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2018-07-05 18:06:25  [点击:1408]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非常重要,于某些政权生死攸关。

对于美国,西化派无限崇拜之,当然不是正确的态度。一切都是美国的好,月亮也是美国的圆,认为民主自由就是人类文明的唯一通路,美国文明就是人类文明的最高榜样,那是西方中心主义和美国中心主义。昧于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的西化派不知道,以儒家为指导思想建设的新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完全可以吸收上古禅让制、历代君主制和西方民主制的精华而超越民主制。

西化派不知道,汉唐宋元明清,作为亚洲最大国和多数国家的文化、政治宗主国,靠的就是文化的优秀和文明的强大。中华文明的辉煌,非虚言也。至于清朝晚期的落后,那是清政府满族主义和君本主义两大政治倾向作祟。这两大倾向严重违反儒家王道原则。民国去儒化,更导致中国在夷狄化的道路上裸奔不休。

因此,对于中国人来说,就应该尊孔尊儒、重建中华并坚持中华中心论。其余美国中心论、欧洲中心论、西方中心论、阿拉伯中心论统统错误。中华文明就是儒家文明,只有以儒立国,才能建设王道中华。只有中华才配为世界中心。

对于美国,反美派恶意贬低、丑化、攻击之,把美国说成流氓恶棍,以反美为己任,以反美为光荣,正邪荣耻颠倒。如果说西化派是愚蠢,反美派就是邪恶,反美的政权必是野蛮政权。这种政权无论怎样强大一时,也是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的,其强大也时非常有限的。极权主义(政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宗教恐怖主义)是世界两大恶势力和灾难源,也是极端反美的两大势力。

美国政治相当于霸道,比王道差得远,比夷狄好得多,比极权暴政更好得太多。相对于中华文明,可称为准文明。其文明性和正义性,源于民主自由及其哲学背景个人主义。

孟子曰:“不仁而得国者,有之矣;不仁而得天下者,未之有也。”(《尽心下》)东海学舌曰:不仁而称霸一时,可能也;不仁而长久称霸,不可能也。不仁而称霸一个地方或地区,可能也;不仁而称霸全球,不可能也。美国立国两百多年,强大逾全球各国,自有其相当的文明性正义性,此当国者不可不知也。

现代无义战,没有王道故。然彼善于此则有之。纳粹苏俄们发动的战争,普遍大不义;而美国发动的战争,都有一定的正义性。几乎所有战争都以美国胜利告终,充分体现了世界性的人心向背,也说明美国的强大有相当的道义基础,得道多助, 失道寡助,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孟子此言,万古不易。

或说:孟子说,为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王道政治严禁危害无辜,但美国的战争经常伤害甚至杀害平民。你予以肯定,有违儒家原则。答:孟子反对杀无辜,是反对蓄意杀害。最正义的战争也不能绝对保证不伤无辜。美军尽量避免伤害无辜,这一点恰恰非常符合王道原则,非常值得肯定。
相比之下,极权政权把人民当做人质,恐怖势力常把武器针对平民,以杀害无辜为功德和荣耀,何其残暴乃尔。这就是正邪善恶之别。

美国的做法很文明,然吝于斩首行动,斩首时避开亲信帮凶而只把目标限定于邪恶势力大头领,其实还是妇人之仁。若是王道政府,必然嫉恶如仇,勇于义刑义战,并将斩首行动的对象和范围扩大到极权主义、恐怖主义势力的高层及其亲信。那样一来,各种恶势力势必大大收敛,或销声匿迹,或望风而降,或改邪归正,或众叛亲离,内部清算。那么,无数人民将从各种暴政暴行中解放出来。

美国对于他国的军事介入、干涉和打击,正义性如何,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抗日战争中,美国的介入就颇深而久,大量经济物质军事支援中国,陈纳德的飞虎队更众所周知。这是值得我们感谢铭记的。没有美国的直接支援和对于日本的核弹打击,中国抗战将更艰难,胜利将更持久。

很多人喜欢猜测美国动武的动机。灭萨是为了石油,打叙是为转移国内矛盾,打仗是为了让军工企业发财……诸如此类妄测铺天盖地。美国动机固然不纯,并不如此简单,往往是国际道义、国家利益、个人利害的重叠。这是善人和霸道的特征,公心私心混杂,君子之耻,小人之优。

在没有王道政治的时候,霸道相对文明,代表文明。故对于美国,只能以王道超越,不能与之为敌。与之为敌,意味着与文明为敌,只能让自己更加野蛮化。与文明为敌,代价极大,赢面极少。纵然侥幸而赢,也是表层性一时性的,不可持续,后患无穷。

超越美国,是从文化、道义层面超越之。以儒家五常道超越自由主义五大价值观,以王道超越霸道,以德治超越法治,以新礼制超越民主制。

当然,这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先赶后超,先择其善者而从之,真正地取其政治、制度之精华,然后才能“其不善者而改之”,才有望逐步超越。这是赶超美国的唯一法门,舍此别无他法。全面西化美化,完全照搬西方文化和文明,即使可能,也只能勉强追随而无法超越美国。至于坚持马路,那就永远望尘莫及。

文明与文明之间,有竞争,没有战争;有胜利,没有失败。文明的胜利是超越对方。文明与野蛮之间,有竞争,更有战争。野蛮竞不过文明更战不过文明,只能从失败走向失败,直到灭亡。野蛮势力没有未来。它们一切努力,始于殃民祸国,终于害了自己。

面对霸道,文明化是唯一的出路,王道化是最好的出路。如果依然奉行丛林法则,无异自我堕落,主动找打。霸道挨王道打,夷狄挨王道或霸道打,都是白挨的,是为自己的野蛮所付的代价,合乎人情天理,有罪白受,无冤可申。

富强有两种。一种是野蛮的富强,靠暗偷明抢欺诈耍赖,如暴秦洪杨帮。这是利益的苟合体,纵富强一时,转瞬即逝,代价惨重。另一种是文明的富强,靠勤劳智慧,靠创造创新,靠良制良法,靠仁义诚信,如历代儒家王朝兴盛之时。这种富强有道义基础,不仅自身创造力强,各方人才财富都会汇聚而去。

美国富强有两大基础和保障:一是民智相对较高,整体科学能力、创新能力较强;二是政治相对文明,有一定的道义凝聚力,各国人才财富源源不断流去。反看吾国,恰好相反。豪夺固然无力,巧取也很有限,取不来美方核心技术。即使千方百计取到又如何?等我取到,更新更先进的科技又出来了。

美国的强大对所有国家、对全人类是好事,因为有一定的道义基础。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强大的是塔利班isis金朝伊朗,或者美国崩溃而苏联屹立,人类的命运将会如何?当然那不可能,邪不胜正是道德定律也是历史规律。从历史和天下的高度看,衰弱灭亡是苏联和塔利班isis金朝伊朗们的宿命。

恶必愚,恶必弱。这个定律于个体、家庭和国家的成立。邪恶之徒都很愚昧,罪恶之家必然衰败,野蛮之国必然衰弱。五四以来国家弱势衰败,人民苦难深重,就是野蛮的结果。反儒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盛行,则是愚昧野蛮的两种核心特征。人无人格,不如禽兽;国无国格,不如夷狄,配富强吗?

于个人,敌视圣贤君子大不吉,敌视正人善人也大不利;于国家和民族,仇视王道大不吉,仇视霸道也大不利。美国相当于霸道,也属于文明的范畴,仇敌文明者,轻则野蛮化,重则邪恶化,都会内造人祸,外招灾祸。这就是所有反美之国家和势力或衰败、或灭亡的根本原因。

若是儒家政府,内政外交,自有合乎天理人情、合乎时宜的中正之道。对美国应该有所警惕,不会敌视仇视,而是尊重之友好之,若有矛盾,协商处理,可争则据理而争,宜让则依礼而让。同时,谦虚学习其长处好处,慎重避免其短处不好处。“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最后重申,儒家对美国有所肯定,但与西化派和美国中心主义者有着本质区别。一、儒家文化和自由主义,文化立场不同;二、礼制德治和民主法治,制度追求不同;三、对待祖国态度不同。西化派有名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家;我有无名之言:我的国家在哪里,哪里就应自由--这个自由由礼法双重保障。
余东海2018-7-5于南宁 首发于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