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其实我们都是当代赵括 2018-06-27 19:14:18  [点击:3620]
其实我们都是当代赵括

这两天看到曾节明与新大陆人在为战略和战术问题打口仗,曾还给对方帖了个当代赵括的标签。觉得挺好玩,忍不住想插嘴说上几句。

先说说赵括的故事吧,大家都知道赵括是秦赵长平决战赵军的统率,而不幸败亡,从而造成了秦灭六国的态势。如果只看这场战斗的记录的话,毫无疑问是他本人战术运用的错误造成的,但如果我们将眼光放宽一点,至少在他的母亲眼里,他的失败主要原因就不是战术问题,而是执行力的问题。

当赵王任命赵括为统率后,赵母找到赵王请求撤回成命,理由是赵奢当年接到统率的任命后就搬进军营,不再过问家中之事,而且君王给的礼物也从不带回家,而是分发给麾下军官,而赵括却是用这些礼物为自己换成不动产,接到任命还在家里住着。所以断定他肯定会战败。

赵母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表明了她对儿子指挥的那支军队的执行力的怀疑,因为赵括完全没有表现出他父亲那种与麾下军官荣辱与共,休戚相关的品质,这就无法与麾下军官达成高度的信任,形成有高度凝聚力的战斗集团。所以在这位母亲的眼里,赵括的失败,原因最主要的是军队的执行力,当然主要责任者也是赵括本人。

这位母亲的忧虑最终被证明是对的,当赵括亲自冲锋时,他的身边就没有尽心护卫他的勇士,这使得他过早战死,战斗中主帅带头冲锋在战术上是无所谓对或者错的,但是必须要有一个主度凝聚的勇士团体拼死跟进的,否则很容易造成对方的锋芒立刻就集中到主帅身上的状况,而这状况就发生在赵括身上。身边不能凝聚起坚强的勇士集团,证明这支军队没有唯他命是听的自觉的,这就是执行力的问题的。当然,我不否认责任还是得赵括本人承担,他的所做所为,破坏了军队本该有的执行力。而赵奢所做的,应该是当时的统帅的传统的习惯,并非赵奢个人的人品特别,象赵奢这个作派的统率,才能够让军队与统率间形成高度的信任,从而具备高度的执行力。

从赵括的故事看,当然你也可以将失败归为战略错误,赵本来就不应该接受上党,不接受上党就不需要在长平与秦决战,也就不会有这次决定性的失败了。但是,这是因为赵败了才证明出来的,如果赵胜了,接受上党也就会成为非常高明的战略了,而赵有没有战胜的机会,我相信肯定是有的,象廉颇那样用最保守的战术拖下去,最终拖垮秦军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如果真的将秦军拖进了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中,秦估计不被赵打败,也会被楚或者是魏,又或者是楚魏联军打败,如果出现了这样的局面,接受上党不就成了正确的战略了?所以,我认为单方面判断战略的对错是没有可能的,战略正确必须在战术胜利的前提下才能体现,而战略的错误也只能由战术失败来能够证明。

再说说德国,它所处的地缘环境肯定会让它陷入两线作战的局面,虽然它的战略方向是东方,但东方的波兰是西方的法国的盟国,攻击波兰就必然将西线变成战线,而不进攻波兰,它的战略是无法实现的。德国为了维持东进的战略,不得不扫荡西线,这个战略是否正确完全看战术成功与否了,扫荡西线的战术无疑很成功,放过英国是政治考虑也无所谓对或者错,如果还是张伯伦主政,估计就是对的。但不幸,德国遇到了比它的元首还疯狂的邱吉尔。如果按正常欧洲人的观念,英国其实已经战败,承认失败结束战争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西线的战争就已经结束了。这时再发动东线战争就是会有最好的结果。

很不幸有个疯子叫邱吉尔,之所以说他是个疯子,就是因为他居然为了维持战争,不惜变卖了大英帝国所有的海外资产,还要抽95%的遗产税,将好端端的一个完完整整的大英帝国搞得四分五裂,民穷财尽,沦为三流国家,现在还不得不受欧洲的欺负。

英国出了这个名叫邱吉尔的疯子后,德国就面临两难的选择了。如果发动东线战争,后背的安全没有保障,如果不发动,苏联眼见得军队正在换装,换装后的战斗力肯定会大大提升,打起来可能就更困难了。如果元首是个现实主义者,他估计会打消发动东线战争的念头,同时在西线保持冷战状态,用大半欧洲的资源跟英国耗下去,看谁先挺不住,估计英国人挺一段时间就会让那个疯子滚蛋的,这样,德国至少会在西线赢了,结局会比现在好得多。

不幸,正如曾节明说的那样元首是个理想主义者,于是就发生了我们都知道的故事。

不过,我认为德国即使是在两线作战的情况下,也不是完全没有彻底打败苏联的机会的。德国在苏联的失败我不认为主要原因是战略错误,也不认为是完全由于战术失败,我认为主要原因是政治不正确。

假设德国在占领了基辅之后,树起的是乌克兰的旗,成立的是乌克兰的自治政府,甚至是乌克兰共和国,一个真正乌克兰政府,这个新生的乌克兰当然可以,而且应该接受德国保护,但内政完全由自已的政府负责,德国完全不做干涉,如此光是重新武装苏军俘虏中的乌克兰将士,就可以帮他拿下半个莫斯科了,另外半个当然还得靠德军。德国在苏联占领区如果扮演的是解放者而不是征服者的角色,苏联的灭亡就是指日可待了,这一点只需要看看即使它是以征服者的面目出现,仍然得到大批乌克兰人的跟随,就不难得出结论了。

其实在苏德战争中,最惨的人不是德国人,也不是苏联人,而是为乌克兰独立而战斗的乌克兰勇士,他们即要对付苏联人,又要对付德国人,虽然是有部分人投向了德国,为德国人战斗,但还有很多人是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下同时对苏德双方作战的,他们是最悲壮的勇士。但也是最失败的勇士,因为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们的努力,虽然他们的目标现在大致上已经达成。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除了有战略、战术外,还有一个东西叫神意,它体现了无论你如何从胜利走向胜利,但你的胜利塑造了你的敌人,他们又最终让你的胜利一文不值,这就是神意。最成功的苏联,虽然从胜利走向胜利,席卷整个东欧,还席卷了整个东亚,但最终还是灭亡,最失败的乌克兰,最终还是赢得了自己的国家,这就是神意的体现。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6-29 01:54:1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