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赛昆   撕撕芦笛“孙文班上只有两个学生”等谎言。 2018-06-23 09:11:40  [点击:3492]
芦笛嘲笑报载资料“孙中山当年在香港医学院求学时,考试成绩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他发现“原来孙文上医学院时班上也就只有两个学生。”

为了证明“两个学生”之说,他抄了香港政府孙中山纪念馆网站上的文章:“连香港办的‘孙中山纪念馆’都承认了:‘1892年7月23日,香港西医书院举行了首届的毕业典礼,孙中山先生与江英华二人获校方颁授「香港西医书院医药及外科证书」(L.M.S.H.: Licentciate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of the 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kong)的专业资格。’”

孙中山纪念馆的文章不长,只有八个自然段。不过其中明确指出:“香港西医书院成立初期学生人数不多,在1887年入学学生的人数只有12人”,该文标题是《孙中山与关景良》,在芦笛引用那句话之后就讲述关景良是孙的同学,晚一年毕业。

芦笛曾用“隧道眼”来抨击马悲鸣,说马的“视野只是正前方的一小圈”。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到,芦笛的“隧道眼”眼疾要严重得多:同一篇短文,只看见自己想看那一句“二人…获证书”,却没看见“12人”。

芦笛据“两人说”来嘲笑报刊关于“孙中山香港西医书院第一名优异成绩”,从他引用的文章可以看到,应该被嘲笑的只是他自己。这里的网友很多都读过研究生,一班12人以下很正常,如果班里有12名学生,考试拿第一当然值得庆贺。

顺便说说,黄白俄的大学入学难毕业易,西方国家则是入学容易毕业难。例如密西西比州公立大学四年制本科学生在2013年的统计中只有24%于六年内毕业。孙文同班同学12人中,最后有5人毕业,这在西方很正常。芦笛好像也在西方念过书,不会不知道,大概是被对孙文的仇恨蒙了心。

芦笛还说:“所谓香港西医书院只是个未获立案的野鸡学校,其毕业证书不为香港当局承认,因此孙文毕业后无法获得行医执照,毕业等于失业。为解决这问题,孙文到处奔走拉关系,求达官贵人为他说情走后门,甚至运动到英国驻华公使和李鸿章头上。李鸿章为此写信给港督,要香港西医书院的两名首届毕业生进京候补”。

上面引述的第二句话说反了:不是李鸿章写信给港督,而是港督写信给驻华公使托李鸿章为学院的两位毕业生孙文和江英华谋职。西医书院的院长曼松爵士曾给李鸿章看过病,李鸿章受邀为学院的赞助人,李鸿章在接受信中写道:“when your admirable project is achieved it will be appreciated and imitated, and that it will through your students be a blessing to China”。

芦笛所谓“其毕业证书不为香港当局承认、孙文到处奔走拉关系”也是捏造的谎言。据British Medical Journal(1979, 1, 1474-1476 ,该学刊的影响因子在全球医学期刊中排名第四)James Kyle的文章,孙文的毕业证书(LMSH)由香港总督罗便臣(Robinson)颁发。所以,港督为自己的学生谋职,是相当正常的事情。由于缺少拉丁文课程,英国医务委员会直到1909年才部分承认该校。据港大网站:也许是作为一种姿态,香港医务委员会在1923年宣布,所有西医书院的毕业生“shall be entitled to practise medicine and surgery”(从技术上来说,这并非“姿态”,例如1910年三月前入学的学生拿的都是西医书院的证书,这些人当时应该只有三十岁;1910年三月后入学者则由1912年成立的港大颁证书,而港大在1913年获英国医委承认)。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6-23 19:21:4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