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2018-05-11 20:26:15  [点击:488]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民国】“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没错,安内不得其法才是大问题。安内首先要从文化入手,开展道德教化、思想教育和舆论引导;要坚持儒家的立场观点方法,严厉批判反儒派的反常、马列派的反动和各种民粹派的错误,深入揭露鲁迅们丧魂失魄丧家祸国的真面目。法律及军事行动在此前提下展开,必能事倍功半。

【辟马】有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文章题曰:《自由的马克思与专制的马克思》。明显看朱成碧。既没有自由的马克思,也没有专制的马克思,只有民粹主义和极权主义的马克思。马克思的道路,必然从民粹主义的暴民运动,通往极权主义的红色暴政。再怎么修正和改革,改不了马主义中民粹和极权两大恶质。

【正义】区别正邪的标准,因文化政治立场不同而异。儒家标准最正确,自由主义标准较正确,马列主义的标准完全颠倒。毛氏说:“全世界正义的人们团结起来,反对一切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猖狂进攻!”这里的正义,即马列主义的“正义”,即民粹主义和极权主义的“正义”,其实非正义。

【答客】或问:梁武帝的建立的梁朝是不是佛教之国?答:梁朝的政治制度与魏晋宋齐都属礼制范畴,只是败坏了;梁武帝亦崇儒,为孔子立庙,置五经博士,让皇太子、皇子、宗室、王侯都学习儒经。只是他本人立足于佛教,使政治品格受到佛教严重侵蚀而愈趋愈下。或可称为准佛教之国吧。

【政治】只要马学在宪,执政党永远是马帮,共和国永远是马邦,政治无道,社会缺德,人民没有人权自由。这种野蛮之帮和奴隶之邦,无论怎么折腾,官德民智永远提升不起来,经济科技军事也永远发达不起来。别说赶英超美了,追随美国、亦步亦趋也不可能。马学不去,文明无望,国难未已。

【政治】思想、政权与社会,相互感应,相辅相成。社会野蛮,邪恶思潮容易泛滥;邪恶思潮泛滥到一定程度,就会成为主流思想,导出邪恶政权及恶制恶法。邪恶政权反过来进一步恶化社会,让社会更加野蛮。要跳出这样的恶性循环,最有效的方式是从文化入手,以优秀文化改良世道人心,提升官德民智。

【问题】有人如是说:“经念歪了,有两种原因:经是正经,被歪嘴和尚念歪了;经本来就歪。但是,歪经难道不可以正念吗?佛教说,正人用邪法,邪法也是正。归根结底,人才是决定性因素。姑且承认马克思主义这本经不太正,但由正人君子来念,结果应该不一样,可以把它念得堂堂正正、正气浩然。”(大意)

【问题】某些方法手段,本无关乎正邪,正人用之则正,邪人用之则邪。但在第一义、最高法层面,正人只念正经,君子只念圣经,正人君子绝不会信仰邪教、执行邪法。佛教徒也一样,不会去信仰邪教。明知是歪经还要去念,明知是邪说还要去信,其人必有问题,德智必有一缺。

【中美】孟子曰:“不仁而得国者,有之矣;不仁而得天下者,未之有也。”(《尽心下》)东海学舌曰:不仁而称霸一时,可能也;不仁而长久称霸,不可能也。不仁而称霸一个地方或地区,可能也;不仁而称霸全球,不可能也。美国立国两百多年,强大逾全球各国,必有其相当的文明性道义性,此当国者不可不知也。

【中美】美国的强大对所有国家、对全人类是好事,因为有一定的道义基础。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强大的是塔利班isis金朝伊朗,或者美国崩溃而苏联屹立,人类的命运将会如何?当然那不可能,邪不胜正是道德定律也是历史规律。从历史和天下的高度看,衰弱灭亡是苏联和塔利班isis金朝伊朗们的宿命。

【中美】中国即使完全照搬西方文化和文明,也只能勉强追随而无法超越美国。至于坚持马路,连追赶都永远无望。要赶超美国,只能在政治和制度方面超越之。比民主更加优秀、先进而文明的政治制度,唯有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要建设新王道礼制,就必须以儒立国。这是赶超美国的唯一法门,舍此别无他法。

【中美】马学不去,与美国为敌为友都行不通。以之为友,或可占点小便宜(以后不可能了),相安一时,但不可能得到美国真正的尊重。双方意识形态根本对立,人本主义神本主义都瞧不起物本主义。以之为敌,更是中国难以承受之重,那是自甘于野蛮、自绝于世界的一条绝路。

【中美】改革开放四十年,与美建交四十多年,中共的行为表现让国人、世人及美人越来越齿冷心硬。美人这种态度在特朗普时代已凝聚上升为国家意志。如果中共在内政方面没有原则性变革,在外交方面继续耍小聪明玩小动作,中(中共)美关系持续恶化就势所必然,最后的成败输赢不卜可知。

【中美】全球政经格局大变,美国对中共的态度也已大变。美国原先试图通过推动市场经济化而引导中国民主化,故几十年来对中共态度温和,政治绥靖,政策倾斜,经济忍让。而中共违反入世承诺,让美国算盘落空。加上特朗普个人的政治倾向和人格特色,美国对中共的态度将会越来越严厉肃杀。

【辩论】思想争鸣、观点辩论是君子本分,传正理扬正义弘正道,破歪理辟邪说放淫辞,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自立立人自达达人,都离不开争鸣辩论。任凭谬论雷鸣而不辩,眼见真理毁弃而不争,或者将义理之争转换为意气之争,将同仁间正常的道理争鸣转换为恶意的道德攻击,都是有失儒家身份的。

【辩论】辩场上道理最大,故辩论时应该遵守如下原则:就事论事,就理论理,态度平和,实事求是。一般情况下,不要对异议异见者作人格批评和道德审判。哪怕是敌人恶人,只要言之有理,批得正确,就应该认同赞成;即使是生平友好,如果其言有误,其理不正,也不妨据理直言。

【变质】儒家学说和圣贤君子都不会变质,一般儒士会不会变质,因人而异。儒家群体无论怎么变,整体文化道德素质都能有一定的保障。论儒群品质,汉唐宋较高,元明清较低,但无论怎么低,还是正人君子多。外道说儒家变质,往往是不明真相。狗眼看人,小眼看君子,都会看低看差了。


【辟马】毛氏总结:“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有学者因此断定毛不懂马。殊不知,此言确实抓住了马学的精髓。马学之所以可怕可恶、暴君暴民奸恶之徒之所以特别青睐依赖马学,最根本原因在此:马学可以为各种反人道、反人性、反人类的造反恶行提供冠冕堂皇的理由。

【反省】或问: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为了维护和重建大一统,死于自我杀戮的国民不知超过死于外敌之手的国民之几何,为什么中国精英对此仍毫无反省能力?答:反儒反掉了四端之心,也就反掉了反省能力。百余年来精英阶层普遍反儒,非愚则恶甚至既愚又恶,有的只是反中华、反文明、反人道的造反能力。

【正见】常有人称马邦为后清,不知这是侮辱了清朝而抬举了马邦。清朝偏离中华,不失为偏统,马邦则南辕北辙,还不如蛮夷。政治无道、社会缺德如此,礼崩乐乱、学绝道丧如此,史无前例。键田农夫博友说:“吾國今日尚不及大清之爲中華也。”有此正见,洵为难得,不愧为儒。

【击蒙】或谓:“自古以来造反的都反儒,造反胜利的都尊儒”云,这个观点百年流行,其实因果颠倒。不是“造反胜利的都尊儒”,而是只有尊儒才能胜利。历代王朝晚期,群雄四起,最后胜出的都是儒者或尊儒者。反儒派都没有好下场。历代开国者只有暴秦红毛等个别反儒派,而秦和毛也是坐定江山才反儒的。

【答客】人类恶习深重,人性和历史都有局限性。儒家文化和政治也不可能短期内根除罪恶,实现“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大同理想,但儒家可以最大程度地抑恶扬善。而反孔反儒无异于抑善扬恶,深入解放人类恶习,必然导致各种罪恶无止境无限度地泛滥。故儒家社会和反儒社会,文明性和罪恶度天悬地殊。

【解经】孟子说:“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公孙丑上》)惴是忧惧义。“吾不惴焉”有两种解释:一是吾不使对方忧惧;二是吾自忧惧,自我反思理不直,即使面对布衣平民,我也会于心不安。我认为此解为正。自己有误,惴惴的就应是自己。不使平民惴惴,必须的,不足挂齿。

【恶必贱】马帮贱官、马邦贱民特别多,空前绝世的多,根本原因在于马学特别邪马政特别恶。孟子说:“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仁义最为高贵。反过来,邪恶就是下贱,邪恶之徒都是贱人。马家官民俱贱。马官常常得意忘形,盛气凌人,装高装贵,但无法遮饰它们下贱的本质。

【孙中山】革命这个词被滥用百余年了。所谓的马列革命,固然是造反作乱;所谓的孙蒋革命,同样非真正革命。其品质虽高于马列,但非常有限。注意,孙蒋同党不同质。蒋公造反有罪,然抗战有功,晚年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有功;孙氏于清朝固然罪不容诛,于中华文化和民族同样恶不容恕。

【孙中山】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当然没错,高度正义。问题是,孙中山所驱逐的清朝已经中国化,晚期虽然蜕化,仍有改良希望;而他恢复的“中华民国”,实为民粹主义之国,政治品质远逊清朝,近乎鞑虏。负且乘,致寇至,日寇和北狄都是这个所谓的民国招来的。

【辟马】晚饭时听李亚鹏在中央台朗诵了1982年廖承志致蒋经国的信,只觉厌恶无比。你们敢公开宋美龄回廖的公开信否?宋信有言:“今天有正义感之犹太人尚唾弃其同宗之马克思,乃共党竟奉之为神明,并以马列主义为我中华民族之训练,此正如郭沫若宣称‘斯太林是我爸爸’,实无耻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呕。”

【双重恶】西方无孔子,本是大不幸。但无孔子则无反孔运动,又是一种幸运,就像无父之孤儿不会犯下弑父之罪一样。即使俄罗斯,因无孔子而无反孔运动,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中国有孔子,本是大幸,反孔则是大不幸。反孔崇马,弑父而认贼作父,双重邪恶双重大不幸。故至今陷在极权主义地狱中不克自拔。

【辟马】为马学毛思辩护,办法很多,概言有三:一是颠倒黑白,把邪粉饰成正,把罪装裱为功;二是强行比附,用儒家和自由主义思想为它们的巧言谬论作注;三是颠倒本末,把一些细枝末节的正确说成马学毛思的本质。最邪恶的邪说,也不难找到几句正确的话。

【口祸】知识分子最容易祸从口出。诋毁正理正义,或与正人为敌;鼓吹邪说谬论,或者为之辩护,都是有恶业恶果恶报的,不仅无知无耻而已。反儒派和马列主义知识群体,个人和家庭命运特别恶劣,根本原因在此。即使本来命运不错,也会迅速恶化,毁家绝后。马恩就是典型的例子。2018-5-12余东海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