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草庵居士   习近平修宪及未来中国政改 2018-03-12 20:36:56  [点击:3940]
2012,我和几位民运大佬说,我们这代人的机会不多了。在目前,我们一定要支持薄熙来,让中共党内引起内都,两派通过竞争,形成中共党内民主机制,让势力弱的一派主动抓住自由民主的旗号去抗衡强势的一派。只有这样才可能引发中国民主运动。刺激中国政改。如果我们错失了这一个机会,未来中国就只有陷入一派的强势,是否政改就完全仰人鼻息,海外民主运动将完全丧失主动性和参与性。如果到了那个时代,大家最好的选择就是退休养老。

在过去的时候,我反复强调这点。我同样在《独评》写帖子说:目前,中共内部没有理想和未来,有的只是利益,也没有什么团派和上海帮,他们之间全部都是利益组合,今天的利益可以让团派和上海帮合作,明天的利益可以让他们斗的你死我活。不要把幻想梦幻城现实,也不要把这些大佬们的梦幻当成现实。中共只有在内斗出现势均力敌的时候,海外民运才有可能成为他们可以利用的一个棋子,这时候,海外民运才有机可乘。在目前,有机可乘就只有是薄熙来,在近期,只有薄熙来才能成为促进加速中共垮台的政治因素。但是,目前的海外民运没有几人能有王希哲的眼光,大部分还是支持党中央胡温,搞垮薄熙来。现在的海外民运,连自己的定位都没搞清楚,以为只有采取右的路线和政策才是正确的。事实如何?中国需要左的路线和政策。

非常遗憾的是,海外民主派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事实上,支持胡温也是海外民主派的主流。中共党内内斗最终流产失败。习近平成为了事实上未来二十年中国最强统治者。

2015年,澳洲民运大会,我在演讲时第一句话是这样问大家:如果时光倒回四十年,林彪和毛泽东发生冲突,我们应该支持谁?当时的会场场景令人非常难忘,一片寂静之后,一个声音发出来:谁也不支持,全部打倒。在我之后是盛雪女士演讲,盛雪女士是我非常尊敬的人。她的演讲大约有一半的时间在批驳我的观点。

我没有伤心,也不生气。我不知道要对高喊全部打倒的民运朋友们是如何思想的,也不知道反对我观点的民运朋友们是如何思想的。但我知道,截至到目前,高喊口号的民运组织和政党没有打倒中共,没有解决中共的独裁问题,没有解决这个的政治体制问题。我看到的历史是,中共在毛泽东的带领下,高喊蒋委员长万岁,身穿国军服装,领着国民政府军饷将中华国民政府赶到了台湾。

坦率讲,关于习近平,尽管大家称之为包子,但毕竟包子有肉不再褶上。他不仅让党外人士看花了眼,也让党内诸多人看花了眼,一连串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不仅触及到了中共大佬政治局委员,还触动了邓小平这类来看是不可能的强人家族,以致强行修宪都无人敢逆。

2015年,有海外独立媒体记者采访我,我谈到了习近平可能的整改路线和执政方针。可惜的是,我的言论被一贯政治正确的海外媒体当作了一个笑话,记者甚至问我:你是一个民运人士,怎么成了习近平的支持者。怎么会支持习近平搞独裁?

这篇采访稿后来发表在《独评》,下面就是我的一段被认为政治不正确的一段话:

中国目前的制度实际上是内阁负责制,类似法国的制度。这个历史形成是文革后邓小平建立的。当时大家看到毛泽东的独裁对自己伤害太深,就决定民主化。但他们的民主化是小圈子民主化,这就是政治局常委制度。无论是五人制,七人制,还是九人制。都是决策和执行统一掌握在这几个人手中。即使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提出的政治改革,都没有触及的一个核心就是取消政治局常委这一个决策和执行全部集中的制度。2008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当时我就说到,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是政治独立。经济割据,之后产生政治割据。胡锦涛时代基本上就是政治割据,九个常委相互牵制,每个人都不要侵犯我个人的利益。这样长久之后,中国也会面临民主化。但这需要数代领导人的持续延续才能形成。有一种可能,就是利益集团对民众的长期侵害,遭成民众的造反,全国陷入军阀混战之中,这个结局会和清王朝类似。如果中国是李克强接班,之后是胡春华接班,中国会走上这条路。到了胡春华之后就是群雄四起,全国一片硝烟。但目前是习近平接班,中国的政治变革之路会加快,会走上蒋经国的道路。其实,海外政治格局中,通常都是总统制,这个模式是议政和决策民主化,由议会进行。但执行是独裁的。总统一人说了算。我觉得这样的政治模式才是最合理的。各位可以想一想,是这种四百人讨论决策之后由总统一任执行的模式合理,还是九个常委讨论决策之后,再由其中一个常委去执行的模式合理?为什么温家宝说政策不出中南海?是谁不让政令出中南海?当然是那些政治局常委们和他们属下的官僚。执行者不能独裁,分权者需要利益瓜分,但在决策上反而因为利益而要独裁,这是完全违背社会和历史需要的,如果,习近平实行总统制,政令就不可能不出中南海。你们几百人商量好决策,具体就得由一个人独裁执行,谁阻挡,就要杀谁。这样的政治改革我当然是举双手欢迎,这毕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可以青史留名的好事情,总统制是中国走向政治现代化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谁能跨出这一步,谁就能带领中国走向现代社会,这才是中国真正的领袖。所以,从这点上看,我支持习近平反腐,即使是习近平在搞威权主义,有独裁的倾向,但只要其愿意搞总统制,这都是在我可以容忍的范围内,从历史上看,这都是民主化政治改革必须要走的一步。蒋经国的民主化改革就是建立子威权和独裁的基础之上。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不会走苏联道路,而只会走台湾模式的原因。问题是很多人自诩是民主专家,自由派。但他们根本搞不清楚中国的实际情况,也搞不懂西方国家的实际情况。2000年,我在国内骂中国没有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三个人。结果引来骂声一片。今天我依然说,中国没有真正的政治学者。真正的政治学者需要的是搞清楚什么是中国政治。美国制度无法全覆盖中国,无法全面复制。但我们要高清西方政治的基本关系。我曾与中国政府智库兼官员的学者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说美国白宫是绝对独裁的,他不相信,很吃惊,我说美国国会很自由,很民主,他也不相信。美国强大的原因是什么,这就是决策高度民主,公平,执行决策绝对强调独裁,总统说一不二。副总统都不能参加意见,更何况什么常委表决更不需要。中国必须要改变所谓的常委制,一定要走现代国家的道路,放弃落后的法国内阁制,要走总统制这个议政决策民主,行政执行坚决独裁的民主道路。不要一听到总统制就以为习近平是搞独裁,总统制还会带来议会民主,我们同样要看到。如果我们要选择是党内政治局决策议政,国家主席不管不负责,不争论;还是中国争吵动武的议会决策议政。我宁可选择议会议政,然后让总统独裁。

政治正确早就成为了海外民运主流思想。但我必须承认的是,早在2010年,我就开始政治不正确了。这其中的表现之一就是,我支持薄熙来,支持左派。与王希哲、高寒等少数人成为了海外民运中的左翼。我同样不否认,我曾与国内很多学者和官员联系,将我的观点灌输给他们,期望能影响习近平及其身边的谋士。因为我看到了,“顶层设计”已经成为了习近平及其周边人士的共识。

从某种方面看,习近平是个深思熟虑的人。这次修宪几乎打破了国内及海外和台湾很多学者和政治家的脑壳。没有几人预料到了中共在这个时刻,在这种状态下会强行修宪。这说明了学者们早就脱离了中国的实际政治层面。一个个国师、帝师不过是虚幻的帽子。

我说过多次:海外民运过于陷入六四情节,早就失去了与时俱进的勇气,失去了对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导。对于我的这个说法,很多人公开批判过我,甚至说要与我绝交。习近平修宪,再次印证了我的认识。在习近平修宪问题的批判上,我认为,当海外批判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时候,海外民运主流及思想家们都忽视了习近平修宪中的最关键问题,这就是中共领导从宪法的序言进入到了宪法正文。其实,这才是这次修宪的最严重的问题。有了这条,谁反对中共,就是违宪。这远比国家主席任期制更为严重,这才是严重的历史倒退。

其实,在过去的二十年,但民主宪政派和自由派在中国崛起的时候,很多人并没有看到,在中国还有一个“左翼社会主义派”在崛起。这是一个党内的保守主义派别,他们也在研究“苏东坡”问题,也在研究“颜色革命”,他们在吸收西方宪政派理论的同时,也在研究如何让中国和平转型。只不过是在稳定现政权的基础上和平转型,创造一个“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今年2月,我协助王希哲在曼谷召开“国是论坛”会议。有很多国内左翼年轻人参加。我在与他们交谈中,有这样对话:

我:你们为什么支持习近平,为什么支持他独裁。答:你们海外右翼为什么要反对习近平?习近平抓了很多贪官,你们反对?你们愿意支持贪官欺压百姓?反对习近平抓贪官?习近平抓了很多富豪,你们也反对?胡温放任贪官欺压百姓,放任富豪圈钱暴富,他们也没有搞民主,你们支持胡温,胡温开放党禁报禁了吗?他们敢抓邓小平家里人吗?反对习近平,你们的理由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你们要的民主自由?胡温时代不独裁,可是钱都被400个家族抢走了,我们老百姓的得到好处了吗?现在习近平把抢去的钱拿回来,我们不管用在那里,至少我们不再让他们趾高气扬的欺负我们了。三十年经济改革,获利的都是知识精英和政府官员,习近平抓的都是这些人,有几个是普通百姓,你们要自由民主,怎么不为我们百姓想一想?你们反对中共,难道习近平抓这些人不对吗?。。。。。。

左翼年轻人的质问虽有偏颇,但却反映了中国百姓的基本意志。这就是利益问题和均贫富思想。百姓对理论不在意,对口号不在意,在意的是谁能给我们利益,看到的是眼前问题,社会公平问题。这与民运精英和右翼自由派们的关注未来和过程的完美有着截然不同的思维。从某种角度上看,无论是右翼自由派还是民运精英,在中国宪政道路上都没有给出一个可行的路径,给出的都是光芒四射的耀眼理论。中国宪政道路如何在中国具体实施和实现,这基本上都不在这些精英们的思考之中。从另一个角度上看,社会民主主义将是中国未来主要的道路,公平、正义远比民主、自由更为优先。事实上,在中国,知识精英和平民社会已经脱节,中国已经变成了两个貌似一体,但实际上相互没有联系,已经被隔绝的两个社会。一个是拥有大量财富的社会精英阶层,一个是贫困无奈的底层百姓社会。

从中国百姓的角度上看,习近平是否独裁并不重要,自由民主也不如公平正义重要。中共统治多年,从来没有给中国百姓真正的自由民主和公平正义。眼前的现实是贫富不均,所有的暴富者都吸收了百姓血汗的吸血鬼,都是与中共政府勾结的坏蛋,他们所有的财富都是有问题的。而习近平的反贪,不管其是否有目的的选择性反贪还是全面性的反贪,对百姓而言都是有利而无害。相对于胡温时代放纵贪腐,习近平的独裁就是好官。

很多人都明白,一个国家的进步是与国民素质有关的。中国的现状没有达到民运精英和自由派的理想目的。中国的宪政道路确实是很漫长。习近平是否能做到在其独裁之后实行民主宪政,没有人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也只能依赖百姓和精英们一起影响和推动。

任何事情的实现都需要路径,这个路径可能是不完美的,甚至是血腥的。但我们还是需要尝试,完美的路径并不一定可以实现完美的结果,不完美的路径也可能取得完美的结果。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和实践。无论是右翼自由派还是民运精英,如何做好反对派才是需要思考的重点之重。如何在中国民主宪政道路上推动和主导,这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主要问题。

但从目前看,中国右翼自由派和民运精英有这个能力和远见吗?

下面是我与陈小平兄在明镜节目的对话。欢迎各位政治正确的精英们砍砖。

请点击链接。


https://youtu.be/B2RQ85fhghQ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3-12 20:50:0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