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伪善决不是善,而是更加危险的恶!——驳胡平,兼告茉莉 2017-03-14 18:53:21  [点击:351]
伪善决不是善,而是更加危险的恶!——驳胡平,兼告茉莉






茉莉今天在共舞台为自己挺希拉里辩护时,把胡平的一个高论当作权威引用,茉莉说:
“胡平有言:伪善也是善,是向善的致敬。”

其实,胡平的这个论断,完全是大谬不然的昏论。试问胡平先生:假钱是不是钱?是不是向真钱的致敬?



胡平的这个大谬论,出自其文章《自由主义与虚伪》,在此文中,胡平引用了法国作家拉罗什福的话:“伪善是邪恶向德性所表示的一种敬意。”

胡平对此解读说:“邪恶要装出有德性的样子,这说明邪恶自知理亏心虚,这说明邪恶知道邪恶若不加掩饰就在社会上吃不开,这说明社会上存在着来自德性的巨大压力,所以伪善实际上是邪恶向德性表示敬意。”

其实,拉罗什福的话是完全错误的,胡平的解读更加错误。我们不能因为说者是洋人,就搞“洋迷信”,我实在告诉你胡平:中国人的思想有许多错误,洋人的思想也有许多错误,洋人并不是上帝!

伪善决不是邪恶向德性所表示的一种敬意,而是邪恶为更容易达到恶的目的,采取的一种伪装手段,即假冒为善,假冒为善的目的是更有效地作恶,而不是对善的敬意!

伪善就象披着羊皮的狼。寓言故事中,狼为什么要披着羊皮?是为了更容易吃到羊,而不是为了对羊表示敬意!

现实中有些坏人冒充警察实施犯罪,比如以警察罚款的方式打劫,冒充警察的坏人是不是在对警察表示敬意?当然不是,而是冒充警察,更容易达到抢劫的目的!

恰恰相反,邪恶假冒德性,非但不是对德性的敬意,反是对德性的亵渎。试问,坏人冒充好人做坏事之后,是好人更受尊崇了,还是好人反受怀疑了?这就是“以假乱真”的效应!


就如同假钞不是钞一样,伪善非但不是善,它是比赤裸裸的恶,更加危险的恶。因为赤裸裸的恶容易识别,而假冒为善的恶,则防不胜防,其祸害会更甚。

就好比用一张冥币,或用一张朝鲜制作的高仿真精美伪钞,那种容易诈骗成功?当然是高仿真精美伪钞容易得手。这就是伪善比赤裸裸之恶更危险的地方。



从毛泽东与周恩来恶的比较上,也容易看清伪善比赤裸之恶更加危险:

毛泽东罪恶弥天,但有时也讲点真话,有口无遮拦,肆无忌惮的一面,比如坦诚自己的好色的另类语录:“没有性的日子,最多只能支撑四十多天。”这种话周恩来永远也不会讲,周恩来讲的话,永远道貌岸然、冠冕堂皇。周恩来一生作伪、人鬼两面、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而且机关算尽、心毒手狠...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比之周恩来,毛泽东之恶可算赤裸之恶,而周恩来则以伪善著称于世。

那么,毛、周两种恶,那种更可怕呢?随着历史真相的一点点还原,越来越多的人看出了周恩来的伪善之恶,比毛泽东的赤裸之恶更可怕!

因为周恩来的伪善之恶,隐藏更深、迷惑更大、祸害更久!毛泽东的神坛已经倒了四十年,但周恩来的牌坊仍在迷惑广大的中国人、外国人,甚至包括中国的异议人士。也因此,周恩来也成了中共最后一块道德遮羞布。

事实上,周恩来的伪善,是毛泽东乃至中共得天下不可或缺的因素。如果没有周恩来这副超强的伪善润滑剂,毛泽东顶多是土匪头子山大王的料,断然做不成中国的共产皇帝,因为老毛脾气暴躁、性情孤傲、极端自私,许多人不吃他这一套,若不是周恩来以长袖善舞的假冒为善功夫,帮他团结这么多人才,老毛的事业根本搞不大。

周恩来的伪善,也是中共暴政能够持续这么久的要因,它令毛泽东对中国的祸害达到了最大的程度。试问,不是周恩来花言巧语帮着毛泽东去骗人,事后又假仁假义地修修补补,老毛的祸害哪有那么大、那么久?

邓小平复出后讲了真话:如果没有总理,“文革”不会搞那样久,但如果没有总理,“文革”这把火就会烧毁一切(指老毛会把中共的政权也毁了)。



遗憾的是,胡平对以上生动的史实视而不见,他在《自由主义与虚伪》说:

“虚伪也许不好,不虚伪就一定好么?有些不虚伪不是比虚伪还坏得多吗?不分青红皂白地反虚伪,不是常常引出比虚伪本身还更坏的结果吗?”

 “因为伪善者不敢公然否定德性,不敢公然表现邪恶,所以,我们或多或少就能找出办法对付伪善者,战胜伪善者。在许多童话故事和民间故事中,弱小的一方,凭着聪明机智,巧妙地利用伪善者的伪善,也就是利用伪善者不敢公然为恶这一点,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你的伪善外衣反过来限制住你作恶的手脚,到头来战胜了强大的伪善者。要是邪恶者连伪善都可以不要,公然行凶作恶,那岂不更糟糕吗?”

这是完全脱离历史和现实的概念里拉二胡,我想请胡平先生举一个历史或现实的例子,来证明不虚伪比虚伪更好,来证明反虚伪会引出比虚伪本身更坏的结果。

我更想请胡平君举一个例子,来证明伪善比赤裸之恶更容易战胜。

事实与胡平的高论完全相反,伪善比赤裸之恶更难战胜!同为野蛮北胡的殖民统治,满清对中国的统治为何比蒙古的统治长久的多?就是因为满清伪善,而蒙古人的恶比较赤裸。

清朝专制帝制是赤裸裸的,而中共的党专制则假共和之形式,又戴着着人大选举和多党协商的堂皇面具...诚可谓比满清伪善得多...试问,是清朝的专制容易看清,还是中共的专制容易看清?试问是清朝的专制容易战胜,还是中共的专制容易战胜?



曾节明 于2017.3.14丁酉癸卯庚子于大雪纽约州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