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新大陆人   为勒朋大姐光荣失败说几句。 2017-05-08 16:11:02  [点击:551]
为勒朋大姐光荣失败说几句。

勒朋大姐光荣失败不在意料之外,但还有几个亮点,
这几个亮点,既显示了法国政治民情色,又突显了
法国第五共和宪法的法式特示。

首先,法佬自由散漫,特别是法国白左,法国白左
历史久长,且互相斗欧,法国白左没有历史长远的
政党,最长的也就是法共,差不多有百年历史。而
社会党则是70年代数个白左联合起来的,也就不过
50年历史,而德国左派大党社会民主党历史久远,有
150多年历史,且德社会民主党成了各国社会主义派
龙头老大。法国白左真正体现了法佬水性杨花的民情。
法国右派,比左派稍好一点,战后,右派大致分两派,
戴高乐派,反戴高乐派。近来,两派合伙成共和党,
成为法国一大政党。

其次,因为法佬这个水性杨花的特色,戴高乐复出
为法佬制定第五共和宪法,最大特色就是总统选举
二轮制。第一轮就是为了让法佬展现左中右各种花样
如法式点心,红酒,香槟,随便你点你卖。第二轮,
让法佬尝过各式点心,红酒,香槟后,定下性来,选
一个人来当家,带大家一起过日子。这或许就是
“法式民主集中制”。

第二轮选制另一个秘决在于防止极右极左出来当家。
戴高乐制宪时,主要在于防法共出来胜选当家。当时
虽然极左法共经赫修鞭尸斯矮子揭共产黑幕后受损不少,
但法共实力仍然不小,说不定会回光返照。当时法国少
数极右附在法国两大右派里。到了70年代,法共越来越衰时,
法国极右横空出世,这就是老勒朋出来创建极右民族阵线。
极右民族阵线,可以说老勒朋一人创立,开创出来的,如
一家族私人公司一样。经老勒朋30多年打拼,在2002年,
老勒朋创造法国第五共和历史,乘法国白左四分五裂时,
在第一轮大选中打败法国白左,杀入第二轮。
第二轮,老勒朋与法左大佬希拉克对阵。老勒朋只能守住
20%的底盘。但此后,老勒朋的法国民族阵线就成了法佬
政坛右派老二。

老勒朋做了二件出格的事,一件极大伤害匪区运运,89年,
北京屠城,法国各政党抵制黄俄国庆酒会,老勒朋去了。
另一件极大伤害黄俄的事,老勒朋到倭国靖国神社祭拜。
老勒朋老了,国民阵线就传给女公子勒朋大姐。按匪区
运运来说,这是独裁,不讲民主。其实这真体现了民主
共和的自信。那就是民主共和容得下小团体内独裁,因
为全社会能抵制你小团体独裁,不会来危害宪政运行。
勒朋大姐接位,出现戏剧化,演给法佬看,勒朋大姐与
父亲老勒朋反目成仇,大义灭亲,赶老勒朋出民族阵线
出去,因老勒朋那套越来越不吸引年青人,且过于反犹。

勒朋大姐当家后,国民阵线虽然有所改变,吸引不少新
的选票,但仍然处在左右两大党夹杀之中,特别是白左
社会党稳居白左老大。2007,2012,两次总统大选,勒朋
大姐只能屈居第三,进不了第二轮。

2012年,法国社会党奥氏当选总统,奥氏启用社会党内的
少壮走资派,引起社会党老左的抵制,社会党内部分裂。
加上伊斯兰恐怖危机,奥氏社会党政府成了第五共和最差的。
奥氏民意率比民国台湾马总统支持率还低。2017年大选前,
法国民意显示,法国白左重演2002的败局,勒朋大姐的极右
国民阵线可以轻松击败法国白左,进入第二轮。

不想,法国右派共和党与法国白左都出现新情势,变成另
一个剧本。右派共和党原本想稳拿第一,第二轮当选总统。
总统候选人费永被爆料给老婆和孩子发空薪,民调由此大
趴。白左走资小帅哥马克龙离开社会党,自立门户,竟选
总统。而社会党党内初选,社会党内走资派输给党内老左。
社会党内走资派暗助小帅哥马克龙,由此马克龙声势大涨,
很有机会杀入第二轮。

勒朋大姐进入第二轮就不那么轻松了。4月23日开票
出来,果然如此,马克龙在社会党内走资派暗助下排名
第一,杀入第二轮,勒朋大姐以1点优势险胜共和党
费永,排名第二,进入第二轮。

第二轮,勒朋大姐为赢得更多选票,打破国民阵线的
基本盘,勒朋大姐不仅命马仔暂代主席之位,还抄
共和党费永竟选大纲。马克龙自然得到左中右各派
支持。

第二轮大选看点就在于勒朋大姐的得票率能不能过40%。
咋晚第二轮大选开票显示,勒朋大姐的得票率虽没过
40%,但也超过30%,达到33%。这个得票率远高于老勒朋
2002年第二轮得票率,说明法右共和党选民分化投票。
一些老右投给勒朋大姐。当然这些老右们希望国民阵线
在6月国会大选中回投给共和党,让共和党能赢得国会
多数,得到组阁权,以便左右共治。

勒朋大姐的这个33%得票率,不仅可以说法国极右所
得到最多票数,更有趣,有意义的这个33%得票率和
当年元首的得票率一样。当年,元首与老总统兴登保
竟选总统,元首的得票率也是33%左右。这就从历史
深度上来说,极右,民族主义的在全体国民中至少占
三分之一。这个三分之一,虽然经70多年白左政治
正确的操持下,仍然没有减少,只是埋在这些人心中。
勒朋大姐的光荣失败展现这些沉默的33%。

元首的极右民族主义受到惨败,连带拖累了理性的
民族主义。在英米白左操控下,理性的民族主义在受
元首极右民族主义惨败拖累一直受到歧视。而法国
这个受元首极右民族主义祸害的,白左横着走的
社会,出现一个没有纳粹原罪压力的极右国民阵线来
显示一个自我防守,非进攻侵略性的民族主义,既可以
说对70年白左政治的反弹,又可以为世界各国的
民族主义一种正名。

在民主共和社会中,一个自我防守,非进攻侵略性的
民族主义不但有存在,发展权利,也是维持本土民族
主体的必要。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5-10 15:00:0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