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2017-03-18 01:29:56  [点击:190]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糊涂】曾有人埋怨我:一直以为,有权万事足,无子一身轻。你老弟让我明白了,原来是无子一生悲。这不是害死我了吗?(大意)东海喝斥之:没有我,你一辈子都是个糊涂蛋!如果还能生育,赶快不择手段去生;如果无能为力,谁害你断子绝孙的,你找谁算账去!

【生育】不排除某些人“把养育子女作为养老投资”,但这是唯物主义、利益主义的态度,不符合儒家精神。儒家重视子孙的养育,是为了尽责尽伦,为了生命和家族的延续,并享受父子爷孙的天伦之乐。不过,即使是“把养育子女作为养老投资”,也比主动不生儿女、自弃责任、自绝其后强得多。

【暴秦】《商君列传》说:“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於公战,怯於私斗,乡邑大治。”应该如实。严刑峻法,重惩私斗,重奖耕战,十年左右,当有此效。秦民大悦,完全可能。暴政在一定时间里,完全可以让愚民暴民得利一时、大悦一番,殷鉴不远也。

【暴秦】暴君暴政之下,必多愚民暴民。这是儒家义理,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治定律,古今中外,皆无例外。暴君暴民,相辅相成,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各有各的罪责,各有各的因果和恶报。

【法眼】对某些人来说,饱受嘲笑咒骂并非坏事,未尝无益,至少可以有所消业。例如,唱红崇毛,反美拥朝,是典型的认贼作父和恩将仇报,罪孽很大。如果因此享受荣誉和富贵,恶业就更大了,将会成为人生不可承受之重。多受嘲笑咒骂,也是减罪消业之一法。

【答客】或问:战国之时,“使王道之国遇虎狼之秦,如何取胜?答:亦严刑峻法,亦教民习战,重奖耕战。但以儒立国,仁民亲民,敬天保民,导之以德,齐之以礼,重视民生,取信于民。在此前提下,刑法最严峻,不碍为义刑;吊民而伐罪,不失为义战。暴秦何足以抗我仁义之师哉。

【看中国】据报道,广州知名火锅店火锅底料重复利用560次。类似奸商之恶、刁民之恶久已夫泛滥成灾,与有关部门监管不力、甚至纵容不管有关。对于这类恶人恶事,应该发现一起、严惩一起,重判重罚,同时追究相关部门及其领导的责任。

【仁爱】或谓这是大争之世,我说这是大恶之世。惩恶是最好的扬善,除暴是必要的安良。这种时代,以杀才能止杀,以戈才能止武,特别需要有豪杰之士兴起,通过义刑义杀义战各种方式,为民为国为天下诛恶伐罪。这种时代,特别要提防妇人之仁、圣母之态的政客出来欺世盗名。

【看中国】绵阳男子以为有人抢孩子打人致死,法院认定其见义勇为免刑罚。这个判决合情合理,符合“原心论罪”的《春秋》决狱原则。所谓原心论罪,即根据当事人的心理动机确定有无罪过或罪过轻重。对动机邪恶者,即使犯罪未遂也要治罪;对首恶分子从重量刑;对出于善意不慎触犯刑律者,从轻量刑或免罚。

【辟毛】章立凡、浦志强两位关于火化毛氏遗体腾空纪念堂的提案,应该是两年前的。这是个顺天应人的好提案,值得当局认真考虑。毛政奇恶,毛思剧毒,毛尸大不吉祥,应该及早让它灰飞烟灭,让中国早日摆脱这个邪魔的影响,走上仁本主义的光明大道。特此向章立凡、浦志强两位先生致敬。

【反儒派】反儒派必不懂儒,懂儒者必不反儒,这是一个铁律。五四至今,所有反儒派,没有一个懂儒的。其中多数没有读过儒经,读不懂;少数读过,如鲁迅、胡适辈,但浮皮潦草,浅尝辄止,读而不通。它们炮制的大量充满常识错误的反儒思想流行至今,即使早被批透,仍被现在的特色民主派所重复。

【等级】等级有良性、恶性之别。 民主制和礼制下的等级,都属于良性,与平等互不矛盾,各有适应范畴。法家君主制、马家党主制和古今中外所有极权主义之等级,则属于恶性。平等都是相对的,有其限度和界限。民粹主义追求的绝对平等、即平等主义的平等,其实是不存在的。那种追求最适合被极权主义利用。

【奴性】奴性与恶性是相辅相成的一体两面,在古今中外所有邪说中,都可以获得圆满统一。商韩派法家、洪秀全的拜上帝教和马学毛思,就是最善于培养恶奴的三大学说。马学毛思影响最深,故百年来中国人恶性最大,奴性也最重。民国时人性普遍恶化,四九后恶性奴性双高,大多数人沦为恶奴而不自知。

【奴性】儒学是圣贤君子之学,最为中正的人格主义哲学。所以儒家群体是品格最好的群体,没有之一。仁智勇兼备的真君子,“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儒门中最多。说儒学培养奴性,不是无知混扯,就是恶意诬蔑。

【奴性】恶必奴,这是东海定律之一,与恶必愚、恶必苦、恶必弱共称为四必律。
邪恶之徒都是奴,古往今来所有邪教恶势力都是由奴才组成的。纳粹都是希奴,拜物教都是物奴,毛左都是毛奴。恶人即使当上了王侯或主席,依然是奴。例如毛氏,既是斯大林之奴,更是极权之奴、邪欲之奴

【伪英雄】“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百年来,历代圣贤豪杰饱受诋毁抹黑,而不少巧伪人、邪教徒、暴徒乃至犯罪分子则被粉饰伪造成英雄。这样的国家岂仅奴隶之邦,更是邪恶之邦,恶人谷!

【道体】“一阴一阳之谓道”。王弼谓:“一阴一阳者,或谓之阴,或谓之阳,不可定名也。”今人多解为:“一阴一阳的运行变化称之为道”,都是错的。这里的一是统一义。用两个一,表示内涵对立性。这句话意思是,阴阳统一,是为天道。阴阳有别,有对立性;道则是形而上的,统一的,无双无对的。

【道体】为什么说,以“一阴一阳的运行变化称之为道”解释“一阴一阳之谓道”是错误的?因为一说“运行变化”,就落到了形而下,而道体是形而上的。阴阳二气的运行变化,只是道体的作用和现象,并非道体本身。

【因果】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加害者和被害者,各有各的因果。暴君暴政和各种恶势力的诞生、成长、成功和维持,自有其因果的合理性。人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人道主义灾难也。或有无妄之灾,不至于太大太久。某种意义上说,毛氏、金氏们也是“奉天承运”而来的。

【历史眼】有反儒派诬蔑儒家剽窃了墨家的理念。事实恰恰相反。《淮南子•要略》说,墨子曾“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以为其礼烦扰而不说,厚葬靡财而贫民,久服伤生而害事,故背周道而用夏政”云。说墨家用夏政显然是误解,因为夏商周都是实质上的儒家王朝,但可见墨曾学儒,学得皮毛而凶猛反噬。

【巨婴】对《巨婴国》,我只是应友人之邀,择其一二略加批判而已。作者于中华文化完全是门外汉,于西学、心理学也是浅尝辄止。其书似是而非、自以为是、指马为儒、无限上纲的地方层出不穷。不值得东海一一驳斥。只有反孔反儒的蒙昧主义者和轻浮浅薄的西方中心主义者,才会为之喝彩。

【看中国】女童遭生母虐待数次脑死亡。对这个穷凶极恶的恶母,死刑是最适合的,必须的,其它任何刑罚都太轻了。让这种两脚兽继续活着,是人类的耻辱。对于虐待父母和杀害子女者,都必须处死!

【法眼】无罪判刑、轻罪重判有罪,乱世轻刑、重罪轻判也有罪,那是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对罪恶的一种纵容和鼓励。那些喜欢重罪轻判的法官,也应该受到追究。

【巨婴国】武志红的毛病与陈独秀、鲁迅、胡适们一脉相承。找到问题,开错药方,把儒家良药当毒药,是蒙启派的老毛病。这些其蠢无比的庸医和别有用心的邪医,用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马列主义之类剧毒之药,治死了民国,把中国治成了巨婴国、巨恶国,还倒打一把说中国是被儒家所害。

【巨婴国】或谓《巨婴国》被下架,再予批判就是落井下石。这是毛氏“两个凡是”的逻辑作祟。被中共拥护的未必就是坏东西,被中共封杀的未必就是好东西,特别是习近平当国之后,虽未改邪,有所归正,所言所行,颇有可取。又何况《巨婴国》越封越红,恶劣影响更大,更有必要批判之。

【朝鲜】居然还有知识分子胆敢提议再来一次“抗美援朝”。姑不论金氏王朝会不会核弹反噬,仅论朝野和官民对金氏普遍的厌恶鄙弃,再叫出“抗美援朝”的口号,不仅再无煽动力,而且极易犯众怒。金氏一旦反噬中国,或者惹出什么大乱子,这种人只怕下场堪虞。

【朝鲜】最近江湖流行朝鲜将要在边境搞核爆炸的消息,传这次爆炸当量高达28.2万吨。或说足以引发八级地震,或说可能引发长白山火山爆发,或说散发的钚污将严重污染东北乃至华北,若干世纪不能住人。无论哪一种后果,如果确实发生,那些拥金派难免成为全民公敌甚至全球公敌。你们悠着点!

【体用】体用不二,有其体必有其用,有其用必有其体。但并不意味着体用无别,更不能以用为体。例如,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的错误就是以用为体,把作用当成本体、把现象当成本质了。同样,道器不二,但不能把器当成形而上的道,也不能把道看做形而下的器。

【巨婴国】古来五大反儒派:法家、墨家、拜上帝会、五四蒙启派、毛左。对儒家最为敌视的人物又有五种:暴君、奸臣、暴民、盗匪、宦官。暴民和盗匪常常重叠。五四蒙启派以正派、正义面目出现,其中或有一些动机不坏的好人,却是不可救药的蠢人,从陈独秀到武志红,都是这种愚蠢的好人。

【巨婴国】从历史的高度看,凡是反儒派都是弱不禁风的。横扫六合的暴秦,经不起几个戍卒一叫;显赫一时的墨家,经不起吾家孟子一骂;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的洪杨帮,经不起曾文正公一怒,全都迅速销声匿迹。以四人帮为代表的毛左派,大权在握不可一世,被几个老头子一跳,便土崩瓦解。

【答客】或问:如此威武的儒家为什么没能把民族引向民主、自由的的道路,甚至一代一代吃饭都成了问题?答:反儒蠢人太多。反掉儒家,别说融汇禅让制、民主制精华的新礼制建不起来,民主制也丧失了基本道德根基,只能豺狼当道了。打倒儒家却责怪儒家没用,还指马为儒,为反儒之家诊病却让儒家吃药。

【巨婴国】或说:“自由民主极为重要。其核心价值就是,在自己的事情上自己说了算,而共同的事情上则都要有博弈资格。不管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能力,都须学习尊重对方的自由意志。”民主并非一切政事由人民作主,尊重对方的自由意志并非一切顺从对方。政府和领导人有导德齐礼、教化民众之责。2017-3-18余东海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