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约翰・席夫顿:依法,特朗普必须与金正恩讨论人权问题 2018-06-12 09:17:54  [点击:450]
依法,特朗普必须与金正恩讨论人权问题
发表于 The Hill
约翰・席夫顿
约翰・席夫顿
代理华盛顿分部副主任兼亚洲区倡导主任
johnsifton

打印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分别摄于美国华盛顿特区,2018年5月17日,和韩国板门店,2018年4月27日(组合图片)。展开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分别摄于美国华盛顿特区,2018年5月17日,和韩国板门店,2018年4月27日(组合图片)。 © 2018 路透社
当特朗普总统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6月12日在新加坡会面时,多数观察家预期这场谈判将完全集中在核武扩散议题以及朝鲜半岛和平条约。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特朗普和金正恩必然不可回避讨论朝鲜的人权纪录。

依据美国国会2016年通过的一部法律,《朝鲜制裁与政策促进法》,总统有义务调查并制裁做为朝鲜人权侵害共犯的人员和实体,而不限于参与武器扩散和其他违法活动者。该法对朝鲜政府及其组成部分,以及金正恩为主席的朝鲜劳动党,实施金融禁令和资产冻结。

具体而言,该法要求总统必须将任何“知情参与、负责或协助朝鲜政府执行重大人权侵害”,或“知情参与、负责或协助朝鲜政府执行言论审查”等等人员列入“特别指定国民”(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名单。只要被列入这份名单,被指定人员一般将不能使用大多数国际金融体系,并且被将禁止入境美国。(美国做出指定后,其他国家通常也会实施相同制裁。)

该法规定,前述措施可以在特殊情况下暂时豁免(例如允许被制裁的外交官入境美国),但中止制裁必须满足几个前提,即朝鲜已采取重大措施终止武器扩散和相关活动,并且解决人权问题──例如,为被朝鲜绑架的他国公民“负起责任并予遣返”,“接受并开始遵行分发及监督人道援助的国际公认标准”,并且“采取可验证的措施,改善政治犯集中营的生活条件”。

换言之,根据立法机关的要求,美国在谈判武器扩散议题时不能排除人权问题。特朗普总统不能完全中止对朝鲜的制裁措施,除非朝鲜同意进行重大改革。

值得注意的是,该法限制的对象不只是朝鲜实体,也包括任何企图与朝鲜政府控制下的实体进行交易的公司、银行或其他实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峰会日期敲定翌日曾说,只要金正恩承诺无核化,就允许美国私人企业到朝鲜投资。但按照2016年通过的这部法律,这样做是违法的,除非朝鲜同时也承诺实施重大人权改革。

无论如何,提出朝鲜人权侵害问题,实际上是有必要的。正如许多外交政策专家、宗教领袖和人权倡导人士所强调的,人权和武器扩散是一体两面的问题。

平壤的武器计划得益于强迫劳动。军事活动的经费来自于被送到海外强迫劳动的朝鲜人民所赚取的外汇,以及国内的强迫劳动。研发核武的庞大开销,无疑也是造成该国巨大贫困的原因之一,使朝鲜成为现今世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只要朝鲜仍是一个彻底对外封闭的极权国家,就没有理由相信任何防止武器扩散的进展可以持久或可被验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若没有配合人权的改善,必然无法达成。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必须三思,总统在新加坡究竟可以对金正恩做出什么许诺。思考这个问题,必须遵循前述法律,并认识到目前面临的问题不只是朝鲜的核子武器和长程导弹,也包括该国的劳改营和刑讯室──更甭提该国无法供应国民足够的住房、食物、医疗,也无法给予适当的儿童照护、教育或其他基本民生需求。

朝鲜极端恶劣的人权纪录和它的核武威胁是分不开的,解决人权侵害因此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约翰・席夫顿2001年加入人权观察组织,现为亚洲区倡导主任。他曾创办公益调查机构“同一世界研究所”(One World Research),并在2007年到2010年担任该机构执行长。他曾在国际救援委员会(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工作,主要负责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业务,并曾任职于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的难民权利倡导组织。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