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郭庆海   国民党掩埋的辛亥革命真相:一段不下于纳粹的种族屠杀史 2017-10-08 14:21:47  [点击:456]
原文链接:https://buzzorange.com/2017/02/15/the-truth-of-double-ten/

文/Mock Mayson

十月十日双十节,很多台湾人想到这个日子,脑中就会自动跳出「四海同心、薄海欢腾」的意象,要不然就是想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创建了中华民国」的国立编译馆洗脑金句。 但是台湾人,你真的知道一百多年前发生在中国的辛亥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资深影评李幼新的外婆是南京人,他的外婆曾经目睹中华民国诞生,他外婆说当时革命党进到南京,要人数数字,「一二三四五六」的「六」用江苏话说成「ㄌㄛ」,是汉人,不杀。唸成「ㄌㄧㄡˋ」的,是满人,一刀砍下,人头落地。

很多台湾人都不知道你现在发音的「标准国语」(Mandarin Chinese),在辛亥革命的时候,听到是要被革命党人当街砍杀的。 孙文喊的「驱逐鞑虏」就是唿唤种族屠杀的口号。 所以李幼新才在「破报」上说:「把反清復明与国民党建国当成圣战救国救民,你别傻了!」

李幼新外婆所见到的状况,就是大多数清国老百姓在当时所见到的「中华民国开国实况」。你一定会说,革命就是要杀人啊! 那我问你,你有没有想过革命该杀的是哪些人呢? 你觉得十月十日的辛亥革命就只是杀了那些「腐败的满清政府官兵」,然后「革命先贤建立了中华民国」那样地单纯吗?

中国国民党给你洗脑的歷史课本通常都只会讲前半段,后半段却不会跟你讲。就像中国国民党只会跟你说八百壮士四行仓库热血送国旗的杨惠敏爱国故事,却不会跟你讲杨惠敏送完中华民国国旗之后,因为无辜捲入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的恋情,而被国民党以日本间谍与共产党的罪名抓去关了四年黑牢,杨惠敏从此以后超级痛恨国民党,连事后国民党想要补偿杨惠敏都被她拒绝。这就是「八百壮士」这部电影的真正隐藏版结局。(DVD 跟蓝光片都不会收录,你别找了。)

那你想知道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发生之后的隐藏版结局吗?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四日,辛亥革命发生后第四天,一名路透社的记者来到辛亥革命的起源地湖北武昌,发现满地都是满人的尸体。如果那是清帝国的官兵尸体那就算了,偏偏一堆都是无辜妇孺的尸体。 基本上这就是场无差别的种族屠杀,对,就是像卢安达大屠杀那类的事情。

你觉得这个时候你分得出谁是「正义之师」谁是「革命先烈」吗?你觉得杀妇女与小孩的人,他们的革命理念是什么?还有那个「铁拳无敌孙中山」当时人在哪?(当时他人在美国打工端盘子,看到报纸才知道武昌新军叛变。)不要跟我说清帝国曾经对汉人平民「嘉定三屠」与「扬州十日屠」,所以现在屠回来刚刚好,你知道你自己在讲什么东西吗?

美国歷史学者路康乐(Edward J. M. Rhoads)在他的着作「满与汉︰清末民初的族群关系与政治权力(1861—1928)」提到一段歷史记录:

「一个将要被杀害的旗人妇女可怜的哀求:『我们是无罪的,我们也憎恨我们的祖先,因为他们虐待汉人』,另一位老夫人哀求:『杀死我们这些没用的妇女和孩子,你们能得到什么呢? 为什么不释放我们以显示你们的宽宏大量呢?』士兵们虽然有所触动,但不敢回应,还是将她们杀死了。」
路康乐也提到革命党进入武昌之后,当地旗兵虽然没有抵抗,但是革命党通通把他们抓去杀了。而且革命党人还会在街头随机把长得像满人的叫下来,命令他们念出数字六六六,若有满人口音,把六念成「ㄌㄧㄡˋ」,就会立刻被抓去处决。(这段美国歷史学者的叙述雷同于前述李幼新外婆所形容的状况。)

美国着名汉学家,同时也是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的现代中国史教授周锡瑞(Joseph W. Esherick)对于辛亥革命有着这样的看法:「那差不多就是屠杀。… 如果旗兵被杀是因为他们具有潜在危险的话,那麽杀害妇孺似乎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辛亥革命发起之后,汉人杀满人杀到眼红,满人也对起义的汉人进行屠杀,中国文学家沈从文在「辛亥革命的一课」描述了他小时候在家乡湖南湘西凤凰县目睹的辛亥年惨状:「一有机会就常常到城头上去看对河杀头… 与其他小孩比赛眼力,一二三四计数那一片死尸的数目……」是啊,这才是辛亥年「光辉十月」的中国人日常 ,也是往后半世纪的中国人日常。辛亥革命的发起地武昌更是杀到满街尸体,外国领事馆甚至得出面向新成立的湖北军政府干预才能避免更多无辜民众遭到滥杀。

中国各大城市,包括西安、荆州、杭州、广州、南京的满人居住城镇都遭到全面式的种族屠杀。杭州与河南被砍下的满人头颅,把各村的井桶装得满满的。许多原是长期大量驻扎数万旗兵的区域被杀得干干净净,广州三万旗兵,被杀到只剩一千余名。

许多满人家族,见到革命军杀来,知道对方一定不留活口,干脆全家服毒自杀。最惨的就是满人妇女,除了她们的服饰与汉人不同之外,最明显的就是她们不像汉人有缠足传统,一双大脚马上就会被认出,很快就会成为被凌辱、绑架与杀害的目标。有的满人家族就赶快把幼小的女孩送去缠足,想要装成汉人女子的样子,结果痛得小女孩哇哇大叫。

以被屠杀最惨烈的西安城为例,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在「亲歷晚清四十五年」的回忆录中说道:「1911 年 10 月 22 日,陜西首府西安爆发瞭可怕的流血事件,一万五千名满族人(有男人、女人还有孩子都被屠杀)。」陜西的革命党事后也承认,攻破西安满城后,战斗队伍分成小队在城内逐巷逐院进行搜索战,在此其间,一些士兵和领队官杀死一些不必要杀死的旗兵和家属。

另外一个名为凯特的英国传教士也描述过西安城的惨状。

西安城的满人城被攻破之后,革命军冲入城之后,无论长幼,男女,甚至小孩子,通通被杀,房子被烧光抢光,那些希望躲过这场风暴的人最终也被迫露脸。革命军在一堵矮墻后,放了一把无情的大火,把满人城焚烧殆尽。那些试图逃出来并进入汉人城镇的满人,一出现在大门,就被砍倒在地。

残酷的无差别屠杀导致不下万人的死亡,也造成多名无辜的外国侨民被杀。存活下来的人,有钱人被敲诈,小女孩被绑到富人家做婢女,年轻的妇女则被迫成为穷苦汉人士兵的妻子,其他的人都被驱逐出西安。

当然革命党人中也还有部分保有人性者,时任江苏监察使的严庄,在西安看见旗人的小孩,拿了刀砍了四五下,小孩子没死,严庄心软放下刀,结果回去还被陕西革命党人笑他软弱无用。

也有一些参与革命的成员对于屠杀满族很不以为然,当时的革命团体共进会会员郭寄生事后曾经回忆:「我曾在街上亲见便衣数人,手持雪亮大刀追杀旗籍妇孺事情,力言革命宗旨主要在推翻清廷政权,挽救危亡,若任意杀戮,甚至妇孺不免。此则暴徒行为,不但为国际上所反对,且必定惹起种族仇恨。」只可惜在中国的酱缸政治文化中理性的人终究难成主流,多的是开口闭口皆曰杀者,动不动就想当枪决可也的「判官爵德」。

中国社会党的创始人江亢虎,也对武昌起义革命军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对辛亥革命引发的种族屠杀提出了针贬,内容提及:「种族革命,有悖于人道,易失民心,并且与自由平等博爱的民主共和精髓相牴牾﹔以復仇为义,冤冤相报,本为大谬,也容易引起外人干涉,导致瓜分惨祸。」

好啦,江亢虎这封仗义执言的媒体投书,没有上海的报社敢帮他刊登,最后只剩一间「天铎报」愿意帮他匿名刊登。不刊还好,一刊一堆革命党军来函痛骂,还有一堆写给江亢虎的匿名警告信,痛骂他「倡邪说以媚满奴,疑乱军心,当膺显戮」,还用「汉奸」、「满奴」的字眼痛骂江亢虎,只差没骂他是满清鬼子跟旗民余孽,甚至还有人宣称要用炸弹炸死他。你看中国人是不是彻底没救,一百多年来几乎都没什么变过。

中华民国创立时的血洗式种族屠杀把一堆满族给吓死了,许多满人不得不隐瞒自己的身分与姓名,甚至远离家乡,直到死前才敢承认满人身分。满族人唐日新日后还写了一首诗来表述辛亥种族屠杀的恐惧:「自从民元到如今,民族沈怨似海深。旗族伤残如草棺,谁敢自言满洲人。」

这场中华民国开国屠杀把满人杀得消声匿迹之后,再来跟他们讲五族共和一家人,汉满蒙回藏苗傜,一起开心来合照,双十国庆阖家欢,你觉得他们笑得出来吗?看完这一整系列的辛亥屠杀,你还觉得这十月过得很光辉吗?

就这样,中华民国就在种族大屠杀的不祥开端中诞生啦。

中国人向来习惯以滥杀来「解决问题」的无脑惯性也註定了它接下来将歷经长期自相屠戮的悲惨轮迴。 许多参与中华民国开国的「先贤先烈」,在接下来的五十年,不是死于孙文一帮指使的黑道追杀、党众互斗、中原大战的军阀互杀、蒋介石的特务暗杀,就是死于国共内战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镇反与斗争运动当中。 中国人最爱讲「成王败寇」,结果通通都是寇,然后个个都以为自己是王。

你可以说参与这场开国无差别种族屠杀的中国「革命先烈」并不代表其他所有志在革命的中国人;你也可以说革命军组成份子复杂,总是少不了失去控制的混乱与失去人性的滥杀;你甚至可以跟我论辩说不应该用现代的人道主义立场去质疑前现代的屠杀,毕竟那是个你不砍他头,他就砍你头的时代,但是中华民国为了宣传辛亥革命与双十国庆的正当性,长期以来都一直刻意隐瞒这段血腥的种族屠杀史。你觉得这样对吗?

好啦,我讲了那么多,最后问你一句话, 台湾人既然要庆祝十月十日辛亥革命,那你台湾人要不要对从辛亥革命演变成满人种族屠杀的歷史事件真相来进行检讨、负责、道歉与赔偿啊? 要不要成立「辛亥屠杀无辜满人受害者真相调查委员会」啊,然后再从台湾人的税金中编预算拨款赔偿受害满人与其后裔啊?搞不好金溥聪跟关中还可以拿到赔偿金哩。你脑中是不是马上爆出「干!这干我屁事」的句子啊。

这就对啦! 十月十日的辛亥革命,干台湾人屁事! 你可以期待与支持台湾邻近的国家施行民主与享有自由,但是没事不要去凑中国的热闹与酱缸,把邻国的招牌与恩怨扛到自己的身上。

中国人这一长串渊远流长的滥杀政治包袱,你台湾人担得起吗? 台湾人被当成钟无艷这么久还当不够啊你?中国民主要你台湾人来拼,中国革命要你台湾人来坦,中国开国要你台湾人来庆祝,中国内战还要你台湾人来参一脚,卢小够了没。给我闪到旁边去 吃冰淇淋 ,好吗?

*****************************************************************
转贴者言:之所以转这篇贴子,是我相信,当下的民运分子如果有辛亥革命那样的机会,也会大量屠杀执政的共产党人及他们的家属。是的,我毫不怀疑这一点,不要跟我说时代不同了,他们不会象当时的人那么狭隘。不,我再说一次,当中国未来发生成功推翻中共政权的革命时,一定也会是一场大屠杀!因着这样的原因,我在二十年前就曾提醒一些朋友,不要住政府宿舍楼,要找平民住宅区去居住。因为当革命发生时,政府职员居住区将会是集中的屠杀区域!

当然,我会为中国祈祷,我希望在中国再次发生革命前有更多的人归入基督,有更多的教堂,从而可以庇护更多的人!愿神怜悯中国!

郭庆海 电话:801-577-6878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0-09 08:45:4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