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苹果   以来自心灵深处苦涩清泉谱写的青春悲歌 2017-11-04 22:36:16  [点击:863]
我的案头有素未谋面的同乡傅抗声老先生的诗集《远去了的歌声》,读后思绪起伏,感慨万千。

古希腊三大悲剧诗人之一的索福克勒斯说:“漫漫流逝的岁月,既会揭开一切鲜为人知的秘密,也会埋葬一切人所共知的事实。”他一生创作123部剧本,只有七部得以完整传之后世,令人遗憾。感谢傅老先生把尘封久远、饱含历史沧桑的佳作公之于小众,与好友与同乡分享,在分享中彰显其深沉厚重的意义和价值。傅抗声诗作也许是历史长河中的雪泥鸿爪,但已留下了一代人青春笙箫吹奏、令人动容的悲怆之歌;为远逝的艰难岁月留见证,立缩影,以昭炯戒。

与雪莱、拜伦齐名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说:“一切的好诗都是强烈的感情的自然流露。”抗声诗歌中最动人心弦的就是来自心灵深处的苦涩清泉,在笔下流泻出来的悲歌,催人泪下:

别了,人生的良辰美景,
别了,青春生命的华筵,
都在这最后的一瞥里,
收回吧,似云烟飞散。

(《别厦门》)

这时窗外博起汹涌的松涛,
笛声顿转悲怆而且凄凉,
是乡愁催折游子的心肝?
还是叹息逝去如梦的时光?
(《月夜闻笛》)

华兹华斯说,诗人是“人性的最坚强的保卫者,是支持和维护者。他所到之处都播下人的情谊和爱。”据同乡介绍抗声有良善情怀,乐于助人,从不出卖朋友,对被打入另册的友人不离不弃。抗声充溢人性的美丽温情,才能写出反映人性真善美的动人诗章:

你纯真得像冰峰的初雪,
你温柔得像娇羞的春花,
你何曾见过翻滚的乌云?
你何曾见过滔天的黑浪?

你思量过没有?
我还在人生里漂泊流浪,
你思量过没有?
我的前程如此阴霾晦暗。

我怎能容忍异乡的风云,
刮走你颊上美丽的红霞?
我怎能容忍险恶的林莽,
将你的青春阴沉地埋葬?

别怪我铁石心肠,
别怪我不把爱火点燃,
姑娘,你只能怨诉,
青春的风帆沉舟江畔。

(《别怪我》)

在《忆厦门》、《我凝视着你的相片》和《别怪我》中,抗声细腻描绘了爱得深沉与现实阴影之间苦涩无奈的挣扎,不得不做出违心悲伤选择。在《山峦的女儿》、《采花姑娘》中,抗声以年轻人的灵性和敏锐的观察力,栩栩如生地塑造山村少女的美丽动人形象,藉此倾注纯洁无邪的真情,表达对善良豪爽、风雨与共的山里人的深谊厚意:


乌黑的辫梢沾满浓郁的花香,
姑娘的歌唱羞得林莺不敢开腔,
她灵巧的小手轻捷地蔓舞,
花篮里盛满了红的花, 绿的青春。

归去时她洒下满路芬芳,
纯洁的心灵带走了山野的爱情,
醇酒一样浓烈的花香,
溢满了山道,迷醉了山村……

(《采花姑娘》)

在《流浪人之歌》中,抗声描写了年轻漂泊者与山里人真挚的友情。少年为苦恋勇敢地向命运挑战:“纵然烈火把我烧成灰烬,我的灵魂也要飞回她的身旁……。”这是多么悲壮、凄美、动人的爱情篇章。这些美丽与哀愁交织,知性与感性融合的小诗,像晶莹清新的水珠,点缀了华兹华斯所说的诗人“所到之处都播下人的情谊和爱”,让不少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在那高压、苦涩、悲怆的艰难岁月中,还有一点心灵的美丽烛光,照亮明天即使是飘渺的希望。

在《别厦门》和《忆厦门》中,抗声以情写景,以景抒情,多角度多层次渲染,哀婉唱出对故乡厦门有如大海一样深沉的爱。在《忆厦门》中,爱情与乡情水乳融合,难以分清,化为对美好事物的思念浓情:


像彩蝶迷恋芳香的花蕊,
像燕子思念温暖的南方,
天涯游子缠绵的梦境,
日夜地絮绕在您的身旁。

(《忆厦门》)

在《月夜闻笛》中,抗声以“天涯”、“孤村”、“松涛”为背景,营造偏远、空旷、寂寥和孤单的氛围,配以容易令人动情的竹笛声,把始于《别厦门》和《忆厦门》的思乡之情推向一个更浓的意境:


这时窗外博起汹涌的松涛,
笛声顿转悲怆而且凄凉,
是乡愁催折游子的心肝?
还是叹息逝去如梦的时光?


谁在天涯孤村的秋夜,
吹起了思乡的竹笛?
笛声飞越深蔽的群山密林,
笛声带我回往南国的春城。

(《月夜闻笛》)

这不禁令人想起李益的思乡千古名句:“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不同的是,历史上的征人是可以回到自己的故乡与父母妻儿团聚,当年“抗声们”斯夜无眠,故乡是永远的惦念、牵挂、怀想和思恋;可是,他们与归乡的路是两条平行线,无论如何挣扎、延伸,都没有梦寐以求的交集点。他们是被粗暴移植异乡的小树苗,有了脚下的贫瘠的土地,失去伸展枝桠的天空。绵绵无尽凄苦思乡梦,蕴含无法排抒的少年胸中永远的痛,乃是难以承受之重。《月夜闻笛》诗意清冷,语境悲凉,把少年寂寥、落寞、失意、无助的复杂心境刻画得颇为细致,令人动容。

抗声的诗集多数是情诗。在当年山区苦行僧般生活中,生活单调、艰辛和贫乏的少男少女对爱情有朦胧的美丽憧憬,以抚慰空虚落寞的心灵,这可以理解。抗声弟弟在前言中说:“正是这想要又得不到的心理让我们对爱情的渴望特别地强烈。我们只能把我们热切的情感献给在虚拟梦幻中建立起来的心中的恋人,但是这情感却是很诚挚的。”抗声的同学在后记中说:“实际上,诗中的‘她’,代表的是‘我’的梦中之地、成长之方——厦门。”

诚然,抗声的弟弟和同学说的都合乎人性和情理,在文学解读上言之有据。不过,我觉得抗声所讴歌的是广义的爱情,其涵盖面不只是男女之爱和思乡之情。我想,抗声诗中的爱情真谛,与冷酷现实成强烈的反差。抗声诗中的爱情是一个历史载体,在特定时空承载了生活在社会底层,几乎一无所有的年轻漂泊者对一切可望不可及的美好事物的向往;而冷酷的现实则是幸福的人生对他们来说,像是看得见但永远走不到的东方地平线。

正如陆游《卜算子 咏梅》有自喻之意,抗声的《咏琼花》采用拟人化的艺术表现手法,借琼花自勉,欣赏其高洁的品质,有独立人格特质,不作人身依附,为人低调,不求闻达,甘于淡泊:


纯洁的灵魂依然清高,
坚贞的意志岂可动摇?
白昼里你沉沉地酣睡,,
你鄙视俗人贪婪的目光。

只有在夜深静悄,
伴随着皎洁的月光,
你才悄悄地展放,
倾吐浓郁的芬芳。

你从不与百花争春,
也不愿倾听世人的赞赏,
你娇艳绝伦的容光,
也只在飘忽中一闪即逝。
(《咏琼花》)

古人说:“诗言志”。如果说《咏琼花》可视为抗声无声的座右铭,他以正直清白,择善执着,不矜不伐的品行,交了一张成绩漂亮的人生试卷。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1-05 06:00:2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