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唐夫   我才吃这么点儿 2017-03-29 20:29:16  [点击:678]
我才吃这么点儿

唐夫

闲游在东南亚国家,感觉除了空气洁净,水质也(我带着测验表)好过大中华若干,还有海产,也是丰富,大米令人放心而且愉快。

近日我从新加坡回到吉隆坡,一坡连一坡的骑车,“顾盼生辉”,悠哉悠哉旋转在市区,也乐。

昨天去附近超市购物,见一盒包装挺好鱼头新鲜肉多,有两个拳头大许,我本不想买,觉得要做好真麻烦,因超市的豆腐让我想到“拉郎配”来一定不错,因一个缠字就觉得烧一份豆腐鱼头,这味道怕玉皇大帝也流口水。这一念之间,鱼头和豆腐都成了我的伙伴。

旅游中我仍然自炊,带着一个小电锅,每吨一碗米饭是基本食量。这碗不太大,直径可以扣上我的脑袋,而非猪头,仅此而已。不过,总的来说,我发现我这些年来的确是越来越不行了,最近我每顿才吃半斤米的饭,加一碗烧菜就饱了。有时为省事就用罐头。

还记得小时,我十六岁那年,有一天外婆留出些米来,也是给我的特供。那年头一顿搭配的量是二三三,一天八两的分量是每一个老百姓的肚皮的官方标准,说加备战备荒和要打仗,就一了百了。人们安抚肠胃的是加菜叶添水。要去解放全人类,自己饿点无所谓。那时候人们把打仗当电影里做演员一样的快乐。

话说回来,因为那天外婆要去舅公家做客,我却热衷于打石锁做运动玩具。因我执意不走,外婆只好这样给我安排,用她一贯用的量米小桶,狠狠的舀了几下出来,说有一斤六两之多,让我自己蒸熟就是,老人家知道我胃口太强,玩石头也费劲更饿得快。那可比定量都超过很多。结果被我中午一顿就吃了个风卷残云。等外婆晚上回来、才哭笑不得,她又唠叨一气,那是惊天动地的口吻之余,又给我做点什么吃,才心安理得似的。外婆就是外婆。

后来,这故事成为长期笑话。外婆每每提起来都像是在控诉我的罪行,言毕之后啊,老人家又呵呵的笑,多多少少还比我自豪。童年的故事不少,这镜头留在我内心的是歉意,毛时代的饮食定量被超,就是“恶有恶报”,谁都害怕!

现在我也开始奔向耄耋,要不是爱运动,也该像那些吃饱喝足了用拐杖打发日子的模式。唉!可眼下我还能吃掉半斤八两啊,尽管不堪回首,那一斤多米一顿入口即化的感觉和滋味再也没有了,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也!而白米饭的色调却不知不觉的爬上发梢,这肯定是吃不了,顶着走的!

先秦书说廉颇退休后还想返聘,给来试探中央政治局的皇上勤杂工看见饭量惊呆了,结果他没有用潜规则去则一下,反而被人回政治局去挖苦说吃是吃了,不过还得拉肚子。军委书记立即失望,赵国之灭亡由此进入程序。我当然没有廉颇那么倒霉,也不想被返聘。四川有句俗对:上联--酒醉聪明人;下联--饭胀哈脓包。我想横联:此理是也!

2017--03--29。随笔于吉隆坡图书馆里

注:如果我没有记错,是廉颇那顿饭吃了被诬陷,害得皇上在军委会议上改了主意,让会吹牛不会干事的赵括继承父业,要他像彭德怀在朝鲜一样的干活,其父赵奢去世前就对老婆说过这家伙把打仗当儿戏,兵法说得头头是道,纸上谈兵,不可重用。后来当其母闻听儿子要当国防部长,带兵迎战虎狼之师的秦军,急忙给皇主席说不可不可不可呀!其父有言不能带兵打仗。谁知道那个主席也喜欢做梦说梦,就吊儿郎当的安排了这个“🐷成虎”同志准备将长江中下游的人死完了取胜。结果怎么样呢?史书上学得清清楚楚。直到今天考古学家还能发掘出一些尸骨,那四十万大军被赵括带去一触即溃,投降之后被活活淹埋。无独有偶的事,粟裕将军的儿子也在越战里演出了同样的一幕,幸好他只带了一个师的兵力,剩下不多的有没有被越南士兵活埋不知道,但去参战的回来写回忆录说到此事,粟小子要不是躲在桌子下没有被部下反水的士兵扫射到位,才拣回一条狗命。据说这个现代赵括还是升官发财了,主要原因是今上会做梦,而且做出了太平洋!让我们拭目以待,下次打起来看他怎么办移民美国的妙招……?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3-30 18:13:2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