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8新年祈愿/轉載 2018-01-04 11:04:09  [点击:550]
【维权网26198】 全璋回家!——维权网26198】 全璋回家!——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8新年祈愿

转眼709发生近两年半时间,江天勇律师被判两年徒刑,谢阳律师被判罪免刑,屠夫吴淦被重判8年,唯独王全璋律师失踪904天后仍然音信全无,这的确开创了一个历史性记录!

这个寒冷的冬夜,我们却分明感到了些许暖意,因为我们大家在一起就有温暖。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一种力量可以抵御黑暗与严寒,能够战胜恐惧与绝望,那无疑就是爱,对爱的执守与信仰可以超越这一切!过去的2017年,我们经历了许多,人权律师们疲于奔走在人权灾难频发的路途中,而他们自己往往却成了权力戕害的对象遭受种种磨难与打压,人权捍卫者们在线上、线下继续抵抗这个时代的荒谬与不公、暴虐与专横,为自由开路、为公义负薪,用自己的行动有力回应专制强权的愚莽——镇压没有用,抵抗不会停!而善的力量在每一次患难中积聚成长,一次次压迫唤起更广、更深的觉醒!

这一年,有些人来了,有些人走了,一些人走进了监牢,一些人走出了监牢,还有一些人远去天国,越来越多的人在觉醒,越来越多的生命个体在更新!

我们分明感受到一个旧时代的终结,一个新时代正在降临!

在这片土地上曾经有一位故人说过:“我没有敌人!”当他离开的时候这句话回响起来,这真诚的话语似乎曾带着某种委屈、无奈、泪水却又是有温度和坚定的,这里饱含了他对救赎的背负对人性的期待!而今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期待不断追问?可独裁专制者从来不信,他们狂妄自大执迷于强权,放不下既得利益,永远不知道谦抑与敬畏的情怀,不懂得人的渺小与有限!


一个新时代的到来,是神性复归人性觉醒的开始,那里终将没有权贵的谎言与贪婪,没有强权与暴虐,没有盘剥欺凌、矇昧野蛮,没有不择手段巧取豪夺、冷血麻木亵渎责任。那里自由与尊严将不再被蔑视!那里民权昭彰法治昌明,那里有文明的争竞、有共同的尊严,那里有平等与高贵、悲悯与爱!

我们确信这一年里,除了民间加速的觉醒,体制内更多的良知正在萌动,压抑不住的人性欲求紧随着时代的脉动!无论表面上看来,专制强权如何跋扈,而实际上他们自知民心尽失、民怨沸腾,不仅内部崩裂恐慌,而且外部疲于支应、错漏百出!

我们确信这一年里,海内外中华儿女对家国理想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对专制与民主、历史与现实有了更多的共识!国际上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朋友们对中国的认识更加深刻了!

我们确信这一年里,中国社会已经向普世价值的文明世界里又大大的迈进了一步,中国必将跨入世界文明民族之林,即使纳粹再世、文革重来也阻挡不了十三亿人民普遍的人性欲求,这片土地必蒙神的恩典与文明之光,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前景愈发明朗,它不是任何既得利益集团、专制独裁势力可以阻挡的,普遍觉醒的正义力量尽管受到暂时的压制,但它正积聚起巨大的能量!我们也越来越坚信,只要越来越多的人们行动起来作出自己的选择,要不了多久就一定能够扫除阴霾,拥抱一个光明的民主中国!

我们大声向这个世界呼喊,全璋回家,你的无妄之灾是我们每个人的痛,我们等着你!你的妻儿在等着你平安回来,你的老父老母在翘首以盼!所有良心犯回家,我们等着你们,你们的亲人等着你们,我们的命运紧密相联!我们坚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将张开双臂迎接勇士的归来,分享你们得胜的荣耀!荣耀属于大仁大勇者,你们的功绩正如独裁者及其帮凶们的罪恶一样注定会记录在历史上!你们为了尊严与自由战斗过,良心没有死亡,良心也不会死亡!在正义与真理的道路上你们不再孤独,你们奋斗的历史昭示着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抗争得自由!我们相信它并不遥远!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18年1月1日

————————————

【维权网26201】 因海祭刘晓波案遭警方抓捕的詹惠东(网名校长)今家人收到了刑事拘留通知书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月1日,本网获悉:2017年12月26日因海祭刘晓波案遭广东警方抓捕的詹惠东(网名校长)今家人收到了刑事拘留通知书。詹惠东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关押在广东冮门新会看守所。

海祭案广州当局共抓捕刑拘了12名民主人士,但大部分后来都陆续予以取保释放。目前因海祭案被羁押的有黎学文和詹惠东两人。海祭刘晓波案事隔5个月,当局仍对当时漏网的黎学文、詹惠东进行了抓捕,其打压民间的手段已经到极其恶劣的地步。

詹惠东(网名校长)是一个企业家。因数个月前参与海祭刘晓波,一直被警方追逃。在外面躲了五个月,前些天回到佛山,和朋友一起见了个面,他知道这次是躲不过去了,把律师委托书留在了朋友这里。目前经确认,他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黎学文,1977年出生于湖北孝感,独立学者、自由作家、出版策划人、常识捍卫者,曾策划于建嵘《底层立场》、《安源实录》、南桥《呀美利坚》等。大学毕业后担任过学校教师,因在海外发表文章被国安干涉令其失业,后赴北京从事新闻出版工作,又因参与纪念六四活动被迫离职。

对詹惠东、黎学文先生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

【维权网26207】 因海祭刘晓波案遭刑事拘留的黎学文获律师会见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月2日,本网获悉:因海祭刘晓波案2017年12月19日遭广东警方抓捕并刑事拘留的黎学文获律师会见。

葛永喜律师说:今天上午在新会区看守所会见了独立作家黎学文。因他认为其行为光明正大,不具有任何违法性,更不可能不构犯罪,且根据未经法院生效判决不得确定任何人有罪之原则,从而拒绝执行看守所陋规:“背监规”。因此,他女友黄思敏虽给他存了足够的钱,但看守所不允许他购买物品,只能靠室友偶尔接济。

独立学者、作家黎学文因海祭刘晓波案于2017年12月19日17点在广州火车站遭警方抓捕。海祭案广州当局曾抓捕刑拘了12名民主人士,但后来都陆续予以取保释放。事隔5个月,又对当时漏网的黎学文和詹惠东进行抓捕,令人匪夷所思。

黎学文,1977年出生于湖北孝感,独立学者、自由作家、出版策划人、常识捍卫者,曾策划于建嵘《底层立场》、《安源实录》、南桥《呀美利坚》等。大学毕业后担任过学校教师,因在海外发表文章被国安干涉令其失业,后赴北京从事新闻出版工作,又因参与纪念六四活动被迫离职。

对黎学文、詹惠东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

【维权网26197】 刘正清律师:最近二周办秦永敏案纪略与随感

为办秦永敏案兼会见在武汉洪山监狱服刑的王喻平,我于2017年12月18日(周一)到武汉。原计划是19日(周二)上午见王,下午见秦。结果上午到达洪山监狱,时间不够,遂下午见王。见完王后,赶赴武汉二看,16点过了几分钟,门卫以超过16点已下班为由,不让进。遂返。20日(周三)赴湖北麻城法院交涉一法轮功案开庭之事。21号(周四)下午赶赴武汉,在16点前赶到武汉二看,在办理会见手续时,值班警察以正在交接班要请示领导为由,不让见;并非常客气地安排我第二天第一个见。16点不是下班时间,只是安排律师会见的截止时间,16点前办理会见手续后仍可会见到正常的下班时间(17:30)。我知道这可能是他们的准备工作还未做好。为了不影响双方的情绪,让明天能顺利会见,我不作任何抗争。

第二天(22日周五)上午见到了秦,下午即乘高铁返穗。车至长沙时,武汉中院突然来电告:下周一(2017年12月25日)开庭前会议。我告:我连续一周在武汉奔波,已经很困了,你们通知另一律师参加即可。

23日(周六)上午,武汉中院又来电称:庭前会议改在下周二开。我告广州有案子要处理,有一个律师参加即可。对方称:还是想同时听听你的意见。

25日(周一)上午我在睡梦中,我律所文员来电告:武汉中院来了几个人,要我与他们见面。约定他们到我住处来。后,武汉中院二法官、武汉司法局一领导到广州市司法局,市局领导来电要我到局里。我即搭的赴市局。方知:29日(周五)正式开庭。我直截了当地对武汉中院二法官说:“此案,联合国任意羁押小组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已就赵素丽失踪及本案立案受理”,并谈及文革“三种人”的下场。清楚明白地表达了我办理此案的18字方针:“考虑现实,兼顾未来,不缠枝节,绝不放弃原则。”。并希望他们向有关部门汇报并高度重视。一法官说:他的任务只是负责送达,并称会向领导汇报。

中午广州市司法局请吃饭并邀我同去。武汉中院二法官谨言慎行,我便和武汉市司法局领导闲聊美国的“长臂管辖”和《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饭毕市局领导告,开庭那天有两个领导要去武汉。并开玩笑地问我“欢迎不欢迎?”。我说“我求之不得!当然欢迎,到时免得市局受一面之词的误导而受处罚。”

晚上广州市司法局另一个领导又来电告:要依法依规办案。我则重伸了我的“18字方针”,并郑重其事地要该领导转告武汉中院“我的18字方针,并告我与市局的良好沟通,他们不要误以为我是他们的'自己人'。”

27日(周三)中午到达武汉高铁站与蔺其磊律师会合,下午到武汉二看见秦。晚上武汉律协律师请吃饭,饭局上重伸了我的“18字方针”和文革“三种人”的下场。该律师说,明天上午带我到中院协调开庭延期问题。我婉拒了。

28日(周四)下午到武汉中院参加庭前会议。进中院大门虽未安检,入会议室时,却要我二律师将手机、电脑存放。基于解决问题不纠缠枝节的妥协方案:手机存放,电脑在他们确认关机状态下放置在远离我们但能目视的会议室。庭前会议在审判长的主导下进行(并特别告知:本会是全程录音录像)——其既定的议题因法院笔录已固定下来了,就不说了。待我发言时,我重伸了我在广州市司法局对该院二法官的“18字方针”和说过的话(特别强调了联合国的关注问题)。并说:“其实我要求严格依现行法律处理此案,是为你们法院好,象我们这样年龄段,经历过文革后期的人都知道,文革结束后清理三种人,这些三种人哪一个不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其实我也知道那些是你们能做得到的,那些是你们作不了主做不到的,我心里很清楚。未来我可以为你们作证。”。合议庭一法官说“联合国要请你去作证?”。(特别强调:我只是说给未来作证),我便接着说“说不定,美国国会还会要我去作证嘞!”

期间,因合议庭有二个问题要评议,休息了两次,每次休息都有一法官全程陪护。趁此,闲聊中,我说“之前有领导找我谈话时都说律师要讲政治,我说律师维护国家法律的正确实施就是律师最大的政治,抵制官僚破坏法律就是讲政治。现在他们找我谈话时都不提讲政治了。”,该法官避而不答,扯其他话题闲聊。

在未征求控辩双方还有无其他议题要解决的情况下,审判长突然宣布会议结束。我则说“我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在庭前会议上解决,如安检、电脑使用、秦永敏证据材料核对……等问题,特别是赵素丽无论是作为证人出庭作证、还是安抚秦永敏使庭顺利开下去,都是要与你们沟通的。”审判长说:“庭前会议已经结束,不再议了。”我则说“庭前会议不就是解决一些程序性问题让庭顺利开下去吗?”一合议庭法官(应该是领导)接着我的话说:“既然庭前会议已经结束,控方就先退庭。我们留下来与律师沟通。”控方退庭后,我着重谈了赵素丽的问题。我说“此案是联合国关注的案子,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我律师不提出来,是我律师的责任。我提出来了你们置之不理,则是你们的责任。如果联合国向外交部要求调看视频,外交部向你们调取,难道你们不给吗?把程序搞得完美点不是对你们有好处吗?你们做得到的,比如在开庭前三天书面通知被告人,让秦永敏在《送达回证》上签名入卷,不是给未来撇清你们的责任有好处吗?你们能做到的,作为一个自然人有必要为别人的行为背书买单呢?”。全体合议庭法官未就此正面答复。

特别说明:写此目的:不为炒作自己和秦案,也不为给当局添乱!只求心中的坦荡!未来能睡个安稳觉!!考虑到言词证据的时效性和可信度。为我自己,预先献予友与当局、现实与未来作证!!

秦永敏的辩护律师:刘正清
2017年12月31日

---------------------

【维权网26208】 全国民代幼教师维权代表60多人再次到国家信访局上访

(维权网信息员姚立法报道)2017年12月29日上午,黑龙江、辽宁、陕西、河北、湖南、河南、四川、山西和江西等共20多个省、市和自治区的民代幼教师维代表李亚英和王倩等60多人,再次到国家信访局上访。

参加本次维权活动的重庆代表邓风云等六人和安徽的多位代表在半路被截回。云南的代表因特殊原因没有赶到北京。

本次维权活动,一是询问2017年11月29日全国民代幼教师到国家信访局上访维权,要求落实中央“已有政策”,依法依规妥善解决被辞退民代幼教师“老有所养,病有所医”问题,国家信访局上报并协调了哪些部门?工作进展情况如何?二是这次各省代表来到国家信访局再次提出,强烈要求把全国民代幼教师这一弱势群体的“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的这一历史遗留问题,上报国务院,带到即将召开的北京“两会”,早日给民代幼教师这个群体一个明确的答复。全国被辞退民代幼教师养老等问题的解决力度将直接会影响到全国各地进京维权老师的人数和范围。其中的利弊是可想而知的……

接谈人员的答复是,国务院是由各大部委组成的办事机构。他们(信访局)会把民代幼教师的问题,根据实际情况转达到相关部门,涉及到教育部、财政部、人力社会资源保障部……涉及到那个部委,他们就会把问题反映到那个部委。全国人大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信访局无法转达,建议教师们通过各级人大代表逐级反映问题。作为国家信访局也希望老师们的问题早一天解决。国家信访局只能履行催办、监督和协调的职能。最后接谈人员又一次提出,老师们可以采用网上信访和写信的形式反映问题。

据参与了此次进京维权上访的教师代表向维权网信息员介绍,北京的天气很冷,一些南方的老师29号早上在国家信访局大门外冻的打哆嗦;江西省一位维权上访老师代表,因家里人手紧,是带着孙子进的京;60多位进京上访维权教师代表,共背了数万封老师们手写的致习近平和李克强以及教育部等部负责人的诉求信并在京全部寄发。

据悉,黑龙江等四省市的进京上访维权教师代表,仍然在京。去年30号至今,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想办法见到民主党派中央的高层领导,争取他们把解决民代幼教师养老等问题带进北京“两会”。

---------------------------

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确认因"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月2日,本网获悉: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确认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羁押在北京市西城看守所。今晨其朋友再次来到七里渠北京市西城看守所存钱物给广军,办完后获知,赵广军现拘押在2209号中转监室。

2017年12月26日上午10时15分左右,老兵赵广军、万继纯、孟繁波等人乘坐地铁在北京前门站刷卡出站时,被警察拦住查身份证,带到派出所做登记,做了记录后,赵广军被单独带走。警察让万继纯、孟繁波等人先跟他们走,说是跟天安门警察打个招呼让他们可以进广场游览,大家追问赵广军怎么回事,警察称:赵被“通缉”,不能走了。

赵广军,长期关注公益、帮助他人。多次被关押、判刑,如今又被“不可言说”的原因被“通缉”抓捕入狱。

————————————————————

【维权网26200】 张维民被寻衅滋事罪,南通通州检察院起诉书不能自圆其说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月1日,本网获悉:2016年1月29日,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作出通检诉刑诉【2016】46号《起诉书》,称“经依法审查查明: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政府根据规划决定对金沙镇太山村进行拆迁改造,被告人张维民父亲张宏泉的自建楼房在拆迁范围内,因其未能就赔偿问题与政府达成协议,张宏泉的房屋及其所属的银杏树等至今未被拆除,被告人张维民因拆迁及由此引发的其他事宜,多次辱骂他人”。

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但对于该检察院指控“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政府根据规划决定对金沙镇太山村进行拆迁改造,被告人张维民父亲张宏泉的自建楼房在拆迁范围内,因其未能就赔偿问题与政府达成协议”作为寻衅滋事的起因,却只字不提,似有隐情。

首先,该检察院所谓“规划”并未经证实,仅凭想当然而已。

其次,该检察院认定“通州区政府决定对金沙镇太山村进行拆迁改造”,但没有查明该决定是否合法。

再次,该检察院所谓“因其未能就赔偿问题与政府达成协议”泄露了天机。政府为什么要赔偿呢?因过错才会赔偿,那么政府有什么过错呢?为什么要隐瞒政府的过错呢?张宏泉有就赔偿问题与政府达成协议的义务吗?没有。

该检察院所描述的寻衅滋事起因,恰恰说明张维民的寻衅滋事罪不能成立。因为,寻衅滋事罪是指,经常性出于取乐,耍威风寻求精神刺激,造成恶劣影响或者激起民愤。但张维民因拆迁维权的行为并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要件。

1、本案所谓的辱骂并不是经常性的。从检察院的指控来看,且不论检察院指控的五起辱骂事件是否真实,就一年多来仅发生了五起,也不属于经常性的违法。

2、寻衅滋事罪是以“出于取乐,耍威风寻求精神刺激”等为构成要件。但从检察院的指控来看,张维民是出于不满政府的拆迁改造,而不是出于取乐,耍威风寻求精神刺激。况且,区政府未经法律授权作出的拆迁改造决定,不具有合法性。对于非法的拆迁,不受法律保护。公民有权提出质疑。而政府工作人员动不动以政府拆迁为由进行逼迁,张维民即使有骂人的行为,充其量是维权方法不当,根本构不成寻衅滋事罪。因为张维民的骂人是不满政府的违法拆迁,而不是出于取乐,耍威风寻求精神刺激。

3、张维民的行为是否引起民愤?张维民的行为没有引起民愤,而是官愤。张家未就赔偿问题与官方达成协议,致使官方恼羞成怒,愤而以似是而非的寻衅滋事罪追究张维民的刑事责任,明显属于报复,系公权力的滥用。

值得一提的是,区政府要求张家就赔偿达成协议,恰恰说明区政府有错在先。当达不成协议就报复。张维民于2015年9月10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9月被捕;2016年4月1日被判刑。张维民失去人身自由达205天,期间,张家遭遇了停水停电,房屋门窗被毁损,家中财产被盗。

从该检察院起诉书看,张维民被寻衅滋事罪起因于未与政府达成赔偿协议。而所谓的拆迁,并无拆迁许可证,系非法拆迁,政府企图以达成赔偿协议来掩盖其未经拆迁许可的违法行为。公权力没有打击非法拆迁者,而是对反抗非法拆迁的维权人士进行报复打击,制造冤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