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王一平   “我没有敌人”之超凡入圣 2017-07-15 10:17:27  [点击:934]
“我没有敌人”之超凡入圣

“20年过去了,六四冤魂还未瞑目,被六四情结引向持不同政见者之路的我,在1991年走出秦城监狱之后,就失去了在自己的祖国公开发言的权利,而只能通过境外媒体发言,并因此而被长年监控,被监视居住(1995年5月-1996年1月),被劳动教养(1996年10月-1999年10月),现在又再次被政权的敌人意识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对这个剥夺我自由的政权说,我监守覑20年前我在《六.二绝食宣言》中所表达的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虽然我无法接受你们的监控、逮捕、起诉和判决,但我尊重你的职业与人格,包括现在代表控方起诉我的张荣革和潘雪晴两位检察官。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摘自刘晓波:我的最后陈述

刘晓波在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几乎成了他人生的最后陈述,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刘晓波在囚禁中死去。今天有许多人对“我没有敌人”的刘晓波死于中共的谋杀感到忿忿不平;也有少数人用嘲讽的态度评价刘晓波和“我没有敌人”,认为刘晓波咎由自取。所有的评价都涉及二个问题:之一,刘晓波关于“我没有敌人”的说法不对;之二,和平转型和暴力革命孰是孰非。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说法对不对,其实最主要的评价应该是由刘晓波自己做出,因为他说的没有敌人是指他自己:我没有敌人,他并不是说我们没有敌人或你没有敌人。

刘晓波临终时,据说很安详。说明他对于“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仇恨”的理念没有后悔。他安详的走了,在他心中的确没有仇恨。子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我没有敌人”是一种境界,一种精神境界,是灵魂的升华。不能用平常所理解的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谁怎么不是你的敌人,谁怎么不是你的朋友来对号入座;在这个层面上,彻底颠覆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我没有敌人”的精神境界已经超凡入圣。我是凡人,无法猜度刘晓波为什么要说这个话,但是我可以举二个例子来说明。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这是耶稣在被钉十字架后说的。耶稣表达了他没有视处死他的人为仇敌!这种精神后来发展成基督教的基本教义,就是用爱去感化世界,最终改变世界。这种境界和刘晓波关于“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的陈述何其相似。

尊者达赖喇嘛说过:“瞋怒不能对治瞋怒。如果有人施怒于你,而你也以怒气还之,必以不幸收场。反之,你若能控制怒气,并以相对的心念回应,如爱、慈悲、忍让、耐心,不仅你保持了平静,而对方的怒心也会逐渐平息。有瞋怒之心,则无平静,没有人对此有异议。只有透过慈悲和爱,心灵才会得平静。”也同样表达了这种境界。毋容置疑,在达赖喇嘛的心中,也没有敌人,没有仇恨。

我在北京旅游的时候听导游说,达赖喇嘛是观世音转世。我当面请教过尊者达赖喇嘛:导游在中共严格控制的北京公然说,您是观世音转世,您怎么看?达赖喇嘛答曰:观世音菩萨 不是指一个人,是指一种修行的境界;观世音会倾听世人声音,愿意观照世人所受的苦;如果我们自己悟道了,还需要想要帮助其他人。

这样的境界,耶稣有,达赖喇嘛有,刘晓波有。仔细拜读刘晓波的最后陈述,反复拜读刘晓波的最后陈述,我的感觉如《红楼梦》第一一五回所说:今日弟幸会芝范,想领教一番超凡入圣的道理,从此可以洗尽俗肠,重开眼界。

至于走和平转型的道路还是走暴力革命的道路,我当然是赞成和平转型。鲍朴说:“凡是还没拿武器向迫害刘晓波的中共贪腐集团开战的,又公开批评刘晓波‘非暴力’思想的人,你们批评一次,就是你们自己信誉透支一次。” 这个话太诛心,应该说“凡是还没拿武器向迫害刘晓波的中共贪腐集团开战的,又公开批评刘晓波‘非暴力’思想的人,不如用实践来证明你们的观点在中国是有操作性的”。刘晓波用发动零八宪章运动来实践他的理论,你们呢?

刘晓波被谋杀了,不等于他的信念也被谋杀了。深山兰细语写得好:“政治思想的传播和起作用,特别是在残暴的独裁社会里,有一个古怪的特性:越是统治者极力提倡的东西,越传播不远,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就是起作用,也是表面的,根本深入不了人心的。而被统治者极力打压的精神产物,却能以惊人速度传播,并且能起久远的作用。它爆发出的能量是任何统治者都料想不到的。”

用谎言反共用爆料反共,用彭明这样计划要向北京密云水库投毒反共,是推翻不了共产党的,用邪恶对付邪恶,不是人间正道。再说,无论是耍流氓还是使用暴力,共产党是祖师爷,关公面前耍大刀,无疑是“螳螂挡臂”。

基督精神征服了人类社会,观世音的大慈大悲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刘晓波的大爱、零八宪章,一定会在中国人的心中埋下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种子,力量是需要积蓄的,觉悟是需要开示的,不求只争朝夕,但求坚忍不拔。最后还是用刘晓波的最后陈述来结束我的文章:

“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