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2017-09-10 22:12:35  [点击:831]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种种迹象表明:王岐山已经采取非常手段,颠覆了北戴河会议上内定他出局的决定:

八月份,中共国御用生物学家朱英国去世,中共中央政治局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等六常委都致电哀悼,唯独王岐山未致电(《世界日报》八月十七日)。
这就很不正常,因为致电哀悼不同于亲身参加追悼会,缺席追悼会还可以有生病的原因,致电此种由秘书代办的举手之劳都未做,确实难以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王岐山“出事了”。

旋即八月二十四日日本《读卖新闻》爆出十九大新常委名单:习近平、李克强、汪洋、韩正、栗战书、胡春华、陈敏尔——新常委会王岐山出局。《读卖新闻》称:这是中共高层和(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李鹏等)元老达成的一致,为避免震荡,王岐山很可能遵照68岁退休的惯例卸任。

接下来在一片“出事了”的风声中,王岐山神隐两周,接着又传出罹患肝癌晚期的消息...一副王岐山大势已去的事态。


但关于王岐山,本周忽然政治风向陡转:九月三日至九月九日,王岐山一周之内三上中央电视台,风头压倒了其他常委,甚至风头抢过习近平:

王岐山视察湖南株洲机车公司(颇有辟谣“晚期肝癌”的意味);

王岐山主持姚依林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大会,且王岐山家族包括其私生子几乎全体出席,场面隆重。
众所周知,中共高层中,姚依林仅是个面目可憎的平庸左棍,一生毫无光鲜的业绩,其在“六四”中声名狼藉,且地位不比李鹏,能力不如希同...如此隆重悼念姚依林,前所未有,它只强烈地反映出王岐山的得势。

而九日晚新闻联播播出的“全国纪检系统表彰大会”,则放射出强烈的王岐山连任常委信号:
王岐山会上不仅唱主角,而且亲自颁奖;
王岐山在会上宣告:党中央对纪检监察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俨然以党中央化身自居,把持朝纲的“九千岁”信号十分明显!
王岐山还说:十八届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纪委“巡视”已成为党内监督战略制度安排,十九大后纪委巡视要继续发扬光大。

这是在为十九大后的大政定调,请看看,这哪是什么出局的口气,分明是连任且大权牢牢在握的口气!


综上可以判断:最近两周“神隐”,王岐山已经采取非常手段,颠覆了北戴河会议内定他出局的决议,江泽民、曾庆红、朱镕基、胡锦涛、李鹏等元老已被挫败,而包括五常委李克强、张德江、张高丽、俞振声、刘云山已成为王岐山的俘虏,而习近平本人,很大程度上已成为王岐山的傀儡。

最近两周,王岐山就如他的偶像司马懿那样,发动了当代的“高平陵”之变!
其具体手段无非是:以早已收集的习近平等众常委、江泽民等众元老及中央政治局各大委员本人或其家族的犯罪证据,进行铁腕要挟:

你要老子出局,反你的腐败——同时爆光你的贪腐!

这对无人不是“离岸资金”巨贪的中共高层及元老,无疑是致命的要挟。


五年来,王岐山巧妙地利用习近平急于集权搞独裁、企图做毛泽东第二的心理,通过习的“反腐”运动,迅速地把纪委系统扩充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东厂锦衣卫王国,权势完全压倒了前周永康的政法系统。

托共产党极权体制的“福”,纪委这个附体监控系统,具有共产党其它体系不具备的优势,它可以渗透和挟持中共党、政、军、情...国安、公安、国务院等一切领域,但其他系统就没有此种优势,比如:政法委就管不了宣传、管不了国务院、更管不了军队,而纪委的触角,则制度性地伸入军队、公安、国安、国务院、政法委...等各个领域,因为这些机构内都有党纪监察系统,中纪委可以以反腐和党纪监察的名义,挟制党、政、军、情...国安、公安、国务院等的一把手,在2015年各级纪委系统改为“垂直管理”(即只对上级纪委负责,不对本机构一把手负责),更是如此。

狡猾的王岐山,以强效反腐的名义,推动习近平支持了纪委系统的“垂直管理”改革,实际上早已谋取了大权!

综上可见,纪委系统的专权优势,是政法委、国务院...无法比拟的。从此,无论党、政、军、情...国安、公安、国务院...只要谁敢与王岐山作对,谁就面临“双规侍候”——五年来,因“双规”而跳楼的大员比比皆是;
在王岐山的把持下,甚至枪杆子也脱不了纪委的掌控,需知军队的反腐也由纪委专管:五年来遭“双规”的解放军将领数百,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照样拿下,而中南海高官薄熙来、令计划应弦落马、常委周永康都不能幸免...从此谁敢不听王书记的话!?

于是乎,习近平的集权,被偷换成了王岐山的集权,政归中纪委,也就是政归王岐山。以辅佐的方式篡党夺权,王岐山不愧当代司马懿!


逼退江泽民等元老,绑架六常委,推翻了北戴河会议的内定决议,这就是王岐山最近两周的政变行动;而习近平因为在解决中印边界对峙中的怂包子行为,在党政军威信前所未有扫地,从此更无力阻挡王岐山,而不可逆地沦为傀儡。

从此,中南海彻底政归王岐山。

这就是为什么北戴河会议后,国内“习核心”个人崇拜迅速降温,而政治风向重归“集体领导”的真正原因。

实际上哪里是什么“集体领导”?这不过“九千岁”王岐山遮人耳目、自我掩盖司马昭面目的手法而已,王岐山大权已牢牢在握,“集体领导”就是王书记领导,王书记领导就是“集体领导”——习近平已成魏少帝曹芳!

为什么王岐山现在还要自我掩盖司马昭面目,谎称“集体领导”?因为改朝换代的时机还不成熟,现在就篡位,就象当年赵高弑掉秦二世,不立子婴而自己称帝那样,会因官心不服,有大局失控的风险。而现在操纵傀儡习近平、托名“集体领导”,可以有充裕的时间扩充王家势力,等到王家当朝深入官心之时,再由王岐山本人或王二世(如贯君之流)篡掉中共红朝,另立新朝,则水到渠成矣!

这就是王岐山的司马懿之心。


王岐山的强势反扑,完全在笔者意料之中,笔者早在今年七月(见拙作《郭文贵爆料将引发中南海政变》)就指出:

为习近平“反腐”清党的棍子,王岐山触犯官僚权贵者众,遭人恨入骨髓,一旦倒台,只会比薄熙来、令计划更惨,甚至身家性命不保。因此王岐山有进无退,必要在十九大之前抢班夺权、摆平政治局。

这一条,如今已经完全应验。

同时笔者也指出:反习王者要成功,非得发动政变才行。“另一方面,对反习王势力而言,王岐山实权在握,连习近平都惧其三分,要搞掉王岐山,也要发动政变才行。反习王势力的优势,在于有民营企业主阶级和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支持,也有部分军、警的支持。”

接下来,王岐山迟早再次政变,篡改中共政权,以确立他的教父地位,确立王家在中国的统治,以新朝开创者,彻底逃脱被清算的可能;而不甘心失败的反习王派,也很可能发动宫廷政变,从而导致中共的垮台。

郭文贵的爆料,将中国引入了政变时代,“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诚此改变中国的天赐良机,反对派宜加紧推墙,把搅乱中共的这把火,烧得越大越好!



曾节明 于2017.9.11凌晨丁酉戊申辛丑于秋寒纽约州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