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2018-04-13 20:07:05  [点击:547]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我见】知识分子的功罪福祸,往往由其言论制造。说假话,说反常、错误、邪恶的话,罪大祸大,即使得意,后患无穷;侥幸一时,容易遇难。祸从口出,此之谓也。说真话,说正常、正确、正义的话,功大福大,纵然逢凶,不难化吉;即使逆淘,不难保身。能说真理者,自有保身的明哲。

【知识】知识越多越反动,此言用于邪说、邪教分子,特别合适。人文知识和自然知识都有正确错误、正常反常之别。如果学习实践的知识是错误的,知识越多,言行越坏。邪人道德知识反常,正邪善恶颠倒,故知识越多越反动。而邪人无论怎么得利,都没有后福。得利越多,后患越大。

【共识】亲人无法选择,朋友可以选择。选择朋友,爱好兴趣相投很重要,文化道德共识更重要。同道、同仁、同志,指的就是文化立场、价值标准、思想观点相同相近、可以建立基本共识者。道不同,相互冲突;德悬殊,相互排斥,纵为朋友,很难深交,很难共谋,不如相忘于江湖。

【历史眼】野蛮的强大具有三性:暂时性、局部性和不可持续性。苏联就是最近的殷鉴。逆淘汰的社会和时代,野蛮会战胜文明,但这种战胜脆而不坚,坚而不久,同时,社会和野蛮势力都要付出特别惨重的代价,遗留非常巨大的恶果。野蛮的强大和胜利,是社会的大不幸,也是野蛮势力自身的大不幸。

【主体】儒学确立了三个主体:道德上,仁为主体;政治上,民为主体;宇宙中,人与鬼神、人与万物的关系中,人为主体。三个主体又归结于仁,统一于仁。人本主义确立了个人的主体性,值得肯定,相比于耶教的神本主义、马学的物本主义和集体主义正确得多。然蔽于人而不知天,不知仁,故不足。

【学术】评价古今任何人物和思想,都必须如理如实,苟毁苟誉都是儒家大忌。王安石、苏轼、孔明、陈寅恪这些古今名家,博学而未能明辨,学术并不精纯,思想颇为混杂,只是儒门杂家。不少学者包括一些儒生皆以为苛责。何以如此定位他们,东海有专文详说。有兴趣者可以先自己找来学习,空说无益也。

【学术】学术与品德既有区别,又有关系,而且非常紧密,两者正相关。学术进步助力品德提升,品德圆满必然学术精醇,圣贤就是那样的人。品德圆满则不会做错事,学术精醇则不会说错话。所以圣贤无过。反过来,一个思想混乱、学术淆杂的人,其品格也往往有问题。

【品德】品德好不好,大多数人都要相对而言。例如王安石,相对于他所重用的吕惠卿、邓绾、蔡京之流,他很正派,很好;相对于程朱等醇儒,又毛病多多,漏洞多多。重用奸险小人,变法问题重重,后患深深,就是智不足,智不足即德不足。德智不二故。

【五四】五四遗孽,文革谬种,两者都是殃民祸国的东西。前者侧重于民粹主义,崇拜暴民,逢民之恶;后者侧重于极权主义,崇拜暴君,逢君之恶。极权暴政是民粹运动的必然归宿,故五四是文革的预备演习,文革是五四的逻辑结果。比较而言,文革危害大而浅,批判不难;五四危害深而远,清算大不易。

【非人化】儒是人之需,仁为人之本。反儒就是反仁性反人道,必然非人化。非人化未必是坏事,佛仙就非人。但是,如果没有入佛道之门,无缘成佛成仙,反儒就意味着自毁仁性、自绝人类了。反儒的人必非正常人,反儒的势力必是恶势力,反儒的社会必是恶社会,轻则丛林化,重则监狱化地狱化。

【电视剧】《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中,司马懿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与其被蠢货仰慕,不如被他们嫉恨。”确实,有时候弱智比缺德者更讨厌。这也是我想对恐儒、反儒分子们讲的。反儒未必恶,必愚,反儒就是最大的愚昧。被反儒派赞美拥护崇敬,是可耻的。因为在孔子和盗跖之间,反儒派选择的是盗跖。

【非人化】反孔反儒不是学术问题,而是人性问题。孟子说,是非羞恶之心,人皆有之;王阳明说,良知知是知非。孔子与盗跖、君子与小人、华夏与夷狄之优劣好坏,只要是正人和正常人,不难分辨之,不可能颠倒之。这里颠倒了,坏起来没有底,好起来很有限。弱智能好到哪里去。

【观点】于知识分子而言,反儒是最大的蠢;于政治势力而言,反儒是最大的恶。你们认同吗?同意或者不同意,请说出你们的理由。欢迎畅所欲言。

【良知佛】这是我自铸的概念。儒家证得之良知,至诚不息,其性乾健,生天生地;佛教之佛性不生不灭,其性空寂,至空至寂。然两者异名同指,都指宇宙生命最高本质,都有“不灭”的一面,都是无相光明。称良知为佛,亦方便说法。良知体大用全,大用无边,亦包含佛心之用。换言之,佛的大能,良知都有。

【良知佛】黑云压城,可能有一场暴风雨要来了。梦中天眼所见,这场暴风雨本无意针对普通民众。但可能某些人物势力使了乾坤大挪移功夫,不少民众和普通知识分子难免受到冲击。请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儒家是最好的保护伞,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纵然风雨欺天,难以欺侮君子。圣贤君子,吉人天相。

【开蒙】佛教有句话:“离经一字,即同魔说;依文解意,三世佛冤。”儒家并不完全认同。儒家坚持依文依字解意,非常重视训诂。不精训诂,不依经文,是解经大忌。南怀瑾们就犯了此忌,成了杂家。其次,儒家反对离经,但主张根据经典之原则和理义,提出与时消息的意见观点,建设与时偕宜的制度规则。

【答客】或问:为什么你一直说真话始终没事,有些知识分子稍微说几句真话就出事?答:知识分子因为说真话出事,功德很大而事不会大,不难逢凶化吉。然五四以来所谓的启蒙派,所说的往往是既反孔反儒又反民主自由的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乃至马主义歪理,造大妄语业,不出事是侥幸。

【王弼】王弼“幼而察慧,年十余,好老氏,通辩能言。”不愧为天才。遗憾的是,他虽懂点儒学,始终立足于道家,又遭疠疾而早亡。这样的聪慧的人物,如果寿命长些,就有机会深入儒学,文化立场很有可能有所转变,像东海就是自道学而佛学而西学,最后才归本于儒学的。

【学术界】学术界主流看法是否正确,具体观点具体分析。同时要考察学术界本身。如马学界主流看法的正确性最低,儒学界正确性最高。还要考察学术界所处的文化政治环境。如王道之下,儒学界的学术品质高上加高;三民主义政治之下,品质会降低;邪说恶制之下,品质又更低,甚至儒学完全不成气候,不成界。

【开蒙】追求民主自由而反儒,纯属南辕北辙。一切良制都有赖于仁人正人去建设。反儒反掉仁义道德,必然导致小人得志,豺狼横行。其次,一切良制都有赖于一定的道德基础,反儒社会,愚昧邪恶,一切颠倒,王道礼制固然无法立足,民主政治同样丧尽基础。反儒是通往民粹主义丛林和极权主义地狱的捷径。

【权力】不受制约的权力,会不会让人变坏,不可一概而论。小人必然变坏,坏起来没有底;一般正人、善人也很容易变坏,坏得程度因人而异。圣贤君子不仅不会变坏,还会利用不受制约的权力,建设良制良法,最后还主权于民,以此重建中华文明的辉煌,也成就自己德行的伟大和良知的光明。

【权力】君子不会变坏,指君子不会再作恶犯罪,恶意害人,并非没有过失。过失、错误和罪恶,性质不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君子还不是圣贤,还会犯错误,比如说错话、做错事。至于圣贤,连过失错误都没有了。士是有志于学,君子而立,贤人知天命,圣人耳顺和不逾矩,言行中正,德性圆满。

【因果】曾有受过法律惩罚者愤愤不平反对因果公平论,理由是很多比他贪得多、坏得多的人没有受到惩罚。殊不知,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因果,而因果关系错综复杂,岂是世俗所能厘清。贪得多未必比你坏,你以为比你坏的人,或许他有祖宗德泽荫庇,或许另有阴德不为人知,或许他的恶报更大只是时候没到……

【圣贤】圣贤不虚出。圣贤出现,未必有其位,但必有其名,必有其言,必有其同仁,必有利于天下。然圣贤无位,亦不能直接大利当世。无一定的文化道德气候和政治社会基础,圣贤亦不能有其位。春秋战国和民国那样的逆淘汰时代,纵圣如孔孟贤如熊钱,很难得势得位。排斥者众,无势可借;天下滔滔,无力逆行。

【圣贤】注意,东海说及圣贤,若无特别说明,必指儒家圣贤,必出自于真儒醇儒。贤人是君子之大者,学术精纯,义理中正,一切无惑,能知天命,得乎“性与天道”“之全,非外道和杂家所能及也。杂家队伍中自有正人,儒门杂家中或有君子,但都无圣贤,必无。

【圣贤】反儒社会,必逆淘汰,圣贤必被淘汰出局。这样的社会必恶习恶业深重,最不配享有仁政良制和贤良的领导人。反儒的势力和社会必然苦难深重,根本原因在此。圣贤置身于这种社会,必然饱受排斥,无权无势无改良社会之能力。狂澜既倒,大厦将倾,非只手所能挽扶也。

【圣贤】反儒最苦。反儒之人物和势力,无论贫富贵贱输赢成败,都与灾祸苦难结下了难舍难分的缘。而且这种人物越富贵,这种势力越成功,社会危害越大,自身也后患越深恶报越重。我相信这个结论可以得到大数据的支持。反儒派最好乃至唯一的出路是,主动自绝于人类,与鸟兽为伍,争取成仙成佛。2018-4-14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