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苹果   二十二年前亨廷顿对新加坡的预测未必全中 2017-12-23 07:40:37  [点击:1164]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亨廷顿是李光耀和新加坡政治的粉丝,但他并不祝福新加坡的未来。亨廷顿在1995年指出:“混乱但自由的台湾,民主制度在李登辉之后还会永续经营;有秩序但没自由的新加坡,李光耀的政治体制,将与其一起长眠地下”。2015年3月李光耀逝世,是否会如同亨廷顿的预言:“李光耀的政治体制,将与其一起长眠地下”?

2013年,李光耀在新著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中指出:“新加坡百年后还会存在吗?我不是很肯定。美国、中国、英国、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百年后还会在。但新加坡直到最近,从来就不是一个国家” ,“现在,在李显龙和他的团队领导下,新加坡下来10至15年将会很好。但在那之后,国家发展的方向,就取决于年轻一代国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不管他们最终做出哪些决定,我笃定新加坡一旦有个愚笨的政府,国家就会完蛋。这个国家将沉沦,化为乌有”。

李光耀为新加坡执政党居安思危,有忧患意识,但一百年未免太久,新加坡人最关心的是自己有生之年的政经变化。虽然李光耀在新著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中指出:“我不肯定行动党三、四或五届大选会仍能继续执政”,但我认为亨廷顿的预测未必全中,至少在可预见的几十年内,新加坡很难实现民主的真谛--政党轮替。

理由如下:

新加坡小国寡民,没有资源可供自给自足,东南亚伊斯兰大国马来西亚和印尼环伺。新加坡之所以从小渔村锐变为富裕国家,在于李光耀对新加坡制度模式的规划。这个规划从新加坡以华人为主导,却以马来语(与印尼语相通)为国语,提倡非种族主义,主张大政府,提倡自由经济,非共(不是反共)政策和菁英主义,普罗大众房屋福利等。

新加坡不是自然产的孩子,而是李光耀精心培育的试管婴儿。新加坡的经济,国防,外交,教育,人口,种族和福利政策都是李光耀别出心裁,以大棒加胡萝卜兼施运作结果,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兹事体大。李光耀创造的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新加坡模式,若被颠覆,有可能成为亚洲版“底特律破产事件”,国将不国。印尼前总统哈比比曾称新加坡是一个“小红点”,让没有战略纵深的蕞尔小国新加坡有不能或忘的安全危机感。因为新加坡虽然富裕,但小经济体容易受冲击,经不起折腾。

李光耀生前说过:“我们必须始终记住,我们不是像澳洲,或新西兰,或加拿大,或英国,或美国那样的一个普通的国家。在那些国家,人们可以投票给某一党派或者另外一方,然后生活仍将继续。可如果我们也那样做,新加坡奇迹将成为泡影。如果让新加坡民主党或者工人党或者它们的联盟来组阁,新加坡就会像午夜时分的灰姑娘和她的马车一样变回原型。其它人不可能为新加坡找到像目前这样成功的发展道路。”若以政治正确的普世价值观视之,李光耀是在为保人民行动党一党永远执政而恐吓选民。

目前新加坡人均GDP五万多美元,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中产阶级的壮大并没有产生推动国家政治转型的公民力量。新加坡人习惯于守秩序,重经济,对政府的依附性挺高。经济繁荣,严刑峻法,潜移默化,Pragmatism让新加坡人视威权政治为理所当然。在李光耀逝世后的2015年大选,第一次在所有选区挑战执政党的在野党,得票率不如2011年大选,还少了一个议席,执政党大胜。这除了与选民对辞世不久的李光耀感恩之外,最重要的在于新加坡经济的繁荣在东南亚独占鳌头,让包括低收入人士在内的全体新加坡人在不同程度上受惠。选民把既得利益与李光耀创造的新加坡模式捆绑在一起,对政经环境稳定的期待超逾对平等自由的追求。

在2015大选中,新加坡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指出:“这次选举目标只求培育政治人才,并非为执政组阁”。因为反对党深知,在现行不公平选举机制下,政党轮替根本是梦想。尤其是新加坡主流民意认同人民行动党有必要继续在朝。不少选民支持反对党,只是希望其可以监督政府,改善施政,并非希望政党轮替。故此,2015大选反对党的造势场子很热,人山人海,却是虚火,开票结果相反。

李光耀说:“一个政府怎么可能帮助它的反对派去赢取选票?——那种所谓的公平竞争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新加坡的选举制度设计有利执政党,并不公平。

新加坡设计集选区制度,让多人组成团队在同一选区参选,其中必须有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少数种族社群,赢者议席全拿,让缺少人才和资源的反对党难以拿到参选入场卷。在2011年选举中,集选区制度导致得4成选票的反对党只得到87席议席中的六席,凸显选举制度不公。新加坡党国一体,选举前夕大派“免费午餐”,政策买票。新加坡政府实施Gerrymandering,以不公平的选区划分方法操纵选举,致使投票结果有利于执政党。执政党控制半官方的与基层选民连结的人民协会,把在野党排斥于外。新加坡选举从提名到投票仅有十日之短,竞选期更少至一星期。缺少财团捐款和基层组织的在野党,难有时间和资源接近和认识选民。

新加坡出生率超低,经济增长不能不靠新移民,大量新移民的进入让原有新加坡人产生抗拒感,这是反对党在2011年大选获得支持的动力。排外的反对党崭露头角引起新移民的警惕和忧心,在未来的选举中,人数越来越多的新移民选票,必然会给执政党最大祝福。

李光耀说:“将传媒视为第四权的理论,并不适合新加坡。我们不能让本地传媒扮演像美国传媒那样的角色:监察、对抗和质疑当权者。 ”新加坡报纸数量有限制,但一年核发一次执照。报纸经营者不能不担心未能在下年度取得执照,鲜有报导反对党新闻。Internet突破了媒体审查,让反对党的声音更容易传播,但2015选举结果说明功效远远不如预期。

由此看来,在可预见的几十年内,新加坡主流民意是稳中求变,甚至稳中不变。虽然自2011年大选之后,新加坡政府回应民意,收紧了移民条件,但新加坡毕竟是移民国家,在出生率极低的现状下,无移民经济不能成长,不断增加的新移民主流必然会支持人民行动党,让反对党更难变天。

我在2004年和2016年两度到新加坡旅游,有沧桑巨变之感。2004年到新加坡的时候,我希望这个美丽国家终将拥有真正的民主,可以政党轮替。2016年到新加坡,我发现十二年前我住的酒店附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加坡这个花园之国变得更加美丽富足,充满魅力。今天,我的心境不同:尊重新加坡人民作出最符合其利益的选择,包括维持现状。祝福新加坡!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2-23 20:59:2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