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国家之伟大,大在政治,更大在文化) 2018-05-30 23:57:16  [点击:1718]
今日微言(国家之伟大,大在政治,更大在文化)

【辟马】国家之伟大,大在政治,更大在文化。没有文化之大,就没有政治之大,更没有经济、科技、军事之强。马主义既培养不出正人善人,更建设不起良制良法。在政治无道、制度不良、官民普遍缺德的环境中,欲追求经济、科技、军事之持久强大,只能是一枕黄粱。

【东海律】通过坑蒙拐骗偷盗抢劫等方式,也可能发财,但很有限。古往今来不义之财有三大共同点:一是发而不大,或可能成为马邦首富,不可能当上世界首富;二则大而不久,富不过三代;三是恶果深重。盗贼之家,皆无后福,必有后患,所得越多,恶报越重。

【东海律】弟子灭师,儿子弑父,固然罪大恶极,但被灭之师、被弑之父必有问题,轻则未能尽师父教育之责,重则不师不父甚至邪师恶父。如果师父是圣贤君子,弟子即使不贤,儿子即使不肖,多少会有底线,不至于犯下灭师弑父的大罪。古往今来,从无死于弟子、儿子之手的圣贤君子。

【世界观】世界统一于物质,世界统一于意识,宇宙统一于能量,诸如此类世界观,都是错误的。正确的观点是,宇宙万物统一于太极。时间和空间,物质、意识和能量等一切,都是太极的作用和现象,是乾元生生不息、至诚无息的产物。太极才是宇宙生命的本质,于天为乾元,于地为坤元,于人为人元,即仁性良知。

【答客】或说:二十多年来,你多数文章发不出来或只能发在海外,读者有限,认同者寡,意义何在?何苦来哉。答:只要是真理,写出来就是有意义的。借用孟子和朱子的话说,吾之文章发不出来或不受欢迎,天也。当局焉能使予不受欢迎哉?真理之命运,关时运之盛衰,乃天命之所为,非人力之可及。

【辟马】不少人认为,批判马学毛思没有意义,因为已经没有人信仰,没有人关心和在乎它们。殊不知,一种学说,无论有没有人信仰,只要它占据着宪位和意识形态地位,就危害无穷。这是最大的“名不正”。正名,首先要正意识形态之名,这是文化群体最根本的责任。

【我见】辟马是恶恶、辟邪,弘儒是善善、显正,两者相辅相成。辟马有助于弘儒,马消则儒长;弘儒有助于辟马,阳长则阴消。每个人既可以同时辟马弘儒,双管齐下,也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兴趣、能力和工作特点,选择自己的侧重点。这里的能力,包括思想理论能力和避险抗压能力。

【答客】或问极权和专制有何不同。答:专制和开明和野蛮、良性与恶性之别。恶性专制即极权。例如,都是家天下君主专制,夏朝之后历代儒家王朝则是良性专制,暴秦是恶性专制,即君主极权。极权有各种模式,暴秦是君主极权,洪杨帮是君主极权,斯大林们是党主极权……

【辟马】朋友提醒我,辟马既没意义,又有暴虎冯河之嫌。他没发现,这两个理由不能并立。如果辟马如暴虎冯河一般有大险,说明此举意义非常。对于大文化人来说,认为马学占据宪位无妨,辟之没有意义,是麻木;等辟马于暴虎冯河,则未免过甚其辞,恐惧过度。现时说真话或有利益损失,不至于丧失生命也。

【辟马】要成德成圣,就不能不说真话,弘真理;要弘扬道德真理和政治真理,就不能不批判邪说;要批判高踞宪位的邪说,就不能不作出一些利益牺牲。韦小宝都懂得这个道理:既要做一代大英雄,又不愿冒一点小风险,还想一辈子泡在马家大学的胭脂堆里唱十八摸,那不是做梦吗?

【辟马】孟子辟杨墨,就将墨子利他主义的错误批倒批透了。墨家一蹶,从此不振,不久之后彻底退出历史。想不到两千多年之后,利他主义居然又借反儒恶潮的泛滥而兴风作浪,蛊惑天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他者优先”之类反道德的口号,至今流行不衰。呜呼哀哉!

【辟马】损人利己固然缺德,损己利人也非常德。损己利人和舍己救人,是在特殊情况下君子的自我要求以及同仁之间的相互勉励,不是正常的道德标准,更不能拿来要求民众。在品德上自立立人,在利益上自利利人,追求双赢多赢,这才是人性之常,道德之常。

【辟马】墨子的利他主义是墨家的自我要求,具有相当的真诚性。而马家的利他主义,是面向广大民众的道德宣传和普遍要求,以“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之名,行“毫不利人专门利己”之实,极端虚伪而邪恶。如黄宗羲所说:“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公。”(《原君》)

【认同度】在极权社会,认同度不能看表象。掌声雷动山盟海誓,不见得认同度高;吐沫横飞或鸦雀无声,也不见得认同度低。那些对领导甜言蜜语无限赞叹的人,未必真的赞成;那些对东海声嘶力竭地反对或一言不发而漠视的人,未必真的反对或毫无感觉。真理潜移默化的力量超出很多人的意料。

【辟马】或问为何不就六安事件表态。答以二因:一、多数知识分子都敢发言、官媒都已经发言的事,东海没必要掺乎;二、深究起来,六安事件中政府、警方固然要负主要责任,教师未必就是无辜的羔羊。只要马学在上,人民公仆变公敌,人民教师变邪师,都是分分钟的事。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人贩】对人贩子和黑社会深恶痛绝。二十年前我的外甥在云南失踪,找寻无果,至今杳无音信,怀疑被人贩子或黑社会所害。无论贫富贵贱,强权弱势,只要是大恶,就必须严惩。人贩子和黑社会多是穷苦人,但它们作了大恶,就是大罪人,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剿灭刑杀它们,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的必须!

【辟毛】曾有老前辈趁着酒意教导我:主席狠也情有可原,中国人很坏的。你这样毫不设防,也要注意,会吃大亏的,中国人太坏了。(大意)国人太坏,所以政治手段不能不狠。当时感觉这是为毛政最好的辩护。回忆起来,才发现老前辈倒果为因了。毛思毛政正是使“国人太坏”主要原因之一。

【辟马】为恶有余为善不足。这是反儒派的特征,也是拜物教的特征。后毛时代,拜物教也能做一些好事正事,也会反反腐、扶扶贫、打打人贩子、讲讲司法公正等等。可反腐永远在路上,扶贫永远扶不起,人贩子越打越多,司法永远不公正。因为缺乏为善的内力能力,所以终究无能为力。

【辟马】很多人认为马学已经名存实亡。殊不知,马学仍是国家最高信仰、政治指导思想和学校第一学科。其名存于宪法,其实无所不在。党主极权制,土地公有制,特权市场经济,都是马学的实践硕果。国是马邦,党是马帮,政是马政,制是马制,路是马路,官是马官,民是马奴……

【辟马】在社会、国家、民族等各种模式的集体里,道德会有传染性和趋同性,特别容易自上而下传染和自下而上趋同。经过大半个世纪持之以恒的马学洗脑、马制管束和马政熏陶,国人的道德同一性已达历史最高峰。无论贫富贵贱、强权弱势、官员民众,普遍拜权拜物,上上下下同归于恶。

【辟马】“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句话用在马帮身上,特别合适。马帮当年的兴起、后来的兴旺、现在的维持和很快的衰亡,都是国人的灾祸苦难。还可以加上一句:穷,百姓苦;富,百姓苦。马邦穷困,百姓苦难深重;国家富裕了,百姓同样苦难深重。最多的财富和资源也经不起马帮的浪费糟蹋呀。

【辟马】通过杀鸡取卵、饮鸩止渴的方式取得的经济发展的果实,外国人有机会享受,台湾、港澳人有机会享受,回族人有机会享受,唯独汉族人民无缘享受。相对外国,台港人是贱民;相对台港,大陆人是贱民;相对少族,汉人是贱民。在马帮统治下,汉人堪称贱民中的贱民。

【儒佛】倡导人间佛教的太虚说:“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此言未必合乎佛理,盖佛教主张出离三界,并非人道之正。佛成即不成人,弗人也;人成则不成佛,人道成就的最高境界是成圣。圣佛的区别是原则性的。但是,太虚对人道的重视非常值得肯定。

【儒佛】佛教中人喜欢讲三根普被,利钝全收。其实,此言用之于儒家,更加适合。无论什么根器,要把人做好做中正,要尽人事、尽人道,非入儒门、行仁道不可。三家中,唯儒家将天地人三道贯而通之,统而一之,同归于仁。尽心知性则知天,尽人道即尽天地之道。此非佛道两家所能也。

【辟马】《北京被迫迁府,印证悔断肠的遗言》一文指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北京城没有毁于战争,没有毁于革命,而是毁于建设。”为东海“拜物教只能作恶、无力为善”的定律提供了很好的证明。马帮兴起中华灭,吾华吾族的一切都已被糟蹋得面目皆非了,岂但古城北京而已。

【恶报】当局打虎动真格,但大大小小的恶虎自上而下成群结队,打不胜打,漏网者众。比如绝大多数银行高管,基本可以免打。但是,传美国将出手充当中纪委的角色,对中国13名银行高管予以制裁。人算不如天算,恶行终有恶报,这就是极好的证明。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2018-5-31余东海于南宁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6-01 00:59: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