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新大陆人 zt 1991年6月国会听证会上龚晓夏近6分钟的发言(中英文字幕)   2018-01-04 18:50:14  


作者: 杨巍   录旧作《谈谈国会游说》 2018-01-06 05:35:53  [点击:1589]
此文原载于1991年底某期《中国之春》

谈谈国会游说

杨 巍


十一月二十七日,美国众议院以四百零九票对二十一票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有条
件延长中共最惠国待遇的法案。看来,以学自联为主的国会游说活动取得了初步成
效。但是我们切不可放松努力,必须继续抓紧对参议员们的游说活动,以争取明年
二月参议院对此案的投票中也能获得超过三分之二的赞成票。
中国民联坚决支持学自联的游说活动,并派了我和叶宁参加了这项活动。民联总
部也下了动员令,号召全体盟员以写信、打电话、发传真方式支持游说活动。根据
一个对国会游说比较有经验的老民运人士说,打电话的好时机是在投票日之前的几
天,尤其以投票日前夕为最佳。因此希望支持游说的同胞、同学、朋友们注意投票
准确日子的消息。
对于此项游说活动,一些朋友还有顾虑,包括一些民运人士在内。他们主要是怕
中国真的失去最惠国待遇,这将对国家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发生严重影响。因此他
们希望美国无条件延长给中共的最惠国待遇。我充分理解这些朋友忧国忧民的心意
,也充分尊重他们的发言权。有人说“无条件派”是“为中共说话”,“站在中共
立场”或“拿了中共好处”等等。我决不同意这些说法,并认为这种说法本来就表
明我们民运队伍的民主作风和民主素质还不够理想,还有待提高。
在国会山上,我对路易斯安娜州的参议员的助手说:“我们和哈佛的龚小夏他们
至少有两个共同点:1,我们都希望看到中国的人权状态得到改善。2,我们都不希
望中国失去最惠国待遇。但是我坚决认为,通过有条件最惠国法案绝不会导致中国
真的失去最惠国待遇。中共并不象某些朋友想象的那么坚硬,铁板一块。虽然在口
头上,他多半会坚决拒绝接受有条件最惠国待遇,但是在行动上,他一定会努力达
到这些条件。因为首先,我们的人权条件并不苛刻,它只是:1,要求释放政治犯,
并公布在押和释放的人数。(注意我们并没有说“全部释放”,甚至未限度具体释放
数字)。2,改善在押政治犯待遇,并允许国际人权调查组织和中国留学生团体去监
房探望良心犯,实地了解他们的待遇。第二,事实表明,中共是会在压力下让步的
。最近中共为了应付经济危机,发布了一系列将使经济走向自由化的政策;政治上
也出现了松动,释放了一些政治犯,并同意他们出国,我本人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
子。中共也被迫改善了王军涛等人的待遇。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继续以更大的压力
来推动中共的转变。第三,判定中共是否达标的裁判,仍然是美国国会。努力就会
生效,当有条件最惠国法案通过以后,让我们再共同促使中共达到条件,以确保中
国的最惠国待遇。”
上述这些话,我是对一个担心中国失去失最惠国的美国人讲的,也是我对有些担
心的中国同胞所要讲的。我之所以不认为“无条件派”就是“亲共派”,是因为“
无条件派”头脑中的中共形象比“有条件派”的坏得多,他们认为中共会完全无视
人民的意志和经济状况,只想到自己的面子。他们认为中共内部几乎铁版一块,顽
固派绝对压倒改革派和民主力量。而在我们“有条件派”看来,中共还是有相当理
性的,对国内外的压力还是会有理性反应的,中共内部接近的民主力量也还是很可
观的。中共还是很在乎中国经济的。如果说太大的压力会使中共的强硬派更趋强硬
的话,适度的压力却一定有助于增加共产党内开明派的发言权,从而使中共一步一
步地转变。
今天就是连最顽固的中共强硬派也不见得还相信“共产主义一定会胜利”,他们
要“四个坚持”无非是为了继续保持一小部分人的权势罢了。但是他们也知道“四
个坚持”与“四个现代化”是根本抵触的。中共的政策无非是今天拆东墙补西墙,
明天拆西墙补东墙。八九民运后,中共一度拆经济墙补政治墙,使一些民运人士认
为中共从此会死硬到底了,但是两年来中共在经济上正自食其恶果,现在又不得不
拆政治墙补经济墙。国内的民主力量,经过一年痛苦的“敌进我退”,一年艰苦的
“敌驻我挠”,已经在第三年进入了“敌疲我打”的辛苦阶段。可能在明后年走向
苦尽甘来的“敌退我追”——民主新高潮!我们海外的人一定不要放松进攻,在今天
中国人民还无权表达自己意志的时候,我们总可以在海外讲坛表达我们中国人的声
音,藉美国的民意代表机构表达中国民运的呼声,以鼓舞国内人民的对民主前途的
信心。
国会山上下来后,我去波士顿拜访了龚小夏同学。她已经是著名的“无条件派”
了。我们虽然对最惠国的问题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们的政治信仰是一致的,政治
上的价值观念是相近的。所以我们能够真诚而坦率地交换意见。小夏的个性就是真
诚和坦率。她觉得从良心上出发,“不能拿十多亿人民的饭碗去进行政治赌博”。
我则认为如果有条件最惠国法案能通过,我们还是有相当大的胜算来迫使中共接受
条件的,这与纯粹碰运气的赌博不同。当然风险总是有的,但是如果放过这次机会
,我们也许要承受其它风险,例如使中共内部强硬派会自认为可以强硬到底,谁也
奈何不得他,认为民运软弱可欺,世界舆论也是“纸老虎”等等。不管怎么样,动
用经济杠杆总要比暴力革命安全。如果我们能运用政治经济手段迫使中共让步,从
而加快和平演变的步伐,不是就能大大减少暴力革命的风险吗?
小夏是研究中国历史的,当然熟悉明末的史可法,当清军兵临扬州城下时,史可
法拒不投降,不顾力量对比的悬殊,领导军民与清军血战到底,以身殉明。战后清
军疯狂报复,在扬州烧杀十日,人民被杀几无孑遗。我们的人民似乎并没有责怪史
可法“以全城军民的鲜血和生命进行政治赌博”,而是一直把他当作民族英雄。百
多年后,中国留日学生在日本查到了“扬州十日”的档案,从而激发了一大批人走
上反满的道路。虽然如此,这扬州十日到底还是代价太大了。而我们的胜利把握要
大得多。但愿我们中国今后的制度转变能和平进行,不必尸横遍野。为此我们应当
用尽一切和平手段。
小夏说她那费正清中心不少人都和她的观点一致,有趣的是,当她把我介绍给一
位美国教授摩尔女士后,我发现摩尔女士也赞成有条件最惠国法案。她一方面对某
些人指小夏“拿中共钱,为中共说话”等表示不平,另一方面也说小夏“并不十分
了解美国国会的运作”。国会并不会因为中共口头上拒绝条件就拒给中国最惠国待
遇。中国需要贸易,美国也需要贸易,这是对双方有益的,所以,最惠国丢不了,
附加人权条件完全是有理的。摩尔表示自己要去找小夏谈谈,希望能说服小夏。
在我离开波士顿时,小夏并没有说她要改变自己对最惠国问题的观点,只是说她
不想多问此事了,要“独善其身”。我知道她不是“独善其身”的脾气。我想,当
有条件最惠国法案通过后,我们“有条件派”和“无条件派”会携手一致地向中共
施加压力,督促中共达到条件,从而保住最惠国待遇。按照小夏那种明快的个性,
她也许会象单枪匹马杀向美国国会山一样,单枪匹马杀进大陆去,而不会“独善其
身”。
临行,小夏请我吃了顿美味的日本餐。日本寿司很奇妙,里面包着芥茉,咬一口
就股辛辣味,透过鼻子直冲脑门,弄不好会涕泪俱下,但是接着就是一种清新松快
感。小夏说感冒的人一咬寿司鼻子就全通了。我想,人权条件就是最惠国待遇这个
美味寿司中的芥茉,它固然会使中共一阵辛辣,但是也会使“四坚牌”们头脑清醒
,少了芥茉,这寿司的味道就不全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