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见好就收   zt王希哲东吴大学讲演《二十年来,台海两岸关系的演变和展望》 2017-10-09 10:03:47  [点击:320]

王希哲东吴大学讲演《二十年来,台海两岸关系的演变和展望》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怎样能实现台海两岸和平民主下的统一,20几年来,始终是希哲关注的问题。它有三个阶段。
希哲因民主与法制大字报和民主墙入狱先后十五年。93年希哲出狱,仍考虑中国的民主化道路问题,3年后,1996年发生台海危机。希哲就想,能不能把国家的统一问题,与中国的民主化问题,结合起来。

文革结束后,台海两岸统一问题,中共又开始提了出来。开始是“叶九条”,后来,邓小平与华裔学者杨力宇谈一国两制,进一步提出,只要和平统一,什么都可以谈。再后,汪道涵代表江泽民提出:国旗国号都可以谈。既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是中华民国,就是“中国”。那是两岸走向和平民主统一最好的时机。因为那时,台湾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对大陆,都还占相当优势。记得叶九条出来,说台湾经济遇困难,大陆可以给予支持,这说法,还被海内外嘲笑。
希哲便约了刘晓波,在广州越秀山兰圃商谈,认为既然两岸谈统一,什么都可以谈,那么最好是呼吁国共回到抗战胜利后,蒋毛重庆谈判签署的双十协定民主原则上来。这个双十协定非常重要,后来的政治协商会议和南京国大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都是建立在这个双十协定的基础之上。这宪法包括了不少共产党条款。今天的台湾宪法,还是这部南京宪法。我和刘晓波提出,过去内战谁对谁错,不必提了,向前看,共建一个民主统一的国共两党制(两大党及其他小党)中国。我和刘晓波发出“双十宣言”,主张这个。这是希哲对两岸前景主张的第一阶段。

刘晓波因双十宣言被捕,希哲经香港流亡美国。接触了海外和台湾不少人士,才发现此路已经不通了。一是,台湾片面民主化,台海已不能是国共两党能决定的问题了。而强势上升的民进党是个自外中国的台独党。二是,看到了民进党就228事件对国民党的清算追杀。要知道,国共两党在历史上相杀2-30年,是有血海深仇的。台湾一个228,民进党又要清算国民党“屠杀台湾人”,又要“转型正义”,又要割蒋介石的脑袋,闹得国民党灰头土脸,狼狈下台,下台不算,民进党还要操弄舆论:“不许中国势力复辟”,“割喉割到断”,要对国民党赶尽杀绝,这么看,若国民党真回到大陆与共产党选战竞争政权,历史仇恨一挑动回忆起来,什么“412屠杀”“皖南事变”“抗日谁是主力”“土改镇反”。。。,政客再兴风作浪火上加油,一定翻脸,全面内战,中国那会有什么和平竞争的选战。故国共两党兄弟登山,还是各自分居在台湾大陆为妥。三是大陆台湾力量对比的消长,大陆的经济军事实力崛起,已经开始超越台湾,直逼世界强国了。它强化了中国人对自己国号的荣耀感。。2008保奥运火炬,更是一个标志。2008中国举办奥运会,火炬全球传递,疆独藏独和各国反华势力纷纷出动暴力堵截抢夺火炬,激起全中国和留学全世界的中国青年愤然而出挥舞五星红旗拼死奋战,保卫奥运火炬。经此一役,中国青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和“五星红旗”在心理上,真正有了共同体的情感认同,从此,就不是胡锦涛等共产党首领个人可以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说改就改的了。希哲考虑另寻出路。

辛亥革命百年希哲访台,拜访了蓝绿统独不少人物,如萧美琴、林浊水、施明德、黄光国、王晓波,还有极端台独的“民政府”秘书长林志升等。我问他们意见,建议一个民族国家两个政府:北京政府,台北政府。都是中国宪法,类似宋楚瑜主张的一个民族大屋顶下的两个政府,实际维持现状,各自分治,对外国际场合,北京政府和台北政府共同派出代表团。这是有先例的。上世纪20年代,孙中山二次革命在广州建立南方政府,与北洋的北京政府对立。国际列强承认的是北京政府。但外交场合,如巴黎和会,南北两个政府便共组代表团出席,北京政府是陆征祥,广州政府是王正廷。二战胜利前夕,旧金山创立联合国,中国代表团里就包括了与国民党中央政府对立的中共华北政府的董必武。但希哲这建议不能获得民进党人士赞同。他们坚决不能同意哪怕大屋顶下的一个中国。他们幻想可以永远靠着美日实现台独,他们不能认清两岸形势乃至中国,在国际关系中实力对比的快速消长。但主要还不在这里,问题在,民进党的核心领袖是,或自视,他们是日本人,站在日本立场。他们的台独,不是大陆人民总一般想象的是生活在台湾的那一些中国人,中国同胞不喜欢大陆共产党而在闹分家,他们是遗民在台湾的日本人在为日本争权利,为日本争夺台湾,为日本鸣战后台湾被中国收复的不平,要翻二战中国人民对日胜利的案!
台湾问题的要害正在这里。这是我今天要谈的主要问题。

民进党的本质,是日本皇民化。
1988年4月,诞生不久的民进党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台湾主权独立案”,它的主席姚嘉文,“斩钉截铁地”肯定了日本首相池田在参议院答词中声称的,“法律上言,就日本的观点看,台湾并非中国的领土”,党代会上肯定了池田此论奠定了民进党台独理论和法源的“基石”。因此,民进党从其诞生,就确定了自己党的性质-----台湾日本主权的代理人。
后来吕秀莲的“马关条约有效论”,李登辉的“台湾地位未定”,是“美国军事占领地”论,及岛内林浊水,海外洪哲胜等民进党头目的“开罗宣言无效”,“旧金山和约台湾日属”,“中国非法殖民台湾”,“台湾住民自决”。。。一切为日本争台湾的理论,其源,盖出于民进党日本皇民性质,决非个别人的怪论。

因为要台独,就要涉及台湾主权所属问题。民进党鼓吹“公投独立”,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曾对台湾说,“公投不能产生主权”。什么住民自决,住民公投都不能产生主权。公投,只能是领土主权确定之下的人民对国家的政治方式选择。这个道理,台湾最最皇民的“民政府”秘书长林志升倒很明白。老王访问过他。他说:“台湾人很蠢。他们不懂国际法。他们不懂独立和建国都要建立在国际法理上。我问台湾人“台湾是谁的?”他们都说是台湾人的。不通。就像台湾人住了一间房子,他们只是住客,房东不是他们,房子怎么能是他们的?他们怎能独立建国?要房东的批准授权。”
林志升大体正确地指出了“台湾住民房客”理论。但他却认为台湾的房东是美国,“台湾主权在美国手里”。为什么?他说,因为二战是美国打赢的,日本败给美国,根据“战争法”,台湾主权就属于美国了。国民党占据台湾非法。所以他们过海去美国法院打官司,要求美国法院把台湾判给日本。据“民政府”说,美国法院还真按他们的要求判了。不知真假。老王问他,有这样的“战争法”? 谁打赢就是谁的,这不是鼓励大陆来打吗?中国打赢了美国,台湾不就是中国的了吗?林说,“你放心,中国打不赢美国的”。老王问,“那么十年后呢?五十年后呢?一百年后呢?也打不赢么?”林说,“那就不知道了。那时有那时的战争法”。林志升还真可爱。
希哲把他那十几年与各类台独人物台独理论的辩驳,集成了一部书《论台湾》。这部书,有一篇集中批驳了皇民台独四大荒谬:1,开罗宣言无效论;2、麦克阿瑟令蒋介石占领托管台湾论;3,旧金山和约日本“放弃”台湾未声明割让给谁台湾仍属日本论;4,“战争法”,谁打赢主权就是谁的论。今年64皇民“民政府”大游行,开动前,它的新闻发言人向媒体解说,开口就是这几条谬论:

先说“开罗宣言没签字无效”论。
开罗宣言签过字也好,没签过字也好,它是否有效,是要由美英中苏当事同盟国政府来说,由同盟国战争合作造就的近代历史事实来说,不是由台独来说的。完全是常识。任何当事人(国)的契约,可以签字画押,可以君子协定,其是否有效,端视乎契约后有无悔约赖帐,有无共同事实执行。事后既不赖帐且一再确认,又事实共同执行,它就有效。“效”,就在它的共同执行。签没签字,有何关系?没有签字可以有效;签了字的一样可以无效。《波茨坦公告》,是开罗宣言的再次确认和直接延伸,签了字没有?签了。斯大林补签了,杜鲁门签字外,受委托为英、中两国首相和委员长代签了。盟国《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执行的直接结果,就是日本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诏书;它长期的结果,就是至今的联合国。它的“有效”已经成为了战后70年世界政治的历史构成。若《开罗宣言》无效,则《波茨坦公告》无效,当然,日本无条件投降亦无效,今天的世界现实也全然无效。这正是台独皇民们半多世纪每天作的黄粱大梦!1950年1月5日,在杜鲁门总统上午发表了台湾主权早已依据开罗宣言归还中国后,下午,国务卿艾奇逊补充讲演:“我们的立场是什么呢?在战争期间,美国总统,英国首相和中国委员长在开罗一致认为,台湾属于日本窃取中国领土,应该把台湾归还中国。正如总统今天上午指出的,这种说法包括在《波茨坦公告》中。《波茨坦公告》已作为日本投降的条件之一告诉日本人。他们也接受了它。而且,这是日本投降的基础。”(《美国总统公开信件:杜鲁门1950年》p11-12)把《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翻了案,也就是把“日本投降的基础”翻了案。首先是美国大爷能同意吗?天天自慰式的吵闹“没有签字无效”的把戏,能有什么结果?皇民们死了这条心吧!

再说麦克阿瑟命令蒋介石占领和托管台湾论
麦克阿瑟是什么人?盟军四国首脑协议委任的对日受降指挥官。蒋介石是什么人?中国元首,美英中苏盟国最高统帅部四大统帅之一。麦克阿瑟的职权本身来自蒋介石元首的首肯任命。不是什么“蒋介石依据麦克阿瑟一号命令受委托军事占领台湾”,相反,是盟军下属指挥官麦克阿瑟执行包括蒋介石在内的最高统帅部首长的共同指令,依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命令太平洋战区日军向中国投降,接受中国对台湾主权的光复。登陆台湾前后,中华民国政府一再声明,它不是什么“军事占领台湾”,它是在收复和行使对台湾主权。听到了这些声明,正如杜鲁门所说,盟国没有异议,“美国及其盟国尊重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不错,韩战爆发后,杜鲁门一度企图翻案,想把台湾解释成美国委托中华民国的占领。他给在台湾访问的麦克阿瑟的电报说:“该岛的现实地位是,它是由于盟军在太平洋地区的胜利而取自日本的领土。与其他相类似的领土一样,在没有采取国际行动来决定它的前途之前,它的法定地位不能确定下来。中国政府受盟国的委托,接受该岛日军的投降。这就是中国人之所以现在在那里的原因”。麦克阿瑟本人立即回电驳斥了杜鲁门。他说:“(开罗宣言)这是福摩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归还给中国的理由。没有必要再来解决福摩萨的归属问题了;就我们方面说,中国是根据开罗宣言的条款拥有福摩萨的。”请看,正是这位司令官麦克阿瑟本人,彻底否定了“麦克阿瑟委托蒋介石军事占领台湾”的胡说。麦克阿瑟是军人,他的一号命令准确地执行了盟军最高统帅部在开罗和波茨坦发出的关于将台湾主权交还中国的指令,下令日军向中国投降。没有盟军统帅部的指令,麦克阿瑟没有资格和任何权力去“委托中国对台湾占领”。假使麦克阿瑟擅自“委托中国占领”,中国受托占领后竟片面宣布主权,行政管理下去,麦克阿瑟就必须提出异议,并挥军入台。他“让中国占有台湾成了既成事实”,他就应该被捕上军事法庭接受失职审判。麦克阿瑟明白,杜鲁门的事后改口的所谓“中国受托占领”,实际是对他的诬陷,因此,他必须为自己辩护,他必须说明白“中国是根据开罗宣言的条款拥有福摩萨的”,不是什么“受托军事占领”,就像他在同一个一号命令中,下令库页岛及千岛群岛日军向苏军投降,决不是他一个区区军事长官麦克阿瑟可以心血来潮对斯大林“委托”,对斯大林“下令”,而是依据盟国波茨坦协议(战胜国利益分配结果)的指令一样。军人执行的仅仅是国家或国家同盟统帅部的指令。

所谓旧金山和约日本“放弃”台湾未声明割让给谁 ,台湾仍属日本论。
笑话。且不说,旧金山和约违背了同盟国不得单独与日本媾和的盟约,不但对苏联无效,对中国(无论对中华民国政府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皆属无效。我们要问,在这个世界上难道失主从强盗手中收复失物,还需要强盗的背书首肯吗?难道还需要强盗指明“这个赃物我还给你了”,失主才得以“法律上”恢复对失物的主权吗?不必。我既把强盗打倒在地,它无条件投降,那么我(中国和盟国)只需要作一件事:命令这头野兽把它的掠夺物吐出来(“放弃”)。吐出来之后,物归原主和怎样物归原主,完全是战胜国的事情,强盗日本只有老老实实,毫无置喙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居然还需要日本明言“放弃”后给谁,谁才能“合法”收回它的旧物,战败国就不是战败国,战胜国也就不是战胜国了。为什么台湾的老皇民喜欢说“终战”,避讳说日本“无条件投降”。因为“终战”,战争双方还是平等的,是可以谈判讨价还价的,而无条件投降,则日本毫无讨价还价余地,只有老老实实接受战胜国安排。将“无条件投降”说成“终战”,这正是台湾皇民们梦想为日本主子翻案,卷土重来的苦心。在为日翻案的热情上,他们比日本人还要“日本人”的。再看,如果此说 ----旧金山和约日本“放弃”了的土地,没有指明还给谁,就“主权未定”,仍属日本,那么,俄国的南库页岛、千岛群岛,中国的台湾澎湖、西沙南沙,南韩北韩及至南极,这些日本战前掠夺地,就应该通通“主权未定”,通通“法理”仍属日本。因为这些土地在旧金山和约里都一样是“放弃”,日本并无指明由谁收受,为何台独皇民的“国际法”独对台湾有效,对 俄国,朝鲜,韩国无效?台独分子永远不愿明白,战后中国人民收复台湾,法源不是来自美国,更不是来自日本,而是来自中国人民光复旧物的天经地义。因此,对中国人民来说,1941年向日本宣战,宣告废除包括马关条约在内的历史一切对日条约,就是恢复对台主权的开始,1945年10月25日,日本“台湾总督”安藤利吉依据天皇诏令向中华民国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签具受降,便是中国恢复对台主权法律手续的完成。其他的一切,无论美日《旧金山和约》怎么说,也无论中华民国对日和约怎么说(请阅该中日和约第十条,日本对中国台湾主权回归的承认),甚至直到1972年北京与东京的中日联合声明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国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都不过是对中国恢复对台湾主权法律手续完成后的程度不等的追认。这些追认,有当然好,但并非必须,用中华民国当年驻美大使顾维钧对杜勒斯的说法“(中国对台湾主权)于波茨坦宣言中已明确表示,其归属根本无须日本一一追认。”(《战后中日关系的实证研究》93页)。但在台独眼里,中国是否合法恢复了对台湾主权,全看美国日本的施舍。这是他们的思维习惯。他们看到旧金山和约日本只是“放弃”台湾,甚至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日本也是“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立场”,没有明言把台湾交还中国,便欢天喜地,声言中国着了道了,被日本“耍了”,台湾主权未定,要由他们来“自决”。他们完全不理解,在中国人民的眼里,台湾主权回归了中国根本无须美国更不必日本去“承认”。日本只要乖乖地“充分理解和尊重”,美国只要“不提出异议”就足够了。若以为要日本明言给中国了,中国才拥有台湾主权,倒是对中国的侮辱了,倒是默认日本有这个拍板台湾的权利了!皇民理论说,“赃物必须要强盗明言还给你,你才算合法收复。这是国际法!”莫名其妙。哪里来的这般“国际法”?国际法无非是国际社会,首先是列强造就和承认的国际关系惯例。现在,中国(还有俄国韩国)从战败的日本强盗手中收回失土主权,无须它置喙追认,最多听它表示“尊重”,这是世界史的第一例吗?即便是,而今尔后,它就是国际法。

最后是所谓“战争法”,谁打赢主权就是谁的论。前面已批驳了林志升。不赘。

严重的是,日本政府眼见它背后怂恿的遗台皇民闹腾似乎有了气候,2007年9月3日,竟悍然“以明确方式”向联合国照会, 以所谓“旧金山和约立场“为据,否认台湾主权回归中国,为皇民台独正式背书撑腰。这是战后日本最严重的事态。第二天,王希哲个人发布声明,要求中国政府“关于执行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应向日本提出最严重警告”。指出,中国人民反台独斗争,实质是反台湾主权日本化和皇民化,实质是中日百年民族战争的继续!很明显,这之后,中国政府对日外交,开始特别强调日本必须“执行波茨坦公告第八条”了。

再谈谈所谓可为大陆民主化“灯塔”的“台湾宪政”
台湾不是宪政。宪政,是一国国民咸与认同的宪法下的政治。民进党甚至它的当选“总统“都不承认宪法,它的目标是利用选举夺取政权后,再以政权的力量去否定宪法,颠覆宪法,毁灭宪法,这是阴谋,怎能是宪政?台湾是乱政。是血统或心理归化认同日本的台湾皇民对中国1946南京宪法的颠覆性革命,民进党早已突破了宪政。有如希特勒对魏玛宪法的颠覆。 德国人民本来是著名理性的。希特勒借魏玛宪法赋予的民主选举权利夺取政权后,利用政权力量宣传纳粹将德国人民煽动得完全失去理性而疯狂,终毁灭了魏玛宪法,这能是“宪政”吗?民进党毁宪之策与希特勒是一个路子。效果已经出来。十年前,皇民“台湾民政府”还被认为是笑话,掉以轻心,现在你看吧,规模队伍已经相当庞大 ,动辄数万人集会,“台湾属于日本”大标语大看板满城挂,今年2017-64游行,台湾“民政府”“黑熊警备队”已经全副武装化上街,举太阳旗,唱日本歌,穿日式制服,喊日语口号,轰轰隆隆,气势汹汹。随时可以为民进党的黑衫冲锋队。

但是,事情做到极端就会有反面的结果。台湾皇民要消灭中华民国,消灭中国国民党,对中国两岸统一还是有着他们未必想到的作用的:

1、 其实,最根本妨碍中国完全统一的,是延续台湾的“中华民国”法统,及蒋介石形象和中华民国在台文化。台湾皇民倒蒋,推了蒋介石像,割了蒋介石头,改了中正纪念堂,甚至倒孙,步步扫除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统治文化标识,将这一切国民党时代的神圣在台湾民众和青年心理中彻底负面化妖魔化,实质是替中共先行发动了清扫统一障碍物的台湾文革;

2、 可以使大陆人民明白,武统台湾,不是打台湾的同胞,而是打企图日本化台湾的皇民日本人。中国人对是否容许国民党的台独,从来有争论甚至多少容忍,但决不会容忍日本人的台独,这点绝没有争论。皇民台独,为武统台湾扫除了“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心理障碍。这是极其重要的战前政治动员。“中国公知”也无话可说。

国民党呢?它节节败退。马英九从“终极统一”,败退到“台独是选项”。察中华民国宪法,台独可以是“选项”吗?承认“台独是选项”,就已经破坏了宪政,就已经代表国民党向皇民民进党投降。至洪秀柱,“统一”,已经是中国国民党入木回光返照的绝响。洪秀柱在旧金山国父纪念馆对王希哲说,党内压力,她已经不能再提“一中同表”。吴敦义上台,标志了国民党的断代。中国国民党自此为“本土派”垄断,蜕变为台湾本土国民党。“中华民国”已经无力抵挡皇民台独和台湾的日本化沦陷,用洪秀柱说法,现“中华民国”不过是被人“借壳上市”,以掩护尚未完成的台独。

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旗帜在台湾既已无力抵抗皇民台独。那就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了。近年来,台湾出现了中华统一促进党张安乐先生,彰化县二水乡魏明仁先生等在台湾揭竿高举五星红旗,抵抗台独,队伍逐渐壮大,可以预见他们将成为台湾抵抗皇民台独的中流砥柱力量。中国大陆政府,大陆人民应该大力支持声援台湾的五星红旗。
但为了团结台湾最大多数民众,五星红旗不应敌对排斥青天白日旗,还是应该共同挥舞,并肩战斗,抵抗皇民台独日本太阳旗。
多年前,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旗是有我无你不能共戴天的。2008年,为了共同保卫奥运火炬,在旧金山,希哲说服了亲国民党和亲共的两方侨社,共举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旗集会,让两旗并举挥舞,捍卫奥运火炬,体现中华一个民族的共同意志。很成功。旧金山带了头,洛杉矶,纽约全球各大城市纷纷跟上,从此,两旗可以并肩争辉。台湾新党是中华民族党,是坚决反对日本皇民化台独的,五星红旗完全可以与郁慕明李胜峰新党手中的青天白日旗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台湾皇民的日本太阳旗的。
台军政战元老“许老爹”许历农将军,近日宣称为反台独,“不再反共”。受到攻击。他是有道理的。
国共两党上世纪20年代从合作到分裂,其实,始终有着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救中国”。共产党认为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国民党坚持认为三民主义才能救中国。为此内战厮杀。共产党胜了,国民党败了。但后来呢,共产党发现社会主义还是太急了些,“改革开放”,政策很大程度回到了三民主义路线上,也即毛泽东当年所说的“新民主主义”路线,甚至比一般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这样,国共两党的主义路线,愈趋接近,现在又面临了台湾日本势力对中国台湾主权的侵夺,中国国民党生死一线,有民族心的在台中国人,中国军人,若许历农将军等,反台独不再反共,正是中国国民党人合乎历史逻辑的义举。恐怕蒋公再生,民族大义在前,也必抉择此路。须知,孙总理三民主义,第一位便是民族主义。失民族家园,民权民生焉附?
从“许老爹”事迹,亦可知今日“台军”士气。一支军队的战斗力,是需要它的传统支撑的。传统是军队的灵魂。当中国国军蜕化为皇民“台军”,它昔日战胜的敌寇,竟成了它的首长统帅,它的传统天天受到抹杀侮辱,它的待遇不停受到蚕食侵夺,这支失去灵魂的军队,还能有战斗力吗?民进党政府和台湾皇民早已自毁长城。

台大教授王晓波很早对希哲说过,台湾的状况,“和平,是根本没法统一的”。今天,蔡英文仍在强调和坚持 “台湾主权”,赖清德说要“务实台独”,都是坚持要把“台湾主权”从中国整体主权分割出去。但“台湾主权”法源从哪里来?无他,这个“务实台独”,只能一步一步从“台湾日本主权”那里,寻求法理支撑。刚才有同学问,“你承认台湾学生天然独吗?”表面看,台湾学生会“天然独”的,洪秀柱指出了,它实际是人造独,操弄独。正如当年的德国青年不会天然纳粹。一般来说,统治阶级统治集团的价值观意识形态就会是那个社会民众和青年“天然”的价值观意识形态。也许一开始台湾青年学生的“天然独”,还不至于认为自己是日本人,不过是因两岸隔绝久远,政治文化差异,他们对共产党统治的不满和对大陆的抵制情绪。但民进党统治集团的意识形态终究要决定它们这情绪化的“天然独”的所趋方向。它们的“天然独”,迟早要演变为理论化的“日本主权”独。这是非常危险的,是玩火的。前面说过了,台湾人若是对共产党不满,恐惧,要求“独”,大陆相当的民众是能理解,是不赞成对台武统的,但若你是以日本人的立场敌对中国台独,武统那是全大陆人民不会有太多异议的。打你是不会手软的。“宁可中国人在台湾独,不可日本人在台湾独”。

和统已经完全不可能,武统又是最下策。我估计,中共看来只有“以武逼统“一路。没有以武逼统,无法阻遏台湾的最终日本化沦陷。
过去台湾有说法,大陆越武统压力,民进党的选票越多。没这事。不要相信。那是过去武统从没来真的。如果中共政府下决心来真的了,兵临城下了,民进党还会有选票?
习近平说了,“统一不能无限期拖下去”。大家知道,习近平是有做一番事业的抱负的。他决不止再干五年。中国百姓传说,如果毛是“太祖”,邓江是“文景之治”,习近平的历史角色就是武帝。梁启超说过,在中国,一个最高统治者要有抱负干一番垂史的事业,没有武功是不行的,是不能服众的。习近平的武功,最可能的,就是以武逼统台湾。
如何以武逼统?将台湾事务以武力为后盾内政化。你看,钓鱼岛是日本占据宣称了主权的,中国不承认,派了退役军舰改装成的海警船一步步逼近去巡航,宣示主权管理,最近已常进入12海哩,就是要逼你日本开第一枪。中国解放军的飞机已常绕台湾飞行,军舰航母也将常绕台湾航行,还将步步逼过所谓海峡“中线”,也就是要逼你开第一枪。最近美国通过了什么“国防授权法”,可能美舰要停靠台湾。解放军军舰即可向台湾当局提出要求停靠澎湖,停靠高雄,花莲,宜兰等港。中国领土美舰能停,解放军如何不能停?停靠后,下令蔡英文当局取缔民进党,逮捕其台独首要。若不从,则相机占领澎湖,占领了澎湖,就相当林彪平津战役占领了天津,只待北平“和平解放”了。蔡英文能不谈统?

总之,我觉得,根据今天的台海形势,大陆应深入解释反台独口号,把反台独,解说为大陆和台湾人民一起反台湾日本化皇民化维护台湾中国主权的共同斗争。台湾的中国同胞特别如在座的台湾青年同学,应记住台湾的抗日女英雄,南京第一届国大代表谢娥女士的话:“作为一个中国人,国家民族是长久的,政权是短暂的”。东吴大学,东吴是中国的东吴。“天低吴楚,眼空无物”。大陆同学的眼光总是看全中国全世界的,台湾同学眼光,也应突破小岛,看中国看世界。斯大林不是俄国人,是格鲁吉亚人;拿破仑不是法国大陆人,是科西嘉小岛人,但他们的胸怀则是欧洲是世界。许信良曾说,他要做中国的拿破仑。我就写信给他,很欣赏。中国的和平统一,一定能够在海峡两岸中国人共同的奋斗和努力中实现。同学们可以不赞成我的讲演,可以批驳我,批斗我,这些我都经历过。但我希望不要发生如昨天台大发生的那样的流血事件。
谢谢

2007年9月25日
台北东吴大学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