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范似棟   ZT: 曹長青談唐柏橋 2017-12-04 06:11:09  [点击:630]
曹长青:唐柏桥诈捐?学历造假?民运大佬们要联名反郭?(视频和文字稿)



【推特党筹委会听写组:一缕清风,SHIHONGLEI,James,Willy,大白,小伟,狗剩,许小仙,令狐冲,小城故事,Sara。据曹长青先生2017年12月3日视频( https://youtu.be/aNCZnh3keC4 )打字整理】



大家好,我是曹长青,我今天想谈一下唐柏桥。本来没有任何计划做这样一个视频。在我上期的视频《谁在制造“民运”乱象?郭文贵错到哪里?》中,我批评有的民运人士,个别的民运人士,原来高调地支持郭文贵,支持郭文贵爆料,而且对郭文贵的“郭七条”中的“不反习”清清楚楚。那后来呢,又开始高调地批评郭文贵。我就问:他们为什么呢?郭文贵的这个前后立场是一致的,你原来也是支持的,那后来高调批评,为什么呢?



后来我发现有几个民运人士是贪图郭文贵的资助,贪图人家的钱。不给钱了,没达到目的,就翻脸了。我对这种现象相当不以为然,相当反感!那我就做了那个视频,提出有人要开什么大会,跟郭文贵要2万美元,郭文贵答应了,结果他又要10万,郭文贵没给。另外有个民运人士说,我一年来为了支持郭文贵,自己经济损失了20万美元,我进行了批评。结果所有的民运人士,我就收到一个人的来信,就是唐柏桥。他来了一封信,要求我公开道歉,公开说明:你视频里提到的10万块钱是我、还是不是我?你必须公开道歉!那意思,是,你要公开道歉;不是,你也要公开道歉。而且还说了些非常不客气的话:“你的言论很多地方站不住脚,不值一驳。而且大量歪曲事实,充斥着人身攻击的语言。“你要么被别人耍了,要么是你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意歪曲事实恶意中伤于你的老朋友我。”还有什么“你对我开火”“百般抵毁”,“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我当时简短回了一句话:“我会做一个视频澄清”。



确实我后来一查,我自己不准确。那不是跟郭文贵要10万块钱,是跟另外一个人。那必须实事求是,错了要更正。我准备做一个视频澄清一下。可我还没等做出来,他太太又发了一个推文,在唐柏桥本人的推特发出来的,唐柏桥做了“按语推荐”。这个推文就更厉害了,说我们是重“名”,重“尊严”,重“门面”,说我对他们家庭进行了“严重的道德攻击”等等。大家看我的视频,我没有攻击唐柏桥任何的家人,没有提到他的太太,甚至没有提到“唐柏桥”这三个字!按理说我可以不做任何澄清,因为我没有提到任何人的名字。你对号入座是你的问题。



你说鲁迅写的《阿Q正传》,这个人要求鲁迅发声明,那个阿Q不是指我;那个要求声明,阿Q是不是说我?当然我不是自比鲁迅。鲁迅是个伟大的思想家、作家,我完全比不上。我是非常推崇鲁迅,敬重他,钦佩他。我只想举个例子,当年确实很多人认为鲁迅写的阿Q,这个人指是写我,那个人认为是写我。确实有!因为鲁迅写到一些人最阴暗的部分。鲁迅没有发任何的声明,没搭理他们,你愿意对号入座就是你!健康的人就不会。你说,今天癌症非常严重,健康的人就不会心虚。



唐柏桥就心虚了,让我发声明:“是”还是“不是”。我可以不发。但后来想了想,还是准备发个视频,错了就得承认,做一个澄清。还没等我澄清,我刚才不是讲了吗,他的太太又来了一篇。我就准备做个视频来谈谈这个问题。我就在我的推特上做个小广告,我会做一个视频。唐柏桥又来信了,更加厉害了!说什么:我本来想通过私下沟通化解误会,我太太的文章也是她发出后我才看到,并非我授意她写的。——这是明显的谎言!



第一个,唐柏桥太太的文字是发在唐柏桥自己推特上的,他不知道吗?如果说他们两个共用推特的话,你不知道也可以理解,但是你唐柏桥写的按语推荐啊!你写按语推荐说不知道这篇文章发表?你说,这不是公开撒谎吗?合乎逻辑吗?那我也不计较。结果是,下面更严重了!(读唐来信)“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朋友!”“如果你不就暗指我向郭文贵诈钱公开澄清道歉,我绝不会原谅你!”那意思就是会跟我没完了。(唐信)“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你就是一个撒谎者!”哇!气势汹汹!气势汹汹!就要跟我宣战了!



我本来没有任何意图,工作这么忙,没有任何时间精力做一个关于唐柏桥的视频,他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中国俗话说,脚上的泡自己走的,愿意怎么走,就怎么走。但他写来这样的信等于逼迫我回应,那我不得不说两句,就这个事情解释一下。



唐柏桥在他的推特上强调:曹长青是我多年的好友,怎么样怎么样的,那意思好像我背叛他了,跟我原来关系非常密切。那我就谈一谈,跟唐柏桥是一个怎么样的关系。



那是20多年前,我在纽约住。后来搬离了,工作等等原因。后来又搬回纽约了,在纽约就是那么几个民运朋友,大家认识的,尤其唐柏桥原来那个太太Felicity,英文很好,不太会说中文,当时我跟哥伦比亚大学学者司马晋(James D. Seymour)共同主编一本关于西藏的书,有几篇是唐柏桥的太太Felicity参与翻译的,所以比较熟悉了一点。那我就跟唐柏桥联络了一下,说我们要搬回纽约了,能不能帮看看房子,找找房子。唐柏桥说,找房子这事最好自己看,别人看能不能满意;同时说我家正好现在有一间空的房子,你就住我家,然后你就自己找。我觉得这挺好呵,也很感谢。那我和我太太就住到他家。大约有一、两个星期吧,好像是,记不太清楚了。然后就找到房子了,就搬出去了。在他家住的期间,没有任何矛盾,很愉快,我们也很感谢。



后来唐柏桥在纽约一些民运活动,我都没有参加。因为不仅他的活动,一般民运活动我都没有参加,我独立写作。这个民运的组织,那个民运的活动,说老实话,我都敬而远之。这有很多问题,以后再说。最后我记得比较有印象的跟唐柏桥一起参加的活动,是关于王若望老先生的,我很敬佩王老,他是很好的一个人,他的思想观点我都很赞成。他的人格、气质、性格我都很喜欢。老人家80大寿的话,我来张罗,也找了唐柏桥一起参与张罗,做了一个很成功的王老80大寿的活动。很多朋友来参加。



再一个就是王若望先生去世的时候,我还记得,当时在他病床旁边的走廊里,唐柏桥,王炳章,现在在中共监狱里的王炳章,还有民运领袖魏京生等几个人,大家开了一个短会,怎么办理王老的后事,追思活动,后来办了一个很成功的追思活动。再后来我搬离纽约了,跟唐柏桥就没有多少联系了。过去15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跟唐柏桥都好像没有见过面。联络非常少的,几乎没有什么联络。就这么一个关系。



这次郭文贵事件出来之后,我比较关注唐柏桥的一些言论,因为我对郭文贵爆料相当的支持,从一开始了解这个事情就相当的支持,到今天也如此。为什么?我觉得郭文贵现象是中国民主进程中,中国这个国家改变的进程中,一个比较重要的政治事件。



郭文贵的爆料对于实现我的理想——结束共产党专制,中国实现民主,有帮助。所以我一直支持他爆料,对他在共产党压力下勇敢地发出声音,有一种感谢、感激的心情。因为我比较支持郭文贵爆料,所以就比较关注一点唐柏桥,他早期支持郭文贵爆料,相当强烈,我觉得这很好。但是跟他打交道,很快就感到不愉快。有几件事,第一个就是他们成立一个支持郭文贵什么推特党筹委会,郭宝胜牧师还有唐柏桥都给我来信,希望我参加推委会、担任几个委员之一,而且说郭文贵先生特别希望我来担任,我当时就写信拒绝了,给他们两个人都写了信。说我不愿参加这种组织性的,因为这些民运组织,我看得很多了。很多就是开会、成立组织,不做什么实际的事情,所以这些年,我基本上不参加任何的民运组织,就婉谢了,拒绝了。



第二个就是唐柏桥开这个什么全球啊,还是世界呀民主大会,邀请我去开会,到会议上讲话,那我也婉拒了。我说我时间精力有限。第二个呢,我也直率的跟他说了,我对这种开什么民运大会不感兴趣。而且我也直率地跟唐柏桥说了,开这种会不起什么作用。最后真让我言中了,你说捐款三万多快,来参加会的不到30个人,每个人成本一千块。有什么意义啊?你有那三万块钱,办一个网站好好地传播结束盗国贼、推翻中共专制,那有多好啊!就开一个会,每个人讲几句话,有多大的意义啊?最后真是被我说中了。



我当时可能说这个话比较直率,唐柏桥就不高兴了。就给我来信,来的那个信呵,说句老实话,我如果没有这次唐柏桥逼迫我公开道歉,我不会谈。我看他那个信,很不高兴。他那种居高临下的,指导的、教训的那个口气,你来参加这个会,“至少比任何一次去台湾都会更有价值。”你说我去不去台湾,是我自己的事情,凭什么你就说不去参加你的大会,去台湾哪里就什么价值了?我看了就不高兴,不痛快。凭什么我去哪里,去不去你的大会,由你来决定呢?你是请我参加一个活动,你用这种口气?不高兴。



再一个,而且还是那种口气。他说“多少国内的人冒着坐牢甚至杀头的危险在与我们一起(这个我们就是指唐柏桥),一道从事反抗活动。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做一点牺牲呢?”就是对我说的,你不能来参加大会、做一点牺牲吗?而且最后唐柏桥在信中说,“恕我直言,我觉得您这次真的应该与会,否则会让天下人寒心。”我不去了,天下人就寒心了。说是我造成的。最后说,“我是为中国的民主大业求您,为中国亿万受尽凌辱的百姓求您,”那我不去,中国民主大业,我就对不起了。我不去,中国亿万的百姓,我就对不起了。就那个口气吧,就是让人真是-----



后来,我真的能理解郭文贵听到唐柏桥那个录音,大家知道那个事情,唐柏桥在大约几十分钟的电话录音中教训郭文贵,我完全能体会到,郭文贵先生的感受。最后那个录音发表了,大家听(看)到了。唐柏桥那个口气,老是代表着全中国,全世界,好像大家都要听他的,不听他的就怎么样了。你说我们参加一个会议,想参加、不参加都是我的权利。你是求我来做一件事情,任何原因人家不做了,那就希望下次再合作,谢谢您的体谅。那你说就这种口气,你说,别人能不能舒服?



这次来信,我就感觉不舒服。后来让我感觉更不舒服的一件事情,恕我直言,柏桥,如果你看到这个视频,我想你也会看的。就是在你给郭文贵的那个谈话,留的那个录音,居然你说什么,袁红冰,辛灏年,曹长青等等,这多数人都是在我唐柏桥影响下、游说下,各种技巧,这些人被激发出来(支持郭文贵的)。这完全不是事实,网友朋友们!关于我支持郭文贵跟唐柏桥毫无关系。我跟唐柏桥就支持郭文贵的事情,是不是支持郭文贵的问题,没有一个电子信,没有一次电话,更没有什么见过面。我说了嘛,过去15年到今天,我们都没有见过面,你说就变成了,我是他游说的,我是他影响的。你说我们都是60岁的人了,我们对中国的事情这么关心。要就这个事情做出一个什么决定,是你唐柏桥可以游说的吗?可以说服的吗?还说我(唐柏桥)用了各种技巧,你跟我怎么做技巧了?这完全不是真实嘛!而且说什么,更严重了,说什么我(就是唐柏桥)可以跟你(指郭文贵)翻脸,我什么也不会损失。



那么今天你看,唐柏桥拉开的架式,就要跟我翻脸,他什么也不会损失。可能损失的就是我,我宁可了,谁让我认识唐柏桥了。有时候人生真是感叹啊,朋友们!人生中,有很多人,你就不应该认识,不应该见过面。但是历史又不像录像带,不能够倒转。没有办法!



而且,无论是唐柏桥本人给我来的信,还是他的太太公开在推特上发的那篇文章,都强调了一个事情,说高智晟诋毁诬陷了他们,说他们诈骗了高智晟七万美元。然后就跟我说,你曹长青难道就像高智晟的太太耿和那样对什么七万美元,就说我们也没点你名字啊?!唐夫妇都跟我来说这个七万美元的事情。



唐柏桥太太在文章中说,这是原话:“如果您也像高智晟太太耿和一样,针对七万元的骗捐指控,躲闪地说‘我没有点名字啊?’的话……。唐柏桥的信也是关于七万美元这么说的:“你一生坦坦荡荡,不会像前段时间污蔑我骗了高智晟七万美元捐款那些人一样,不敢承认吧?”



说句老实话,没有他和他太太说这七万美元的事,这个视频我都不会做,因为我时间太忙,精力有限。事情是高智晟曾发了一个声明,说有人捐给他家七万美元,结果被某个民运人士贪掉了。中间诈捐。后来博讯网站登出来说,这个人就是唐柏桥,舆论哗然。就这个事情,我当时出来打抱不平,写了两篇文章,说根据常识判断,这不可能的。因为高智晟的太太就在美国,你要捐的话,同样在美国,为什么要转一手交给唐柏桥转给她呢?直接交给她不就完了。从常识来说能成立吗?再一个,七万美元多大的数字,今天你别说捐七万,七千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常识上很难成立。第二,你也没拿出证据啊,谁捐的?哪个人?捐的人能够就认了我这七万美元给中间人拿走了。再一个高智晟的太太就认了?被骗去七万美元,多大的钱呵,谁如果骗捐,可以到法院起诉他啊!可这些都没有发生。当时我觉得这个事不像那么回事。我就事论事了。当然我知道唐柏桥以前关于钱的问题有很多争议,那我也在文章中特别提到。关于民运人士曾宏认为唐柏桥骗了他三万钱那个事,我另外有自己的看法。关于原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太太韩晓蓉写过长篇文章,说唐柏桥怎么不交学生贷款,找她做担保,结果她的信誉受到影响等。对于这篇文章,这个事情,我另有自己的看法。什么叫另有自己的看法?就是我不认同唐柏桥的说法,而认同韩晓蓉和曾宏的看法,这是这个意思。但我当时写文章时强调的是,一码是一码,过去唐柏桥有多少非议,多少问题,不等于这一次他一定就骗捐了。你说我为他写这两篇文章,朋友们,你们不知道我付了多大的代价。多少朋友来信,说你不能写唐柏桥,不能支持唐柏桥,这个人的人品坏透了,你怎么给他说话。甚至有的朋友跟我反目为仇,公开的骂我……。



说实话,唐柏桥你们夫妇提到七万美元真的令我伤心。当时海外民运人士有谁给你写文章?只有我写了两篇文章!而且今天那个文章立场我都不倒退,坚持我原来的文章不撤回。那个说唐柏桥诈捐七万美元的事没有证据,不符合常识。但是你们拿这七万美元来跟我说事,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呢!?做人可以这样吗?



你看,我说做视频澄清,你还没有等我澄清,你和你太太,你10万块要我说必须是还是不是,要我公开道歉。你太太说我视频中提到的20万美元也是暗指你们家。可以这么做吗?说到这个钱的事情,我在这里澄清,我这个没有看准确,一个是很忙,事情很多,只是看到那个网络截屏,上面是唐柏桥跟捐款人对话,唐柏桥说,这是他的原话:“就按你最初说的,先汇10万吧,再多我怕你有负担。”然后捐款人说:“之前不是说只需要2万美金左右吗?”(这说明之前说的是需要2万美金)。唐柏桥说:“2万美金是这次会议的预算,我以为你是在问我。”什么意思,懂中文的人都知道,我以为你是问我的需要,你支持我个人8万,所以才是10万。当时我看了这个,光有唐柏桥,没有那个人的名字,我以为就是郭文贵了,所以我那个视频说开会,我没说是开民主大会,只是说有人开会,郭文贵答应给2万,他要10万。我这个事确实没弄准确,张冠李戴了,我承认。但是这个事,我不向唐柏桥道歉,我向推友们道歉,我这事查核不准确,以后要注意,要用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仔细查核每件事情。



为什么不向唐柏桥道歉呢?第一个,大家看到了,你说会议要2万,人家答应给你2万,你又要10万。那8万就等于要自己的生活费或什么费,要给自己。“我以为你是在问我”,问我个人的。如果这个人真给了10万,如果这个截屏不公布,唐柏桥开一个民主大会,他就赚了8万!所以我真的质疑了,唐柏桥开民主大会是不是要自己赚钱呀?这个通信截屏是那个捐款人公布出来的。唐柏桥是不是在借民主大会发个人的财啊?当然发财也好、个人生活费也好、个人从事民主的经费也好,你不等于赚钱吗?是不是这么回事?即使不是郭文贵,是李文贵,尹科(那个捐款人的真名,网上名字是蒋罔正),不是性质一样的吗?利用民主大会自己要钱吗?是不是这么回事啊?大家看啊!



再一个,我为什么不向唐柏桥道歉,他跟郭文贵要钱,是郭文贵自己说的。郭文贵在视频中说,唐柏桥要介绍一个人到白宫游说,见川普,要公关费,郭文贵说跟他要几十万美元。好,我复述的可能不准确,不能一字一板,我们大家听听郭文贵自己的视频讲话,关于唐柏桥怎样跟他骗捐要钱这事,你听郭文贵自己说的,你们做个判断,大家听听——



(播放)文贵录音:唐柏桥先生因为他口气特别大,老是跟我说,就是他帮助了川普总统的,要没有他,川普总统怎么怎么样,没有他就根本不行,然后几次接触要介绍白宫做什么什么,你们看看唐柏桥当年给我发的推言,一张嘴尽是白宫,闭口就是川普总统。他特别热情地给我的助理发个email介绍一个人,这个人说是要代表我们去白宫去给说一说郭文贵的事情。然后要付钱,要公关,需要几十万美元。那么唐柏桥先生我觉得我当时一听这路数,一张口就是募捐,然后还给我介绍川普总统,我真觉得他自不量力。然后他给我讲他家人的情况,他母亲出不来,然后哭哭啼啼的,哎呀我当时是,我觉得唐柏桥先生,我没想到他后来是这个样的。就是现在往回看,到后来他到达了纽约来带着他太太,在我家门口中央公园转了很多天,就是想见我,那我肯定不见他。那么好么,现在看起来都是圈套。这就是专业骗子,职业骗子,而且非常清楚专门吃小嫩草,吃青。就我这刚上Twitter,啪啪啪给你一弄,哇!白宫啊,川普总统啊,民主啊民运啊,然后从五千开始,帮你公关啊,然后来钱,然后跟你套近乎走人。这就是当年上海的叫什么党啊白莲党啊,专业骗子职业骗子,但是你骗我?你说我连共产党都没有把我骗了,那盗国贼王岐山孟建柱都没有把我给骗了,你能把我给骗了吗?那不是开玩笑吗?我是骗子堆里长大的,咱是从恶人谷出来的呀,你怎么能骗我呢?哪有这种职业骗子,捐了28年,天天搞骗捐,离婚也募捐,所以呢,他一次一次地给我发信息,一次一次地说。后来又说什么,他妻子得了癌症啊,然后就哭啊,然后就捐款的意义啊,然后孙中山都给来出来了,连死人都给拉出来了!“孙中山也靠捐款...”诶呀我的妈呀!哎...无语了,无语了,文贵无语了。



曹老师:大家听到视频了吧,看了吧?这是郭文贵先生本人,他应该有第一手证据啊,他有第一手感觉啊——他认为是唐柏桥跟他要钱了,而且说要几十万呢!找个什么人给他做什么白宫的工作,见川普总统。郭文贵也不是说来到美国了什么也不懂,能不了解唐柏桥有能力介绍川普总统吗?有能力进白宫吗?所以说郭文贵就没做,没给钱嘛。那你说唐柏桥这个令不令人质疑啊?郭文贵没有支持了,他就开始反郭了。



今天你看,唐柏桥太太在批评我的文章中说了,主要理由说:她这个人重“名”(我相信不是名利的名,名是指名望、名声),重“尊严”,重“门面”。那挺好啊!那唐柏桥太太你能不能按着这三条标准衡量一下你的先生,你的丈夫,唐柏桥本人啊?能不能按着这个标准要求一下他,解释一下,他有多少非议啊,多少质疑啊?你说唐太太你都不知道?我怀疑。今天是网络时代,我就举几个吧,你看看你要“名”,要“门面”,要“尊严”。这些事情是不是符合“尊严”。



第一个,网上有很多争议,那个曾宏,一个中国民运人士在纽约的,跟唐柏桥一起办民主大学的,一直在写文章做视频,说唐柏桥骗了他3万美元。他当年来到纽约旅游签证还是什么签证,合法进入美国,找了唐柏桥支持民主运动,俩人一谈就合。结果唐柏桥就说你在中国有危险,钱得必须赶快汇出来,否则给你扣掉。而且汇到哪里?汇到唐柏桥当时的太太Felicity Lung的账号。那这笔钱曾宏有证据啊。我在网上看到了,登出来了。那个曾宏有汇款单。我把它放在网上大家看看。大家看到了吧?就这个单子,你看右边那个Felicity Lung,那就是唐柏桥当时的太太,中文名叫龙宗泽。所以曾宏拿出证据了,曾宏说是他自己全部的积蓄家当。曾宏说唐柏桥欺骗了他,因为曾宏是合法进入美国有中国的护照,入境签证等等,他可以在纽约开银行账号,可以汇到自己账号。曾宏认为,唐柏桥有意欺骗他,让他把钱汇到了唐柏桥的妻子账号。如果当时真的有危险,或者理解错了,也可以。那把钱还给人家啊!不还,多少年也不还。曾宏认为到现在也没还。所以他俩这个官司这个争执到现在也没完。



唐柏桥承不承认有那么一笔钱汇到他太太的账号?我的感觉他是承认的。因为他在推特有段话我看到了。他说曾宏一次次从我们这里提款,从我们账号提款提完了然后就说我们敲诈了他,欺骗了他,诈骗了他。这个话给人的感觉就是唐柏桥已经承认这个钱汇到他太太的账号这个事情事实是成立的。那关键就是这个钱还没还给曾宏。如果唐柏桥把支票写给曾宏了,大家知道,开出的支票会回来的。那会有证据,把那支票亮出来啊!我3万块钱还给你曾宏了,回来了。第二个,如果给的现金,收据拿出来,这都没有啊!另外第三个,你说曾宏一次次从你家账号提款提完了,这不成立啊!曾宏怎么能从你家账号提款呢?只有你自己从你家账号提款,别人怎么能从你家账号提款呢?这常识不成立啊!这个说法就令人质疑。



当然我们现在这些外人只是根据他俩写的文章,我没有做过独立调查,没法判断。但是如果是真实的,像曾宏说的,唐柏桥就应该把这三万块钱还给人家。今天,唐柏桥的太太已经说了,你家每年收入有二十万美元。我以前不知道,这次听你批评我的文章,说我是什么“犯错误的文人”,既然你说我是犯错误的文人,那你就不犯错误吧,你改正唐柏桥过去的错误,把人家的三万块钱还了,可不可以啊?



当然,你说这个事情有争议,你们要调查。那第二个,没有争议的:前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太太韩晓榕,写过长篇文章,在网络上大家可以看到,谈到当年,唐柏桥和他当时的太太找到她,让她为唐柏桥在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读书的学生贷款做担保人。当时唐柏桥太太Felicity说自己曾在法学院读书有学生贷款,所以不能给唐柏桥做担保人了,要找另外一个人,所以请她做担保。韩晓榕不情愿,但是他们欺骗了她,说刘青已经同意了。后来从韩晓榕写的文章中看到,刘青当时就不同意,刘青说我们家我太太做主,整个就推掉了,而且刘青认为唐柏桥夫妇已经听懂他的意思,就是不同意。结果他们趁刘青不在家找了刘青太太韩晓榕,而且当场就要签那个手续,英文的,韩晓榕又不懂英文。唐柏桥夫妇说,什么事儿都不会有,就在这签个名字,啥事儿都没有,什么负担也没有,什么麻烦也没有,什么都没有,就签个字完事儿了。韩晓榕抹不开情面,再一个,因为当时唐柏桥的太太Felicity已经毕业了,做一个助理检察官什么的,大家知道助理检察官收入还可以的,所以相信了,而且觉得他太太人也不错。各种原因,就签了,不情愿,但是签了。结果给她带来麻烦。大家看,上网打“韩晓榕,唐柏桥”,韩晓榕这篇文章就出来了。写得非常详细,我在这里不多说。韩晓榕觉得这辈子上当了,不该做这个事情,因为最后唐柏桥不交那个学生贷款了,结果银行找了追款公司,追款公司追到韩晓榕那去了,成天打电话,几乎两天就来个电话,来电话追款,韩晓榕是在美国邮局做夜班的,你说白天刚休息,就来电话追款,那韩晓蓉找唐柏桥多少次了。找了,还上一次,然后下次就又不还了。最后,韩晓榕没办法了,自己替他还了,还了是560多块。韩晓榕说,不还自己信用就破产了。为什么?她已经信用出问题了,她去贷款买房子,人家不给她贷款了,说你的信用有问题,你贷款没还上。你担保了,被担保人不交,就得你交。听我的视频的人请记住,不能随便给人出担保手续,尤其碰上唐柏桥,你就倒大霉了。



你说有像唐柏桥这么干的么?你原来承诺的,不给人带来任何麻烦的,你带来这么多麻烦,不能交贷款了,你得想办法解决呀,怎么能不管了呢?我可能阅读有限,我没看到任何其他一个中国留学生,中国人,做这种缺德的事情。唐柏桥怎么做的,正常应该去道歉,赶快还钱。多少钱你知道吗朋友们?一个月需要还140多块,一百多块钱。你说随便打一份工,打个餐馆一个月也得有两千块钱吧,你得剩下个二百三百的吧。唐柏桥不能找份活儿吗,不能把人家钱还上吗?让人这么担惊受怕,这么愤怒,让人这么烦恼!



唐柏桥写了篇文章,大家上网可以看到,打上“唐柏桥,韩晓榕”,就能看到唐柏桥那篇文章,为自己辩护的。那篇文章完全没有道理,而且说,银行的欠款就可以赖掉,不管了,就可以不还钱,告诉韩晓榕你可以把电话关掉,block掉,不理睬它,像我一样。可以这么做吗朋友们?如果都这么做,银行贷款你就赖账不还了,那美国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还能运作了吗?第二个你愿意自己那么做,欺骗银行,自己不负责任,耍无赖,那你让韩晓榕也跟你一起做,那她自己的credit(信誉)不就破坏了吗?她还怎么贷款?信誉,credit在美国多么重要啊。那文章我看了,说老实话,为了做这个节目,我再看了一遍,愤怒!唐柏桥居然说,那川普呢,大生意人呵,有多少次贷款,破产了,你怎么不说他道德败坏呢?问题是,人家川普当年破产了,自己生意破产了,自己credit破产了,是他自己呀,他没有找别人担保呀,可你是连累了别人,你说这种类比可以成立吗?你看这是唐柏桥的回应文章,写了这么一大沓子,写这么长,洋洋洒洒,那就不讲理了嘛,有这么做的吗?唐柏桥还说,我们做事得有规矩,就是我跟韩晓榕,你帮我担保,什么规矩,我的欠款,什么时候还,应该由我自己决定,我自己安排,除非你韩晓榕想帮我,不需要我偿还银行的钱了,那另当别论。你说这不无赖吗,你欠款什么时候还,你有安排,那不是让人家担保了嘛,居然说除非你想帮忙,那你就还吧。韩晓榕的文章后面写了,贷款的事,唐柏桥已经明确告诉我,他不会还了,所以才会写出来啊。她找你,你不见,打你电话不接,就不管了。你让别人担保,人家怎么办啊!可以这么做事情吗?



韩晓榕的文章是哪一年写的,2010年,至今七年了。现在怎么样了,我想找一下当事人,这钱最后怎么样了,当事人不敢说话啊,因为现在这个款还没还完呢。后来我从其它渠道了解到,后来唐柏桥搬到西部了,有了新的婚姻,经济条件改善了,他就开始还自己的贷款,银行不再追韩晓榕了,包括当年韩晓榕替他付的钱,他也给韩晓榕还上了,这还不错,还上了。但是现在当事人还不敢谈这事情,为什么?因为这个担保还在进行呢,还有几千块钱没还完呢,不敢说啊,不敢得罪唐柏桥啊,你得罪了,他明天就不付了,你怎么办呢!就像孙悟空的一个紧箍咒箍在头上了,多少年了朋友们,到今年,唐柏桥的一万多块钱贷款已经15年了,15年!一万多块钱!那些支持唐柏桥的朋友们,你们想一个道理,唐柏桥的太太说他们既然可以一年收入20万美元,那就不能把这钱,就几千块,一次还掉吗?现在剩下的三、四千块钱是你家20万收入的多少分之一,就还掉嘛,让那个担保人不再担心,不再提心吊胆,不再不敢说话嘛!大家说说可以这样做事情吗?唐柏桥的太太,你不看重“名”,名声、门面、尊严吗,能不能用这六个字衡量一下唐柏桥,拜托你了唐太太,你能不能把韩晓榕的贷款全部一次给人还上,不要再让人家,15年了朋友们,不要再让人家担心受怕了吧,15年,折磨人15年了,现在她账面上还有三千多唐柏桥的账没还呢,能不能一次给人交上啊,你不有20万嘛!



再一个,唐柏桥,我再说一个,还有,真是不愿意说出这些事,是唐柏桥逼迫我说要公开道歉,他太太也说我是个什么“犯了错误的文人”,你给我讲讲错误是什么,谁的错误?再有,就是流亡在瑞典的中国作家茉莉,她公开写的文章,当年她在湖南参加八九民运被抓起来判刑,最后被救到香港。后来有个中国人权组织,一个美国人罗宾,我也认识,这个人募捐到一部分钱,给了唐柏桥,其中有给茉莉的一份,结果茉莉一直没有拿到,也不知道。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见到罗宾了,罗宾说你有没有拿到那份钱,她说没有。茉莉就问唐柏桥,给我的捐款,不管多少,那是给我的,应该还给我啊!多少次追问,多少次写文章,唐柏桥都不回答。你起码得回答一下,有没有这个事,是罗宾编造,还是真有这个事,有多少钱是应该给茉莉的,你给了别人,如果更有急需的你得说个理由,怎么就不回答,可以这样吗?那是不是你自己贪掉了呢?你不回答大家当然有这个质疑。茉莉就这个事情问了多少次了,有没有看到唐柏桥对这个问题有个回答,怎么可以不回答这个事情呢?



你说海外民运人士,朋友们,你们说唐柏桥一件两件三件都在钱上出问题,有第二个人吗?你给我找出来,这么多质疑的吗?唐柏桥说那个曾宏是特务,特务不特务是由美国FBI美国法律认定,如果是特务美国法律会制裁的,不可以你说特务就特务了,特务也不能改变这个钱的问题、这个性质的问题嘛!汇给了你钱要不要给人退回去呢,那茉莉是特务吗?韩晓榕是特务吗?



再一个,除了茉莉,还有一个叫张凯臣的,中共原来的官员,叛逃到了美国。张凯臣写文章说,他给了唐柏桥三千美元,唐柏桥说给他办政治庇护,结果没有给办。张凯臣要这个钱,唐也不给。当然了,政治庇护不是百分之百成功,一般的话只收押金,然后成功了收全额,那是不是全额,如果不成功了要给个解释,唐柏桥对这个问题怎么没个说法呀,这又是一个吧,怎么这么多都摊上唐柏桥了呢?



再有一个,唐柏桥办了个民主大学,唐柏桥变成“唐校长”。然后有个中国的律师,维权律师郭进,支持民运,到了美国纽约,赞同唐柏桥办民主大学、传播民主思想,也参加了民主大学。唐柏桥跟他借了一万块美金,郭进律师写的文章我看到了,说当时是借他的钱,是应急。结果就不还了,说郭进是特务,还开个什么会批斗郭进,批斗曾宏,说他们是特务,赶出去,这钱就不还了!怎么这些都摊上唐柏桥了呢?当然,对郭进和唐柏桥这一万块钱争议我没有经过独立调查,但是怎么这么多人都来指控唐柏桥?曾宏,刘青妻子韩晓榕,茉莉,张凯臣,郭进,这就五个人了!



包括唐柏桥,还有一个捐款。什么捐款,他离婚了。离婚是个悲剧,对每个人来说都不是一个愉快的事情,但离婚怎么需要各界捐款呢?那个唐柏桥的捐款信我把它印出来了,那意思就是他搞了民运,大家欠他的。第一个我质疑他的说法,他说我从事社会公益、民运二十多年了,我给国内捐款了数万美元。对此我质疑。请问你这数万美元捐给谁了呢?数万元,不是小数字,我质疑。而且唐柏桥说,他离婚,太太离开了,是因为不堪他支持民运。是这个原因吗?我质疑。再一个,离婚了就要大家捐款?说现在他离婚了,我给民运干了这么多年了,你们大家难道不支持我吗!这种口气这种心态,很难令人接受,好像他干民运我们大家就都欠他的。你干民运是你自己愿意做的,谁要求你做了,你做了就变成我们大家要养活你了,这符合逻辑吗?还要求募捐了,唐柏桥原话是:“像我这样一个将自己的一生完全奉献给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人,在遭遇到这样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之后,仍然得不到社会人心的关怀来度过难关,会让天下的有志之士心寒,而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望而却步。”也就是说你不给唐柏桥捐款了,全天下的民主运动大家就不愿支持了,你看这么一个贡献了二十多年的人你都不支持,有这个逻辑吗?你说你离婚也要捐款,为什么郭文贵用了很多严厉的词,你离婚怎么要大家捐款呢?你自己生活不能处理吗,你在美国二十多年连个住处、房子都没有?你怎么活的,怎么住的?而且要让大家捐款,要四种方式捐款:第一个,电汇;第二个,给支票,寄到什么地方;第三个,Paypal;第四个,到他的脸书上donate。除了这四个渠道捐款,最后还有一个,如果你在国内的,中国老百姓要给我捐款,给我发电邮,我告诉你在国内怎么把钱转给我。国内多艰难呵,让国内人给他捐款。



最后我再说一个,不说那么多了,如果唐柏桥太太你说,这些都有争议呵,最后一个我认为没有争议,就是对李旺阳的捐款。谈到李旺阳,我心情很沉重啊!我写了一个文章,叫做“谁说中国没英雄?”李旺阳就是中国的英雄!我很少文章像这篇文章写得这么艰难,真是含着眼泪来写的,非常沉重!



李旺阳在中共监狱21年,也是湖南人,参加八九民运,前后两次关押21年,不屈服,39岁关进去,最后出来超过60。而且在那里面不屈服,被关进那个禁闭室,禁闭室两米长,一米宽,1.6米高,而李旺阳是1.8米身高,站不起来,在那里一次次关。那里没有窗户,没有厕所,苍蝇、蚊子,老鼠等等,那个囚室叫活棺材,棺材仓。他在这个禁闭室关过20次,也就是说你反抗不屈服,至少李旺阳有20次。经过21年的监狱,他的身体完全被摧残,医生给他检查出多种多种疾病,而且两眼失明了,看不见了,两个耳朵失聪,听不见了,香港记者采访他,只能用那个文字,写在那个腿上(哽咽),结果李旺阳怎么回答的,他说“我宁可砍头、也不回头!”我当时写的文章,(擦眼泪)对不起,砍头也不回头,宁可砍头,而且说我只是关了多年监狱了,可是那些天安门学生,都已经死在天安门广场了,永远地生命消失了,跟他们相比我还活着。砍头也不回头!这是中国人发出的最英雄的声音!没有超过这个的!真正的英雄!我写了一篇文章,这是含着泪水写的。那是2012年,五年前,(擦眼泪)对不起。那么这个跟唐柏桥有什么关系,唐柏桥发起过一个李旺阳追思会,在纽约,然后要给李旺阳建一个铜像。我也看到报纸这个消息,觉得唐柏桥做的很不错,很正确一个事情。包括这些年虽然我和唐柏桥没有什么多少联系,但是对他反共,写反共文章,很坚定反共,还是很欣赏的,观点也很共鸣的。所以看到他组织这个活动,觉得柏桥真是好样的,做这个活动很好。结果出现问题,他说给李旺阳建个铜像,做个雕像,找了一个人参加,就是海外有一个民运人士、雕塑家陈维明,他哥哥还是弟弟叫陈维健,他们兄弟俩我都见过,好像在一个瑞士西藏会议吧,他们兄弟俩,很好一对兄弟,很实在两个人,那结果呢?就建立了一个账号,各界捐款给李旺阳建个铜像。这是几年前的事情,五年前,到现在铜像也没建成。



然后就有人质疑了,这个捐款哪里去了?有没有人捐?结果有人站出来说我捐过。就是一个流亡在美国的上海企业家,袁健斌。他说他捐过5000美元,那就是说这个捐款是超过5000美元的。还有人在网上说总数有超过一万。一共多少我不知道,结果这个铜像还没建成。有人质疑了,唐柏桥出来回应了,说这个捐款是陈维明,这个雕刻家开的账号。那意思就是钱在陈维明那,找他去。陈维明很愤怒地发了个声明,说根本没有的事,我根本没建账号,和唐柏桥已经多年没有联系,怎么可能会骗捐呢?



结果陈维明感到不够,因为现在网络上有些文字是造假的,像是国内新浪网上就用我的名字“曹长青”发文章骂中国人,那都是假的。你看共产党多卑劣吧。我自己在新浪建博客不可以,有人冒充我可以,用我的出生年月日,用我的头像,用我的文章,然后真真假假。这就是共产党,而且不止一个博客。包括《博讯》上一个网站栏目“长青笔会”,也是假的,根本不是我建立的。里面用我的文章,一块真一块假的,批评胡平,然后冒充胡平批评我,卑劣到这种程度。我给博讯写过信,说这是假的、冒充我,能不能撤销,能不能遵循新闻真实性这个原则,博讯一个字也不回答,也不理我。现在博讯上的“长青笔会”还在呢,完全假的。所以我能理解陈维明的心情,就是这个文字会不会是有人伪造的。陈维明很负责任,做了一个视频讲话,说那个文字是我写的,又讲了那个过程。我仔细听了一遍,他说我从来没有设过这个账号,而且唐柏桥找我参加这个会的时候我就不太情愿,因为有人说这个人的人品不好,你不要参加他的活动。但他感到李旺阳是一个英雄,为他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给他做个铜像我不要一分钱我自愿的给他做。只不过那个铜像成本很高,需要工厂,有个成本费。他说,唐柏桥提出这个计划我赞同,但他跟唐说,一定要找几个信得过的人成立基金会,管好这个钱,要透明。结果却是不了了之。陈维明说,过去五年中,唐柏桥从来没跟他联络过,一个电话、一个电子信、一次见面都没有。他的感觉就是这个事可能说一说就拉倒了,根本不知道这个账号进款多少。结果唐柏桥就说了,陈维明建了捐款账号,找陈维明去。怎么可能呢?你唐柏桥张罗建立铜像,你张罗着捐款,怎么可能有人以陈维明的名义建立账号,五年你都不管?这不符常识和逻辑嘛!那常识和逻辑就是你唐柏桥建立的账号。那五千多美元在账号,另外还有其它钱。那唐柏桥,这个钱你就留下啦?当然唐柏桥可能解释,这个钱不够做铜像,那要解释呀,要说明嘛,这个钱不够,大家再捐。说明这个铜像多少钱,我现在捐到5000多、一万了,还缺多少钱,大家捐嘛,怎么就不吱声了?这不是5天、不是五个月,是5年了,朋友们!大家要是不质疑,他连回答都不回答。所以唐柏桥太太,你强调“名声,门面,尊严”这六个字,那能不能在看到我这个视频之后,跟你家先生说一下,把李旺阳这个捐款交出来?能不能给李旺阳的家人啊?



因为写李旺阳那篇文字,我特意查了相关资料,李旺阳的妹妹、妹夫损失惨重,因为这个妹妹爱她的哥哥,她哥哥“被自杀”,就因为他在对香港记者采访时说,我砍头也不回头!结果几天之后就在病房里,“被自杀”了。他妹妹见到他的时候,拖鞋还在他脚上。一个人真的自杀上吊会这个样子吗?而且不要放下,一直等到所有朋友来才放下。要制造这个假象。共产党残忍到这个程度。把一个风烛残年,双目失明,耳朵听不见的、摧残到奄奄一息的人,把你“被自杀”干掉。他妹妹坚持不能火化,要验尸要检查。结果迫害他妹妹,迫害他妹夫,让他们没有工作;包括他家乡的朋友们,民运人士们,冒着风险给他办追思会。他们生活都遭到了磨难,遭到了共产党的迫害,有的人失去工作。你们上网查一查,看看那些资料。唐柏桥先生,如果你认为是个民运人士,如果你认为你是一个人,“人”这个字,你能不能把李旺阳这个捐款吐出来?!能不能把这个钱给李旺阳的妹妹?如果你把这钱给李旺阳家人,我就再做个视频,就我上次那个视频,二十万十万,你认为是影射你们夫妇的,我都可以道歉。你把李旺阳的捐款能够还上。你吞谁的钱,用谁的钱,你不要用李旺阳,行不行?行不行?!



我不再多说了,这说不下去了。民运,我二十八年,对民运的事儿知道好多,负面的消息一把一把的。所以郭文贵批评民运人士,很多人非常恶劣。他(郭)只知道冰山一角,我知道很多。最近我在听说,刚听到消息,纽约的民运人士在发起,一批人,要联名反郭文贵。反郭文贵,民运人士联名!在运作,在联呢。我就等着他们把这《联合声明》发出来,那我就真拿出点时间,我就做一做这些人。有多少丑陋,我就好好跟大家谈一谈。调查一下,把我知道的跟大家说一说。你就联吧!你联出来,把那个《联合声明》发表出来。如果是这样的民运,该不该灭掉?!把李旺阳的捐款都给贪掉的民运该不该灭掉,朋友们?!你们有点良心的人,如果你的心没被狗吃掉,你给我回答!想一想!



所以郭文贵说有些民运人士不代表民运,有些六四领袖不能代表六四,那批评是对的嘛!你说这几个人能代表民运吗?你批评这几个人就是整个否定民运了吗?他们有什么资格代表整个民运?我上个节目谈到了,哪个人,哪个领袖,哪个主席,哪个理论家都不可以代表整个中国民主运动。他们这几个人更不能代表了!那唐柏桥多少问题?他能代表民运吗?批评唐柏桥就是批评民运了?否定民运了?诋毁民运了?那今天我这个视频谈了这么多,我就诋毁民运了?他们就代表民运了?是这么个逻辑吗?你说这个民运,如果这样的形象,是不是负形象?是不是负资产?是不是负能量?它不仅是负的,损害民主运动,还损害“民运人士”这四个字啊。将来谁还好意思说我是“民运人士”了?你说这样的民运代表民运吗?不是毁掉民运的形象吗?这样的民运谁还愿意参加呢?所以今天你这些民运,什么大佬小佬的,你还要联名反郭文贵,你先把民运内部这种邪气,这种肮脏的东西、贪腐的东西反一反吧!反他们不等于反民运啊!共产党都知道反贪腐不是反共产党,不就这个逻辑吗?共产党反贪腐反贪官都知道那不是反共产党,那今天民运反个别民运人士,民运当中一些贪腐分子,那不是反整个民运啊。不是这么个道理,这么个常识吗?



你看嘛,唐柏桥成立了多少组织?原来“公民议政”,“中国和平”,“民主联盟”,“民主大学”,现在叫什么“民主救国阵线”。我知道的现在就有五个。这五个起码我知道有两个:第一个,“中国和平”,就是唐柏桥和他原来太太,就两个人,夫妻店。那现在这个“民主救国阵线”,六个字,是不是就俩人儿啊?是不是唐柏桥和他太太两个人呢?我质疑。一个人成立这么多组织干什么呢?捐款,有组织才有账号,有账号就可以捐款,然后摆出我是很革命的姿态,就要大家捐款。捐款也没有错,你真用于做民主运动,很好,那你要告诉大家钱用在哪里啊。一个讲尊严的人,讲话门面的人,讲名望名声的人,那这些要不要回答呀?包括我看唐柏桥那个推特,因为他要我公开回答,我就去看了他的推特,下边有唐柏桥骂郭文贵的,说郭文贵什么没有学历,诈骗犯。你唐柏桥经过独立调查了吗?郭文贵在中国怎么诈骗你怎么知道?你说中共网站登了,中共报纸登了,那你不变成“滕彪第二”了吗?你拿共产党的报纸,共产党的喉舌,共产党的判决书,来审判攻击郭文贵?共产党的可信吗?郭文贵到西方两年了共产党没攻击他,郭文贵爆料之后,共产党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红色通告,阻止美国之音直播,阻止美国智库让他演讲等等,不是中共在打击他吗?那共产党的都可信吗?共产党的《人民日报》《环球日报》批评唐柏桥,我一句不会引用,不可以!那今天批评唐柏桥的我为什么引用了?因为那不是共产党,不是人民日报,他们是民运人士啊,他们是海外的,自由世界的人,这完全性质不同嘛!



而且尤其有一条,我看了以后很生气,很愤怒!唐柏桥指责郭文贵没学历,那学不学历跟爆料有什么关系啊,他没上过大学,没有硕士没有博士,又能怎么的呢?怎么用学历来要求一个人呢?那我也没有博士啊,那我就不可以反共了?不可以爆料了?不可以写文章了?我的水平就低于你唐柏桥、“唐大硕士”了?是这么个逻辑吗?可以这么想问题吗?



再一个,你说到学历,唐柏桥先生,那你有学历吗?你的哥伦比亚大学那个学历我质疑。你有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学位吗?你给我拿出来,那个维基百科英文的词条写得清清楚楚,说唐柏桥有哥伦比亚大学的Master’s Degree,就是硕士学位。一般情况,这种维基百科都是个人提供的资料,学历的东西没有个人提供资料,别人不会帮你写的。那唐柏桥先生请你把你的Master’s Degree硕士学位拿出来,你可以辩解,维基百科不是我写的,别人编造的。好,你自己的推特,写得清清楚楚,起码我做这个视频之前,我上去看得清清楚楚,你写的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毕业”这两个字代表着你有学位才叫毕业。大家看看,这就是哥伦比亚的国际关系学院的学位证书,就是这个样子,如果唐柏桥在这个学校真的拿到了学位,他就应该有这个毕业证书。那就请唐柏桥,唐柏桥夫人把这个证书放到网上,我们大家来核实,有没有这个学位?



今天我说了这么多,其实并没有什么独家的东西,关于唐柏桥涉嫌骗人的钱哪,诈捐哪,人品不好啊,在网上一片一片的,很多很多争议。我只不过把这些归拢到一起,把它说一遍,因为唐柏桥给我发这种威胁,指控,什么跟我今天就不是朋友,要什么战斗啊,是唐柏桥嫌自己的敌人还不够多,非得用这种威胁的方式逼迫我,站出来说道一下唐柏桥这些“光荣的历史”,我才做这么一个视频。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