正人君子的必须。2017-2-15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