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2017-09-08 20:17:39  [点击:344]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海内外不少人将习近平与毛氏相提并论,甚至说习近平崇毛,是毛左。误读了。尽管习近平政治上未能弃毛,精神上或亦没有完全摆脱毛氏的影响,但两人的区别非常明显,是正邪、善恶、华夷、人禽之别。

习近平是毛时代长大的,又说过“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还在某些特殊场合讲了不少推崇毛氏的话,但如果因此得出习近平崇毛的结论,那就过于粗暴了。

在纪念毛氏的讲话中,他将毛思想总结为三点: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
在毛思想中,这三点恰恰是边角料或装饰性外围,也可以从其它很多学派中概括或引申出来。而且这三点恰恰是毛氏做不到的。毛思想和它的为人为政,最缺乏实事求是、独立自主精神;所谓群众路线,只是它利用群众的民粹主义手段而已。

在特殊场合空赞毛氏几句,可以理解为是对左派及毛粉群体的一种安抚。我的看法是:习近平崇毛属于方便,尊孔不乏真诚。

在中共政治局就历史上的国家治理进行集体学习时,习近平说:“我国古代主张民惟邦本、政得其民,礼法合治、德主刑辅,为政之要莫先于得人、治国先治吏,为政以德、正己修身,居安思危、改易更化。”(要点)

礼法合治、德主刑辅就是儒家政治。习近平对此明确表示肯定,可以视为政治儒家化和儒家政治化的一种努力。在这样一个反儒已久、反常已久、反动已久的国度,习先生这种认识这番表态,无异破天荒。

四中全会公报在指导思想表述上,在“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之后,加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儒眼看去,唯习讲话有一定的文化政治品质和中华味,其它三种思想品质都很低劣,没有资格与习近平讲话并列。它们只会对政治改革和社会转型产生负面影响和恶性干扰。

作为指导思想,毛思想充斥极权主义的残暴,邓理论充满物质主义的低俗,三代表思想虚伪空洞,科学发展观肤浅平庸,都不行。所以我说过,历代马帮帮主,说好话的时候无非巧言令色,说真话的时候满口男盗女娼。

胡赵略有人味,但缺乏思想深度,习近平更进一步,有了儒味,其讲话不少儒言儒语,不乏正理正气,颇有文化根基。中共成立以来能够这样讲话的帮主,多乎哉不多也,习近平是唯一。习近平与毛泽东有着原则性的区别。

政治和制度是由主体文化即指导思想决定的。习近平致力于指导思想的转型和儒化,是抓住了纲,是为制度重建提供道德基础和文化导向。若能驱除马主义,抛弃毛思想,撇开“邓三科”,唯以习的讲话和思想为指导思想,那么,中国就有望走上政治正道了。

现中国实行宪政有三大阻力:一是意识形态阻力,高踞宪位的马主义充满理论错谬,名不正则一切不行;二是利益集团阻力,它们吸特权之毒早上瘾,骑利益之虎已难下;三是知识群体阻力,这是有史以来最为无知无耻妄言妄语的一群知识分子,大多数早已沦为极权主义和利益集团的帮凶。

意识形态阻力又是最大的阻力。如果能够抛弃其它,唯以习讲话精神为指导思想,实行法治的意识形态阻力就会大大降低,而知识群体德智则有望迅速提升。

或说:“我们看他(习)不是如何说,而是如何做,一打纲领不如一个行动。”答:政治上,言行一致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理论纲领正确。没有正确的理论纲领,就别奢谈正确的实践行动了。故儒家强调名正言顺。如果理论和纲领都错了,实践行动必谬以千里。习的言论问题仍多,并不符合儒家标准,但在现中国这个环境中特别是在马帮中,已是最好。

孔子和毛氏,代表着思想正邪、道德善恶的两个极端,认识到孔子优秀的人很难真正崇毛。习近平家教颇为传统,与毛思距离很大,其父亲和家庭深受毛政特别是文革之害,都在习近平和毛氏之间构成了障碍。

习近平不崇毛,但现实中有所随顺而不曾直接否定毛氏,应该是出于技术性、现实性考虑;习接手的是一个空前腐朽破烂的烂摊子,面对恶习深重、恶化严重、矛盾重重的社会,能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能立即脱毛,完全可以理解。

习近平说:“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其实,否定毛氏是天下大乱还是天下大乐,取决于国人的觉悟和儒家的影响。如果愚昧者多,反儒者众,毛粉猖獗,否定毛氏难免乱上加乱,“当时”的情况可能就是如此。只要毛左凋零,觉悟者多,拥儒者众,儒家正知正见拥有广泛深入的影响,否定毛氏自然顺天应人,去毛立儒就是水到渠成。

毛氏必须被否定也终将被彻底否定。文化群体应该先行一步,把必须去毛的道理讲清楚,取得一定共识,至少让各界有一定的精神准备,为驱逐毛思创造条件和贡献力量。文化责任与政治责任同中有异。政治家侧重考虑可不可能,文化人主要思考应不应该。把应然讲清楚了,政治家才能顺利地把应然变成实然。

或说:“不要挑战主导意识形态。儒家必须学会退藏于密。待到风云际会,儒学定然雷霆万钧。”此言大谬。退藏于密是内圣修养,可不是当缩头乌龟。《易经•系辞上》说:“圣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吉凶与民同患,神以知来,知以藏往。”具此修养者,更应该吉凶与民同患,预知政治社会趋势,并对不良的意识形态进行批判,为向儒的领导人最终“去马尊儒”清障,为儒学重新获得意识形态地位开路。儒者岂能放弃文化责任而空等机会坐享其成?

在这个空前黑暗恶浊的时代,东海就是“异想天开”的人。怀抱异乎社会大众的理想,坚持异乎马毛思想的异议,是君子份所当为。剥极必复物极必反,天黑到极致,也就预兆着黎明和光明的到来。去毛尊儒是一个历史性的大趋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其实习近平早已在思想文化领域开始有所拨乱,前不久的文艺座谈会讲话是又一次拨乱反正的努力。可惜队伍不行,政治文化队伍都不行,有的是缺智,知识结构老化,认知能力低下,想跟也跟不上;更多的是缺德,阳奉阴违另搞一套,甚至阳奉都欠奉。习近平“有限尊儒”努力和表态,受到各界各种形式的抵触,说明现中国文化政治生态何其恶劣。我相信,接着会启动新一轮相当力度的淘汰。

一些朋友认为我太乐观了,其实我只是不悲观而已。对目前的政治社会环境的恶劣,我自有深刻认识和切身体会。佛心将明未明之际,是魔域最为震恐之时,正邪交织特别复杂,双方拉锯特别激烈,邪恶势力会特别疯狂,出现局部倒退现象也不奇怪。这就是复卦,一阳悄然来复,群阴依旧猖獗;前路仍然曲折,毕竟渐行渐宽。

曾用范曾《读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座谈会讲话》韵写了一首诗:

剥极百年复一阳,清风破雾送儒香。苍生历劫惊魂魄,绝路开新盼宪章。
噩梦醒来重筑梦,非常过后要循常。亲民自有天人佑,剑舞筵前笑项庄。

噩梦醒来重筑梦,非常过后要循常。上联意思是跳出毛邓左右两种噩梦,为中国梦注入新的美好的内容;下联意思是,非常之时需要非常之人和非常之举,如高度集权和人治式运动式的反腐都属非常之举,但终非长久之计。希望习近平通过集权手段破除极权主义,回归政治之常,遵循五常道而行。2014-11-16余东海

【独评论坛附言】这是一篇拣尽寒枝无处栖的短文。国内报刊不用说了,网络上,凯迪被速删,天涯发不出,港媒认为“不太合适”,民媒认为有违“作为中共反对派的基本立场”。有曾姓志士断言:“你敬奉儒家是假,趋附权势是真,这么多年我总算看明白了”云。你真的看明白了吗?

再附言:《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一文作于2014年11月,但与《习近平终结了持续百年的“去中国化运动”》皆被封禁,至今百度搜索不到。某股势力别有用心地试图将习近平“打造”成毛氏第二,而此文客观中正地阐说了习先生与毛氏的重大思想区别,故犯大忌也。2016-4-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