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文章笑拳   金融时报《特朗普的三重不确定性》 2017-03-14 19:28:41  [点击:251]
特朗普的三重不确定性
刘胜军:特朗普的政策主张多大程度能得到落实,他对全球政治经济的影响,他自己的政治命运,都具有不确定性。
https://www.ft.com/__origami/service/image/v2/images/raw/http%3A%2F%2Fi.ftimg.net%2Fpicture%2F8%2F000068068_piclink.jpg?source=ftchinese&width=670&height=377&fit=cover

更新于2017年3月15日 07:37 刘胜军 为FT中文网撰稿

美国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上任已近两月。所谓“特朗普不确定性”,这个表述有三重含义:特朗普政策主张在多大程度能得到落实的不确定性;特朗普对全球政治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既有政策改变所带来的实际影响,也有对心理预期的影响);特朗普能否顺利完成第一届任期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新政的不确定性

从特朗普的就职演说、组建的团队、第一次国会演说和上任第一个月的表现来看,特朗普竞选期间的言论并非只是为了骗取选票的“忽悠”,而是反映了他的价值判断,而价值判断是决定一个人行为取向的最深层力量。

一般而言,胜选总统会在就职演说中适当缓和自己的立场,从而团结大多数,为顺利施政创造好的氛围。特朗普却不然,他在就职演说中一如既往“描黑”美国的现实,重申自己偏激的政策主张。特朗普声称,“我只想让你们知道,我接手了一个烂摊子。国内国外都是如此,一个烂摊子”。他的这种顽固立场,即使在“新政”麻烦不断的情况下发表的国会演说中也并未放弃:“必须诚实面对现状:9400万美国人没工作,超过4300万人靠食品救济度日。财政处于65年来最糟糕境况。过去8年新增政府债务比历届政府累加还多。北美自贸协定以来失去制造业1/4岗位;中国入世以来关闭6万家工厂。去年美国贸易赤字达8000亿美元。”但现实是,美国经济稳健复苏,失业率降到接近充分就业标准的5%以下,在其他国家发愁如何刺激经济的时候,美国已经在为加息而挠头,多么幸福的烦恼,可惜特朗普毫不领情。

指望特朗普上任后“知难而退”的人可能要失望了,因为特朗普组建的团队大多是其志同道合者,充斥着偏见和阴谋论。最关键的人物是白宫首席战略官班农,此人可以说是特朗普政策的思想源泉、“首席意识形态官”。 引发全球哗然的旅行禁令就是由班农绕开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国务院和司法部强行推出的。特朗普任命杰夫·塞申斯担任司法部长,此人的联邦法官任命,曾因被指控种族主义而遭国会驳回。上任不到两周就黯然下台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担任国防情报局局长时,间谍人员就造出“弗林事实”(Flynn facts)一词,来形容其罔顾事实的个性。

特朗普内阁中唯一有资历的经济学家是国家贸易政策委员会主席纳瓦罗,此人2012年的纪录片《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中,有一段中国刀刺美国地图,导致血流不止的动画。他说,中国实际上正在对美国发动经济战。 亿万富豪、商务部长罗斯在贸易问题上的立场也是所见略同。

2016美国大选
FT社评:希拉里比特朗普更胜任美国总统
2016年大选是对美国政治制度合法性的考验,并将对全球自由秩序产生深远影响,其重要性超过近期历次大选。

当然,特朗普也不可能随心所欲,因为他会受到四重制约:媒体、官员的“职业主义”、独立的司法系统和国会。而这些制约因素以及特朗普的应激反应,正是潜在不确定性的来源。

制约之一:特朗普与媒体的关系已经无法调和,特别是在他宣布媒体为“美国人民的敌人”并拒绝出席象征意义很高的白宫记者协会年度晚宴之后。在言论自由的美国,这是一种自杀行为,任何政治家不可能不在乎媒体的影响,媒体的报道不仅影响总统的心情,也会影响到民众的看法。特朗普对媒体报道他就职典礼人数大大低于奥巴马的事情出现的情绪失控,表明他其实很在乎媒体。特朗普已经付出了代价,其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被迫辞职,正是因为媒体的“深度”报道和舆论压力。特朗普虽然恼羞成怒禁止CNN、《纽约时报》等媒体出席白宫新闻通气会,但此举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制约之二:由于法律的保障,美国官员可以不惧怕上司而捍卫“职业尊严”。尽管特朗普可以撤换一些官员,但新任命的官员也会顾虑自己过度屈服于总统所带来的法律和声誉风险。被特朗普火线撤职的司法部长耶茨被很多人视为“英雄”,而新接任的司法部长塞申斯则陷入国会关于“俄罗斯门”的调查。FBI局长科米是另一个例子。在大选前夕,科米公布希拉里“邮件门”的最新证据,一度被质疑是“暗助”特朗普。但如今他严辞拒绝白宫请他否认“俄罗斯门”的要求,为他洗白了过去的嫌疑,捍卫了FBI的独立性。事实上,白宫屡屡出现“泄密”,导致白宫发言人斯派塞下令调查白宫职员手机,这也反映了白宫职员的“职业主义”促使他们对特朗普新政进行“软抵抗”。

制约之三:独立的司法系统。司法独立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美国社会对司法的尊重可谓深入骨髓。当年戈尔与小布什为了佛罗里达的微小选票差距而势不两立,但法官判决一出,争论立即停止。果不其然,特朗普旅行禁令一出台,美国几个州发起法律挑战,特朗普败诉,再上诉再败诉。最终特朗普放弃继续上诉到最高法院,因为一旦被最高法院判决败诉,总统威信将备受打击。所以,虽然特朗普依然嘴硬,说“那些所谓的法官”,但他也知道司法是难以逾越的红线。3月9日特朗普公布缩水版的旅行禁令,随即夏威夷、华盛顿等多州宣布法律挑战,特朗普新政注定还要经历多轮博弈。

制约之四:特朗普的国会遭遇战尚未开始。从历史上看,任何重大政策调整要在国会闯关都非易事。肯尼迪、里根的减税法案,都是在两人“遇刺”后国会才放行的。里根为了推销他的改革,不惜一个个议员打电话推销、拉关系,辛苦自知。比尔·克林顿的医改无疾而终。奥巴马虽然侥幸通过了“奥巴马医改”(Obamacare),但刚一卸任就面临即将被废除的残酷现实。法案能否在国会过关,除了法案自身内容是否合理之外,总统的“人缘”也很关键。眼下共和党虽然控制了参众两院,但不仅民主党与特朗普水火不容,就连共和党对特朗普也是爱恨交加。共和党国会领袖瑞安、共和党资深参议员麦凯恩等不少人都曾公开批评特朗普的政策和人品。可以预见,如果特朗普不改变他蛮横粗暴的风格,发自内心支持特朗普的议员并不多。

特朗普对全球政治经济影响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最重要的口号就是“美国优先”,这一立场令美国的敌人和盟友都深感不安。特朗普在外交上给深最大的印象就是他对普京和俄罗斯的好感,而这一点不仅令人困惑而且令人不安。

首先,“美国优先”意味着美国不愿继续扮演“世界盟主”的角色,这令日本、欧盟深为惊恐。特朗普的国会演说语气虽有缓和,但没忘记加上前提条件:让别人埋单。

其次,特朗普好赌的个性与自恋的人格,意味着“黑天鹅”事件概率大增。奥巴马在大选期间曾言:特朗普不适合掌握核武器密码。希拉里多次指责,“一个会被推特激怒的人不应该拥有发射核武器的密码。”此言非虚。 《华尔街日报》最近报道,美国政府就朝鲜问题的战略进行了内部讨论,可能的方案包括动用军事力量或推翻朝鲜现政权,以挫败朝鲜的核武器威胁。朝鲜的武力自然难以与美国抗衡,但一旦金正恩铤而走险,是否会危及韩国、中国人民的安全?这是历届美国总统投鼠忌器之处,但特朗普却可能一根筋地考虑问题。他或许侥幸可以解决朝鲜问题,但赌注是韩国和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

再次,“无知无畏”的特朗普很可能误判形势。以贸易战为例,特朗普感觉自己是正义之师,美国人民是全球化的受害者。这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逻辑。况且,其他国家不会坐以待毙。假如美国惩罚中国,中国必定报复。美国在2009年对中国轮胎产品收取35%关税,中国随即宣布对美国进口白羽肉鸡征收反倾销税。更关键的是,特朗普的惩罚中国的理论基础是错误的:人民币汇率低估。特朗普荒谬地认为人民币低估而非高估。这种师出无名的贸易战也会失道寡助。上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在“以邻为壑”思维模式驱使下出台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引发了一场全球贸易战和“大萧条”。

最后,特朗普正在成为“坏榜样”。在特朗普当选的鼓舞下,欧洲的极右势力欣喜若狂,高举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大旗,特别是法国的勒庞。鉴于德国、法国都将在今年迎来换届大选,一旦“欧洲的特朗普”胜选,欧元区、欧盟岌岌可危。英国脱欧事件尚未了结,全球又会出现新的不确定性之源。

特朗普能否顺利完成第一届任期的不确定性

提出这个问题并非无稽之谈,因为:第一,特朗普是一个十分偏执的总统,喜欢冒险出风头的个性注定了其总统生涯的不确定性;第二,他是亿万富豪,不在乎能否连任,就算第一届搞砸了也无所谓,反正过瘾了。

美国毕竟是法治国家,凡事须在法律轨道上运行。因此,对那些盼望特朗普早日下台的人而言,最好的策略就是让特朗普不断犯错,然后抓住把柄进行弹劾。当年尼克松就是在弹劾压力之下被迫辞职,克林顿也因为生活作风问题险些被弹劾下台。与尼克松、克林顿相比,特朗普被弹劾的概率不小:

第一,特朗普希望“鱼与熊掌兼得”,既要当总统又不肯放弃特朗普商业帝国,利益冲突在所难免。特朗普至今不肯公布纳税记录。他还因为一家连锁店将其女儿品牌的产品线下架而对其大加鞭笞。特朗普高级顾问康维代言第一女儿伊万卡营销的时尚产品,“去买伊万卡的东西,我会这么讲,我会在这里播一条免费广告:请大家今天都去买,在网上可以找到。” 哈佛大学宪法教授特赖布说,“你找不到比它更明显的违反这条禁令的例子,也就是把政府职位当做移动广告牌。”特朗普把他的马阿拉歌高尔夫俱乐部变成了“移动白宫”,俱乐部会员费大增。特朗普位于全球的商业楼宇也成为各国“公关利器”。

第二,“俄罗斯门”。大选期间特朗普对普京的莫名好感就令人怀疑。果然,特朗普团队不断爆出与俄罗斯的秘密接触,先是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因为隐瞒事实而闪电辞职,然后是塞申斯宣布将回避任何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相关的调查,包括俄罗斯对大选的干预。最近白宫又爆出向FBI施压要求后者否认“俄罗斯门”而被拒绝的丑闻。此事疑点甚多,国会和民主党人肯定不会放过任何扳倒特朗普的线索。

第三,不诚实。特朗普把说谎视为一种艺术。他在自己的书中谈起做生意时提出了一条关键建议:做出宏大的承诺。“我会满足人们的幻想,”他在1987年的《交易的艺术》中说,“人们愿意相信某种东西是最大的、最棒的、最了不起的。我称之为真诚的夸张。它是一种善意的夸张形式,一种非常有效的宣传方式。”他的顾问康维所说的“另类事实”也成为流行词。在这样的逻辑下,奥维尔的《1984》突然在美国跻身畅销书榜单就不奇怪了。
第四,特朗普的精神状态。今年2月,35名心理健康学专家给《纽约时报》写了一封公开信警告,特朗普在演讲及其行动中表现出的“巨大的情绪波动”表明他可能无法胜任总统职位。一些精神健康专家认为特朗普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NPD)。此类人格一般具有以下特征:行为夸大,缺乏对其他人的同理心或尊重心,相信自己超凡脱俗,或者理应得到特殊对待,寻求过度的崇拜和关注,无法接受批评或失败。

最后,如果其他办法行不通,还有最后一招: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该修正案明确写道:“凡当副总统和行政各部长官的多数或国会以法律设立的其他机构成员的多数,向参议院临时议长和众议院议长提交书面声明,声称总统不能够履行总统职务的权力和责任时,副总统应立即作为代理总统承担总统职务的权力和责任。”

上帝保佑美国,上帝保佑世界。

(注:作者是中国经济学者,著有《下一个十年》等。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