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王一平   zt张英:荷蘭大選是歐洲叫停民粹的風向球 2017-03-20 02:18:08  [点击:386]
荷蘭大選是歐洲叫停民粹的風向球
--土耳其總統替歐洲反穆斯林極右派『助選』

三月十五日,荷蘭王國,舉行組閣的國會大選,順利落幕。

321,春季第一天,官方才會公佈,正式點票結果。綜合多家媒體報道,昨晚九時結束投票不久,初步統計,今次1300萬選民,在全國的9000多個投票站,踴躍投票,投票率達81%,高於2012年大選的74·6%,全歐矚目。為避免黑客的攻擊,此次選舉計票全由人工操作。

荷蘭國會,又叫第二議會、下議院或衆議院,法定150名議員,過半數議席的政黨才有資格組閣,如未過半,則由得票比例第一,簡單多數的黨團,與國會的其他黨派合作,至少凑滿76個議席或者更多,組成聯合政府。荷蘭與歐洲大多民主國家一樣,不同於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政治,輪流執政做莊,而是多黨政治;也不同於美國的『選舉人制度』,而是人民『一人一票』的民主直選國會議員比例,多數黨組閣。

多黨競爭,往往會使政黨『碎片化』。今次荷蘭有綠色左翼(GL)、基督教聯盟(CU)、社會黨(SP)、社會革新黨(SGP)等28個政黨,不論新老,也不管大小,投入選戰。其中有10個政黨,有幸能取得國會議員的席位。荷蘭首相呂特的中右政黨,自由民主黨(VVD),雖然比上次國會41個議席減少9席,得32席位,但仍然保持第一領先地位,繼續執政。極右的荷蘭自由黨(PVV),一貫以反穆斯林著稱,近年還多了一項『脫歐』的訴求(脫歐元、也脫歐盟)。上次國會大選,得票15席位、第三大黨,如今徒添5席,得20席,上升到第二大黨,主要反對黨了。究其原因,與混球土耳其穆斯林總統埃爾多安,不分青紅皂白,自私自利,恩將仇報,替歐洲尤其荷蘭反穆斯林政黨『助選』,臨門一腳,分不開的。中間派民主66(D66)得19席、基督教民主聯盟(CDA)也得19席,並列第三;綠色左翼(GL)16席、社會黨(SP)14席;基督教聯盟6席、退休人士黨5席、動物黨4席、改革政治黨3席、其他3席。最慘的是荷蘭工黨(PvdA),九十年代中後期和本世紀初,還是執政的第一大黨,即使五年前的大選,退為第二大黨,尚有38席,參與自民黨合組聯合政府,今次僅得9席,損失77%,淪為第七的小黨。極左極右靠兩邊,中間這塊最大的。荷蘭工黨,如同台灣總統暨立法院,去年1·16大選,龍捲風加瘋狗浪,中國國民黨被選民海嘯,打趴岸邊,一蹶不振。

衆所週知,二戰後的一九四七,荷蘭即與比利時、盧森堡,創立『鋼鐵煤炭聯盟』;一九四八起,在此基礎上,聯合法國、意大利和聯帮德國,一九五七,建立了『歐洲經濟共同體』;一九九二,歐洲共同體12國元首和政府首腦,聚會荷蘭,簽訂《馬城條約》,正式建立『歐洲國家聯盟』(簡稱『歐盟』),歐洲大陸外的英國脫歐之後,歐盟仍有27國;一九九九起,創立的『歐元』,荷蘭與德國、法國、意大利、比利時和西班牙等國發起,央行在法蘭克福,荷蘭曾是首任行長,目前歐元區已有17國加入,荷蘭則是歐洲第六大經濟體。凡此種種,在在説明,七十年來,荷蘭均是歐共體、歐盟和歐元的創始會員國之一,戰略政策核心,這是一部荷蘭現代史,當然也是荷蘭的主流民意,鐡的事實,不可逆轉。假如極右黨的民粹主義隂謀果真得逞,荷蘭竟也倒退出歐盟,乃至廢掉歐元,不言而喻,瓦解歐盟,消滅歐元,全球災難。2017,歐洲的選舉年。正是從這層次來説,荷蘭今次國會大選,叫停民粹,是歐洲的政治風向球,勢必影響今年四月二十三日、五月七日的(初選前兩名第二輪對決)法國總統大選,德國組閣的九月六日國會大選,秋冬的捷克和保加利亞等國大選,決定歐洲未來,意義重大深遠。

衆所週知,就在荷蘭大選的投票前五天,突然爆發,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胡閙,攻訐荷蘭,製造外交風波。荷土關係丕變,追㵐遠因,七十年來,荷蘭政府的文明價值觀,宗教信仰自由,信奉基督教為主的國家,對土耳其世俗的穆斯林,過於尊重、寬容和友善;講到近因,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穆斯林政府,竟然要替長期反對穆斯林的歐洲極右政黨,尤其替倒穆斯林起勁的荷蘭自由黨,竟在關鍵時刻客觀上『助選』,愚不可及。

荷蘭王國,有全球八十六個民族的移民。其中三大少數民族,依次第一是土耳其,穆斯林,約60萬人;其次是摩洛哥,也是穆斯林,約40萬人;第三是蘇里南,荷蘭前殖民地,回歸宗主國,30多萬人。至於華人,近30萬人,僅次於英國和法國的華人數,是德國華人的兩倍,但不算是荷蘭的『少數民族』,故不夠格享受比本土荷蘭人更好的少數民族社會福利待遇。原因四十年代末,印度尼西亞獨立後,印尼華僑回到宗主國荷蘭,大多數是醫師、律師和會計師,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中國人;台灣的中華民國移民,當然不會選擇做共產中國人;香港屬英國管,香港人不會講自己是中國大陸人;原先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冇路費回到『解放』了的『祖國』,當年滯留下來的幾個傻瓜,沙文主義,拒絕接受荷蘭禮待,說甚麼中國人口有六億之多,世界第一,豈能在荷蘭做『少數民族』?!

荷蘭城市,大凡有穆斯林的社區,荷蘭中央政府財政撥款,地方政府配合,都會建立淸真寺的;無論是土耳其人,還是阿拉伯人,除就讀荷蘭學校,義務教育之外,政府叧外出資,提供便利,興辦其本國語言文化學校。荷蘭華人社會,不算少數民族,自然冇這個福份,全得自理。所有的中文學校,從師資培育、教科書、招生和借用荷蘭校舍,官方沒有分文資助,民間白手起家。唯一的一所佛堂,阿姆斯特丹新唐人街『佛光山』,購買地皮和建築工程,均由荷蘭佛教界朋友努力來的。1996七月,荷蘭佛光山動土興建,星雲大師專程前來剪彩,盛况空前,那天我陪同八六高齡家母也在塲,感受禮佛溫暖。第二年夏天竣工,佛光普照!

最近一年,舍女阿煒,幾乎每逢週五,攜帶小囡和BB嬰兒,從阿姆斯特丹駕車🚘來,老少在本埠Almere中心逛街玩耍。因為她曾攻讀雙博士學位後,在做大公司主管迄今,忙於專業,晚婚晩育,如今特別呵護一對寶貝兒女,人之常情。每當她把汽車停在中央火車站後面,一座清真寺附近的免費停車場,我則在另駕的電瓶車上,抬頭凝視那高大的圓形穹頂,兩旁竪立尖頂的粗柱,思潮起伏,不勝感嘆:荷蘭皇家,荷蘭政府,荷蘭人民,信仰自由,宗教和諧,瞧荷蘭的基督徒,對穆斯林,何等友善,何等關愛,上帝才是真正的『真主』,上帝偉大!

土耳其與荷蘭交惡,完全是土方的挑釁。荷蘭善待土耳其人,但土耳其穆斯林總統埃爾多安扭曲歴史,狗吠火車,在他最不安的狗嘴巴裏,文明友好,這叫『納粹餘孽和法西斯』,竟把荷蘭王國,駡成『香焦共和國』,如此下流,令人作嘔。荷蘭的土耳其人,有反對土耳其政府專制的在野黨人和支持土耳其官方的兩派。譬如說,2009十二月九日(國際人權日前夕),我與吾爾開希等維吾爾朋友,在阿姆斯特丹,與土耳其朋友座談交流,那個荷蘭的土耳其僑團,是個進步組織;又如,同年十二月十三日,熱比婭訪荷對千名維人演講,正是阿姆斯特丹的土耳其僑團提供會塲。即便本月十日,一千多名土耳其人,在土耳其駐鹿特丹總領舘前集會,支持4月16日的土耳其『公投』,決定是否賦予現任總統擴權,延長12年任期,做到2029年,那是土耳其家的事,荷蘭沒有表示反對。但是,土耳其的兩名部長,在荷蘭大選前五天,竟然要跑到鹿特丹,參加荷蘭的土耳其人集會煽動,在外國的土地上弄他國內的事,有干涉荷蘭內政之嫌,『不受歡迎』了。必須釐清一點:柏林前不久兩次德國的土耳其人集會,均被取締;奧地利土耳其人的類似集會,也被制止;唯獨荷蘭,同意荷蘭的土耳其人在鹿特丹集會,只是不讓外國土耳其政客來本國搗蛋,如此而已。埃爾多安這傢伙,柿子挑軟的吃,叫囂要對荷蘭『經濟制裁』,『最嚴厲方式』,『付出代價』。哈哈,文明先進、經濟高度發達的荷蘭,豈會被愚昩落後、經貿欠發達的土耳其所嚇倒,白日做夢!

荷蘭自由黨黨魁維爾德斯,有人稱他是荷蘭的川普(特朗普),這個比喻,既對但不準確。維爾德斯一頭金髮,我們荷蘭華人叫他『黃毛』。黃毛身材高大,長相形似美國川普,他倆共性,都是極右,反穆斯林。從年齡上説,川普71歲,維爾德斯53歲,比黃毛大18歲,可做他的『老子』;但黃毛反穆斯林的資歷,已有18年了,比川普資格老得多矣,反過來可做他的『老子』。所以,與其説維爾德斯是荷蘭的川普,還不如講川普是美國的維爾德斯,這般形容似較確切。

二十年來,歐盟未準土耳其多次申請加入歐盟,歷史證明,先見之明。埃爾多安之流,反對歐洲,反對荷蘭,是把雙刄劍。土耳其政府這次反荷大曝露,無論對荷蘭的中右派,還是對荷蘭的極右派,都是間接助選。廣大民眾,認定呂特首相的自由民主黨,關鍵時刻,頂住土耳其官方的穆斯林逆流,維護荷蘭原本的人文價值觀,又可叫停錯誤的民粹,值得信賴,把選票投給他繼續執政;維爾德斯加大了反穆斯林貝分,鼓吹在荷蘭的土地上剷除清真寺,主張把土耳其大使領事驅逐出境,如此等等,自然博得另一波的民粹選民,喝采叫好,已使自由黨成了第二大黨,持續大反特反穆斯林!

張 英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