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文章笑拳   "当班农登上《时代》封面,你就知道他的时日无多"zt 2017-04-18 06:15:16  [点击:260]
特朗普的策略师彻底得罪了老板
弗兰克·布鲁尼 2017年4月17日


Ben Wiseman

如果你对政治具有任何深入了解,那么2月初当你看到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登上《时代》杂志(Time)的封面时——该杂志称他为“伟大的操纵者”——你就知道他的时日不多了。

这位策略师已经成了行尸走肉。

他跨过了政治顾问不应跨越的界线,到达只有最愚蠢的顾问才会涉足的地方和显赫地位。或者最少是,他未能阻止媒体把他拖到那个位置。

只要他一直保持在耳畔低语,那就没问题。不管是在竞选过程中还是在白宫,你随便怎么低语都可以。

一旦他被认为是一个操纵者,他就完了。因为那意味着有一个傀儡,而没有哪位政治家愿意接受那样的定位,尤其是现任总统——要知道他喜欢把自己镀金的名字印到任何能长久存在、能被打上印记的东西上;要知道他在辩论中的机智应答包括:“不是傀儡,不是傀儡。你才是傀儡。”

“我就是自己的策略师,”上周早些时候这位总统在接受《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采访时说。这短短的一句语向班农传递了一个非常响亮而清晰的信息。

第二天,他对《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说,班农是“一个为我工作的人”,把这位身形硕大的策略师与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的礼宾员、马阿拉歌庄园的场地管理员以及白宫的肉糕厨师混为一谈。

特朗普甚至表示,在2016年8月班农加入他的总统竞选团队之前,他们不太熟。这不是实话。特朗普曾9次担任班农主持的电台节目的嘉宾。不过,他歪曲他们的过往是有明显用意的。班农需要被擦除掉,因为他占据了台上太大的空间。

政治是个复杂的游戏,华盛顿是个奸诈之地,特朗普的世界绝对是残酷的。在所有这三个领域,你必须在自我宣传和自我压低之间实现恰到好处的平衡。媒体在这方面只会帮倒忙:我们最喜欢的典型人物莫过于掌握王位背后真正权力的聪明的操纵者。不过,最明智的操纵者寻找办法抵制这种定位,既要揽下功绩,又要归功于他人。

“重要的是要记住,你永远是一个配角,绝不是主角,”贝拉克·奥巴马最亲密的竞选和白宫顾问戴维·阿克塞尔罗德(David Axelrod)在接受采访时说。“根据主角的变换,这一点可能极其重要。唐纳德·特朗普的自我形象并不允许出现另一个主角。”

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自我形象略微更具容忍度,但即便如此,没什么比“布什的大脑”这样的绰号更令卡尔·罗夫(Karl Rove)感到不安——那是几名记者给他起的绰号。那既是赞美,也是诅咒,当时采访他或布什的其他几位高级助手时,他们总以相同的主语开头——根据布什的时任职位略作调整。

“州长认为。”“候任总统认为。”“总统强烈地感觉到。”你询问他们的观点,他们会告诉你总统的想法。这是等级秩序,而布什给罗夫起的绰号“牛粪花”(Turd Blossom)巩固了这种秩序。

有大约十年时间,罗夫一直是布什的两三名著名顾问之一。罗夫最终的衰落主要是因为布什在第二个任期逐渐失去民心,他被从白宫西翼的一个拐角套间搬到走廊对面的一个没有窗户的办公室里。

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第二任幕僚长唐纳德·瑞根(Donald Regan)仅仅经过动荡的两年就被迫辞职,一个原因是他忘了自己的位置,触怒了第一夫人。南希·里根(Nancy Reagan)在自己的回忆录《白宫八年》(My Turn)中抱怨称,瑞根“经常表现得好像他自己才是总统”。

一名共和党资深策略师表示,那种行为反映出高级顾问很容易产生“自己比首长更聪明、更有权力”的感觉。这位策略师还说,只有那些能抵制或掩饰这种自大感觉的顾问才能留下来。

班农不擅长掩饰。虽然他并没有给《时代》杂志的“操纵”故事提供任何引语,封面上的那张照片也是三个月前为其他原因拍摄的,但他私下里花了很多时间与政治记者们交谈,其中甚少去积极淡化自己的传奇。

他没有警惕地关注自己在政府内外的盟友们在与媒体沟通时对他的神化,比如对他的知识感到敬畏的同事们称他为“百科全书”。他不明白,如果总统最多只能算上一本小册子的话,你就不能是“百科全书”,他也没有看到华盛顿圈内人一眼就发现的陷阱。

他没有看透特朗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特朗普支持的主张变化无常,注意力不断转移。他追逐的是受欢迎程度,而不是任何固定的思想,当然也不包括班农努力推行的分裂性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主张。在特朗普更关心掌声时,班农却依然在坚持一种思想意识,它能在竞选集会上赢得掌声,却不能在真正执政时让掌声持续下去。

班农愚蠢地选择与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作对,那是他几乎注定会输掉的一场斗争,不仅因为库什纳是特朗普的亲属。想想特朗普对外貌的痴迷,你就知道谁更有优势了:一个看起来像是人形跳蚤市场的家伙,另一个像是已准备好为《GQ》摆姿势拍照。

班农依然还保留着这份工作,特朗普可能会让他继续留在那里,因为虽然他在白宫具有破坏性,但在外面他绝对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他拥有大量另类右翼追随者。他还拥有言论渠道布莱巴特新闻网站(Breitbart News)。他有报复的途径。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Politico网站周四的一个头条写道,“特朗普的新宠是另一个史蒂夫”。文章详细讲述了班农的副手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不断上升的地位,他不仅迎合库什纳,据Politico网站称,他还抱怨“班农努力将特朗普的成功过多地归功于自己”。

现在的这个史蒂夫知道从前的那个史蒂夫不明白的道理。他知道,如果你想控制别人的思想,你必须学会奉承。那是班农所理解不了的。在这方面,他从来没有机会。

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作者弗兰克·布鲁尼。
翻译:王相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