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寒   也谈郭文贵的“不反习” 2017-11-07 20:26:24  [点击:834]
也谈郭文贵的“不反习”


高 寒

郭文贵的“不反习”,这是2017爆料革命中最令人困惑的一个话题,也是受到海外民运中所有勇爬道义制高点的“反郭”伪类们最集中火力猛攻的一个话题。而在海外挺郭派、尤其是革命派内部,对郭文贵的这个反复强调、反复重申的“不反习”,则大多是从容忍、理解、等待、甚至叹息的角度上去解读或释怀的。即使有竭力为郭辩护的,那也无不是从谋略缓兵之视角,无不是从体谅难处的心境上去着眼的;就更别说有的则干脆主张暂且回避这一敏感话题,乃至采取同一话题,各自表述的立场了。

就像一千个人心目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就像一部《红楼梦》,有人看到易,有人看到淫,有人看到排满,有人看到宫闱一样,如今对这当代版的逼上梁山,对它旗幡上的那个旗帜鲜明的“不反习”,我则有着自己独特的解读。或准确些说,在完全同意所有为之辩护的各种理由之外,我还想给出点我自己的辩护理由。

在我看来,郭文贵“不反习”中的这个“习”,固然是指习近平本人,但又不局限于习个人,它尤其更是指中共党内改革派势力,或毋宁说是对中共党内变革力量的人格化(personifications)或个人化(personalization)而已。

如果从这种意义上来解读《郭七条》中的这个“不反习”,那么,仅仅从谋略、权变意义上去解读就大大地不够了;换言之更质言之,在郭文贵发起的这场“一个奴隶的大起义”中,在这场以爆料中共核心层惊人腐败而点燃的中国民主革命烈火的大集结中,承认不承认中共党内还存有改革的力量,承认不承认中共党内的这个变革力量,还可能成为推动中国宪政转型大变局中特定的一翼,便是今天中国宪政革命的所有操盘手们——注意:是指操盘手,而非书斋里的书生——均不得不面对,不得不正视,而又必须给出答案的一个紧迫课题,一个事关中国民主宪政转型全局的战略性课题。

与书生们数十年来所竭力鼓吹的“告别革命”相反,如今在中国,“革命”已越来越成为显学,成为一个普遍而公开的话题了。从左派到右派,尽管其追求与溯源截然相反,然而,在主张将革命提上日程这一点上,却有着惊人的一致。然而正是这革命的压力,也只有这革命的压力,包括传播爆料真相而形成的革命声浪的压力和革命队伍重新集结的压力,才使得促使统治集团的分化和体制内改革力量的重新集结成为了可能。

然而,既然谈到革命,就不能不谈到革命的实力;而既然谈到革命的实力,就不能不去分清敌我友,乃至当前之敌与未来之敌,现实之敌与可能之敌。因此,从实力出发,从将自己发展得越大越好,将敌人孤立得越小越好哪怕这个最起码的功利性目标出发,在两军对垒时是整体地提“反共”,还是提“反(共产)党内盗国贼”;是提“打倒共产党”,还是提“打倒共产党(内的)反动派”这样两种口号,其动员民众投身革命,以形成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尤其是在革命艰难发动的初期,其效果会是大不一样的。

由此可见,郭文贵的“不反习”,即不反中共党内现实的或潜在的改革派,不仅不去盲目地无差别地“反共”,而且还着眼于与之有某种良性互动,着眼于通过体制外的爆料施压,来促进体制内的良性变局,并最终促成整个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就既是战术行为,也是战略行为;既是着眼于功利成败,也是着眼于价值取舍了。

至于习近平本人究竟是不是中国共产党的改革派,则与其说是取决于习本人,倒不如说是取决于中国当今宪政革命的操盘手们,究竟以何种体制外的有效施压,去与之作某种特定的互动了。

当然,这便又涉及到中国当代宪政革命的另外一系列话题,诸如:

如何认识自己的博弈对手中国共产党,及它所领导的那一场革命;

如何在操作意义上有效地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革命;

如何将基本价值的坚定不移与操作手段的权变机动无缝结合;

如何敏锐地捕捉稍纵即逝的革命危机,奋力一搏,促进变革;以及

如何将“革命”与“改良”均视其为中国民主宪政转型总战略的组成部分,

……,

等等、等等。

不过,或问:郭文贵的“不反习”难道不就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吗?!

答:这里的所谓“皇帝”,确切地说,是指皇权体制、皇权文明。如果郭文贵的“喜马拉雅”不是以在中国建立民主宪政为其最终目标,你可以说他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否则,如此比拟、如此判断便统属无的放矢。

或问:既然德国可以禁纳粹党,中国为何就不可以整个地反共,整个地打倒共产党、清算共产党?

答:纳粹德国是被残酷的战争打败的,禁纳粹是战胜者的逻辑和战败者的宿命。如果中国的民主宪政革命,将会以一场战争来收场,那历史将会听便,任由赢得战场者去灭共、禁共和清算共了,就如同共产党赢得战场后清算国民党一般。但倘若这样的战争一时半会儿还打不起来,而中国的宪政革命者又不愿坐等变局从天而降,那么,寻求另外的革命途径就不能不被提上日程了。政治是现实的,也是冷冰的。它是实力的较量,且还是较量的艺术。特定的历史政治结局,往往是综合平衡后的艰难选择,而非仅是价值观纵横恣肆的浪漫宣泄。

末了,在今天这个“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作为一个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我要特别对如今这场“郭共战争”中的另一方说几句话:中国共产党应当从这次以自己营垒中那惊天动地的腐败和惊天动地的黑打逼反郭文贵,逼反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使之被迫揭竿而起中,吸取深刻的教训。不仅是从具体的战术政策层面去吸取教训,更尤其要从整个国家的发展战略方向上来吸取教训,从中美之间的大国较量,最终是历史文明阶段孰高孰低这一全局上来吸取教训。中国共产党不仅应当反思前后两个三十年,更要反思“十月革命”后这一百年。中国共产党今天的不忘初心,首当其冲的是不忘“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个一切革命者的初心,而不是“打天下、坐天下”那个所有造反农民的初心,不是农民造反最终走不出皇权复辟之历史怪圈诸如朱元璋、李自成和洪秀全们的那个初心!

最后,我呼吁中共当局借此新旧换届之机,立即释放这一场“郭共战争”中被扣押的所有人质,以此变被动为主动,从而争取在这一场蓄势待发、势所必然的中国资产阶级宪政民主革命中,取得一定的因势利导的主动权。

2017年11月7日于纽约

注:《郭七条》为:四反,反以黑治国、反以警治国,反以贪反贪,反以黑反贪。三不反,不反祖国、不反中华民族、不反习主席。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1-08 07:38:5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