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hdgsotr   强烈抗议共匪绍兴国保顾志贤等诬陷我为精神病 2018-01-06 00:09:02  [点击:412]
作者:赵鼎
共匪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顾志贤,副大队长章国强等国保诬陷我为精神病,绑架我去精神病医院,强制我吃精神药物等,情况很严重。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还迫害过法轮功,法网恢恢等网站上有文章。
我在读高中时,因响应一位信仰平等,人权,自由,民主的政治老师茅卫东的言论,在平时批评中共独裁专制的言论较多,被公安国保监视。后来从2003年起,我开始上动态网,到我大学毕业之年2007年,公安国保监控,骚扰越来越严重。导致我与公安国保产生个人矛盾,加上我批评中共独裁专制的言论,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高度升级。例如我外出时的跟踪监视,在我看书,上网,做事过程中的重要时刻,突然从外界发出的各种声音干扰(邻居的突然关门声,楼下人的咳嗽声,汽车喇叭声等等,时间非常凑巧吻合,经常如此,看来不是巧合而是有意。)超出一般程度的网络封锁,网络袭击。等等。公安还对我和我家庭采取心理战(如诱导手段,刺激-反应手段,挑拨离间手段……)于是我开始明确的对父母讲我被公安国保监控,骚扰,但是他们不但不相信还说我有妄想症,精神病。他们于2007年8月串通绍兴市第七医院(精神病医院),强行绑架我至绍兴市第七医院住院一个月,医生蒋海潮说我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强制我吃精神药物五氟利多,齐拉西酮等,使我人无法静坐,只能长期走动,人感觉非常难受,出现了极强的药物反应,另外我的尿意变得很轻微等。这是第一次绑架我至精神病医院。2007年9月我出院后,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仍然严重,到2008年7月,我的前胸后背皮肤有时突然感到灼热并且难以忍受,我的阴囊,睾丸有时也突然感到灼热并且难以忍受,当我突然改变身体位置时,情况便有所好转。本人身体健康,有体检报告为证。另外有时突然眼冒金星,眼睛昏花……我通过查找资料得知,这是中共公安使用微波枪,激光眩目武器对我攻击,破坏所致。关于微波枪,激光眩目武器资料见下:
(十一)微波枪
微波枪是一种能够发射波长在0.1mm -1m之间电磁波的武器,采用特殊的天线将电磁波定向和聚能,在光束强度较低时,只使人产生烦躁,头痛,神经错乱及皮肤难以忍受的灼热感,但不会烧伤人的皮肤。
(十四)激光眩目武器
激光眩目武器是一种自带电源的低能激光枪或激光手电,它可使人眼致眩,使光学设备系统失效。
资料来源:《公安科技应用基础知识教程》公安部科技局编 P243公安机关内部发行 群众出版社2006年版
中共公安使用微波枪,激光眩目武器对我攻击,破坏持续至今。
我于2009年2月10日签署零八宪章,是零八宪章第十二批签名人。签名一段时间后,我外祖父赵水泉去世,顾志贤,章国强等公安国保严重监控,骚扰,破坏我。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一段时间后,章国强与一丁姓公安到我家问我签署零八宪章的事。父母知道后,不理解,还骂我。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仍然严重。
到2009年四月,父母叫来公安绑架我至绍兴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公安局管的精神病医院),来的一个公安其姓名叫郑宝海,另有协警两个。我被强制住院两个月,强制我吃心理药物。医生金光荣说我没有精神分裂症,有“抑郁症”,与第一次“诊断”相比来了个变化。至2009年六月出院,这是第二次绑架我至精神病医院。
2009年六月我出院后,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仍然严重。2010年1月我在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博客上(rfachina.com),internetfreedom.org论坛上,cnd.org
论坛上,rxhj.net论坛上,发过原绍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杨光伟写的一篇“走群众路线 实国保根基”的文章(另取名“中共国保内部论文”,原文引用)。到2010年2月,父母又叫来公安绑架我至绍兴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我又被强制住院两个月,医生金光荣仍然说我有“抑郁症”。至2010年4月16日出院。这是第三次绑架我至精神病医院。我于2010年4月16日出院,6天后即发生了2010年4.22事件。
2010年4月22日上午10点多,我正在家里上网,突然从门外传来一声“赵鼎,给我们开开门。”我打开门,只见一个肤色较黑的中年男子将一个公安证件一晃,说一句“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我一看此人是去年为我在零八宪章上签名的事来找过我的原浙江省绍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章国强。随后又走上来几个男子,章国强冲其中一人叫了一声“政委”。此人进我家坐下,我问他怎么称呼?他说我应该知道他的名字,又说姓杨。我说是原浙江省绍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杨光伟。他承认,又问我怎么知道他的名字?我因为于2010年1月在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博客上(rfachina.com),internetfreedom.org论坛上,cnd.org
论坛上,rxhj.net论坛上,发过他写的一篇“走群众路线 实国保根基”的文章(另取名“中共国保内部论文”,原文引用)。他的这篇文章我在《国内安全论丛》上看到,此书群众出版社出版,国保系统内部发行,属于内部级低于秘密级。
我说在《国内安全论丛》上看到的。这时章国强说要看看此书,我被迫拿出此书。章国强又说要没收。
此时,又进来一批男子。我问他们是谁,章国强称都是公安。绍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公安何良出示搜查证,说要搜查我的住宅。大约十几个便衣公安开始搜查,有的摄像,有的搬走我的台式电脑的,笔记本电脑的,我几年来购买的70多本书籍,(多为公安机关内部发行,其中《国内安全保卫基础训练手册》,《国内安全保卫工作管理指挥教程》等书标有机密,但这些书均在国内网站蔚蓝图书网(wl.cn),中国图书网(bookschina.com)等网站公开出售,我即与2010年1月在蔚蓝图书网(wl.cn)上买到,并且这些书多为2006年版。是否属于机密请各位判断。)说要扣押。还拿走我购买,刻录的许多光盘,但光盘却没有写在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上。便衣公安搜查速度很快,似乎知道我的东西放在那里。一年轻公安向我讨要U盘,我说在我母亲那里。章国强打电话叫我父母回家。我父母到家后,一年轻公安即向我母亲讨要U盘,说要扣押。母亲将U盘给他。随后何良又拿出了传唤通知书传唤我到原绍兴县公安局。传唤通知书如下:
绍兴县公安局

传唤通知书

绍县公刑传字[2010]第001号
赵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现传唤你于2010年4月22日11时前到绍兴县公安局接受讯问。
2010年4月22日

绍兴县公安局(章)

我被章国强和何良带上警车。警车开至原绍兴县公安局,随后到原绍兴县公安局大楼七楼,原绍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所在地。因为此时已是11点多了,章国强,杨光伟等到公安局小食堂吃饭。我先到何良办公室,何良去吃饭另一公安拿来两盘饭菜,他与我一人一盘同时吃。何良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继续监视我。过了一段时间,章国强等带我到国保大队会议室开始讯问。
章国强先问了我几句。稍后,杨光伟走进来说“只有他们能问我问题,我不能问他们问题。不管怎么定性,我必须认罪……”我回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章国强继续问,问我这些书从那些网站上买来等等。我据实回答。后来又来一年轻公安问我在哪些论坛上发表文章,并出示我发表在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博客上(rfachina.com)文章的电脑截屏。后来又来
一些人问我电脑中的破网软件,一些文件从哪下载等等。后来何良让我在搜查证等文件上签字。这次讯问有好几个人问我(大约五,六个),但在这次讯问笔录上签名的只有章国强和何良,何良基本上并未参加讯问,也并未记录。这次讯问搞到下午四五点钟结束。章国强叫来父亲带我回去。第二天上午,父亲带回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其中见证人孙志英系第二天签名,时间却写为2010年4月22日。(此人系我所在社区居委会主任)
又过几天,章国强打来电话叫我和父亲到原绍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去。我在章国强办公室被讯问,差不多同时父亲在何良办公室被询问。章国强问我买书,发文章的目的,动机等等。我回答兴趣爱好而已。何良问父亲所谓我的精神病史。我父母赵幼昌,赵月仙直到2010年4月22日这次事件后才不得不承认我被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
在何良问父亲所谓我的精神病史时,父亲思想糊涂,以为说我有“精神病”,夸大我的“精神病病情”,能减轻我的“罪”。 在何良对父亲的询问笔录中,大多是这些内容。事实上,我无罪也无病。在做完两个笔录后,我与父亲回家。
后一天下午,父亲提前下班回家,说社区书记王关林要来问我话。结果来的是社区妇女主任,拿来一张“治安重点人登记表”,上面写着我属于“重症精神病人”,叫父亲做“监护人”签字,还有王关林的签字,盖着原绍兴县公安局柯桥派出所的章,还有报原绍兴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等等。没有经过真实合法的司法鉴定,你原绍兴县公安局能认定精神病吗?即使根据中国法律,这个“重症精神病人”的认定也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是无效的。原绍兴县公安局定我为精神病看来属于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的手段。
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仍然严重。2010年5月5日,我打电话给章国强要求归还被扣押的电脑,还或不还应给一个说法。章国强答需请示领导。第二天,父亲回家说何良打来电话说电脑可以拿了。我与父亲到原绍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取回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和U盘。
电脑拿回家使用过程中,本来正常的电脑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现象,尤其是笔记本电脑出现了比如我只双击打开一个文件,电脑却自动打开十多个文件的现象,很少见。更奇怪的是后来在笔记本电脑启动后出现,Drive lock HDD By password的提示是硬盘被密码锁住的意思,随后电脑无法操作,只能强行关机。但是我从来没有设置过硬盘密码,那么这是什么原因呢?通过搜索网络等途径,估计是在电脑硬件中被装入了间谍芯片,限于个人技术力量有限,无法取得确凿证据,只能存疑。
2010年5月以后,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仍然严重,扣押的书籍仍未归还。而父母仍不是很理解,尤其是父亲有时仍骂我精神病。到2010年9月,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非常严重,我只能进行必要的正当防卫。但是,父亲反而骂我精神病,
威胁又要绑架我去精神病医院。这真使人气愤!
以上即我在2010年4月22日在中国所遭遇的事件及事件前因后果的简要记叙。
附件:
绍兴县公安局

扣押物品.文件清单

编号 名称 数量 特征 备注
1. 计算机 壹台 台式神舟新瑞S200D VIA C7-M 1.5G
2. 笔记本电脑 壹台 惠普 S/N:CNU6361LG4
3. U盘 壹只 TOSHIBA 2GB
4.各类书籍 72本(柒拾贰本) (具体见附页,共3页)
以下空白

物品.文件持有人 赵鼎 见证人 孙志英 办案单位 绍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办案人 章国强 何良


2010年4月22日 2010年4月22日 2010年4月22日
本清单一式三份,一份附卷,一份交物品.文件持有人,一份交证据保管人员。

1.《重要会议安全警卫工作手册》
2.《文件检验教程实验指导》
3.《刑事侦查学教程》
……
61.《国内安全论丛》 郑群 主编
……
64. 《国内安全保卫工作管理指挥教程》机 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编
65.. 《国内安全保卫基础训练手册》机 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编
……
72. 《国内安全案件侦察》黄凤林 唱友宏 主编
从2010年4月到2011年6月,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我非常严重,我只能进行必要的正当防卫,2011年6月章国强等借口我稍微损坏了一辆汽车,指使原绍兴县公安局柯桥派出所一戴眼镜的公安,两个协警,该公安没有出示证件是违法的。该公安与两个协警强行抓我去原绍兴县公安局柯桥派出所,还打了我。我一定追究公安的刑事责任。到柯桥派出所后,公安叫来我父母。原片警金建耀等公安威胁我父母,使我父母同意绑架我去绍兴市第七医院(精神病医院)。金建耀等公安开警车绑架我至绍兴市第七医院(精神病医院)。医生应立明说我有“精神分裂症”,奇怪的是无类型,强制我吃精神药物,其中,护士长金凤仙系蒋海潮之妻,与一些护士,护工打骂我,行为极其恶劣,我一定追究应立明,金凤仙等的刑事责任。此次强制我住院4个月,至2011年10月才让我出院。这是第四次绑架我至精神病医院。
我出院后,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仍然严重,父母不理解我,还强制我吃精神药物。
2011年12月,我去工作,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仍然严重监控,骚扰,破坏我。毫无正当理由的指使我所在单位经理郭兆松等让我停止工作,在家休息. 章国强等绍兴公安并利用我父母赵幼昌,赵月仙非法绑架我赵鼎去精神病院两次,我无精神病.这是第五次,第六次绑架我至精神病医院。 2013年3月26日,章国强等绍兴公安并利用我父母赵幼昌,赵月仙非法绑架我赵鼎去精神病院,这是第六次绑架我至精神病医院。医生应立明说我有“精神分裂症”,奇怪的是无类型,强制我吃精神药物。我父母赵幼昌,赵月仙也强制我吃精神药物奥氮平等到2014年2月,使我脑子不灵活,人无力气,人不高兴等,给身体造成很大危害。
我不得已在2014年2月去北京找工作赚钱,绍兴公安国保跟踪我至北京,继续监控,骚扰,破坏我。2014年4月还指使旅店老板殴打我,使我头部额头上出现一个大包,到现在还有部分高起。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2014年4月,我父母到了北京,通过公安的“帮助”,找到了我。我父母强行使我回绍兴,在离开北京前,我去北京安定医院看了精神科医生,精神科医生李颖说不能确定我是否是精神病。但还是给我开了奥氮平等精神药品,既然不能确定,这么还给我开奥氮平等精神药品,很奇怪。我父母强行使我回绍兴后,又绑架我至绍兴市第七医院(精神病医院)。这是第七次绑架我至精神病医院。医生应立明又说我有“精神分裂症”,我问他根据什么诊断,他不回答。我母亲问应立明时,应立明说根据我的思维过度延伸,我根本没有思维过度延伸。根据精神病学,必须有思维障碍且至少有二项,才能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我即使思维过度延伸,也只是一项,何况我根本没有思维过度延伸,应立明是错误诊断。应立明错误诊断我为精神分裂症,非法拘禁我,强制我吃精神药物,强制给我打毒针。顾志贤,章国强等绍兴国保指使应立明,李碧霞,曹玉凤,陈允星(名字可能有错)等强制给我打了几次氟哌啶醇针,可能对我造成永久伤害,还使我整天昏昏沉沉,人体僵硬,只能卧床等,对我身体造成很大危害。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应立明等的刑事责任。根据精神卫生法规定,强制住院要做医学鉴定。应立明不但不给我做医学鉴定,反而受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指使给我做评残鉴定。鉴定人俞关茂(名字可能有错),只看了我一眼就让我回病房。这算什么鉴定,这完全是违法犯罪。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非法定我为残疾人。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俞关茂,应立明等的刑事责任。
到2014年6月左右,在我的要求下,我与父母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看医生。事前,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还指使柯桥派出所不让我去上海,经我父亲与公安争吵后,才让我去上海。到上海后我与父母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看医生邹政。我告诉邹政,顾志贤,章国强等绍兴国保监视,破坏我。我母亲确认我说的是真的后。邹政就说我不是精神分裂症。但我父亲偏执,要求邹政让我住院。邹政说我住院,吃药都是没用的。但最后,邹政仍然让我吃精神药品,只是减少了剂量,还给我开了抑郁症药。既然我不是精神分裂症,为什么还让我吃精神药品。邹政的行为不符合常识和逻辑,不正常。邹政也不提供病历。
回绍兴后,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我变本加厉,我只能进行必要的正当防卫。父母又说我是精神病。到2014年11月,父亲居然打110报警电话,要公安绑架我去精神病医院。柯桥派出所一公安与二个协警来我家,该公安既不出示证件,又不带执法记录仪,是违法的。公安还叫父亲叫来120救护车。柯桥派出所一公安与二个协警强行拖我上120救护车,还叫二个协警强行押我去绍兴市精神病医院,这是公安与我父母串通,强行绑架我去绍兴市精神病医院,这是严重犯罪行为,我一定追究
公安等的刑事责任。这是第八次绑架我至精神病医院。医生蒋海潮又说我有“精神分裂症”,“需要”终身服用精神药品,我问他根据什么诊断,他不回答。就是没有根据。蒋海潮错误诊断我为精神分裂症,胡说我“需要”终身服药,非法拘禁我,强制我吃精神药物。护士长赵李平,男护士唐利忠等强制我吃精神药品,唐利忠打我脸,行为极其恶劣。章国强等绍兴国保指使男护士楼东耀(名字可能有错)强制给我打氟哌啶醇针,可能对我造成永久伤害,还使我整天昏昏沉沉,人体僵硬,只能卧床等,对我身体造成很大危害。我一定追究章国强,蒋海潮,楼东耀,赵李平,唐利忠等的刑事责任。此次强制我住院二个月,至2015年1月才让我出院。
我出院后,顾志贤,章国强等公安国保监控,骚扰,破坏仍然严重,父母不理解我,还说医生蒋海潮说我“需要”终身服用精神药品,强制我终身吃精神药品。后来,2016年11月24日,我被我母亲赵月仙硬逼着去绍兴市第七医院看精神科医生蒋海潮。我问蒋海潮根据什么诊断我有精神分裂症。蒋海潮基本上不回答问题,只极其笼统的说根据你的一贯表现。
那么根据蒋海潮的逻辑,我也可以说根据你的一贯表现,你蒋海潮有精神分裂症。蒋海潮其实毫无根据,是错误诊断。我没有精神病,不需要吃精神药品。顾志贤,章国强,蒋海潮,我父母赵幼昌,赵月仙等,强制我终身吃精神药品,是严重犯罪行为。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蒋海潮,赵幼昌,赵月仙等的刑事责任。
从2014年11月到今天2018年1月6日,顾志贤,章国强,蒋海潮,赵幼昌,赵月仙等已强制我吃精神药品奥氮平,齐拉西酮等三年多,加上以前的总计至少在6年以上,并且还在继续下去,使我长期脑子不灵活,人无力气,人不高兴,出现严重应激障碍等,给我身体,心理造成很大危害。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蒋海潮,赵幼昌,赵月仙等的刑事责任。
2015年1月起,顾志贤等国保对我的技术破坏有:
1.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长期震动我头部骨头,使我头部骨头发出声音。我在看书时,思考问题的重要时刻,我的头部骨头会突然震动并发出声音,每天在我工作,学习,生活时经常震动,发生了许多次,给我造成很大影响,长期如此并还在继续下去。在我考研考试时,我思考题目,做题目的重要时刻,我的头部骨头会突然震动并发出声音,给我造成很大影响,严重影响了我考研。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用心极其险恶,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我现在发贴,头部骨头就在严重震动,导致我发贴很困难。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的头部骨头震动,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在严重震动我的头部骨头。
2.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放催泪弹袭击我眼睛,使我突然流泪,看不清东西。长期如此并还在继续下去。在我考研考试时,我在涂英语选择题答案时,眼睛突然流泪,看不清东西,并且还流鼻涕,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造成我写英语作文时间不够,英语作文没有写好,给我造成很大损失。我出考场时,我的眼睛还在流泪,我母亲亲眼目睹。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眼睛突然流泪,看不清东西,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发射催泪弹袭击我眼睛,使我流泪,看不清东西。
3.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发射电磁辐射袭击我胸部,使我胸部突然感到很热,突然感到很冷。长期如此,在我准备考研时,在我考研考试时,都是如此,长期如此并还在继续下去。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胸部突然感到很热,突然感到很冷,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发射电磁辐射袭击我胸部,使我胸部突然感到很热,突然感到很冷。
4.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严重震动我全身,使我全身剧烈抖动。我在看书时,思考问题的重要时刻,我全身就突然剧烈抖动,毫无原因,非常奇怪。长期如此并还在继续下去。在我考研考试时,我的双手较剧烈抖动,使我字写的差。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全身剧烈抖动,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严重震动我全身,使我全身剧烈抖动。
5.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使用微波枪袭击我的睾丸。我思考问题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就使用微波枪袭击我的睾丸,使我的睾丸很热,很痛,很难受,一直持续到现在。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不让我思考问题,妄想使我变成动物,用心极其险恶,长期如此。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使用微波枪袭击我的睾丸,从2008年共匪奥运会前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十年并还在继续下去。我考研考试时,我思考题目,做题目的重要时刻,我的睾丸就会很热,很痛,很难受,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我现在发贴,睾丸等仍然感到很热,很难受。
我查找资料,在中共群众出版社出版的<<公安科技应用基础知识教程>>,公安部科技局编中发现了资料。并且该书标注有公安机关内部发行,是公安机关内部发行资料来源.
<<公安科技应用基础知识教程>>2006年版,公安部科技局编,243页。
(十一)微波枪
微波枪是一种能够发射波长在0.1mm -1m之间电磁波的武器,采用特殊的天线将电磁波定向和聚能,在光束强度较低时,只使人产生烦躁,头痛,神经错乱及皮肤难以忍受的灼热感,但不会烧伤人的皮肤。
一般人无此技术能力,而我长期被绍兴国保监视破坏,所以极有可能是共匪国保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使用微波枪袭击我的睾丸。
6.顾志贤等国保使用次声波武器袭击我。我经常起床后刚穿好衣服,就突然感到头晕恶心,人呕吐但吐不出东西,情况比较严重,有时,突然大便喷出,我大便失禁。长期如此并还在继续下去。我去过医院,医生也无法发现我突然出现恶心呕吐和大便失禁的原因。
我查找资料,在中共群众出版社出版的<<公安科技应用基础知识教程>>2006年版,公安部科技局编中发现了资料。并且该书标注有公安机关内部发行,是公安机关内部发行资料来源。
资料来源:<<公安科技应用基础知识教程>>2006年版,公安部科技局编,243页。
(十二)次声波武器
次声波武器是由高能放大器驱动特制扬声器发射大功率次声波(20赫以下)的武器装置。这种人类听不见的次声波与人类大脑及内脏器官的固有振荡频率相近,产生共振,使人的大脑受到强烈刺激,内脏器官失去平衡,从而出现神经错乱及恶心呕吐等症状,失去战斗能力。
而我长期被绍兴国保监视破坏,而一般人又无此技术能力,所以极有可能是共匪国保顾志贤等国保使用次声波武器袭击我。
7.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指使王翔,徐静,宣洁璐等,在我考研考试时,经常在我思考题目,做题目的重要时刻,故意咳嗽,故意拖动椅子,发出声音来干扰我思考问题,危害破坏我。考研时每场考试的试场都是不同的,我的桌子,椅子都不稳,那明显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使我的桌子,椅子不稳来故意危害破坏我。由于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危害破坏我,使我状态不好,我在拆试卷信封时,拆了另一头,给我造成了很大影响。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
8.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喝水,吃饭。我喝水时,水会发出声音,我以前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喝水,水根本没有声音。我吃饭时,我的饭粒会自动一粒粒的掉下,我根本没有去动它。我在吃饺子时,我已经夹的很轻,许多饺子仍然破掉,我夹的很牢,许多饺子仍然滑下。等等。一般人无此技术能力,而我长期被绍兴国保监视破坏,所以极有可能是共匪国保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喝水,吃饭。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
9.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的跑步机。2017年11月1日早上,我在跑步机上跑步时,跑了一会儿,跑步机突然发出嘭的一声,跑步机停止运行,马达不动了。
我叫了维修人员来维修,维修人员说是马达控制器坏了,我问具体哪里坏了,说不知道。我的跑步机一向运行正常,出现这种事故非常奇怪,维修人员还说不出原因。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的跑步机坏了,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的跑步机,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
我叫维修人员修马达控制器,他又拿来一块旧的马达控制器,说那个修好用那个。他修了一会儿,还搞坏了我的马达控制器上的部件,还不告诉我原因。他说修好我的马达控制器后,在跑步机上试的时候,跑步机速度从12公里降到6公里后,过了一会儿,跑步机突然加速,我正在跑步机上跑步,适应不了,非常危险,差点出了事故。出现这种事故非常奇怪,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的跑步机突然加速,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在技术破坏我的跑步机。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用心极其险恶,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
维修人员拿来的旧马达控制器,也用不了。我只能更换新的马达控制器,花了600元钱,质量还不好。
在更换新的马达控制器后,仅仅两星期,我的跑步机又坏了。维修人员还不肯来,维修人员还要求我拍视频等,最后在电话中说是仪表盘坏了,借口说没有部件,不肯来修。我的跑步机一向运行正常,出现这种事故非常奇怪,并且在第一次维修更换新的马达控制器后,仅仅两星期后,仪表盘坏了,非常不正常。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的跑步机坏了,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的跑步机,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
10.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点火煤气灶。因为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家的煤气灶要用打火机烧一下,才能燃烧,并且要持续一段时间,才能放手,煤气才能自动燃烧。每当我使用时,一会儿以后,总是熄灭。而我父母使用时比较方便,不用持续多长时间,但是我的方法与我父母的方法完全相同。前几天,我烧早饭时,试了好几次。第一次,我持续一段时间后放手,煤气熄灭了。第二次,我持续了一首歌的时间,几分钟后才放手,煤气仍然熄灭,非常奇怪。第三次,煤气很快熄灭。第四次,我持续了一段时间,煤气才点着。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点火煤气灶很困难,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在技术危害破坏我点火煤气灶。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
11.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家吃的油。我家的油,在烧好菜后,每盘菜,尤其是有汤水的菜,会出现一颗一颗的油珠,非常密集,每盘菜都是如此,以前没有出现这种情况,非常奇怪。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家的油,会出现一颗一颗的油珠,非常密集,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家吃的油。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
12.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吃的榨菜。在我去考研现场确认的那天,我吃早餐时,榨菜突然出现异味,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非常奇怪。前几天我吃早餐时,榨菜又突然出现异味,很不正常。一般人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加上我长期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我吃的榨菜突然出现异味,极有可能是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技术危害破坏我吃的榨菜。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的刑事责任。
还有原来的技术破坏仍在继续。
我最近提出要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看精神科医生,来确定我是否是精神病,是否需要吃精神药品。我父亲赵幼昌不但不同意,还破口大骂我,说任何人一看就知道我是精神病。确定一个人是否是精神病,需要经过精神疾病司法鉴定,这是基本法律常识。我说要根据常识和逻辑做事,赵幼昌骂我是精神病常识和逻辑。我说要看重要事情的,就又说我是精神病。赵幼昌还说一定要听医生的话,我说符合常识和逻辑,对的听,不符合常识和逻辑,错的不听。赵幼昌就又骂我是精神病。赵幼昌还突然发火,说要打我,赵幼昌经常突然发火,基本上无原因,非常奇怪。赵幼昌真是愚昧之极。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还挑拨离间我与我父母的关系。由于顾志贤,章国强,蒋海潮,赵幼昌,赵月仙等长期强制我吃精神药品奥氮平,齐拉西酮等使我长期脑子不灵活,人无力气,人不高兴,出现严重应激障碍等,加上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疯狂监视破坏我,使我状态越来越差。赵幼昌,赵月仙说我精神病越来越严重,把我的精神药品从一颗半奥氮平增加到三颗奥氮平。我拒绝服药,赵幼昌威胁要打110报警电话,要公安绑架我去精神病医院。还说这次要把我永远关在精神病医院,到我死为止。顾志贤,章国强,蒋海潮,赵幼昌,赵月仙等不让我去上海看医生,长期强制我吃精神药品,要公安绑架我去精神病医院,说这次要把我永远关在精神病医院,到我死为止。我一定追究顾志贤,章国强,蒋海潮,赵幼昌,赵月仙等的刑事责任。
关于我以前被绍兴公安国保监视破坏的情况,详见我写的2010年4.22事件,强烈抗议共匪绍兴国保章国强等国保对我的技术破坏,强烈抗议共匪国保章国强等对我电脑电视机的电磁辐射干扰等文章,发表在独立评论,北京之春,博讯等网站上,大家可以浏览.
我警告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如果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对我的技术破坏造成我得癌症或其他严重疾病.我一定尽我最大力量使用一切手段打击顾志贤,章国强等国保.我说到做到.
请大家关注支持,谢谢大家!
赵鼎
地址: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
手机:15857509960
E-mail:hdgsotr@gmail.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