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闲话   ZT胡平:2014回顾:中共反腐为哪般 2017-05-17 21:24:04  [点击:244]
2014回顾:中共反腐为哪般
胡平 2014年12月26日
 
2014年,是中共的反腐年。在这一年里,习近平“打老虎”、“拍苍蝇”,成绩很大,也赢得很多人的喝彩。不消说,在这众多的喝彩声中,不少人并不是支持和信赖习近平,因为明眼人都知道,习近平的反腐只是选择性反腐,其目的是清除异己、强化个人集权,他们只不过是对那些垮台的贪官们幸灾乐祸而已。

去年,有位网友编写了一段北周皇帝宇文泰和谋士苏绰的对话,意味深长。兹抄录如下:

宇文泰向苏绰请教治国之道。苏绰答曰:用贪官,反贪官。

宇文泰问:“为什么要用贪官?”

苏绰答: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给人家好处。而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那就给他权,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因为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的权。

宇文泰又问:“既然用了贪官,为什么还要反呢?”苏绰答:“这就是权术的精髓所在。要用贪官,就必须反贪官。只有这样才能欺骗民众,才能巩固政权。”

苏绰说: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以反贪官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你话的贪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官吏只要贪腐,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敢背叛你,你就以贪腐为借口灭了他。贪官怕你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听你的话。“所以,‘反贪官’是你用来驾御贪官的法宝。如果你不用贪官,你就失去了‘反贪官’这个法宝,那么你还怎么驾御官吏?如果人人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他不听话,你没有借口除掉他;即使硬去除掉,也会引来民情骚动。所以必须用贪官,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如果用贪官而招惹民怨怎么办?苏绰答:祭起反贪大旗,杀贪官来收买人心。让民众误认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是那些贪官。这样还可以把贪官搜刮的民财充实自己腰包。总之,治国之道就是: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没贪财来实己腰包。这将是任何政权的长治久安之计。

这里,我们不妨简单回顾一下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官场腐败的演变历程。

应该说,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共官场还不算多腐败。记得在1980年,时任商业部长的王磊在丰泽园吃客饭不付全费,有顿饭,菜钱124元,王磊只付了19元。厨师陈爱武向中纪委举报,随后《中国青年报》又在头版头条位置将此事公之于众,引起轩然大波。王磊挨批评,写检讨,后来还被免去部长职务。这件事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现在大概人们都忘却了。按后来的情况看,当初王磊那点事儿哪里算得上特权和腐败?无怪乎1994年王磊去世,官方发布的讣告要特意写上:“他为人正直,光明磊落,严于律己,乐于助人,生活简朴,坚持原则,顾全大局”,总算是给王磊除掉了“不白之冤”。

然而,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发展,中共官场的腐败也以惊人的速度发展。1985年,当局推出价格双轨制,腐败立时泛滥成灾。手握资源的官员们发现,只要批个条子,金钱就滚滚而来。转手之间,高干家庭就先成了富翁。据说当年某位太子党对密友讲过一句私房话:“现在我算明白了,原来,改革就是捞钱。”那时有句民谣,曰:“毛主席的干部两袖清风,邓小平的干部百万富翁”。这话的前一句自然不是事实,后一句却是名不虚传。

严重的腐败激起强烈的民愤。我们知道,在八九民运中,有两个口号最响亮,一个是要自由要民主,另一个就是反官商官倒反腐败。六四之后,中共惊魂未定,下决心反腐败。因为他们看到,正是先前的腐败激起了广泛的民愤,并由此激起了大规模的抗议运动,差一点儿就颠覆了共产党的政权。那么,为了防止在今后再发生类似事件,就必须降低和化解部分民愤,因此就必须适当地约束腐败。

1989年7月28日,中共政治局通过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近期做几件群众关心的事的决定,共以下7条:1、进一步清理整顿公司;2、坚决制止高干子女经商;3、取消对领导同志少量食品的特供;4、严格按规定配车,禁止进口小轿车;5、严格禁止请客送礼;6、严格控制领导干部出国;7、严肃认真地查处贪污受贿、投机倒把等犯罪案件,特别要抓紧查处大案要案。

不要以为这项“决定”只是官样文章和蓄意欺骗。就以“决定”的第1条“清理整顿公司”为例,其中明确宣布撤销康华公司。众所周知,康华的董事长是邓小平长子邓朴方,其在八九民运期间就被民众视为最大官倒而饱受抨击,现在中央明令撤销,在一定程度上等于是认可了民众的抨击,这对邓小平总是一件扫面子的事情。可见,在这项决定颁布之初,当局还是有几分当真的。

不过,当局很快就从八九民运造成的巨大冲击与惊恐中回过神来了。他们意识到,干嘛要怕民众,怕民愤怕民意呢?八九民运的声势这么大,不是已经给六四镇压下去了吗?杀20万人保20年稳定,起码在今后一段时期内,不会再发生大规模的民间反抗运动,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那还有什么必要去反腐败呢?于是,刚刚通过的那项决定就束之高阁了,那些答应好要做的7件事也都用不着再去做了。

再接下来,当局进一步意识到,要保住共产党的政权,关键是共产党自身--尤其是最上层--要强硬,不能出戈尔巴乔夫、赵紫阳一类人物;要统一,不能再出现八九期间的分裂。于是就有了安排太子党接班,就有了“一家两制”(一个子女当官,一个子女经商),这就给官员--首先是高级官员,中共元老家族--进一步打开腐败大门。当初那项反腐败的决定不但被置之脑后,而且被踩在脚下。中共官场的腐败在经历了一段短暂的收缩徘徊之后再度卷土重来,并且比先前还更加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在这段时期,出现了两个为腐败辩护的理论:一个叫“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一个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这两个理论固然可恶至极,但却道出了实情。

本来,大部分中共官员对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是很抵触、很不以为然的,因为那意味着他们必须把原来无所不包的权力让出一部分给社会。可是现在他们发现,他们可以在改革的名义下化公为私,把属于全体人民的财产变成自己的私产,于是一个个都成了改革派。这就叫“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另外,正因为现政权给了大小官员贪污腐败、大发不义之财的大好机会,于是就赢得了他们对现政权的支持维护。这就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

1997年2月,邓小平去世,江泽民终于大权独揽。1998年3月,朱镕基就任总理,在记者会上慷慨陈词要大反腐败,不管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声称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给贪官,一口留给自己。朱镕基的豪言壮语博得掌声雷动,可是很快就化为泡影,以至于4年后朱镕基下台,连“反腐败”几个字都不好意思再谈了。

让我们再回到今天,回到2014年。习近平强力反腐,一大批大小贪官应声落马。很多人在盛赞习近平的同时,免不了要指责他的前任,指责胡锦涛的无作为,指责江泽民对贪腐的放纵,若继续追究下去,势必连邓小平也无法幸免。

不过我敢说,江泽民们是不会这么想的。江泽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宣称:如果没有我们当年对腐败的放纵和鼓励,共产党的政权哪里还能维持到今天?哪里还会有经济改革的深入和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习近平当然不会不懂个中奥秘。习近平的反腐败,一方面固然是对过分泛滥的腐败略加约束,并以此笼络人心,另一方面更是假借反腐败这件无往而不利的杀器,清除异己,强化个人权力。不论是用贪官还是杀贪官,不论是纵容腐败、鼓励腐败还是煞有介事地反腐败,无非此一时彼一时,其不变的核心都是维护中共的专制权力。

——《中国人权双周刊》 第147期 2014年12月26日—2015年1月8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413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