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2017-07-15 20:48:00  [点击:309]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1“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使“邪说者不得作”,是“正人心”和“闲圣人之道”的需要,是历代圣贤君子的道德责任和文化使命。但重点辟什么,因时而异,因时制宜。孟子辟杨墨,杨雄辟申韩,宋明儒辟佛道,各有所辟。当今儒者所辟的重点对象应该是什么呢?

2当今中国,异端邪说层出不穷泛滥成灾,可谓狐狸纵横豺狼当道。儒家面对的是一个空前复杂艰难的文化和政治局面。然异端有善恶,邪说有大小,应该分清轻重主次,知所先后,把批判的武器对准最大的豺狼,即邪恶性、危害性最大的邪说,以捍卫先圣之道,弘扬中华价值。

3杨墨佛道,影响和危害曾经极大。故孟子说“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陈白沙说“未有真儒不辟佛”。然世易时移,杨墨早已衰微,佛道影响有限。它们的负作用可以忽略,并凸显出一定的正面意义。只要不反儒,杨墨佛道自由主义都可以成为儒家之友,为重建中华贡献各自的力量。

4墨家“摩顶至踵以利天下”,是真诚的利他主义,有助于对治极端利己主义的流行病,其“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的追求与儒家有一致性;杨朱学毫无利他精神,但能够守住利己不损人的底线,其“杀一人而得天下不为”的坚持与儒家有相通处。

5佛道两家如果深入上层建筑,会产生不良影响,王夫之说,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其教佛老者,其法必申韩。故宋明大儒大多严辟佛道。然佛道不仅各有正义性,亦各得道体之一端。相比完全悖道的马毛有正邪之别。故从马毛归于儒家难,从佛道归于儒家易。古今不少大儒都是从佛道过来的。

6自由主义作为西方价值和政治,与儒家五常道、王道与固然道不同,但完全可以并行不悖,并可择其善者而从之。有儒生谓“中共与大陆新儒家同样反对西方普世价值”云,不知道那些人属于大陆新儒家,但可以肯定,任何地方的儒家都不会反对自由主义的价值和制度。这个黑锅,儒家不背。

7不完全认同、不认同和反对是两回事。择善而从、从善如流、海纳百川是儒家一贯的精神,对于创造了颇为可观的现代文明的自由主义,不可能毫无肯定、认同和尊重,决不会持反对态度---那是政治恐怖主义和宗教恐怖主义的特色,不仅儒家,任何正派皆不宜沾染也。

8西方价值和现代文明是马家及宗教极端主义的大敌。坐视马主义毛思想在上,任凭伊斯兰基督教泛滥,却一味反对不仅是怕硬欺软,怕恶欺善,而且有恩将仇报、助纣为虐之嫌。这么做非正人所宜,况儒生乎?在现中国,能言距马毛者, 君子之风也,圣人之徒也。未有真儒不辟马。

9意识形态决定政治和经济制度。各国马帮在野时,都擅于高举民主自由的旗帜。一旦上台,无不与民主自由背道而驰,无不建设极权制度,实行恐怖政治。这是马学的经典和原则所注定的。马学导不出民主制度和任何良制来。对于马家来说,民主只是工具,或借以政权上位,或用于国家犯罪。

10流行儒马结合的主张。网友黑老虎说:“让儒跟马结合,好比把女儿嫁给猴子。”妙喻可喜。论理论,儒学是圆学,极高明而道中庸,放之四海而皆准;马学是邪说,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理论无不错误百出。论实践,儒学缔造了五千年的文明辉煌,马学制造了大半个世纪大半个地球的空前浩劫。冰炭如何结合?

11马列邪,毛更邪。论政治,可以称毛氏为北狄,也可以称为西奴。盖苏俄在北方,亦属于亚西方。论思想,毛氏是赤化杂家:立足于马列,结合了商韩,混夹着民粹,杂染了诸子,集古今中外歪理邪说之大成。职是之故,毛氏毛思毛氏的邪恶无以伦比,远超各国马学大腕和马帮首领,包括马恩列斯。

12无论内政外交,毛氏都犯下了无量罪行,种下了无数恶果。外援也是种恶和犯罪,是对中国人民和受援国人民的双重犯罪。越南这颗恶果已经让吾民之泪、吾军之血交流成河,朝鲜这颗恶果又将熟透。或者说,毛氏用中国人民血肉喂养的这头恶狗,正面向中国蠢蠢欲动……

13看到一篇署名张宏良的奇文:《伊斯兰国(isis)究竟是恐怖组织还是人民武装力量?》,想当然地为isis鸣冤叫屈,可见政治恐怖主义与宗教恐怖主义精神相通,同病相怜。张宏良将isis誉为人民武装力量,亦可见毛左所谓的人民,就是一种暴民、暴徒和恐怖分子。

14有文章题曰:《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人改造成了“七无”》。“七无”者,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无赖也。文革是毛思想全面实践的结果,故信奉毛氏、信仰毛思者皆可称为“七无牌”。毛左有权,以权谋产,或可富极一时,但不坚不久,返贫迅速,代价惨重,虽然有产,还不如无。

15毛左是拜物教的原教旨派,特别反人性、反人道、反中华、反人类。极端四反的基因就从毛思想而来。被毛思洗过脑,中了毛思的毒,比中了任何尸毒、邪毒都可怕。一为毛族,便难救药,无论男女老少,一样凶恶疯狂。只要有机会,是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唯儒学是最好的解毒药。

16当代学人,批马比批毛更罕见罕闻,要因有二:一是不能,知见不行,不能见马学之错误;二是不敢,不敢碰意识形态高压线。但要深入开展体制改革,真正推动政治转型,就不能不突破这个学术禁区,展开意识形态批判,先从思想上摧邪显正,再在政治上拨乱反正。

17耶教、伊教、法家、马学、毛思都有危害性,但程度和性质各不相同。耶教不过皮肤之病,伊教也只四肢之疾,马学和融汇了商韩马列之邪恶的毛思,才是中国的膏肓之疾,心腹大患。将它们批倒批臭并争取早日从宪位和意识形态地位驱逐出去,是现代儒生奉天承运的使命。2017-7-14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