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旁观者昏 这确实挺好笑,学坏的人会越来越多。   2017-02-15 22:23:48  


作者: 鸡头肉   为什么会有这些双重标准? 2017-02-16 01:28:23  [点击:470]
也许从作家埃里克·霍弗的考察中能找到部分的答案。

川普认为自己在引领一场群众运动,无论在竞选期间,还是在就职演讲中,他多次提到“This is a movement”。应该说川普在这一点上是相当成功的。

的确,他有很多信徒符合群众运动“狂热分子"(the true beliver)的特征。在《狂热分子》一书中,霍弗观察到:

失业者宁愿追随贩卖希望的人,而不愿追随施予救济的人。

社会低等成员之所以能对社会发生重大影响,是因为他们对“现在”完全不尊重。

群众运动不需要相信有上帝,一样可以兴起和传播,但它却不能不相信有魔鬼。

当我们在群众运动中丧失了自我独立性,我们就得到一种新自由——一种无愧无疚地去恨、去恫吓、去撒谎、去凌虐、去背叛的自由。这毫无疑问是群众运动的部分吸引力之所寄。在群众运动中,我们获得了“干下流勾当的权利”。

************

群众运动提供了一种情景,在这类情景下,“群众的敌人”很容易被去除人性化,被当作魔鬼——川普的支持者还会认为大多数的穆斯林其实也像普通的你我一样具有寻常人性吗?穆斯林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经构成了抽象的概念,一种邪恶的携带体。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在《路西法效应》中警告了去人性化的危险。然而,如果有人描写了穆斯林的普通人性,那作者在川粉(或曹长青)眼里一定是好莱坞的“白左”-_- 不大量进行这样的攻击,川粉们就完成不了去人性化的任务。

“川普革命”不仅仅是美国的灾难。最近,网上流传了一张上海的穆斯林在街道上集体礼拜的照片,引起了网民的恐慌和愤怒。人们为什么就不能容忍和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呢?在一个非宗教信仰者的眼中,这种集体礼拜的怪异程度不见得超过了早年法轮功的集体练功,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网民的反应使俺悲哀地看到,当初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群众基础”其实一直还在。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2-16 03:06:0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