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赛昆   余大郎的“失画”案的答案应该很简单。 2018-02-05 17:42:39  [点击:576]
昨天抄了芦笛关于余大郎失画案的旧帖,在这个旧帖里,芦笛支持余大郎的说法。后来因为其他事情的争执,芦笛对这一陈年老案又改变说法,指责余大郎。

俺昨天对芦笛的旧文作了评论:芦文关于陈逸飞寄“邮包”的断言是错的。八十年代中期之前,寄邮包都要签收。俺住单位家属区,通常收到的是包裹通知单,要凭户口本或其他证件到邮局领取,所以基本上没有丢失的可能。就算丢失,他首先要去寄出邮局查询。据余大郎的说法,陈并没有去查实就怀疑收件人据为己有。所以几乎可以肯定:陈逸飞把画作卷起来冒充“印刷品”邮寄。

当年寄“印刷品”邮费最低,寄市内信件要4分钱,但如果是印刷品(如开会通知)只要一分半面值的邮票,通常寄出时要剪个小角,以便邮局检查是否印刷品。一旦查出是普通手写信件,那邮资就充公,信件当然也就会被销毁。

而陈逸飞拿画作冒充印刷品,很容易引起怀疑,特别陈当时在学校,那里邮局的老油条应该一看就会起疑心。

楼下有人说“邮件在运送和派发过程中遗失或误投的或然率最低,识货而无需签收的收件人余大郎(胡安宁)据为己有的或然率最高”——这显然是对余大郎有意攻击。事实上,芦笛的旧帖也说过:“邮包失踪再寻常不过,我家就发生过几次。”

综上所述,俺认为概率最高的是:陈的假“印刷品”被邮局查出而销毁。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2-05 17:45:5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