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唐夫   优酷跟帖于辛灏年讲演之文。 2017-08-06 23:35:03  [点击:702]
听了几次辛教授的视频讲解,感觉话掷地有声,余音绕梁,且发人深省。在中华民族的知识分子中,像辛教授这样的先知先觉者,太少,太少了。当然,在听讲的过程中,我对一些问题,也有不同的想法看法存在脑海许久,就此之便,不妨一吐为快,网络时代的最大好处,在自由世界里,谁都可以享受言论自由的妙趣横生。

不久前我听了辛教授对孙中山的评价,几乎至高无上的了。但我有点不敢苟同,根据当年事变因素以及产生的后果,如果没有孙中山晚年的“大彻大悟”,以饮鸩止渴来接受苏俄引来祸乱不止,才有中共一而再再二三的绝处逢生机会。就此而言,国共都是被苏俄输血豢养的一对祸国殃民的怪胎。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国民党没有共产党坏得更加剿灭人性而已。国民党今天也算咎由自取,小得奄奄一息。应该说袁世凯执政时期,是中华民族最自由幸福的年代。遗憾国共同时接受狼奶,成为苏俄共产党人的帮凶。中华民族从此以后,进入万劫不复之地,至今仍然还处于灾难的深渊。

其实,严格说来,在中华民族的系列祸乱中,最遭受到惨无人道的是地主资本家,从1951年到1953年之间,几百万中华民族的管理精英和勤勤恳恳的劳作者,被喊着口号,穿上军装的地痞流氓,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语言,似是而非的理论,做出了禽兽不如的手段来绝灭他们。

我的爷爷就是其中之一,他从1938年两袖清风到重庆求生,从卖针线到卖水果,再开始购置机器纺纱出售是中共快要君临天下的时候,他不过是中国工商企业中的一个小工厂主而已,才雇佣了几十个工人。因为疾风暴雨的中共掌权之后对地主资本家的大动干戈,抓捕关押屠杀之风声鹤唳四起,他看透了中共暴政,你说我是剥削阶级,我把解散工厂,把资金全部分给工人,一声散伙就一劳永逸吧?这样一来,我就不算剥削者了,可否?我干脆当老百姓,不和你纠结,俗话说惹不起躲得起吧。爷爷就这样简单的思路引来杀身之祸。他躲得起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爷爷被指控为破坏抗美援朝,军队眼前正需军衣棉被,你竟然停产解散,那还得了,这不是间接支持了美帝国主义和台湾? 就这一个借口我爷爷就被抓起来成天批斗,双膝压在煤炭渣上下跪至惨死。我父亲从我们出生到去世,都不敢说发生在我家的惨剧(要不是我听外婆说,就再无从知道自己的这段家史),因为他更怕我们仇恨共产党,结局不敢想。但我仍然在初生牛犊阶段做了一名优秀的反革命份子被捕坐牢。我的优秀是在牢狱里面,仍然和监狱长斗争,获取了监管制度的一些松弛,所有的囚犯都获得一些好处(具体写在我的长篇牢狱生涯记述)。试问,如果我活在1951年的时候,那会必死无疑。当然是无缘认识这里的朋友啦。

从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七年之间,中共那么多骇人听闻的暴政暴行,我至今不见有知识分子在那时候为那些被害者说过半句好话,做过半点争抗。现在倒有点儿零零星星的作品描述当年地主被害的景象。以我的老乡谢宝瑜写出的玫瑰坝为例,可见地主遭受的厄运,那是比古罗马时期的奴隶被喂了狮子老虎还不堪设想的悲惨。更恶劣的是这些凶手和凶手之后,直至今天如王岐山之流,居然更加耀武扬威,过着冠冕堂皇的日子,继续作恶,还大手笔的盗窃国库,强奸美女,乱生狼崽,丧尽天良。

我常深思,在中国改朝换代之时,一个绝大多数知识分子赞美和崇拜的朝代来临,随即在全国大面积屠杀地主,手段残忍之极,数量之大,面积之广当时的(后来被定为右派)知识分子,为什么能够闭目塞听,置若罔闻?但在他们自己被害的时候,就开始哭哭啼啼,连篇累牍,唧唧复唧唧,至今读到的多数作品都是如夹边沟一类的右派争鸣,当然并无不是,但那些被害的地主资本家呢?最荒谬的是现在全国人民依然把迫害地主当乐趣,甚至发明了斗地主的纸牌游戏,见共产党的暴行列为一种有趣的玩物,这是多么荒谬,多么残忍,多么无知,而有多么令人嗤之以鼻的恶浊行为。居然被国家民众所“兼容”成为正大光明的乐趣玩物取乐。

滑稽,残忍,剿灭人性。这就是中华民族里的一部人另一侧面的思想行为。这不能不令人发指,无法释怀。就孙中山联俄联共之流毒,比袁世凯称帝恶劣一万倍!中华民族至今走不出这个灾难的沼泽地。全体民族的品质彻底坠落。看这里的五毛,不少还是高级知识分子,出言就是孔庆东一样的下流肮脏,司马南一样的卑鄙和两面三刀。这不就是共产党培养的吗,共产党不就是孙中山造成的吗,至少袁世凯用人不至于像共产党这样卑鄙吧。中华民族付出了亿万生命的代价,几乎家家受害。要知道中国帝制数千年,岂是一朝就能革除,表面的不称帝的毛泽东,比皇帝坏一万倍。倒是给袁世凯称了帝,中国还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糟糕。现在习近平不又再恢复帝制?

唉!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8-10 09:43:5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