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大陆民国之失败,原因非但不是残暴,而是妇人之仁 2017-10-09 15:18:01  [点击:351]
大陆民国之失败,原因非但不是残暴,而是妇人之仁





有惯常对满清入关大屠杀、对中共大屠杀选择性失明的人,最新突然抛出满遗台独分子的歪曲文章——《国民党掩埋的辛亥革命真相:一段不下于纳粹的种族屠杀史》。
这完全是对历史以偏概全地歪曲和夸张,且不说辛亥革命中汉人杀满的数量,比不上纳粹屠犹数量的一个零头(更比不上满清入关狂屠汉人数量的一根毫毛),且辛亥革命中杀害满人平民的行为,都是汉人军、民及民间团体的自发行为,并非孙中山、同盟会及革命军政府有组织、有计划的谋杀,一个典型证据是:武昌起义后黎元洪就职的第三天,就发布命令,禁止“妄杀满人”。

因此,辛亥革命中的屠满事件,与纳粹屠犹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其实,与满遗台独分子对国民党的诬蔑相反,辛亥革命中的革命党人不是杀得太多,而是杀得太少了,以致于辛亥革命太不彻底,留下了日后满遗猖狂反攻倒算,复辟满清、甚至投靠日本人在中国东北建国的大后患!

请看:辛亥革命中对满人老百姓的屠杀,完全是民众(包括回民,如最烈的西安屠满,主要即回民的报仇雪恨)自发的行为,革命党不仅没有谋杀满人,反而制止民众屠满。

而不管是同盟会(国民党)还是倒戈的北洋军阀,都没有追究那些杀害大批反清志士、血债累累的满洲贵族——如杀害大批湖北革命党人的满人瑞徽、铁忠,杀害秋瑾的贵福、丧心病狂以砸碎睾丸、活剖心肝手段惨杀徐锡麟的满洲官员、炒食徐锡麟心肝的恩铭满洲亲兵...革命后均逍遥法外,没有追查、没受到任何惩处!!

笔者坚决反对滥杀满洲族的平民,但是,对于那些欺压汉人、镇压革命罪恶滔天、血债累累的满洲贵族,辛亥革命后,本应该把他们统统坚决杀掉!

那些惨杀徐锡麟、烹食徐锡麟心肝的满洲人,应该五花大绑于树干上,让汉族妇女用绣花针一针针地全身绣花绣死,方才死有余辜!...

没有杀掉这些罪大恶极、禽兽不如的满人,不是民国政府的光荣,而是民国政府的失职!是民国政府的窝囊!

满洲贵族之首恶——爱新觉罗家族,是满清入关后厉行种族大屠杀、民族压迫、文字狱等等弥天罪恶的罪魁祸首,说老实话,当时全部枪毙他们都不是很过份!

但民国政府非但没有惩罚他们,还待他们如外国元首,让爱新觉罗家继续住在由汉民纳税人血汗铸成的故宫里,每年享受400万两白银巨款的供奉!

尽管受到如此的以德报怨优待,爱新觉罗家仍贼心不死,于1917年勾结汉奸张勋反叛民国,复辟满清,犯下叛国重罪,但在其复辟失败后,民国政府居然放弃追究,仅让其再次退位,缩回后宫了事!
此事换作英美国家,爱新觉罗.溥仪即便未成年免死,也必被以“叛国罪”送进监狱。

民国对有罪的前满洲贵族无原则的宽大,导致复辟势力长期甚嚣尘上,及至上演了分裂民国的“满洲国”丑剧!


试想,1912年的时候,把那些满洲贵族全部枪毙,把溥仪一家赶出故宫,软禁起来,还会有张勋的复辟吗?还会有“伪满洲国吗?”



民国命途多舛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太软弱,杀人太少,以致太多的冤民大仇未报,恶气不除、怨气未消,以致于正气不彰,民国政府的威信,也始终立不起来。

民国政府先对有罪的满洲贵族优容,后对有罪的黄俄赤匪包容,所以先遭满人复辟、分裂之乱,后被匪共夺去江山,乃是养痈成患之必然。



今后中国的新政府一定不能重蹈民国政府的错误,请千万记住:不杀掉那些罪大恶极的、大大小小的中共盗国贼们,新政府的威信就立不起来,而中共复辟分子就会甚嚣尘上,最终江山就会再次易手!

我不主张滥杀,但届时新政府即便把陈云、李鹏、邓小平、王震等五百个权贵家庭全部枪毙,也没有很大的过错——中国共产党的江山不需要用“几千万颗人头来换(王震语)”,只需要用当代红色满洲贵族家族的几千颗人头来换!

所以今后应该先报仇雪恨,再讲人道主义,中共的罪恶太大、制造的仇恨太深,不充分释放民间的恶气、怨气,中国人的气就不会顺,而正气就无法昭彰,而宪政民主新政府的统治,就无法顺利。




曾节明 于2017.10.9丁酉己酉己巳秋雨黄昏于美国纽约州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0-09 15:22:5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