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2017-09-08 22:37:32  [点击:249]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辟毛】论政治,可以称毛氏为北狄,也可以称为西奴。盖苏俄在北方,亦属于亚西方。论思想,毛氏是赤化杂家:立足于马列,结合了商韩,混夹着民粹,杂染了诸子,集古今中外歪理邪说之大成。职是之故,毛思之邪史无前例,毛氏之恶无以伦比,远超各国马学大腕和马帮首领,包括马恩列斯。

【辟毛】有时候吹捧也是一种侮辱,甚至是特别难以忍受的侮辱。假如有人说,
要把学习余东海著作同学习马列主义毛思想结合起来。我就是傻子,也知道这样的吹捧意味着什么。马是什么玩艺,或许还有人不知道;列毛是什么玩艺,妇孺皆知。把东海与它们挂钩,辱我实甚,意欲何为?

【辟毛】有一种尊重比鄙弃更难堪,有一种歌颂比诅咒更难闻,有一种崇拜比攻击更难忍,有一种拥护比反对更难受,那就是来自毛左毛粉的尊重、歌颂、崇拜和拥护。或许只有毛氏本人,才会有时欢迎。之所以说有时欢迎,意谓有时也不欢迎,所以毛氏有时迫害起毛左毛粉来,辣手无情。

【辟毛】无产、无后都是无福之大者。《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东汉桓谭于《新论》中把五福改为:“寿、富、贵、安乐、子孙众多。”无产无后的原因因人而异,但无论如何,无产无后本身并不值得赞美。唯有马帮左派,才把无产无后与道德划等号。

【辟毛】二十年前,我就断定毛氏必无明天,难以持久。有老先生白天高台赞毛深情款款,夜里酒后骂毛涕泪涟涟。显然赞毛是利益需要,骂毛是真情流露。十几年前,辟毛文字国内难以发出。几年前,偶尔发出,毛粉菌集,支持者寡。近年批毛,明里暗里几乎百分百都是赞同。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真言】毛粉群体既无知又可怜。毛时代受毛氏的苦,后毛时代代毛氏受苦。可惜我的话很多人听不进去,或者无缘听到。毛氏害人太多,上上下下与之有血海深仇者众。毛粉群体被迁怒,理所当然势所必然。幽有冤魂怨鬼缠绕,明有深仇大恨要迁,数十年来大大小小无数毛粉饱受无妄之灾,岂真无妄哉。

【辟毛】无论内政外交,毛氏都犯下了无量罪行,种下了无数恶果。外援也是种恶和犯罪,是对中国人民和受援国人民的双重犯罪。越南这颗恶果已经让吾民之泪、吾军之血交流成河,朝鲜这颗恶果又将熟透。或者说,毛氏用中国人民血肉喂养的这头恶狗,正面向中国蠢蠢欲动……

【毛左】看到一篇署名张宏良的奇文:《伊斯兰国(isis)究竟是恐怖组织还是人民武装力量?》,想当然地为isis鸣冤叫屈,可见政治恐怖主义与宗教恐怖主义精神相通,同病相怜。张宏良将isis誉为人民武装力量,亦可见毛左所谓的人民,就是一种暴民、暴徒和恐怖分子。

【辟毛】有文章题曰:《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人改造成了“七无”》。“七无”者,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无赖也。文革是毛思想全面实践的结果,故信奉毛氏、信仰毛思者皆可称为“七无牌”。毛左有权,以权谋产,或可富极一时,但不坚不久,返贫迅速,代价惨重,虽然有产,还不如无。

【辟毛】整死本族、本国、本党人数之最,确非毛氏莫属。在和平年代,要几千万地饿死人,再动辄以百万计地整死人,可不容易。这种本领,古今中外,毛氏独一无二,堪称人间一绝。如此诈力、奸恶、残暴的暴君,居然不被诛杀和革命,甚至至今高踞宪位,这国官民的恶性奴性之深重也是史无前例了。

【辟毛】十几年前我就多次庄严表态:对于毛氏,不批不行,别说有所认可,别说为这个中华乱臣、民族贼子说句好话。生平两大事,一是尊孔,把孔子重新尊为民族魂;二是去毛,把毛氏从宪法和天安门彻底清除。以此两大事,为国家立功,为自家立德,为子孙后代积福。

【辟毛】现实问题重重乱象丛生,不能成为向后看、开倒车、怀念毛时代的理由,不能因此而为文革浩劫招魂,为红色恐怖洗地。马家左右都是邪路,毛路是马家左路,特别邪特别恶,特别反儒反华背天逆理。民众也罢了,知识分子因为反右而推崇极左,特别可耻。

【辟毛】为毛氏辩护,最是无聊无效。饿死数千万,按比例杀人,大量文字狱,掘孔子和历代圣贤英雄之墓,文革和历次运动……哪一件事都是滔天大罪。拉传统和儒家的大旗作毛氏的虎皮,同样无聊无效。儒与毛势不两立。毛说过,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玩完了。在这一点上毛颇有先见之明。

【辟毛】在9月9日,毛氏为中国人民作出了最大而唯一的贡献,果断地结束了正宗的毛政治和毛时代,中国人民特别是知识分子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把这个值得庆贺、值得狂欢的日子,设置成教师节以及酒水节、旅游节,颇具匠心,甚得民心,甚得我心。

【儒化】现在固然不好,毛时代更坏。因为现在不好而怀念毛时代,希望回到毛时代,愚蠢而反动。永远回不去了。崇毛毫无意义,而且负意义,误人误己。超越左右之争,撇开马路之邪,回归儒家重建中华,这是中国唯一正确的方向,也是中共自救和更生的希望所在。

【辟毛】毛时代极端暴力,极端欺诈,诈力双极,大恶大伪。所谓的英雄、伟大、理想、团结、崇高、阶级情、战友情,无不可伪,无所不伪。毛派之恶与伪,非古往今来任何邪教恶势力所能望尘也。它们不仅欺人,欺世盗名;而且自欺,把自己也骗了,王夫之所谓“伪以诚”“诚于伪”者。

【辟毛】毛氏一时的成功,误导了无数的人,让他们以为凭欺诈、暴力获得权位是一件光荣的事。殊不知,这种成功,祸家祸国害人害己,祸害天下,祸及子孙;这种成功是自绝于人性、人道和人类,罪恶滔天,万劫不复。这种成功,恰是人生最大失败和耻辱!

【天眼】后三十年与前三十年,即邓时代与毛时代,很多东西貌似矛盾,其实文化同根、道德同性和精神同质。例如,低俗与伪崇高,利己主义与伪利他主义,暴力崇拜与金钱崇拜,越穷越光荣与致富光荣,为“革命事业”草菅人命和为“经济发展”不择手段,无不两面一体,相反相成。

【红文】一篇号召大家抵制电影《敦刻尔克》的文章,被称为今年网上最蠢的文章。出自红色歌手之手的文章,不蠢是不可能的,蠢是理所当然的,但说最蠢则未必。毛粉红文,没有最蠢,只有更蠢。今年还有三个月才结束,比该歌手更蠢的毛粉多的是,肯定还会有更蠢的红文出笼。

【天眼】比毛孙出局十九大更值得肯定的是共青团书记出局。共青团的问题,除中纪委曾通报的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外,更严重的是红毛化,坚持不懈地树立伪模范,吹捧伪英雄,宣传毛思想。思想上政治上拼命向左转开倒车,唱中国化、儒家化之反调,唱得最响亮而坦率。

【辟毛】或说:“尊承毛泽东,则中国强;背弃毛泽东,则中国亡。毛泽东是中华民族屹于世界民族之林且战无不胜的永远旗帜!”东海唱反调曰:彻底去毛则中国强,尊承毛氏则亡中国亡天下。孔子,唯有孔子,才是中华民族屹于世界民族之林且近悦远来的永远旗帜!

【辟邪】或谓毛氏是中华民族的精神、信仰、方向、灵魂和旗帜。东海曰:以毛氏为精神,中华民族就病了神经;以毛氏为信仰,中华民族就信了邪恶;以毛氏为方向,中华民族就晕头转向;以毛氏为灵魂,中华民族就丧魂失魄;以毛氏为旗帜,中华民族就灾难深重,奔向绝路!

【辟邪】文革始于1966年,距毛氏成为党首已三十多年,成为国家领导人也已十七年。居然让大量“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和“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混进我们党内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宣传阵地领域”,要通过文革那种造反捣乱的民粹主义运动去清除,岂非说明毛氏道德内力、政治能力和领导水平统统不行?

【辟邪】民国内忧深重,外患不断,日寇深入,五四是根源。五四错乱无数,大错有二:一是反孔反儒,二是引马入室。马邦豺狼当道,灾祸不断,苦难深重,毛氏是根源。毛氏罪恶滔天,大罪有五:一灭我文化,二诬我圣贤,三亡我天下,四害我同胞,五毁人良知,制造史无前例的人道灾难和人性灾难……

【辟邪】人道灾难是外灾,身灾;人性灾难是内灾,心灾。四端皆无,善根断绝,善恶颠倒,良知毁灭。身心不二,心可转身;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身灾就是心灾招来的。毛氏通过马列商韩之邪说、党主公有之恶制摧残国人心性,空前灾祸必然如影随形。而今国民,身灾虽然逐渐减轻,心灾依然顽固难消。

【辟邪】毛时代流行的赞美词中有一句叫“翻天覆地的变化”。没错,天翻地覆,一切是非、黑白、正邪、善恶、价值观无不颠倒。把颠倒的乾坤、颠倒的一切重新颠倒过来,辟毛氏之邪,归孔子之正;反中道之本,开中华之新。这是这时代仁人义士的伟大使命,也是东海当仁不让的责任自担。

【辟邪】彻底去毛已经为时不久,习时代去不了,后习时代必去。大势所趋,不以毛左和马帮的意志为转移也。这不是东海说,而是天理说,因果律说,道德定律说和历史规律说。彻底去毛不仅是重建中华的前提,也是马帮转型和新生的前提之一。马帮不能去毛,只能与毛思同归于尽。谨立此为证,勿谓言之不预也。

【辟邪】天谴毛左最重。最善于迫害乃至杀害毛左的,一是毛氏,二是毛党,三是毛左的同志和战友。其实,无论被谁迫害杀害,无非天谴天诛。其次,毛左群体包括官民强弱,灾祸和苦难都特别深重,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和断子绝孙者最多。那些得势一时者,下场更加凄凉悲惨。这也是天谴的表现之一。2017-9-9余东海集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