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孟荀不可调和,宋儒态度鲜明 2017-11-27 00:14:21  [点击:807]
孟荀不可调和,宋儒态度鲜明

儒家网社评《如何对治虐童:人性教化?制度监制度监管?》一文,从儒家立场对虐童事件表明态度并提出对治方法,强调国家工作重心应从经济建设转为文教建设,非常好。唯提及人性论的时候出了差错。文章说:

“从人性论来说,儒家内部既有孟子的性善论,也有荀子的性恶论,二者不是矛盾对立的关系,而是分别从本质和现象上揭示了人性复杂的两面性。后来宋儒调和两说,以天地之性的良知本善和气质之性的清浊纯杂来分判之,两不妨碍。”

这段话有两点错误。其一、荀子的性恶论之性,指的就是本性。荀子不明天地之性,故误将气质之性视为本性了。关此,东海《荀子性恶论批判》有详论,兹不赘。其次,对于孟荀的人性论,宋儒并不调和之,而是普遍肯定孟子和性善论,坚决否定荀子“性恶礼伪”说。

二程认为,“荀子极偏狭,只一句性恶,大本已失。”《二程集》中,二程有如下言论批判荀子:

“荀卿才高学陋,以礼为伪,以性为恶,不见圣贤。虽曰尊子弓,然而时相去甚远,圣人之道至卿不传。”

“如荀子谓‘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此语有何不可,亦是驯致之道。然他却以性为恶,桀纣性也,尧舜伪也。似此驯致便不错了。”

“荀子虽能如此说,却以礼义为伪,性为不善,佗自情性尚理会不得,怎生到得圣人?”

韩愈认为孟子“醇乎醇者”,杨雄和荀子“大醇而小疵”。二程认为韩愈评价过高:

“荀卿才高, 其过多;扬雄才短, 其过少。韩子称其大醇, 非也。若二子, 可谓大驳矣。然韩子责人甚恕。”

朱熹与二程一样反对韩愈给予荀子“大醇而小疵”的评价,但认为这种评价并不是程颐所说的“责人恕”的问题,而是“看人不破”。朱熹认为他学问粗糙,“如吃糙米饭相近”,其性恶论从根本已错:“今于头段处既错,又如何践履。”

朱熹认为荀子不仅流于申韩,而且“全是申韩”。他说:

“荀卿则全是申韩, 观《成相》一篇, 可见他见当时庸君暗主战斗不息, 愤闷恻怛, 深欲提耳而诲之, 故作此篇。然其要,卒归于明法制、执赏罚而已。 ”

朱熹要求弟子:

“不须理会荀卿,且理会孟子性善。如天下之物,有黑有白,此是黑、彼是白,又何须辨?荀、杨不惟说性不是,从头到底皆不识。当时未有明道之士,被他说用于世千余年。”(以上朱熹言论皆出自《朱子语类》)

二程是北宋五子,理学家中的代表人物,朱熹更是理学集大成者。他们对荀子及其性恶论的态度,代表了理学和儒家正统的态度。

同时,其它非理学的宋代名儒,对荀子及其性恶论的态度,也普遍与理学家一致。北宋大儒刘敞说:

“荀子言圣人之性以恶,言圣人之道以伪,恶乱性,伪害道,荀子之言不可为治。”(文渊阁四库全书《公是弟子记》卷三)

苏轼在《荀卿论》中认为李斯焚书坑儒,荀子要负重大责任。他说:

“今夫小人之为不善,犹必有所顾忌,是以夏商之亡,桀纣之残暴,而先王之法度礼乐刑政,犹未至于绝灭而不可考者,是桀纣犹有所存而不敢尽废也。彼李斯者,独能奋而不顾,焚烧夫子之六经,烹灭三代之诸侯,破坏周公之井田,此亦必有所恃者矣。彼见其师历诋天下之贤人,自是其愚,以为古先圣王皆无足法者。不知荀卿特以快一时之论,而荀卿亦不知其祸之至于此也。其父杀人报仇,其子必且行劫。荀卿明王道,述礼乐,而李斯以其学乱天下,其高谈异论有以激之也。”

源头已浊,下流难清;根本一错,流弊无穷。荀子“性恶礼伪”论的错误是原则性、根本性的,荀子和荀学尚能勉强伊仁尊孔、以礼自持,其弟子韩非、李斯的学术背叛和思想恶化则是势不可挡的逻辑必然。2017-11-27余东海
首发于儒家网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