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三一言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2018-03-09 02:53:10  [点击:413]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張三一言

【人權律師李柏光英年早逝,為此,我致於真誠的哀意。我敬英雄,更愛真理,所以,在這不適宜的時間,對李柏光《現代自由的源頭,是個體的良心自由》一文提到的宗教問題,冒犯地提出異議;給在生的李柏光們參考。】

李柏光說: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說過:”一個人如果不想成為奴隸,那就必須要有信仰。”
張三一言問,是窄指宗教信仰還是寬指理念信仰?
李柏光說:中國人從來就沒有真正的信仰
張三一言問,[真假信仰的標準是甚麼?
張三一言再問,為甚麼中國信的儒不是宗教?為甚麼中國本土出產的道教不是宗教?為甚麼中國民間通行的佛道合教(拜神教)不是信仰?為甚麼外來而又被中國人接受的佛教不是宗教?
事實上是,中國民眾信道教、佛道合教(拜神教)、外來佛教;這事實說明中國人有信仰。但是唯我獨尊的基教徒却認為中國人所信的都不是宗教,所以中國人沒有信仰;這是基督教唯我獨尊惡性膨漲的表現。
我沒有宗教信仰,大概應屬於無神論者;但是,我信仰真理,我認為真理的核心是“人應然平等”。所以對一些信了基督教就歧視他們自己成長時期所信的宗教的新中國人不以為然;也為中國的宗教抱不平。
基教曾經屠殺異教,犯下歷史罪行,現在不能屠殺了,就把屠殺基因變型為歧視基因:歧視所有非基教。中國人新基教徒歧視的是中國人信的儒教道教佛道混合教(拜神教)。

李柏光說:(因為中國人沒有信仰)所以充當了兩千多年的悲慘奴隸。從秦始皇建立大一統的中國到現在,中國人在獨吅裁專制的野蠻深淵裡像牲口一般活了兩千多年。
我三一言不同意這一推論。中國人的信仰與成奴是不是因果關係?是不是唯一關係?
中國人成牲口與制度、文化、傳統有沒有關係?
秦統一後中國人成奴,是因由統一還是信仰?是因為專制極權還是因為信仰?
秦時與一黨專政下國人都是牲口,是因為同質信仰還是同質制度?
把中國人成奴之因歸結為宗教信仰,是為中國專制皇權制度開脫罪行。在今天是為一黨專政制度護航。是反民主護專制大合唱中的一個和聲。

李柏光說:在長達兩千多年的時間裡,發生過無數次改朝換代的社會大暴亂,每次起義的目的都是為瞭解決至今仍在努力解決的”肚子溫飽”問題,而不是為瞭解決使人真正得以成為人、使社會得以真正健康進步的”自由”問題。
張三一言評論:私鹽殷富黃巢起義是為了解決肚子溫飽?不是為報不平與爭天下?我的同鄉太平天國洪秀全起義是為了解決肚子溫飽?不是因為那個天國?
太平天國推行的是中國化基督教天主教,若按照中國新基教徒的理論,太平天國會導致中國自由民主,即使是中國式自由民主,也是自由民主。
我反倒是沒有找到為溫飽肚子而起義的史實。以無產階級貧下中農名義造反的共產黨就不是為了填飽肚子;而是為了主義、為了坐江山。

李柏光說:(中國人)只要有一口飯吃,只要肉體能保存,其他一切都可以棄之不要。這樣的動物還能稱作“人”嗎?在長達兩千多年的時間裡,為什麼中國人民就沒有意識到自由呢?為什麼中國人民就沒有在內心深處產生追求自由的動力和勇氣呢?
張三一言思想結果如下。幾千年來為甚麼中國人沒有意識到自由?這絕不能歸咎於宗教。若論宗教的內在自由因子,粗略地按由少到多順序排列:伊教-基教-佛教-道教。中國土產道教是最具自由和平等意識的。人人都可以修而成道,成道者不但自己,連家人雞太都可升天;請問世界上哪一個宗教有這麼自由平等的意識?所以,若以宗教與自由民主關係論,中國應該成為人類自由民主發源地。
中國人民沒有自由意識,中國人成奴,最主要原因是獨尊儒教、大一統、天下中心的文化歷史心理因素;不是肚子飽餓問題。
只要是人都有飽餓與自由民主平等關係。在餓死邊沿時,以吃飽生存為首,其它的所謂自由民主平等都是廢話,人權也只是生存權才有意思。當吃飽後,更進一步學習了一些知識,知道了一些道理,再加上有了多餘時間,這時昔日視為多餘的自由平等人權就成為頭等大事了。
現在,中國人有一口飯吃了,肉體能保存了,其他以前視為無關重要,可以棄之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權就成為突出的訴求了;現在,中國人從只求填飽肚子的動物還原為人了;中國人民意識到自由了;中國人民在內心深處產生追求自由的動力和勇氣。

李柏光說:如果不是在近代西方文明對中國文明從外部給予了巨大衝擊的話,生活在中國文明之下的少數讀過書的中國人仍然不會意識到自由。對比一下西方文明,特別是以愛琴海為發源地、作為西方文明源頭的古希臘羅馬文明,自由和自由的精神就一直浸透在他們的生活中。
張三一言認為,希臘羅馬愛琴海之所以成為自由民主發源地,其理由正好與中國相反,小國林立,沒有大統一思想;自由民主產生的土壤是存在多個獨立平等個體,這是中國所無希臘羅馬愛琴海具有的東西;於是西方有了自由民主,中國秦制幾千年;所以,專制獨裁一直在中國人的生活中。

李柏光引用馬克斯·韋伯說,在人類文明史上,這種精神和靈魂(自由)是第一次伴隨著基督教新教的出現而產生的。
張三一言問:自由伴隨基督教而產生,是不是指基教是自由之因之源?中國的共產黨也可以說是伴隨着五四精神而生,那麼五四的科學民主是不是中國共產黨產生之因之源?

李柏光說:西方文明中那一以貫之的有神論信仰,即從古希臘羅馬的多神論到基督教文明的一神論宗教信仰,是自由之真正的、最終的基礎。
張三一言認為,有神論信仰是從古希臘羅馬的多神論到基督教文明的一神論宗教信仰,是自由之真正的、最終的基礎。這是故意忽視歷史的說法。由多神論到一神論之時,不但沒有產生自由,更沒有產生民主,而是產生人類史上對異教大屠殺。後來基教社會出現自由,不是基教大統一為一神教之果,恰好相反,是你有你的天主教,我有我的基督教,是出現了不同教派,而且造反,搞獨立;獨立各派互不賣帳,又吃不掉對方,於是被迫共存,這就產生了平等;平等伴生自由,自由必生民主。
自由不會出現在大統一中,自由只能在不統一且各自獨立又能互存的環境中。若沒有基督教對天主教的造反、沒有各派的共存,若只有統一無歧義的天主教,西方不會有民主。

20180229
(李柏光:現代自由的源頭,是個體的良心自由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869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