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请勿苟誉梁漱溟 2018-06-25 17:42:20  [点击:3157]
请勿苟誉梁漱溟

梁漱溟先生有一定的儒学修养,且敢于为民请命,犯颜进谏,值得敬佩。但称之为 “一代大儒”、“新儒学开创者”、“中国最后一位儒家”,与熊十力、马一浮并称为“现代儒家三圣”,都是不着调、不靠谱的妄誉瞎捧。对任何人的评价都应该实事求是。恶言苟毁固然缺德,浮词苟誉亦非所宜。

熊十力、马一浮确实是真正的儒家,梁先生则不是。

1949年后,马列主义狂潮席卷,马一浮给熊十力去信说自己“确乎其不可拔”。熊十力马上回信说自己也“确乎其不可拔”。而梁漱溟与冯友兰、陈垣们则主动学习之。梁先生虽认定儒家精神最适合于社会大众,但同时信奉马列,又认为佛家的宇宙观最正确,学术驳杂,思想混乱,正邪夹杂,是典型的杂家。

对于1953年在中央政府扩大会议上对毛氏的直谏,梁先生晚年有所检讨,他说:

“当时是我的态度不好,讲话不分场合,使他(指毛泽东)很为难,我更不应该伤了他的感情,这是我的不对。他的话有些与事实不太相合,正像我的发言也有与事实不符之处,这些都是难免的,可以理解的,没有什么。”(群学书院公众号文章:《梁漱溟逝世三十周年:人格上不轻易怀疑别人,见识上不过于相信自己》)

这个检讨做得可怜可悲,充分暴露了梁先生的思想糊涂。到了晚年,对毛氏的罪恶和反动依然毫无认识,可谓中毒不轻,已经人魔不分。西人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可耻的;东海曰,文革之后,依然肯定毛氏,是可耻的。1986年,毛氏去世十周年,有人问梁漱溟感想,他说:我感到深深的寂寞。东海则为梁先生的寂寞感到深深的悲哀。

传梁漱溟先生生平所见最后一位客人是台湾学者韦政通。韦先生认为,梁漱溟的逝世成为充满忧患意识的儒者在历史上的休止符,向他那样能身体力行,为儒家精神做见证的人物,今后可能很难再见。(同上)

这与西方人称梁先生为“中国最后一个儒家”不谋而合,同样轻浮。梁先生之后,充满忧患意识、能够身体力行的儒者越来越多,东海认识的就又数十位。儒家此伏彼起,永远生生不息,新新不已,永远没有“最后”。广毅说得好:“只要我还活着,儒家就不会灭亡”!这也是所有真儒共同的心志。

浅而言之,只要有儒生在,儒家就不会灭亡;深而言之,只要有儒经在,儒家就不会灭亡。更进一步假设,即使全部儒经被焚所有儒生被坑,只要人类还在,儒家的真理终将历劫归来重现人间。盖儒学就是仁学良知学,只要良知不灭,儒学就有机会死而复活。2018-6-24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