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核兒緊掏   郭文貴足版爆料錄音曝光 聲稱傅政華「變聲」代習下令查王岐山 2017-05-02 17:17:06  [点击:778]
蘋果獨家

在對話中,大哥不僅要求郭文貴給他5千萬美元,還說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王岐山,以及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要將郭「滅口」。大哥要郭「立功」,盡快查清楚「在瑞士銀行他們資金的所有情況。關鍵你要查清楚姚慶和王健,海航這些年來,交易的錢去哪兒啦?」對於郭問及這是否「老闆」習近平的意思,大哥並沒有否認。

由於事件涉及中共高層,本報無法查證真偽。郭文貴提供的與傅政華電話對話足本文字記錄如下:

傅老三大哥:喂?老弟嗎?
郭:喂?是大哥嗎?
傅老三大哥:哎,老弟好。
郭:哎,大哥,你這啥聲音?怎麼這變音了呀?聽不出來呀?
傅老三大哥:你連這點常識都沒有,你的語音被控着的呢,你知道嗎?行了,你聽我說,你少說話。
郭: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啊,這個這個,但是......行啊,三兒給我說了,說您要打給我。您,這個,大哥甚麼情況啊現在這是?
傅老三大哥:你不用擔心家人,我會照顧好的。弟妹,女兒,不是已經回去了嗎?
郭:呃,但是回來,她現在是......這個,還很多人跟着,在五洲酒店,和閨女。然後呢,這個,一堆人跟着,她非常恐懼,家也不讓回,那這不行呀?其他人甚麼也時候能回來呀?
傅老三大哥:其他的,要一段兒時間。這都是李友種的毒,太深了!岐山非常生氣,要求兩邊,一定要查。孟老闆,也對你很有意見。你知道嗎?你懂嗎?
郭:不是,您說這我真的不明白,他倆對我啥意見呢?我怎麼了他,我惹他啥了呀?
傅老三大哥:他那兒的要求,他那兒對我的要求,必須搞掉你。
郭:為啥呀?甚麼意思啊?
傅老三大哥:你明白我意思吧?必須搞掉你。
郭:不是,他要搞我,是不是就因為劉志華這事兒呀?大哥。我怎麼着他了呢?我跟他有甚麼仇啊?
傅老三大哥:要求不留後患,包括兒子強也要弄回來,人,錢,資產,統統的。所以,你必須配合我。
郭:嗯,嗯。
傅老三大哥:你要讓咱們老闆知道真相......
郭:老闆,你說的是咱老大是嗎?是習老闆是嗎?
傅老三大哥:你要立功,你要快點兒,你要查清楚,在瑞士銀行他們資金的所有情況。關鍵你要查清楚姚慶和王健,海航這些年來,交易的錢去哪兒啦?你就一直盯着他們,明白嗎?
郭:嗯,嗯,我明白。
傅老三大哥:你要盯住他們,你呀,得把王這幾個信息,搞明白。
郭:我知道,您說這個,這是,大哥你知道,這是要命的事兒啊。這家夥查他們,你知道這是海外,三兒給我那情況,我叫人家去查,一看人家就都明白了,很多人很敏感,不願意的,這是這,咱本來沒事兒,你這弄這事兒,如果是老闆認,你認,這咱法律上是合法的,是組織。如果你要不認的話,哪天我這不是犯殺頭之罪了嗎?這還了得了麼?再一個,海航在外面的那些情況,那不是開玩笑的。那三兒給我說的時候,我已經給他講了呀。這真挺嚇人的,你知道嗎?
傅老三大哥:你要是把這個搞明白了,你就是國家的功臣,老大一定重用你。你的一切問題,都能給你解決。
郭:啊呀,現在人家甚麼說法兒都有,人說這老闆還不穩定呢,現在他也沒人沒啥的,老闆人是好,我信。這個,你們現在面臨的問題也大着呢,各種說法都有。再一個如果這事兒,這個,萬一這中間出點甚麼事兒了,我家人不都滅了麼?這怎麼......我真的是很緊張這事兒,很害怕。真的是,大哥。
傅老三大哥:未來二十年,我告訴你,未來二十年,都是我們的,老闆絕對控制。你知道嗎?
郭:嗯,我真的是,我目前還看不出來。王和孟現在人家是這麼大的權力,這是開玩笑麼這個,這是,這是,這是,太可怕了,這個。
傅老三大哥:......正常,王,孟,都是臨時,只用不信。
郭:嗯......我......嗯......
傅老三大哥:你懂嗎?
郭:嗯......
傅老三大哥:你明白嗎,你?你別聽外面瞎說,我只是需要有準確的信息,還有他們這些家裏資產的情況,老闆特別關注海航的事兒......
郭:嗯......
傅老三大哥:然後,孟的事兒吧,關鍵現在他姐的情況,和他外甥的情況,搞錢和搞女人的事兒,他搞的那幾個女人,在外面,也有資產。那三兒提供的信息,聽他就行啦......
郭:給了我不全,那是給我了。包括那宋,華潤那宋林的,那也都不全,他給我都是一部份,你還得把那東西都給我。
傅老三大哥:他和華潤的宋林,非常好。他外甥給宋林要錢,現在......
郭:不是,你知道這個,宋林那跟孟書記不是一般的關系麼。你說這,你讓我弄這個,那這個事兒弄來弄去那就複雜了。哪天,你這個事兒要是孟知道了,那弄死我呀,這事兒可不是開玩笑的,大哥。
傅老三大哥:現在,孟還在幫宋林,你知道嗎?
郭:我,我,這個,三兒那天跟我說啦,但是,他說這錢數,說這事兒,我真是,說實在話,真是挺害怕的。你說我的家人現在都在裡面呢,如果是說我不辦吧,又是這樣。但是,我怎麼能知道這事兒就是大老闆的意思呢?這......你知道嘛......
傅老三大哥:他也玩兒了幾千億了,必須把他查清楚。這是老闆要求的。孟的這些事兒,都是通過孫立軍幹的。你就按照我的意思,去查吧。
郭:嗯......
傅老三大哥:剩下的事兒,我會讓三兒去找你。
郭:嗯......那你知道三兒跟你說了嗎?三哥。就是說他們說,這個,這個,讓我倫敦見,然後吳征他們的,說這個他代表這個孫立軍,代表這個孟書記,說可以跟我在倫敦見。你覺得怎麼樣啊?
傅老三大哥:在倫敦,那是騙你的!他們那是試探你哪,不要見他們!
郭:嗯。
傅老三大哥:去美國安全,倫敦,也安全,其他,哪兒都不要去,別聽他們的。新加坡別去,香港別去,像馬來西亞,你別聽啊。你要明白,按我說的辦。
郭:嗯......我按你說的辦,可以,三哥,現在這事兒,現在到了我的家人都在裏邊兒待着,啊,都在裏面弄着。這個,而且呢,這個,他們給我電話,咱們那些孩子被打得那個半死,打成那個樣子。這太殘忍了!我可以辦這事兒,但是這個家裡的事兒,還有這些事兒得解決;我那資產,幾億美金突然給我封了,所有資產都封了。你覺得我該咋辦呢這是現在這事?
傅老三大哥:今天,我見到老陳了,他還問候你的事兒哪。
郭:嗯。
傅老三大哥:別張揚。
郭:嗯。不是,我是甚麼,我那幾個哥不是要給三兒哥說了麼,盡快把這幾個哥能給我放出來,身體都太不好。再一個我那有幾個女員工,家裏邊的孩子,有一個呂濤,老婆快生了。還有那楊英啊,還有其他這些,人家家裏就這一個孩子,你知道麼,獨身,單親母親,能不能能盡快把他們放回來呀?這個,這個,大哥,這是太重要了,你知道嘛......
傅老三大哥:老王,孟他們,都不同意放。王,是真要滅了你,王是要滅了你。
郭:嗯,三兒跟我說了,三哥。
傅老三大哥:孟老闆也支持他的想法兒。你那個視頻,到底能不能給我?
郭:我,不是......您說甚麼?這樣,他那個,那個,視頻呀,這個有一部份,這個我是有18個,還有大概20幾個U盤。但是呢,這個,我看了一部份,我跟三哥說了,有些東西呢,這個這個,可能是有用的,有些東西是沒用的。主要是關於孟會青當時調查北京的時候,涉及到人,還有問話,還有一些男女的那些東西,跟北京的領導,還可能是跟老王是有關系的, 啊......但是老王很信他呀,我就納了悶兒了,怎麼會把他給抓了呢?要抓他幹嘛兒啊?
傅老三大哥:可能,他們就是想拿到,孟會青的那些東西。你給我一份,對你,有好處。
郭:嗯。我,不是,那天,那個,那天他們搜家的時候,說這個跟上一次我跟您通話的時候,那天那個誰,說是專案組的人都拿走了呀?您那應該有呀?
傅老三大哥:說實話,良棟給我啦,我是試你的,核對一下。
郭:嗯。
傅老三大哥:你怎樣拿到這些東西......
郭:不是,我現在,我想跟您說的是,大哥,你知道麼,這些東西呀,說實話這都是要命的事兒。而且呢,孟會青的女朋友就在我現在基金裏工作呢,你知道麼,叫劉昱的。我問她,她是一直說沒有。後來這是,從孟會青的那個,他在之前交給了我一個包兒,我把這包兒給打開了,我才看到這些東西。所以說呢,你老說,我拿這些東西以後,我跟您合作,還是跟老闆合作?您怎麼能給我確認一下,這事兒是您指示,是代表老闆的呀?
傅老三大哥:你只要拿到這些東西,和我和老闆合作,才能保證,你和家人的安全。
郭:嗯......老王,姚慶那些東西,上次三兒給我,都查了,查實了。很多很多的資料,在外面,資產,錢,還有外面的活動情況,內部的事情。咱也有人現在在裏邊呢,也確實給提供東西了,這個......上次三哥跟我說了以後,這個收獲還是比較大的......
傅老三大哥:你呀,好好地給我盯住了這個事兒,老闆非常想了解這個情況。
郭:那個什麼,上次給三哥說了,您,就是那個,那個,五千萬美元的事兒。就是五十的那個,我說你抓緊呢,在海外給我簽個捐款的東西,我這得乾淨,要不錢出不去。然後呢,上次那個三哥也拿了,這塊兒呢,我盡快給您辦,啊?好不好?
傅老三大哥:三兒,會去找你的。
郭:嗯,我知道。
傅老三大哥:他過幾天就出去了,打電話給你說細節。
郭:嗯。
傅老三大哥:你那點事兒,就不要再找人啦。
郭:嗯,嗯。
傅老三大哥:然後電話裡不要說這事兒。
郭:嗯,我知道。那為啥呀?有甚麼情況,我說這事兒,電話裏?
傅老三大哥:你的語音被控了你知道嗎?你少說話!你聽我說。
郭:嗯,嗯,嗯,嗯。我知道。上次三哥還說了其他人的事兒呢,我怎麼辦吶?
傅老三大哥:馬和滿永平,查韓正私生子的資料,你那兒有沒有?
郭:我,我,這樣,這些東西有一點兒,上次三兒問我了,三哥。這個,有一部份,那時候是這個,查韓正在外面的事兒,我這兒有一部份,但是呢其它部分我再查查,我看看那些硬盤裏邊資料,如果多了我再給你啊,好不好?
傅老三大哥:老弟,如果你有的話,必須立即給我。
郭:嗯,嗯。
傅老三大哥:這對你有很大的好處。
郭:那這樣,你能不能盡快把這人,給家裏人、員工給我放一些回來呀?這,這太慘了,這個!再一個,我這哥身體都不好,還有這些人,那太複雜了,你知道嘛。特別是現在我那幾個女員工,還有我這幾個身體不好的幾個老員工,你像那趙廣東,都快60歲的人了,身體根本不行。你能不能先把他們給放出來呀?我大哥呀,甚麼的。嗯,我,我知道,會給你的,沒問題。但是呢,是三哥那天跟我說了,所以我說要跟你通個話嘛。嗯,你先能把家裏幾個哥能放回來呀?
傅老三大哥:我過幾天就讓你那幾個哥回去。
郭:嗯,嗯。
傅老三大哥:我去找王老闆鑿撥一下子,講兩句好話。
郭:嗯,嗯,行,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但是你說那,你知道吧,三哥那個,上回呀,拿的那錢,還跟我那趙,趙所長,他們都在一起好多人哪,第一筆拿錢的時候。現在,六哥在裡邊兒呢,現在你們審,你審得審得,把這幾個事兒都說漏了,趙都說出來以後,對您不利呀!那您這卷宗寫上咋辦呢?這事兒您得控制一下啊,這專案組的人哪。
傅老三大哥:放心,沒事兒。良棟是我兄弟,都是我的弟兄。所有的我都能控制。
郭:唉呀,好吧,就這,呃,大哥,明白了。不是,您這連通個話都跟我這樣兒變音,我這心裏說實話,不是特別舒服。這個,這個,您對我還是不信任啊,我這腦袋都交給您啦。唉呀,行吧,我明白了,大哥。明白了,我盡全力去辦,啊。

《蘋果》記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70502/566430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