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2017-05-15 19:47:57  [点击:207]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教育】现中国教师普遍缺乏尊严,理所当然,也礼所当然。师道尊严,师的尊严源于道。师而无道,不能传道解惑,甚至传邪道、造恶业、迷惑学生,误人子弟,沦为恶知识,有何尊严可言。四九以来无数教师受尽磨难、迫害,甚至被学生所害,是有教师队伍本身原因的。

【教育】怎么教很重要,教什么更重要。也就是说内容比方法更重要。把错误的思想观点和道德人文知识教给学生,那是把他们往坏里教,是洗脑,是对良知慧命的摧残,会害了他们一辈子。《易•蒙》说:“蒙以养正,圣功也。”马家教育却背道而驰,蒙以养邪,从小向学生灌输非正确、非正义、非正常的东西。

【五四】“启蒙派”不乏正义感,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也能说说真话。但他们缺乏文化高度和思想深度,论及中国文化、文明、历史和历代圣贤,严重缺乏说真理的能力,一开口就是妄言妄语戏论谬论,虽欲启蒙,实为蒙启;虽欲唤醒,实为催眠;虽欲救国救民,实为祸国殃民。

【五四】不少人口口声声民主自由,却蠢得连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都分不清楚,把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就被哈耶克们批倒批臭的民主主义当作好东西。不少启蒙派至今依然热衷于两件事:一是自我表扬,一是怨责国人愚昧。殊不知,国人的愚昧正是百年蒙启的恶果之一。在中国,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怀疑】学贵能疑,但不能怀疑主义。有疑就要解疑,能疑更要能信。何以解疑?需要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需要博学审问慎思,达致明辨,获得正信,然后笃行。不疑而信是迷信,一味怀疑是瞎疑,那就成了怀疑主义,总是疑神疑鬼疑人疑天,一辈子沉浸在怀疑的泥沼里。

【看中国】昆明一楼房5户人家阳台整体掉落,断口处无钢筋相连。这是严重的建筑质量事故,必须追究并严惩建筑商和有关责任人。这类质量事故发生在任何朝代,责任人都会受到严惩甚至杀头。考验昆明市书记、市长的时候到了。

【价值】或以和平与发展为中国的普世价值,自认为高于民主和自由。其实是倒果为因。和平、发展与富强一样都是目标和结果,如何达成这些目标和结果才是核心价值观。高于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等“西方五常道”的应是仁义礼智信。这是中华特色的普世价值,是通往和平发展的最佳道路。

【比较】在诸子百家中,马家最接近秦法家。政治上,党本位与君本位都是极权主义;人性上,两家都不识本性。法家误认恶习为本性,马家误认“社会关系总和”和“阶级性”等习性为人的本质。其次,墨家有反文化、反礼乐和平等主义的民粹倾向,与马家有一定程度的共鸣。

【固执】恶固然当去,善亦不可执。这不是儒家思想。《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从容中道依然是“允执厥中”,在从容中道之前,更须“择善固执”。这就是诚之功夫,即明明德、致良知。

【击蒙】没有什么“反对儒家的儒家”。禅宗有呵祖骂佛、见佛杀佛之说,儒家则绝无呵祖骂圣的儒生。反对儒家就是反儒派,呵祖骂圣就是灭祖欺师。孔子说“诬文武,罪及四世。”诬蔑儒家诋毁圣贤,其罪同乎诬文武,必有后患和恶果。对于这种罪恶,法律管不着,天理饶不得,因果昧不了。

【死罪】子女殴打父母,是死罪;父母杀害子女包括婴幼儿,也是死罪。杀子当诛,王法不容。《白虎通》明确说:“父煞其子当诛何?以为天地之性人为贵,人皆天所生也,托父母气而生耳。王者以养长而教之,故父不得专也。”

【呼吁】@北电摄院11级毕业生 爆料,以宋靖、吴毅、朱正明、曹頲为首的教授们惯于对学生进行敲诈、侵害和性骚扰。如果属实,这是典型的师不师,恶知识,衣冠禽兽。必须将它们驱离教师队伍并依法严惩!不能再纵容了,中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特此提请公安部、教育部关注。

【袁世凯】袁氏本质不错,奈何不学无术,不通儒术,不明道理。作一将帅或有余,作为元首却不够,德性、智慧都不足,眼光、手段都不行。这种人很容易被人蒙蔽,很容易对人对事判断失误,为人为政举措失当。不学无术是民国诸多军阀、要人的通病,蒋介石也不例外。

【请教】诛字多义,有声讨、谴责义,有惩罚义,有讨伐义,有杀戮义。“父煞其子当诛”出自于《白虎通诛伐篇》。这里诛字当作何解?一时未能决断。特记于此,以待高明。顺及:《晋律》有“父母杀子同凡论”,即杀子与其他杀人罪一样。北魏以后,父母杀子,轻重不同,但都无死罪。

【标准】儒家不以成败论英雄,但某种意义上以成败论圣贤。孟子说仁者无敌,《春秋》谓王者无敌。圣贤得位,纵然千难万险,终将化吉呈祥,赢得最后的胜利。若以败亡下场,纵然一世英雄,终非真正圣贤。英雄未必成圣贤也。是否圣贤,事业成败、结局好坏是重要判断标准之一。

【辟鲁】从纷纷为五四反儒喝彩,到纷纷为鲁迅反孔辩护,时代进步的痕迹宛然。当然,所有辩护都是狡辩,所有理由都不成立。谓“鲁迅反对的是为权势者服务的孔子而非孔子本人”,依然是对儒家的无知,对孔子的诬蔑。鲁迅反孔,也没有将准确记载孔子言行和全面代表孔子思想的四书五经排除在外。

【学舌】王小波说:“我总以为,有过雨果的博爱,萧伯纳的智慧,罗曼罗兰又把什么是美说得那么清楚,人无论如何也不该再是愚昧的了。肉麻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赞美了。”我也以为,有过孔子的仁爱,孟子的正义,历代圣贤君子又把什么是仁义说得那么清楚,人无论如何不该再愚昧到反孔反儒的地步了。

【卢梭】或说“白左自由主义卢梭带给人类左祸”,过了。卢梭思想有错,如认为财产私有是人类不平等根源,主权高于人权等。但他更多正确或近乎正确的观点,如人性本善论,天赋人权说,社会契约论,个人自由大于集体自由论,法治结合德治论,反对废除私有制等。自由主义左派与马家左派正邪有别。

【卢梭】或说:“卢梭是19世纪许多运动发生的原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独裁主义和民族主义、民主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等几乎所有的思潮,除了对文化情有独钟的自由主义的文明之外。”过了。只能说,卢梭思想中不良部分,对19世纪这些不良运动和思潮发生了一定影响,但不能让卢梭代它们受过。

【卢梭】卢梭思想最大的不足是攻击私人财产制度和没有提出权力之间相互制衡、相互监督,为社会主义提供了利用的漏洞。他最大的贡献则是提出国家主权属于全体人民的人民主权论。主权在民也是儒家王道原则之一。王道政治,主权在民,治权在君,教权在儒。

【卢梭】卢梭与马克思有正邪之别。因受卢梭影响和误导,民国西化派知识分子包括蔡元培、胡适等,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之邪恶认识不清,不仅无力批判,反而有所苟同。但是,将卢梭视为中国左祸的思想罪魁,未免无限上纲又就轻避重,避开了马列主义这个世界性左祸的文化祸首。

【卢梭】或说:“民国时期蔡元培、陈独秀、胡适等等黄左自由主义错将卢梭标榜为世界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的首创者”云,定位有误,也没有什么“黄左自由主义”。这三个人都是杂家。陈独秀立足于马学,是赤化杂家;蔡元培、胡适倾向于西学,是西化杂家,或者称为自由主义左派中的杂家。

【谁问】拙诗消闲五绝第五首后二句:偶尔梦中逢释氏,绕身三匝问苍生。或问:何人问苍生?是东海绕佛身三匝而问,还是释尊绕东海三匝而问?答:据拙诗,是我梦中逢释氏,是我问。但若理解为释氏向我问,也可以,表示释氏对苍生现状和命运的关怀。

【电影】王健林在《努力践行文化自信》中讲到要让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好,关键是如何让文化自信从中国电影中精神满满地表现出来。历史上仁本主义圣贤豪杰层出不穷,比起美国电影热衷于宣扬的美式个人主义英雄来,他们的事迹、思想、道德精神更加精彩深厚光照青史。这是中国电影取之不尽的宝藏呀。

【解经】子贡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或谓子贡为商纣王鸣不平。非也,子贡只是指出“天下之恶皆归(下流)”这一事实,子贡之言的重点是“君子恶居下流”,并无为商纣鸣不平之意。

【定律】反毛未必皆正人,颂毛绝对非善类。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延安时期崇毛,可以理解;四九之前信毛,可以谅解;文革之前颂毛,可以原谅。改开之后还崇毛颂毛,四端丧尽,善根断绝,不可原谅矣。可以不反毛,但不能颂毛。这是人禽之别的一个标准。

【人生】当年东奔西跑上求下索,试图广交天下英雄客。结果自然是失望,天下英雄有几。但也有很大的收获:广泛了解了人心,上上下下各界人士思想之真实。独立在广袤黑暗的天空下,越来越透彻地看到了大地深处、人心深处的火光,遂下定崇儒反毛的决心。崇儒是仁心义举,反毛是人性义愤,也是理性的抉择。

【知行】有名家说道德“它不是知不知、会不会、愿不愿的问题,而是做不做的问题。”不对。关于知行关系,程颐有个比喻很巧妙:“譬如人欲往京师,必知是出那门,行那路,然后可往;如不知,虽有欲行之心,其将何之?”朱熹说得最全面:“论先后,当以致知为先;论轻重,当以力行为重。”

【看中国】或称20世纪是鲁迅的世纪,21世纪是胡适的世纪。若就中国而言,称20世纪是鲁迅的世纪没错。20世纪的主流是反孔崇马,鲁迅这个反孔先锋和赤化杂家颇具代表性。称21世纪是胡适的世纪则高估胡适这个西化杂家了。应该说,21世纪是孔子的世纪、儒家的世纪。

【看中国】儒家在21世纪的复兴,大致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阶段。起即兴起,一阳来复。万事开头难,起的阶段约需三四十年;承即继续、继承,加速度发展,约需一二十年;转是大转型,儒学转型为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约需二三十年。最后是合,融合西方学术精华和文明优势,统于仁本主义之下。2017-5-14

【理学】儒佛道都说心性,都归结于心性,以心性为本。或认为佛道的心性论比儒家更加高妙,或认为佛道两家虽然说得不尽中肯,没必要批评它们。这两种看法,朱熹有过驳斥。他说:“今人见佛老家之说,或以为其说似胜于吾儒,又或以为彼虽说得不是,不用管他。此皆是看他不破,故不能与之辨。”

【理学】程朱辟佛老,秉持的是“是是非非”的春秋精神,绝非出于意气之争门户之见。钱穆说:“惟朱子真识得禅,故既能加以驳辨,亦能加以欣赏。今谓理学即自禅学来,此固不是。谓理学家辟禅仅是门户之见,此复不是。然欲真见理学与禅学相异究何在,相争处又何在,则非通览朱子之书,亦难得其要领。”

【理学】理学即中庸之道。道及中庸不易行,亦不易辨。《王阳明年谱》记载:王嘉秀、萧惠好谈仙佛,先生尝警之曰:“吾幼时求圣学不得,亦尝笃志二氏。其后居夷三载,始见圣人端绪,悔错用功二十年。二氏之学,其妙与圣人只有毫厘之间,故不易辨,惟笃志圣学者始能究析其隐微,非测忆所及也。”

【理学】道及高处,非圣人不能圆证圆说。王阳明出入三家,究析道体隐微,严辨儒家与佛道根源处毫厘之差。可是,他自己对大学八条目中格物致知的理解就有狭隘之嫌,导致阳明心学中科学精神不足,对“下学”、“道问学”的不够重视。王阳明儒之大者,贤之大者,然离圣境犹一间未达也。

【重申】对于儒家的政治性,一些儒家学者亦认识不清,甚至反对儒家政治化,这方面认识或态度还不如习近平。东海多年前尝言:在历代共党首领及其八大花瓶党中,习最懂儒尊儒。此说受到不少人断章取义的嘲讽,东海始终自认判断无误。谓予不信,请从共党及其花瓶党首领中找到一个比习更尊儒的来。

【杂学】或谓“以孔明之学为杂学,恐后世不能用权变矣。”可以毋忧。孔明的问题不在权而在经。经术失正,儒学不纯,故其为政治军都有问题。孟子说:“君子反经而已矣。”正经,经正,自能通达权道,历代圣贤皆纯于儒,如王阳明曾国藩,无不通权达变。

【理学】陈白沙《答陈秉常询佛儒异同》云:“自古真儒皆辟佛,而今怪鬼亦依人。蚁蜂自识君臣义,豺虎犹闻父子亲。”对于佛儒异同颇能辨别。然他沾染了禅味而不自知。其学术以“自然”为宗,有耽虚静、轻学问之嫌。论学术,朱熹比王阳明更中正,王阳明又比陈白沙更精纯。

【内外】钱穆谓“内圣即是诚意、正心、修身、齐家,外王即是治国、平天下。”将修身、齐家纳入内圣范畴,显然是错误的。修身兼内外,格致诚正齐治平同归于修身;齐家属外王,这里的家,包括“自天子以至于庶人”的家族和家庭。齐家是齐之以礼,治国是治之以礼,平天下是平之以礼。

【内外】“内圣外王”一词最早出自《庄子•天下篇》,用于儒学,倒也合适。诸子百家中,论内外之圆,圣王之全,全体大用,用大体全,非儒学莫属。当然,内圣外王也是方便说。儒家内圣必追求外王,外王必归结内圣,圣王不二,内外合一,同归于仁。余东海2017-5-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