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2018-05-12 05:10:10  [点击:470]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是共产主义这个知识上的矛盾导致了它实践上的危机与灾难。

肉眼能见到危机与灾难,却直观不到灾难所基于的知识矛盾。直到实践陷于危机,才不得不从结果推因。维持共产就不能不迫害人民。因共党是用感性才接受到危机,不是用理性揭示出根源。只要事物就不能不对感官发生剌激,剌激不能不引发反应,故而社会危机或灾难总是立马被直观到。但“所以危机”却不能被直观,只有思维能揭示。思维揭露了社会文化或规范社会的制度不合人性。

老孙呼天嚎地曰——往下活的是人,不是主义。干么非让人不服从自己本性而去服从与人性毫不相干的共产制度呢?我问习近平——事物能有不实现其本性的吗?共产又不出自人性,怎么能用于人的生存原理?

共党是个功利集团,功利都在事实里!故共党不揭示“所以然”,只活动在“其然”。功利所要的是动手——抢劫不需要认知!从这里可看出并非毛、邓、江、习先天是些撒谎、迫害狅,而是他们要负的那个责任从始源上就是弥天大谎,以弥天大谎为最高目的的集团从成为集团的那一刻就落在必须更加弥天大谎的环境里,浸泡在弥天大谎里的,经受的刺激能不是如何去侵略?对侵略与压迫负起的责任能不是更牛逼的弥天大谎,能不员更残烈的迫害吗?侵略与镇压是维持欺骗的方法,欺骗又是侵略与镇压的理由,可见共产的本质就是一条镇压与谎言的循环链。

千古昏蛋说:“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最主要的教训就是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的动摇”,是更上了好多层楼的大谎言,是残忍了N倍的人身迫害。

人说话是为知识世界,知识就是对对象的反映。所以知识既是反映对象的形式,又是被形式所反映的对象。也就是说:山是一个名,水也是一个名,山和水还是地球上的物质。习昏逑还不知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首先是知识,而后才是知识所反映的对象或思想。他甚至连“什么是知识都还没弄懂”,他治的什么国理的什么政?尽扯淡!以下是我对他的话的辩析,我的辩析可看出他的知性未被开发,就已萎麋。他的话就全出自意志,他竟还分不清哪是知识哪是实际。

老孙对“山是山,水是水”的解斩——

前面的“山与水”是反映实际对象的字面。后面的“山与水”是字面所反映的实际对象。实际对象不是山也不是水,是自然的物质,自然物质没名也没姓只有存在。人为认识世界,就为事事物物起了名。有了名才可据名去认识世界。“名”仅是名。由习仲勋与齐心两位老人的爱情所造出来的那个肉身的阿平是自然的事实。可见前面的“山与水”是名,是知识。后面的“山与水”是被知识反映的事实,是被知的对象。

若字面的“山与水”反映的就是实际的“山与水”,便是有效知识,是真理。“习近平”是名。只有把实际肉身的习近平套进习近平这个名里;或把习近平这个名加到实际肉身的习近平身上,才是名符其实的由知性完成的认知,才是知识或道理。那千年昏蛋连这层关系也不懂,他还处在什么是思维载体,什么是被思维载体所反映的对象的水平都达不到。在知性上他是草包,但不能说他没能力。意志也是人的能力,意志表现为强势与固顽。他讲的话全是意志,即“必须这样,必须那样,不许这么干,不许那么干”。他从来没讲对对象的认知。所以他讲的只是如何稳固政权,从不追问政权是什么,合不合法,什么是“合法”,什么是“法”。

他的智慧还处在分不清“名与实”的混沌阶段,连什么是经验论,什么是实在论都搞不清。可他的意志又特别顽强,他说的治国就是蛮横地去占有,他说的理政就是不问三七二十几——即“不管你用阴招邪招,只要你给我搞定就是好招”。

习说的“苏联和苏共”是事实,他不知“苏联和苏共”还是道理。对于事实,只要有眼有耳有嘴巴,人人能感应。“苏联与苏共”还是道理,就不是人人能洞察。昏君可以昏到不可一世,顽固到如花岗岩,却浅薄到不能完成这一区分。苏共是事实又是知识,是事实就是科学的对象,是知识却只能是思辩对象。是事实又是知识就属不同领域,性质上不同,需要的是不同能力。可习皇只有意志,他就一律用感性来接受,不使用理性来认知。

只要事物存于同一时空,就剌激感官。所以习混混能直观到事物的“解体与垮台”,却不能经验“为什么解体,为什么垮台”?——因解体垮台有过程,过程是感官能经验直观。可“为什么解体与垮台”追究的不是解体也不是垮台,而是解体与垮台背后的“为什么”,即“所以解体”与“所以垮台”。即追究原因。“原因”无形无象,又先天地决定结果,因因果是先天必然的原则,是一切经验不可缺的根据。却只可思之不能见之。

思维是用概念来解析概念。苏联与苏共既是概念,解体与垮台所说虽是结果,可也是概念。所以“凡结果就必有原因”。这就要求我们用认知能力从经验到的结果里,还原出垮台的原因。

怎么还原呢?

那就是从已知里推结论。并照严格的逻辑步骤与环节,直推出它的初始。因苏联与苏共都是已知,即这两个名称所包含的思想都是已然、既定的。我们就一定能从已然或既定里还原出它们的初始。

“苏联”这个概念包含了些什么呢?

曰:包含了“社会主义”与“国家联盟”两个成分。

我们来界定这两个成分的字面涵义,得到的解析就是——

(1)“社会主义”(制度的性质)
(2)与“次级主体国家的联盟,所构成的国家联合体。

然后再根据国家联合体与社会主义这两个字面思想,推演它在不同历史条件下所可能的变量——那被习皇称之为“苏联解体”里,原就包含着一个“联”字,但他并未意识到这个“联”字的字面思想,当然洞察不到它的意义。因国家联合体是由誓盟而致的联合体国家,因而它也是一个结果。是结果就必有原因,这个原因就是它的“结盟”性。“联盟”是苏联能成为同一个主权国家的动因。在社会尚还可容纳或维持“同盟秩序”的状况下,“盟约”具有实际的约束力,一旦社会秩序陷于危机,次级主权就有上升成独立主权国家的可能机会。像陆游与唐婉这么爱得死去活来的恋人间的誓盟,都可山盟虽在可信书难托,更何况苏联的“联”字是由武力征服所完成,一旦武力失效的情况下,“联”字的约束力也就化作青烟一缕。这才是苏联所以解体的真正的原因。

这就是因社会主义制度在性质上与人的天赋之性的不共戴天,因人是自然事实,其性只能来自天,凡来自天的性质都不是外力所能移转,而苏共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由人力臆想而建立。这就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所以解体的有效解释。因苏联本来就不是同一个国家,是武力侵略妥胁而成。一旦武力减弱解体就成为不可抗阻的进程。

②“苏共”的字面思想就是共产制度,

因人是自然事实,其本性来自天。且凡来自天的性质都不是外力所能移转,而苏共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由特殊的人力臆想而成。那么苏共的共产主义性就与人性天然性陷于了不共戴天的对抗,就是如斯大材、毛泽东那么杀人不眨眼再多杀几倍几十倍的人,造成的也只是屈服或妥胁,而屈服或妥胁总是局部的,不是永恒。一旦人性醒悟总是要战胜并摆脱党性,这是苏共所以垮台的原因。

毫无疑问:老孙对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解释,是出于知性的严格的逻辑还原。它有步骤有环节,概念间的过渡又环环相扣,没有任何的断裂,读者能清楚地看到我是如何还原到解体与垮台的初始的。我的解释就能令人信服地把握到苏联所以解体与苏共所以垮台。

而习皇帝的解释却是用意志的想当然,武断地从我们的生活里独撰出几个片断,如“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做为先天的因果联,来解释“解体与垮台”的动因。可他就没意识到在“解体和垮台”与“理想和信念”之间根本就没有相关联的桥梁。解体与垮与理想的动摇所说的其实是同一个对象。习近平这个混混连那“解体与垮台”了的到底是什么,而那“动摇”了的“理想与信念”又是什么,都没搞清呀——

其实那“解体与垮台”的已由它们的事实性或本体的自身呈现给我们的感性,可习近平拿来解释“解体与垮台”的“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不就是那“解体与垮台”了的对象的本身吗?那垮台了的就是共产主制度本身,共产主义理想又怎么可以解释它本身的垮台呢?!

这习近平就是一个不明事体的睁眼瞎,又是一个狂妄自大到无所不能的“孙悟空”。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