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格丘山1   中国欺骗风正横渡太平洋向美国刮来 2017-12-24 14:23:22  [点击:1857]
虽说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毛病, 但是这些毛病往往打着民族自己的烙印,如果恐怖,大部分可能是中东的第三世界盟友, 如果欺骗,大部分可能是中国同胞, 如果拦路抢劫,大部分可能是我们的黑人兄弟。

我在美国待了几十年, 对白人和他们社会的诚实和对人信任印象非常深刻, 记得刚到美国时到美国商店退货,人家原因都不问就拿下。我在公司工作时向老板请个短假,要说原因,老板打断我说,你不必告诉我为什么,告诉我你需要多长时间就行了。最让我感动的是我的继女得了癌症,老板知道了对我说,你因为继女的事情要离开,不必向我请假。


这个风气也慢慢影响了这里的华人,我在北卡住的时候,开始只有一家超市大亚洲,是台湾人开的,后来大亚洲扩展门面, 搞装修,里面乱七八糟,这时候一个福建人开了一个新超市美亚,大家都涌到美亚去买东西了,等到大亚洲修好了,也没有多少人去了。这个大亚洲老板娘很厉害,沉住了气在找对方的弱点,准备出击。 不久后我们社区的公共EMAIL中出现一个匿名邮件,里面以顾客的名义指出美亚将顾客都当成贼,老板的妈妈穿得像个中国小乡的地主婆一样,在店门口用非常不好的目光在审视每一个出去的顾客,大家去一看确实是这么回事,感到受了侮辱,慢慢都不去了,等到美亚老板发现这个问题, 将老妈赶走,顾客也不回去了,我没有怀疑那封邮件就是大亚洲老板娘或她同伙的作品。

但是不是美国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我刚搬到加州时去超市,那个受银员居然还到我小车里的手提包中去专门看了一下,我很不高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脸红了,给我解释说,经理要求这样,我只能做。不过我怀疑他的这种检查只限于对亚裔人。后来我在加州待长了,也就适应了,这里很多超市门口都有一个人监视,我想不能怪人家,这里亚裔人多,顺手牵羊的事多了逼出来的。

如果这些行为都是防御性的, 那么最近碰到的事, 我闻出乡土气息了。

先是找房子,我想换个稍大的房子,就在craigslist 上找,发现了一个豪华公寓,有详细的房间照片,价钱非常便宜,就去信了,马上受到房主的长篇回信,那个英语水平充满我的家乡人情味,大意说,他得了一种病,需要长期在山区疗养,一时回不去,他希望找到一个爱惜和保护他房子的人居住,房价低没有关系,信用要好,和爱护房子。我当然喜出望外,立即回信,并要求看房子,他又回了我一封感动人的充满我故乡味道的,但是英语水平极低的信,并寄了正式申请书(PDF)让我填写,我填写了送去了,他又立即来信,祝贺我被批准住他的房子,那份寄来的合同非常正式,合乎标准格式,让我1月1 日搬进去,下面打着他的银行帐号,让我打$2500给他,他收到后立即将钥匙寄给我,他在山区不能回来。我开始有些怀疑了,就到那个公寓去找那个房子,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门卫很不错,他看了我的合同后,就查房主的名字,发现不一样, 然后为了证实,我们一起去敲那个门,里面的房主对此事毫无知晓。回来后我很生气,就给FBI 填了个举报。但是后来想想,这是没有用的,美国FBI都是用纳税人的钱操作,哪里有精力管这种事情。后来我在craigslist上又碰到三个人用同样的方法在演戏,我也不大惊小怪了,也不去报告FBI 了.


如果这些事我都逃过了一劫, 那么下面就该我倒霉了.

我到大华超市去买东西, 那里的停车位总是很挤,我买完东西,与妻子上车,就倒车,我倒车有个习惯, 怕我没有看清楚,就轻轻倒一点点,如果有疏忽,别人也来得及警惕, 可是这次坏了,我那么轻轻一倒, 就听到崩一声,撞上什么东西了,我马上下车, 一对亚裔夫妻已经青着脸在等着我了,我一看,我的车什么伤都没有,他的车角上有巴掌那么大的掉漆,中间有个手指大的小坑. 另外他的车到处掉漆,旧得二千元都没有人要. 我想这么小的事故, 找警察来拿张票是不明智的,叫保险公司赔几百元, 然后大涨我的保险费,更不明智,所以提议私了。我说给你一百元,可不可以,那二口脸铁青,非常凶, 一付愤怒和他们倒霉的样子, 用一种不屑的眼光看了我一下,用很流利的英语说五百元, 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价钱,说明他们非常了解行情,美国的BODY 铺 不管活大小, 一要就是五百元, 我说很对不起,我只有一百元现款,他们说支票也可以,我也没有带支票, 就与他们商量, 二百元,三百元,四百元, 他们无动于衷,那个表情砍铁截钉, 凶极了,没商量,我只能到ATM 机器上取了五百元给他们。我取钱时,女的紧紧跟着我,男的看住我的车,分工得清清楚楚,一点不用商量,看来已经形成规矩。

回到家中,我愈来愈认为这是做的局, 夫妻俩个虽然英语不错,但是脸相和风度都是我的同胞,应该没有错。

中国的欺骗风终于慢慢的刮到美国来了,那是很可怕的:

一个德国记者说:“一个敢卖给自己同胞有毒食品的民族,一个不惜以残害自己同胞来追逐金钱的民族,一个不懂得爱自己同胞的国家,底线在哪里?什么事不敢做?你难道不觉得这很可怕吗?”

看看那些被碰瓷的人,看看那些因搀扶倒地者而被讹诈的人,难道我们这里将来也要这样吗?

记得我当时选川普当总统时,真正的理由就是希望他能保持住美国这块土地的诚实和人的信任。是的,我们希望世界大同, 希望民族平等,但是在美国实现这个多民族共居的美国梦时,怎样保护它这个土地,不受外来民族的恶习污染,是我对这个国家的希望和祝愿,否则我们为什么要移民呢?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2-24 15:17:5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