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2017-10-09 20:12:18  [点击:297]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琅琊榜】因电视剧《琅琊榜》的热播,滁州南京山东等地展开“琅琊山”归属地争夺,滁州琅琊山管理处还把“会峰阁”更名为“琅琊阁”,轻浮可笑。古迹之名有其历史性和严肃性,不宜轻易改动。《琅琊榜》并非历史纪实,寻求小说中人物山水原型强行落实,无聊无聊耳。

【琅琊榜】闻《琅琊榜》受美网友追捧,被称中国版《基督山伯爵》,甚喜,却也是意料之中。尽管很不中正,《琅琊榜》毕竟是至今为止电视剧中最富有儒家精神的一部。儒家思想和精神在马邦缺席久矣,《琅琊榜》一出,令马邦人和西方人惊艳是理所当然的,这也预示着儒家复兴的势不可挡!

【大将西征】在马邦,没有大汉族主义,只有少族主义和反汉主义。看了《电视剧本<大将西征>座谈会纪要》,这种感觉特别强烈,对这种美化白彦虎、丑化左宗棠之反汉主义的思想导向深感厌恶。这样昧于历史、混淆善恶的民族自贬和文化自残,令人痛心疾首。都是些什么劣质人、垃圾人啊。

【大秦帝国】《大秦帝国》这部电视剧最无耻处,是借商鞅、张仪之口斥骂孟子。伪造的张仪之言,无知无畏,妄语戏论,颠三倒四,逻辑混乱,自相矛盾,极尽诬蔑毁谤之能事。孟子何等大丈夫,君王不恭请不见,会到场听妾妇辈喋喋不休?彼辈妾妇连见圣人一面的机会都欠奉,还想当面肆意辱骂?

【大秦帝国】电视剧中,商鞅与嬴渠梁以孟子“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互赞,实在无耻;孙膑赞美秦国君臣是天下最重信义者,纯属瞎扯。法家违仁背义,诈力并重,最无信义。徙木立信之类做法,只是以信为为工具,小信大诈。法术势的术就是权术、诈术。

【大秦帝国】电视剧中,商鞅有子寄托于墨家,高圆圆扮演其妻,主动赶赴刑场,演出了一场知几同死的浪漫戏,真是想得美。事实上商鞅无后,所有秦法家都无后嗣,这也是它们不约而同的一大共同点。商鞅是被秦惠文王族灭的,不仅妻和子,所有族人都难逃一死。

【大风歌】电视剧《大风歌》中,刘邦赏赐众皇子一只鸡,其他皇子你争我抢,四子刘恒只吃鸡屁股,回家与母亲薄姬说。薄姬称鸡屁股为后福,以此教导刘恒做人要谦恭礼让,养成吃后福的习惯。后来吕氏专权,再后来吕雉死了,刘恒偏居代国置身事外,受到周勃等老臣拥立,为汉文帝。

【大风歌】《大风歌》是一部值得一看的历史剧,其人物和故事框架都有历史原型,唯略嫌老实,平铺直叙,缺乏悬念---这方面不如《秀丽江山之长歌行》。最大的不足是编导不懂儒,涉及儒学必多错漏,拍到儒生必无德威。如汉初大儒陆贾,被搞成小丑兮兮的,连名都读错。贾字作姓读jia,作名读gu也。

【中国式关系】浏览了几集《中国式关系》,主人公老马虽然不学无术,颇有君子风范。在官场上摸爬二十多年,又是与商贾直接打交道的官儿,依然有情有义有底线,有一定的责任感正义感,天性极厚,何其难得。这种人若有机缘接受儒学教育,自觉致良知明明德,德行成就不可限量也。

【电视剧】文化有所转向,影视剧整体品质随之有所上升,或者说,烂的程度有所降低。垃圾山里,陆续出现了少数有一定思想艺术水平的作品。

【人民的名义】《人民的名义》最大的看点是现实性,紧贴时下最受关注的打虎问题,主演角色的职务突破到了副国级。但是,在道德文化和政治思想上毫无新觉悟,还是老调子,远远没有跟上习思想,没能体现习先生对中华文化的尊重。剧中正人君子缺乏真正的文化道德之根,空降而来,并不现实。

【人民的名义】仁者必有勇,必能清廉。古来清官廉吏,大多出身儒家。勇者未必仁,亦未必清廉。经不起糖衣炮弹的勇卒猛将,古今中外无数无量。军人军功大,更易居功自傲,变成骄兵悍将。《人民的名义》中老军人陈岩石战争年代争取背炸药包的特权,即使真实,拿来作反腐倡廉的道德背景,毫无说服力。

【人民的名义】《人民的名义》写黑暗面都有艺术的真实,还不够;写光明面都是空幻的臆想,不可信。例如老检察长掺合老职工再创业,在现实中完全不可能发生。将马主义和马家造反视为反腐倡廉的思想资源,更是正邪颠倒。不用看完就可以盖棺论定:本剧是一盒高级一些的政治脂粉。

【人民的名义】马学是唯物主义哲学和极权主义政治学,只能培养物质主义和极权主义人格,不可能培养君子人格。仁厚、正义、清廉的官员,只能从儒学中培养出来,或者从良制下制约出来。在马家文化制度框架下,别说沙瑞金、侯亮平、陈岩石那样的官员,就是李达康也罕见罕闻。要达康,多少要有点克己功夫。

【人民的名义】季检察长值得欣赏。沙瑞金、陈岩石、侯亮平这类清廉正义的官员,过于异类和悬空,缺乏现实根基,类似季检察长的人,则或许有。为人处事,颇为明智、谨慎和厚道,人情练达,关爱下属,貌似圆滑老好人,其实关键时刻有原则。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当然,谨慎有余,也是一病。

【红拂女】忙中偷闲找部电视剧消遣,找到《风尘三侠之红拂女》。开头勉强,速览几集之后,越来越生厌。看到李世民与李靖君臣争夺红拂女之时,恨不能让毛氏复活,将导演和编剧发配到北大荒去。瞎编是影视剧的自由,多少有点常识和底线,不能太反常、太离谱、太诬辱古人呀。

【那年】看了几集《那年花开月正圆》,还可以。唯剧中人大多智不足。吴聘仁而不义,缺乏必要的防人之心。最可笑的是沈家父子,毫无知人之明,小人之心度人,做人做事一塌糊涂。包括老太太在内,一家人刻薄而又脑残。这样的人家怎么可能大户而吉祥呢。

【那年】《那年》中,吴家父子皆极为本分厚道,诚实做人,诚信经商,是真正的儒商。其德之厚,足以载首富之福。剧中“杜老板”以阴谋诡计危害倾覆之,不知下场如何。如果是现实世界中,凭“杜老板”所作所为,恶业之重,非同小可;恶报之惨,不卜可知。

【那年】吴家父子那样本分厚道的大户和儒商,越多越好。那样的人家越多,他们的事业越大,国家就越兴旺,社会就越和谐,人民就越幸福。不过,那样的人家和商家,有赖于相应的社会环境,在民粹主义社会不可能持久,在极权主义社会则不可能出现。

【那年】《那年》55集,周莹初败沈家,大获丰收,年终大宴,敬祖先、伙计们和他们的老爹老娘们三碗酒,又给掌柜们送上两道特殊的“菜”,其慷慨豪迈仁义厚道,不愧巾帼须眉。这样的女先生,从商太委屈了,应该为政为师,就是为领导人也够格。注意,我是指周莹,不是指孙俪。

【那年】《那年》中,沈四海为子复仇,胡咏梅为父复仇,理所当然。但它们不分青红皂白地错认仇人,对于吴蔚文父子的好意恩将仇报,不仅放过了真正的仇人,而且无意中助恶仇人,仇将恩报,这就罪孽深重、天地不容矣。此辈德智双缺,阴险毒辣,侥幸得势一时,下场不卜可知。

【电视剧】奸佞邪恶之徒都是灾星,杜明礼就是最好的例子。凡是与它接近、与它合作、受它帮忙或给它帮助的人,都没有好结果。对于此辈,唯一的办法就是不与作缘,尽量离得远些更远些。尽管远离未必不受其害,但一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二来,离得远些,万一受害也会浅些。

【那年】现实比电视剧更精彩,更有戏剧性。传一位富商,一路攀缘官府,食髓知味,千方百计攀结高层,终于被它攀上了一个庞然大物。结果倾尽大半家产,招来无妄之灾。因为它刚刚输诚成功,那个大物哗啦啦倒进了秦城。其实,不义之财本身就是招灾引祸的根苗,发财者自己就是害人害己的灾星。

【那年】《那年》中,吴泽形象地展示了缺智的可怕。他身处乱世出身商家而不随波逐流,而是执着科举、投身变法、视死如归,奈何有德无智暴虎冯河。这种人很容易把好事做败做坏,而且不顾自己也不顾他人,草菅自己也草菅他人,即使有德,非常有限。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2017-10-10余东海集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