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英   清明節前重刊張英《悼念潘國平》祭文 2018-03-13 06:40:41  [点击:1066]
謝似棟兄,重刊張英《悼念潘國平》祭文



o 張 英

今年三月十日,我在獨立評論,刊載《美國尼克松總統到上海時張英與大右派孫大雨被軟禁追記》,那篇除標題外,重新發的全文內容,取自去年博訊《張英:歷史上的今日尼克松到上海我被軟禁》(博訊北京時間2016年2月27日),回憶因八次「炮打」同姓的「春橋同志」,平生第五度失去人身自由始末。

承蒙網友跟帖助興,格丘山老哥補充《孫大雨以翻譯沙士比亞的李爾王最出名》,所謂「丘山丘山」,其實是座高山 ; 唐夫先生《想不到老張先生還有這麼多有趣的往事》,顕見「唐夫唐夫」,夫更是東望唐國。

尤其感謝範似棟老兄,美譽吉言:《張英先生的記憶力驚人,最好寫一本造反派的回憶錄》,指出「這麼多造反派,寫回憶錄的不多,上海造反派中好像沒有人寫。潘國平的記性很好,分析也比較客觀,但筆頭不如你。所以如條件許可,建議你寫一本有深度的回憶錄。」多蒙勉勵,實不敢當。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後,三十多年,我因造納粹中共的反,斷斷續續,座了六次政治寃獄。本著堅守「抗拒從寛、坦白從嚴」鐵律,余襟懷坦白地寫了堅決抗拒的「坦白交待」材料,累計起來,上百萬字。例如,僅在「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運動中,我就被迫寫了《襟懷坦白交代材料》卄份,並存眉頭編號「襟懷坦白交代P1~20」,立此存照。並每次當即向加害者,嚴正聲明: 務必妥當保管,以存歷史事實!

或許將來民主中國,如同兩德統一,解密東德檔案,張英當年獄中紀寶,百萬文字「交代材料」,可望重見天日,但愿後人彙編成冊,獄煉儆醒世人!還原真相,至少可免,「文過飾非,偽造歷史」之嫌,哈哈。😄

當然,時勢所逼,在策略上,也會軟頂。譬如說,一九六八夏秋,交代多次「炮打張春橋」這節,我總是寫道: 我聽毛主席話,張春橋不聽毛主席的話,所以我常要批判張春橋不聽毛主席話的黑話,……。有點饒口味。難怪時任上海市公檢法軍管會主任、林彪死黨的張春橋瓜牙王維國(空四軍政委),叫囂: 「張英頑固不化,在監獄裡還在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央文革,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甚至張春橋本人,假惺惺地說「張英是老造反犯錯誤,人民內部矛盾,放掉算了」,王維國一夥還揚言: 「這是春橋同志高恣態,張春橋是中央首長,我們空軍要保護中央首長,決不放過反革命壞頭頭張英!」原定的1968年12月23日,在上海四馬路(福州路)勞動劇場(天瞻舞台),對張英「寬大處理」判「無期徒刑」大㑹,當天一早,陸軍 (上海警備區) 驚悉,派人衝掉。這樣,迄今我苟且多活了四十年矣。

六年之前,老張不幸中風,半身癱瘓,殘腦殘手,興趣所至,塗寫若干文字,以酬諸君。與此同時,兼收特殊復健身心之效。如把片斷回憶性文稿,串聯起來成冊,若有機會,即可形成一部《回憶錄》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茲為答謝史記性長篇《老虎》作者範似棟兄,附帖文中提及早逝的民運先驅潘國平兄弟,重新發布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張英在博訊刊登《悼念潘國平先生》的祭文。狗年🐶清明節將至,這也是我們對潘國平兄弟仙逝五週年的共同紀念!


-----------------------------------------------------------------------------------------------------------------------------


悼念潘国平先生/张英
(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3日 )

作者:張 英


驚悉中國民主運動鬥士潘國平先生,今年四月十九日,因心臟病,不幸在上海逝世,終年六十九歲,令人悲痛。

衆所週知,潘國平自1966年11月起,當選「上海工人革命造反總司令部司令」,以人民文革反抗中共文革。他在1967年一月革命風暴中,衝鋒陷陣,推動上海百萬市民和平起義的「總指揮」,帶頭在中國大陸各省市嘗試結束中共一黨專政的獨裁極權,功不可沒。一月革命上海首義勝利後,潘國平一度擔任新政府的上海市革命委員會負責人。後被篡奪一月革命偉大成果的中共上海「四人帮」(張春橋、姚文元、徐景賢、王洪文),排擠出局。

中共文革浩劫「結束」後,潘國平蒙受中共「繼續革命」的劫難,先後两次被中共上海當局逮捕判刑七年,遭到長達十四年的政治冤獄迫害。

我與潘國平在上海的最後一次見面,一九七六年春節初三,他應邀到寒舍作客,歡度新年。那時,一月革命九週年,我正與原「工總司」另一負責人張寳林等串聯䇿劃,密謀他當「司令」、余做「政委」,因「二次炮打張春橋」也下野的寳林,他仍可利用掌控上海民兵四十個主力師為基幹隊伍,結合原中共上海市委第一書記陳丕顯、市長曹荻秋、巿委書記王一平、梁國斌和市監委書記秦昆等黨内「健康力量」,發動「二次革命」,試探小潘「倒王洪文」而秘密加盟的可行性。後因中南海發生政變,江青等中共中央「四人邦」旋即跨台,所謂「二次革命」胎死腹中,流產未遂。

潘國平一九九六流亡美國後,即加入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當年《中國之春》,曾有歡迎他的專訪報道。潘國平,也參與九八中國民主黨的組黨運動。一九九九年五月,《中國之春》在澳門主辦第二次「回歸」國際學術硏討會,潘國平應邀趕來,我與老友小潘得以重逢。二〇〇〇年五月,中國民主黨中央組團到華府國會山莊人權䢟說,本黨中央委員、工運領袖趙品璐兄弟,除租了两輛大巴,接送紐約來遊說的百人外,還專程駕了俬家車,把本席一行接到紐約。潘國平聞訊,特地在法拉盛設宴一桌,替我洗麈,相鈙甚歡。想不到從此一别,成了永訣。

那天席間,又聊當年:一九六七年十 • 一,毛澤東原本指名道姓,要召見「潘司令」的,但老奸巨滑的張春橋「調包」,把王洪文頂替潘國平,毛起初拒之門外,說要見的是小潘,怎麽來了個姓王的?張春橋謊稱王是潘的「政委」,此人也很重要,毛講既然來了,就見見罷。這樣隂差陽錯,王洪文才與皇上搭上内線。如果不是王洪文,而是潘國平,中共十大做中共中央副主席,排名第三,僅次於毛澤東、周恩來,那麽周、毛去世後,可能由小潘接掌層峰大位了,現代中國歷史或許改寫。但是,歷史永遠没有「如果」。

斯人已逝,音貎猶在。趙品璐早已英年早逝,而潘國平君,繼海外民運老戰士吳方城博士,因腦溢血,四月十六日在美國謝世三天後,如今也走了,都是民運重大損失。小潘解脱,一路走好。相信未竟事業,後繼有人。中國春天終究會來到,上海人民也一定會真正解放,自由新生,重見光明。

安息吧,潘國平!

張 英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追思於阿姆斯特丹 (博讯 boxun.com)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3-13 10:47:2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