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leebai   胡平不理解的言论自由 2018-05-09 08:39:25  [点击:2363]
我理解的言论自由包括两个方面,思想的自由,和传播思想的自由,也就是想的自由和说的自由,也就是政府不对国民进行思想灌输,允许国民形成自己独立的思想,并进行传播。言论自由的本质是赋予国民有限反抗的权力,你可以和政府有不同意见,你可以把你的意见说出来。这背后的假设是,如果相当多的独立想法取得一致,那么这种想法就具有很高的合理性,政府就应该听从。“说”是一个传播,寻找共识者的过程。把自己的异议说出来,是一种有限的反抗,即表示不认同政府的做法,但在行为上还是会服从。这里就有言行不一出现了。“言行一致”并不是人们始终应该遵循的标准,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言行应该一致,但并非往往如此。民主社会不要求国民绝对服从,国民也认为有限反抗在道德上是正当的。言论自由不是天赋人权,只有民主国家才有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导致、保障民主制度,同时也是民主制度的表达方式。

那么,我为啥说胡平不懂言论自由呢?这体现在他对暴力抗争和非暴力抗争的言论上。他认为非暴力抗争的风险小,所以就反对暴力抗争。言论自由的核心是自我思想的表达,不在乎这种表达是否能起到效果,并不很考虑是否“有用”。当一种想法成为主流,自然有用。暴力抗争和非暴力抗争的核心是抗争,是不认同,即在明知抗争不会有结果的情况下,仍然要表示不认同,仍然要做有限的反抗。一个想要抗争的人,不会有太多这种判断风险的顾虑,实际上人们总是自然地考虑风险的。现实中中国人的问题是没有有限抗争的意识,既缺乏独立的思想,又没有表达的权利。广泛的暴力抗争和非暴力抗争都是将来时,都发生在当人们普遍不认同政府之后。到那个时候,非暴力或暴力抗争的选择是很自然的,没有争论的必要。很多中国人和胡平一样,过多地考虑了是否“有用”,所以不可能根据国民的共识渐进地改变国家。改变只能发生在当国家处于危机时,当人们看到经济下滑了,国家不稳了,权力上层斗争了,看起来要“有用”了,才仓促开始抗争,最后往往以暴力革命、暴力镇压收场,又是一个新的轮回。实际上,我并不主张或更支持暴力革命,只认为中国很难避免暴力革命。

胡平不懂言论自由的另外一点,在于他对不排斥暴力抗争者的一种论调:即主张暴力抗争者,你们为啥不自己去做暴力抗争。这种论调和中共的宣传完全一致。这种说法要人们在任何场合都言行一致,是不合理的。首先,我们可以抽象地思想,而不去做。就像可以想象如何去火星,这完全没问题。我们确实认为这个制度不合理,需要改变,将来可能会发生暴力革命。我们是真的这么想的,并说出来这有啥问题?这种责难的逻辑很奇怪,实际上是用结果做唯一的判断标准。类似地,你连职业球员都不是,有啥资格批评球员?你凭啥批评中共,换了你会做得更差。在正常的民主社会,人们理解言行不一的有限抗争,并用有限不服从来渐进地改变社会;在中国这种专制社会,人们反而在任何场合要求言行一致,在行为上无法做到或时机未到的时候,让思想言论向行为看齐,只看结果而忽视理念,这是一个很大的思想误区。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