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王一平   遵嘱转帖张英:答相林缅怀蒋纬国悼念六四28周年 2017-05-12 21:51:43  [点击:1050]
答相林缅怀蒋纬国悼念六四28周年/张英


博訊韋石兄的《八點聲明》,今已見悉。

回擊奸商痞子,郭文貴們,造謡生非,無端攻訐,痛加駁斥,以正壓邪。危機,也是轉機。這般及時,大義凜然,擲地有聲,堅決支持!

我把拙稿,出於信任,首送博訊,聊表心意,略盡綿力,支持到底。當然,老朽又得感激博訊朋友,悉數刊登,多謝祝好!

張英 🤗 百拜

----------------------------------------

答相林兄緬懷蔣緯國悼念六四28週年


相林兄好,平安喜樂:

傾見惠札,言《請教張大哥》,不敢當的,至於所問的『當年我們跟蔣緯國將軍見面時,將軍從西裝內側口袋裡拿了兩張跟6·4有關的卡片。大哥知道是什麼卡片嗎?這個問題,一直困擾了弟四分之一個世紀』之久,匆覆於下。

民國八十一年(1992),八月五日下午,我們在陪都台北,中華戰略學會,拜會蔣緯國將軍,長時間友好晤談,記憶猶新,在玆念茲。尤其當今,時值紀念八九民運、悼念六四受難遇害英烈的二十八年之際,追思故人,不勝感嘆。緬懷蔣緯國將軍,是我們又對六四的特別紀念。

緯國將軍當時的上裝口袋內側,放的那悼念六四『卡片』,是一塊悼念六四,無辜犠牲了廣大同胞英烈的黑紗布。曾記否,他說過:自從1989年六四的當夜,殘暴共軍血腥鎮壓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屠殺廣大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和青年學生起,就佩戴並隨身珍藏這塊黑紗,但愿有生之年,看到六四事件平反昭雪,帶到天安門廣場焚化,奠祭遇害英烈。

當年我就坐在『忘年交』緯國將軍身邊,聽得一清二楚,您和貝嶺兄等坐在對面,尤其世兄忙於拿我的傻瓜相機,攝影一代儒將蔣緯國從胸前口袋掏出,那塊手持悼念六四英烈黑紗布的歴史鏡頭,而我可惜這幀25年前的珍貴照片,找不到了。也難怪世兄如今還在訴苦:『這個問題一直困擾了弟四分之一個世紀』。憶及往昔,實在抱歉!

在印像中,貝嶺和蕾妮,也持相機,拍照存証。但事隔四分之一世紀,他們很忙,照片又多,不易找到。

蔣緯國將軍,素有中國情懷,民族大愛,生前曾對大陸海外民運寄予厚望。1996年三月廿日前後,我們海外多個民運觀選團,赴台觀摩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的一人一票直選總統。三月二十三日半夜,蔣緯國將軍還在『安慰』敗選的林洋港、郝伯村这組落選正副總統候選人,聽說美國一些觀選的民運朋友,第二天(三月廿四日)下午的飛機離台,他就趕在當天一早,會見我們,親切座談。

頭天,有個插曲。中國自民黨副主席鄭源兄説,聯繫上甫從大陸領回了猝死章孝慈遺體到新竹的蔣孝嚴先生,這樣安排上有衝突,需要恊調。我提出來:本人已聯絡了蔣緯國,明天一早,友好會見,應到底先見老的(指蔣經國之弟緯國),還是先見小的(指蔣經國之子孝嚴)?!中國民聯陣主席徐邦泰、理事長伍凡、監事長汪岷和自民黨主席王策等仁兄,異口同聲:『當然先見老的!』哈哈。

囿於當時我撰寫的訪台觀選團專稿,台北傳真美國,趕在本刊《中國之春》雜誌,當月發表;而有關的一組照片,包括補上早年那枚緯國將軍手持悼念六四受難英烈的黑紗照片,返回荷蘭才郵寄的,冇來得及文圖配套。後來電催邦泰補發,他老兄説,中春各方面的相片太多,一時找不出來,作罷了。

扯點其他。今天,也是『難民之子』的文在寅,高票當選大韓民國第十九任總統,宣誓就職。這使我想起,那天蔣緯國將軍,興高采烈,向我們分別簽名題贈了他在韓國名牌大學,獲得名譽博士的長篇論文《弘中道》一書。後來,他還把其所有的著作贈我,二十多部書,包括他仼三軍大學校長時寫的教科書。唯獨這本宣掦哲理中道的《弘中道》,二十多年前,放在客廳書架上不見,冇知誰拿去玩了,反正『張英的東西,就是大家的』!倘若您還有,請保管好!人們只知蔣緯國年少時,跟著文宗軍神蔣百里(比利時蔣學鳴兄的曾祖父)去了德國,留下學習軍事,曾是後來的德國總統興登堡元帥,當德國第七軍軍長時,手下上尉軍官。接著,蔣緯國去了美國西點軍校深造。緯國將軍,一代名將,裝甲兵總司令,馳騁疆塲,但他主要,並非打仗出名,而是著作等身,正宗儒將。

天日昭昭,世少公義。八九民運,六四慘案,二十八年,何時昭雪,還等多久,猴年馬月,不得而知。歲月蹉跎,好人欠長命。二十年前,緯國將軍,悲忿交加,不幸仙逝。『壯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即使晚生吾輩,也未必能看到六四昭雪那明亮的天了,烏呼衰哉,奈何奈何。

中共早年催生扶著的台獨勢力,如今極端的台獨分子,又在閙『去蔣化』,暴力砍了蔣公銅像,實質是在『去中國化』。我們針對政治人物,歷史功過,自由評論,但是暴力攻擊,因噎廢食,決不可取。我們緬懷蔣氏父子,經國緯國兄弟,連結六四,特殊紀念。

這使我想起四十六年前,1971秋天,在復旦大學第九宿舍,中國科學院院士、史地宗師、人大代表、譚其驤教授家,閉門議論毛蔣。那是道地的『閉門』會談,譚老先跑到門外,觀察一下,是否有人,然後關緊門窗,以防隔牆有耳。就是譚師母,也不進書房。那時文革期間,妄議『偉大領袖毛主席』,要殺頭的,故而扯到老毛,三言兩語,點到為止,彼此搖頭,苦笑一番,心照不宣。講到蔣公介石總統,這位中外著名歷史學家(復旦大學歷史系主任),興緻勃勃:在歷史上,蔣先生至少有六點,功不可沒,抹煞不了。第一,領導北伐,統一中國;第二,統帥抗日,民族英雄;第三,退守台灣,堅持一中;第四,三五減租,和平土改;第五,尊師重道,教育為本;第六,粗茶淡飯,煙酒不沾。相較老毛,一代梟雄,殺人魔王,生活燦爛,遺臭萬年,相視而笑。

至於經國先生,到了海外方知:王炳章博士,舉起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大旗,白手起家,創辦《中國之春》,為中國春天鼓與呼之後,在蔣經國總統生前,曾得到酌情義助,歴史承擔,毋庸諱言。我們中國民運,心存感恩。但是,王炳章從來不是台灣軍情局的人,相反正是北京國安部,與台灣軍情局聯手,國共雙面間諜出手,首當其衝,1989一月『倒王』,受傷害者。2002年五月,王炳章在越南北部老街,被中共深圳匪警越境綁架,並在深圳被非法判了『無期徒刑』。羅織的罪名,竟誣陷炳章是『台灣特務』,欺世惑衆,恥笑國際。我們過去,曾經視中國國民黨為友黨,民主建國的大方向一致,但從來沒有相互隸屬。誠如八九天安門廣場學領張伯笠兄弟,1994十月在寒舍養傷所説:我們的最終目標是打敗共產黨,國民黨是共產黨手下敗將,國民黨不接受我們領導改組,倒也罷了,豈能自我矮化,接受敗軍之將領導,打敗他昔日的勝者對手?🤔白日做夢!


今天母親節,歡呼母愛最偉大!順附張英撰寫的《蔣經國生母毛太夫人墓碑失而復得記》,2016年雙十國慶節,發表於博訊新聞網,大衆觀點專輯,請便抽暇查閲,這裡不贅重述。

但是,我要補充説明的是:除了蔣公介石、經國先生,兩蔣父子,靈柩寄厝桃園市,慈湖與大溪的陵寢,而蔣緯國,自1993起,先後三㳄,委派蔣經國三子蔣孝勇的夫人蔣方智怡,率蔣家第四代(蔣介石的曾孫輩)的代表,以及緯國自己的夫人邱愛倫,兒子蔣孝剛,前往奉化,掃墓祭祖。蔣緯國去世後,家人遵其遺囑,本世紀初,仍然前往奉化,溪口掃墓。蔣緯國生前,只能夢回故鄉,帶著萬般無奈,抱撼終生。告別人間,入土上天,駕鶴西去,算是『葉落歸根』!🎐

毋忘六四,繼往開來,奮鬥不懈,紀念一九八九民主運動二十八週年!

匆匆耑此,即頌

吉祥如意



😍 張 英 拱手👋

2017五月十日🎆 夜話🎈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